在天都皇城内,十大宗门弟子每日倒是不少见,但各宗的核心级弟子人物却并不多,而那李玉清和周锋,更为圣天宗核心排行第十二和第九位,出现在天都皇城,故此令人有些惊yà。

    林浩以往曾为圣天宗弟子,倒也认识李玉清和周锋两人,不过时间已是太长,李玉清与周锋更是成为内门核心级弟子,与以往不可相提并论。

    虽说林浩同李玉清和周锋两人,以往算是有些恩怨,不过也已是过往之事,林浩更不会主dòng找两人麻烦。

    扫过一眼,林浩并不在意,他时间有限,明日还需赶回仙剑宗,此刻大步朝交易场走去。

    天都皇城内交易场,同普通交易场很不相同,除了宗门和顶尖世家弟子之外,还有些外族之人会带出一些外族宝物,其最dà的精髓便在一个‘淘’字,若是眼力见非凡,在交易场内或许能够大丰收,可若不然,亏上一大笔也是未必。

    大约半刻种后,林浩进入一处城城内,这是天都皇城内的一座小城,也为名声在外的交易场地。

    一眼望去,数不清的宗门男女弟子和大世家弟子都在这小城内摆放着自己的摊位,玄阶顶级灵兵随处可见,甚至林浩还发现几株罕见的药材。

    林浩之前在仙剑宗用一百万贡献点数换取了一百块上品灵石,而一百块上品灵石已不算什么小数目,在交易场力淘购物品,绰绰有余。

    在交易场转悠了许久,林浩走至一处摊位前停下身形,打量摊位上可购宝物。

    “魂阶神兵……?!”林浩见至一把残缺不全的匕首,顿时微愣,这交易场,竟连魂阶神兵都有出现,虽然属于残器,但若与玄阶顶尖灵器一起锻炼,或有些许机huì打造出一柄次魂阶神兵也未必……

    “小兄弟,可是对这把魂阶神兵有意?”

    摊主是一位年男子,看穿着,也是宗门势力,应该属于执事一类的身份。

    在宗门,不仅仅只有弟子会外出历练,甚至外门执事、内门执事、各副堂和正堂主,乃至高层长老一类人物,也时长外出,在外得到的宝物,若不是自己留着,那就上交宗门换取贡献点数,当然,更为划算的,便是前往各大皇城的交易场或拍卖场进行出售或以物换物。

    林浩看向年男子微微一笑,并未搭话,他身上那一百块上品灵石,想要购买一把残缺的魂阶神兵,远远不够,这等宝物,价格应该要达到千块上品灵石,很少有宗门弟子能够买得起,除非是宗门弟子也得到一些机缘宝物,用来兑换。

    见林浩并不回话,那年男子心了然,对林浩失去了兴趣。

    “贱货,贱货!”忽然,贱鸟自林浩肩上飞出,张口便将那把残缺的魂阶神兵叼走。

    此情此景,年男子见状瞬间站起,怒视林浩。

    这一突变,让林浩也惊的不轻,想来是那残缺的魂阶神兵内还蕴含不少灵力,故此吸引了贱鸟。

    “给我下来!”当即,林浩一声怒喝,整个人一跃十数米,瞬间将残缺的魂阶神兵从那鸟儿口抢了回来。

    “林浩贱货!林浩早晚被扒皮抽骨!”到嘴‘肥肉’被林浩重新夺走,让贱鸟十分不爽。

    “抱歉,是在下管教无方。”林浩面带歉意,将那残缺不全的神兵重新交还给年男子。

    “等等……你是林浩?”年男子听贱鸟口所言,顿时一愣。

    最近一段时间,仙剑宗林浩的名声倒是不小,隐约和凌风、方易等人并驾齐驱,各大宗门的高层,也多少得到一些消息。

    “小兄弟,你莫不是仙剑宗的那个林浩吧。”年男子饶有兴趣道。

    闻声,林浩摇了摇头,并未承认。

    林浩目前可还是被天魔殿势力所记恨,若要是将身份泄露出去,城内若有天魔殿势力,对林浩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

    见眼前的白发小子没承认,年男子从林浩手接过魂阶神兵,不再多问。

    “也是,核心级弟子在各大皇城也不多见……小兄弟,我这把魂阶神兵虽然只是残次品,不过价格也十分高,主要还是卖给皇权之人,不过我看你那灵宠有些意思,不如用它来交还一些别的宝物。”年男子盯着林浩右肩上的贱鸟,开口说道。

    “用它交还……”林浩有些无奈,他还真没想到,竟有人能看上这只贱鸟,倘若自己真同年男子交还,只怕要不了多久,这位年男子便会提上一把长刀,在小联盟国各地寻自己报仇……

