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一族死绝

 热门推荐:
    天都国内,李家地位十分显赫,身为皇权之一,除了国主一脉的势力之外,很少有人敢于同李家叫板,尤其这李家大公子,在天都皇城也是名声贯耳的小霸王,武道天fù也十分不错,如今已开启第四道地门,达到‘小丹境’。

    在世俗势力,少年时能够将武道境界提升至小丹境,已是非常可观,有生之年,或许能够达到灵主这一层次。

    天都国这些皇权弟子,自身修为大多也要倚靠灵石,吸收灵石的灵气,而贩卖异族美人,便是这位李家大公子喜做的买卖,不止自己能玩个痛快,抓捕时多出的柔弱异族女子,正好可进行拍卖,拍卖来的灵石,自然用作修liàn一用。

    原本,异族狐女算是绝色,自然也能卖出一个好价钱来,但李家大公子未曾想,竟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他头上动土,不止杀了皇权家奴,甚至将狐女给救离,罪该万死!

    此时此刻,月儿面色犹豫,不知在想些什么,而林浩已站起身来,看向将自己团团围住的数十位武奴武军。

    “乖乖束手就擒,否则杀无赦!”为首那老者夜伯打量林浩数眼,冷言喝道。

    闻声,林浩看向众人,笑道:“我道是谁,原来为皇权,不知李家皇权这般,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林浩说出此话,的确有些厚颜无耻之感,他救走狐女,杀皇权家奴,此刻竟还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就好似之前那些事并非是他所为。

    “小子,你将异族狐女救走,并且杀我皇权家奴数人,你说说是为了什么。”老者夜伯满脸冷笑道。

    “哦……原来是为了此事,不知你们皇权讲不讲道理。”林浩点了点头,旋即问。

    “讲道理?”

    话音落下,不少宗门弟子面面相觑,这小子所作所为,似乎并没有什么道理可言,既然无理,那还讲什么道理。

    “呵呵……小子,你所行之事,罪不可赦,必死无yí,可你要讲道理,那便给你这个机huì。”老者夜伯淡淡开口,他也不怕眼前的小子能逃掉。

    “好,我便与你说说道理。”林浩一笑:“你们抓异族贩卖,只怕有一日会遭异族报复,全家被异族杀光,今日我救了异族,也等同是你们的恩人……至于皇族家族,他们先对我动手,我杀他们,合情合理,反而你等,不对我感恩戴德,反而找我麻烦,这是个什么道理。”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愣至当场,这是哪门子邪理……不过要是仔细想来,似乎此人说的却又不无道理。

    “你……是存心找死。”老者夜伯的面色顿时阴沉,眼前这小子我满口胡言乱语,根本就是戏耍皇权!

    “将他拿下!若敢反抗,就地正法!”老者夜伯一声令下,数十位武奴武军手持兵刃朝林浩围去。

    “且慢。”此时,林浩忽然开口。

    “小子,你还有何话要说!现在跪地求饶,怕是晚了!”老者夜伯冷喝。

    “呵呵,林某人不过是劫走了你们的狐女,赔偿便是,也用不着动刀动枪,伤了和气。”林浩笑道。

    听闻林浩此言,不少宗门弟子会心一笑,还以为此人多么不羁,最后还不是怕了皇权,这般说法,等同服软。

    “赔偿?!”老者夜伯眉头一蹙,旋即看向身后的李公子。

    见李公子点头,老者夜伯回身,冷道:“好,你杀的几位家奴,便算一千块上品灵石,放走的狐女算两千块上品灵石,交出千块上品灵石,今日这事便当未发生过。”

    千块上品灵石……

    不少内门弟子站起身来,有的撇嘴,有的摇头,更有人冷笑。

    “李家的,你们这欺负人也欺负到份上了,就你们那几个家奴,还值一千块上品灵石,最多也就一块到头了,至于那狐女,你们拍的最高价也才四百块灵石,现在问人要千,可真厉害。”

    某位宗门弟子实在有些看不下,开口为林浩说了句话。

    而然,这位宗门弟子却被直接无视,甚至未有人理他半句。

    …………

    “千上品灵石,我可赔不了,你们那几位家奴先对我出手,所以死了便是死了,至于狐女,底价八十块上品灵石,我赔给你们,这件事便算了。”林浩想了想,满脸正色道。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彻底傻了眼,便是要赔偿,起码也需赔个四五百块上品灵石,这还有商量的余地,像他这般,赔个狐女底价,傻子也看出没什么诚心,等同又一次把人给耍了。

    “八十块上品灵石……你,留着买棺材。”当下,老者夜伯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在这天都皇城内,他见过不少狂妄自大之辈,但像这般狂妄之人,他还是头一次见!

