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都国皇权,不仅仅是皇族一脉,像天都李家,同样也是皇权之一,为天都国最为显赫的将门。

    几位壮汉满脸小心翼翼,他们这位李家公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为李家大公子,在天都国内,谁敢得罪他们李公子?

    “竟有人在皇城触我眉头,今日定要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找出来,否则你们的脑袋也不用要了。”李公子神色阴霾,冷声开口。

    “是是是!李公子放心,那小子定还在皇城,绝逃不出李公子的手掌心!”为壮汉满脸讨好笑意,连连点头。

    交易场内十分安静,方才那满头银白丝之人的所作所为,不少宗门弟子也都看在眼,心不禁佩服起来,胆量确实不小,可若要被这李公子给找到,后果不堪设想,只怕很难活着离开天都皇城。

    “李家公子,你若要抓人便赶快一些,莫要在这交易场捣乱,你时间多,我们可没你这般闲。”

    “不错,那小子早已逃离交易场,要找人还是出去找,别在此处浪费时间。”

    忽然,几位宗门弟子略有不满道。

    随着宗门弟子开口,李家大公子眉头一紧,目光落在几人身上。

    “圣天宗的……这和你们没什么关系,少来没事找事。  ”李公子冷声道。

    “怎么,李大公子,便算是你父亲来了,也未必有你这般强势。”那圣天宗弟子同样强势。

    还不等李家大公子开口,某位壮汉轻声道:“公子,还是别和圣天宗生冲突好,这些日子圣天国和圣天宗走的很近,天都国和圣天国又有摩擦……”

    闻声,那李大公子冷笑不已,阴沉道:“如果本公子,将这几位圣天宗弟子杀了,你说圣天宗会不会因为他们这样的普通内门弟子来找我的麻烦。”

    “你说什么!”

    “杀我们?!你来试试!”

    在场数位圣天宗弟子忽然站起身来,而李公子身后的数十位家奴武者则纷纷上前,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之势。

    “笑话,这里是天都国,能够说上话的,也只有仙剑宗,不过,就算是仙剑宗内门弟子来此,也容不得与我这般放肆,更不要说你等。”李公子深知宗门弟子实力群,尤其是这些内门弟子,但这里是什么地方,天都皇城,不是圣天国!

    “公子,今日有圣天宗两位核心级弟子出现在皇城内。”一位黑袍老者上前,轻声朝李公子说道。

    “圣天宗核心级弟子……”听闻此言,李公子这才面露正色。

    “夜伯,哪两人。”李公子问道。

    “李玉清,周锋。”黑衣老者回。

    “圣天宗内门核心排行第九的李玉清和第十二的周锋……”李公子若有所思,难怪今日这几位圣天宗弟子敢这般嚣张,原来是因为李玉清和周锋两人在天都皇城。

    若真要和眼前这些圣天宗弟子生矛盾,只怕李玉清和周锋不会坐视不理,一个处理不好,恐怕矛盾会加剧,若父亲怪罪下来,他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李家公子一眼扫过那几人,旋即朝夜伯道:“先去办正事,将人找出来再说。”

    话音刚落,一位满银白丝的男子却是正朝交易场内大步走来。

    随着林浩的出现,不少宗门弟子神无比诧异,这小子是傻的不成,得罪皇权,不但不逃离天都皇城,反而又重回此处,不要脑袋了……

    林浩面带笑意,对前方李家势力众人视若无睹,直接走至不远处的月儿身前,笑道:“月儿姑娘,林某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

    “林公子,你……”女子月儿神色惊诧,甚至有些不可置信,心所想,莫不成这位林公子回来,仅仅是为了这句交代?!

    “林公子,月儿都已知晓,你快点离开此处,李家来人了,他们可是皇权!”月儿连胜提醒。

    皇权……

    听闻月儿此言,林我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这天都皇城的皇权又如何,妖狐一族可不是小种族,这皇权的无知,极有可能遭到遭遇一族的报复,或许将是整国覆灭,我出手救出狐女,硬是要说,也是我天都子民弟子的责任……”

    此话一出,女子月儿彻底傻了眼,这借口,实在是有些……

    见月儿如此神色,林浩也有些尴尬,其实说白了,若不是为了九宫图残阵,林浩又怎会管那些闲事。

    …………

    见林浩忽然在此地现身,那几位壮汉都是愣在原地,换谁人也想不到,得罪了皇权之一的李家,不但不想办法逃出天都皇城,反而大摇大摆的重新回到交易场,并且将他们这些人完完全全当成了空气!

    “这小子,实在狂的可以,莫非真是小联盟国那些顶尖世家弟子不成……”

    “有没有可能会是宗门弟子,即便为顶尖世家势力,也不该如此猖狂,若说是宗门弟子的话,倒还有一些可能。”

    “不像,宗门弟子在外,代表的乃是宗门脸面,如何会同皇权过不去,除非是刚刚进入内门的新人弟子……”

    一般而言,刚入内门的弟子,普遍不将世俗势力放在眼,哪怕是一国皇权,对他们而言,也不过为世俗顶尖势力,皇权再强,又岂能同宗门相提并论,且不知,宗门绝对不会因一位普通内门弟子去找皇权的麻烦,宗门与皇权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

    “这小子,如果不是刚入内门的新弟子,应该便为世俗散修势力,但不管如何,他这份勇气倒是可嘉。”

    “哼,只怕不是什么勇气,或许为真的无知。”

    不少宗门弟子和顶尖世家弟子议论道。

    此刻,几位壮汉朝李家大公子身前走去,为之人开口:“李公子,就是那厮,抢走狐女,并且杀了我们不少人!”

    “他?”闻声,那李公子看向林浩,心有些古怪,他不想办法逃离皇城,反而大摇大摆的重回交易场,是来送死?

    “将他绑来问话。”李公子挥了挥手。

    当即,数队武军快步朝林浩走去。

    “林公子,李家的人来了……”女子月儿看数十人朝林浩靠拢,好意提醒。

    不管我怎样说,毕竟是她让林浩去对狐女相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