    “抱歉。”林浩面带笑意,转身离开,除了那把残缺的魂阶神兵之外,还真没什么是林浩需要的,而且林浩也不会将将鸟交还出去祸害别人。

    见林浩没这个意思,年男子也不勉强,重新回到摊位。

    ………………

    离开摊位,林浩见百米倒是热闹,心有些好奇,大步朝前方走去。

    百米外,围着不少锦衣男子,当有一个巨大铁笼,铁笼内是外族狐女,狐女衣衫破裂,灵动的双眸内满是惊惧之色,看向众人带着一种渴望般的祈求,难以言说。

    “这妖狐一族的女子,想来也不用咱们哥几个再解释一遍了吧,若是同狐女雨云,延年益寿,那可是保青春不老!”

    “嘿嘿,狐女的滋味,诸位兄弟要是没尝过的,那还是赶快买了去,底价八十块上品灵石!价高者得!”

    铁笼旁则是几位壮汉把守,口喋喋不休。

    “贩卖异族?!你们的胆量却是不小,这天都的法,有这么一条吗!”忽然,一位宗门弟子冷声笑道。

    随着那宗门弟子的话音落下,在场众人目光纷纷落他身上,尤其是那笼狐女,满脸期待之色。

    “这位兄弟,你管的事,未免太宽了一些。”此时,笼前某位壮汉看向男子,平淡说道。

    “怎么,我一向管的便是如此宽,难不成你有什么意见。”那宗门男子冷笑不已。

    “小兄弟,我知你是宗门弟子,不与你计较,咱们进水不犯河水,这是规矩,还希望小兄弟你能遵守。”为首大汉也知他为宗门势力弟子,所以不愿多事,换做旁人,谁敢在李大公子的财路前闹事。

    “好,看你也算懂事,将那狐女放了,我也懒得计较。”宗门男子一挥衣袖。

    “放了狐女自然可以,兄弟只要参加竞拍,价格压倒众人,狐女便是兄弟的,到时候兄弟想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我们自然是管不着。”为首壮汉道。

    “灵石一块没有,而这狐女,今日我定要让你等给放了。”宗门弟子傲然道。

    闻声,几位壮汉沉默片刻,旋即大笑不已,其一位壮汉满脸冷笑:“小兄弟,你可真不识抬举,这是天都国,一国一宗,你便算是仙剑宗弟子,也不能如此胡来,更何况,你是水月国宗门势力,还敢管我天都国皇权之事!”

    皇权?!

    闻声,那宗门弟子顿时一愣,心诧异万分,他万万没想到,这几位贩卖异族的壮汉,竟是皇权势力!

    “你说你们为皇权,可有什么证据……”

    那宗门弟子眉头深蹙,若真要是皇权,便拿出证据来。

    “哼,这块令牌,你可认得!”那壮汉一声冷笑,自腰间取出一块玉牌来,那玉牌雕刻豆大的‘李’字!

    “李家的……”

    见到令牌,这宗门弟子神色一震,沉吟片刻,旋即抱拳:“误会……告辞!”

    眼看宗门弟子大步离开,几位壮汉和众锦衣男子大笑不已,李家掌握重兵,别国的宗门弟子,冲撞李家,自讨没趣。

    一旁,林浩摇了摇头,在天都国内,只有仙剑宗能说得上话,至于旁国的宗门,天都皇权可不在乎,即便真是皇权和别的宗门起了争执,还有仙剑宗会出面解决,宗门和皇权之间,都有着利益上的牵动,千丝万缕,说不清也道不明。

    林浩看向笼狐女,最终离开此处,他可没那份闲工夫管这等闲事。

    …………

    “九宫图……?!”

    忽然,林浩看向某处摊位,那摊位上摆放两副阵法图,在林浩脑海,还有着九宫图的印象。

    当年某位大帝,便是利用九宫图造就了两只帝皇兽,一念间移山填海,威力无边。

    林浩走至摊前,摊主是一位女子,相貌倒是出众甜美,一身白衫有些出尘之姿。

    仔细打量两副阵法图,这和林浩印象九宫图的玄妙并不十分符合,严格来说,应该也是残缺品,这两副阵法图应该只算九宫图的‘冰山一角’,不过也已形成独立的阵法玄奥,在现阶段对林浩而言,十分不凡。

    此时,那女子盯着林浩,露出甜甜的笑意,正在等林浩开口。

    “姑娘,你这图纸我看有些意思,就是不知有何作用?”片刻后,林浩看向女子询问道。

    九宫图是根据林浩前世的记忆而来,若非如此,林浩绝不可能知道九宫图的消息,所以林浩心想,这女子也未必知晓。

    思︽路︽客siluke~info的,无弹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