    只不过,老者夜伯的心也有些疑惑,天都皇权,在天都国世俗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只要不是傻子,谁敢如此戏弄皇权,完全未将皇权放在眼。

    很快,老者夜伯走至李家大公子身前,轻声道:“公子,此人有些古怪,有可能是宗门弟子,是否需要先将他的身份查清楚。”

    闻声,李大公子面带冷笑:“就算是仙剑宗的普通内门弟子,这般戏耍皇族,也必死无yí!就算仙剑宗也没脸来要一个说法。”

    “那公子的意思是……”老者夜伯看向李公子。

    “杀了,皇权岂容冒犯!”李公子面无表情道。

    “是。”老者夜伯点头,旋即大声道:“将此人斩了!”

    随着老者夜伯一声令下,数十位武奴武军瞬间朝林浩冲去。

    见状,林浩摇了摇头:“我本不想招惹皇权,可你等咄咄相逼,,那就莫要怪林某心狠手毒。”

    对天都皇权,林浩虽没有什么顾虑,但他也不想同皇权作对,那狐女对这李公子而言,根本无关紧要,死去的几位家奴,也是如此,更况且,林浩已愿将自己身上的灵石拿出赔偿,可这李家皇权不依不饶,定要让自己去死,那林浩也只能动手。

    眼见数十位武奴武军袭来,林浩摇了摇头,右臂扬起,当下一掌击出。

    仅是一掌掌风,那数十位武奴又如何能够承shòu的住,数十人如羽箭般横飞而出,未能碰得到林浩丝毫。

    这些武奴武军,大多数只打开了第二道地门,第道地门也是少见,林浩若未手下留情,这些人一个也别想活。

    “还敢还手!”夜伯怒声一喝,作势便要出手。

    而然,那李公子却大步朝前方走去,道:“此人便让我来试试。”

    闻声,老者夜伯点头退后,这李公子已打开第四道地门,实力为小丹境巅峰修为,接近大丹境,对付此人,应该不在话下。

    ………………

    “小子,我见你实力还算不错,若是对我宣誓为奴,今日便给你一条生路,否则,不止是你要死,你一族之人,都得随你陪葬。”李公子面带阴狠的笑意,看向林浩开口。

    “李公子,你若现在带人离去,方才你说的话,林某既往不咎,若不依不饶,后果自负。”林浩看向李公子,这是他发出最后的警告。

    “小杂种,这天都皇城内,第一次有人敢同我如此放肆,今日不止你要死,待我查出你的氏族在何处,你一族之人都会陪你死。”随着李公子的话落,锵第一声清脆之音响起,一柄玄阶灵剑出鞘。

    而然,李公子的长剑刚出,身躯好似被一座天山狠狠撞,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李公子整个人跪倒在地,地面被巨力震碎。

    此情此景,让老者夜伯顿时愣在原地,这一幕让他无法理解,甚至四周的宗门弟子同样无法理解,那满头银白发丝之人根本未做任何动作,没朝着李家公子出手,李家公子怎向他下跪?

    “公子!”

    等老者夜伯回过神时,身形一纵,立即朝他家公子狂奔而去。

    轰!

    众目睽睽之下,那老者如李家公子一般,也是瞬间跪倒在地,身子剧烈颤抖,面色铁青。

    他根本不知为何,好似身上被一整座山脉所压,让他喘过不气来,身重千万斤,无法控制。

    “小……杂种……你……用了……什么邪……术!”李公子用尽全身力气将脑袋抬起一丝,面目狰狞。

    虽然眼前之人负手而立,并未有任何动作,但李家大公子却也不傻,自然知晓他这窘迫是此人所为。

    “邪术……林某人可是站在这里,众人皆所见,你这般给我下跪,我还未问你缘由,你怎问起林某来了。”林浩淡淡道。

    “小……杂种……你今日……必死无yí……你的亲人……朋友……一族之人……都会死绝!”李公子怒到极致,在天都皇城,乃至整个天都国,有谁人敢如此对他,今日的狼狈,更是有生之年的头一次!

    此话一出,林浩平静的面容顿时有些阴沉,无形的意境之力再次涌出。

    “哇!”

    当即,李大公仿佛被巨锤狠狠砸,自口猛然喷出一道血箭。

    思︽路︽客siluke~info的,无弹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