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拳即落,林浩右臂忽然轻挥。…≦,

    轰!

    众目睽睽之下,那圣天宗弟子整个人竟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数百米之远,旋即重重砸在自己的摊位上。

    “什么!”

    见此一幕,不少宗门弟子面色诧异,这与他们所想完全不符,本以为那银白长发男子会被圣天宗弟子一拳轰杀,就算不死也至少重伤,可结果却是圣天宗那位出手弟子横飞了出去。

    “不自量力。”林浩瞥了张源等人几眼,缓缓收回右掌。

    “这……”

    一旁,女子月儿呆若木鸡,不可置信。

    她便站在林浩身旁,竟然未曾看清林浩是如何出手,只等回过神时,那圣天总弟子便已被轰飞了出去。

    “你……究竟是什么人……敢对我们圣天宗弟子出手!”张源身后,那少年额头渗出一丝冷汗,眼前之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他也没能看得清楚。

    “都滚远一些。”林浩一声冷哼,完全未将圣天宗的张源等人放在眼。

    对圣天宗,林浩向来没什么好感,无论是圣天宗高层或是弟子,他们若不惹事倒好,若是招惹了他,林浩也不会留情。

    …………

    “小子,你好大的口气!”张源冷声喝道。

    “哦,那你想如何。”林浩看向张源和另外两位圣天宗弟子。

    “对圣天宗弟子下如此狠手,岂能留你性命!”当即,张源对另外两位圣天宗弟子使了个眼色。

    在张源人看来,林浩实力修为虽然还算不错,但他们人若要联手一战,胜他并非难事。

    话音刚落,张源同另外两位圣天宗弟子的身形皆是一错,步法玄妙,隐约将林浩围在其内。

    “上!”

    随着张源一声冷哼,灵身的力量须臾间运转开来,方圆数百米,大地剧烈抖动,好似天灾将近。

    眼见张源开启灵身之力,另外两位仙剑宗弟子也未过多考虑,同时运转灵身。

    “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灵身的厉害!”当即,一位青年开口怒喝,右臂扬起,顿时朝林浩轰出一拳。

    轰!

    还不等林浩有任何动作,脚下的地面却是忽然塌陷,将林浩半个身子埋入地。

    “给我死!”

    青年眨眼便已至林浩身前,拳若流星,快至极限。

    见状,林浩右掌朝地面狠狠拍去,只听砰地一声,四周大地被林浩一掌拍碎,借着这股力道,林浩整个人从底限的大地飞跃而起,逃离束缚,随之用奇速反手朝那青年轰去。

    拳掌相击,若爆炸般的声响传遍全场,那青年面带惊骇之色,身形踉跄,连连朝后方退去

    莫说那圣天宗青年弟子诧异,便连林浩也同样有些惊讶,按理说,他这一掌打出,青年男子至少落个重伤,而然却仅仅退后十数步。

    “不可能!我有炼体神功,加上蚁魔灵身,力道何其之大,怎会比不上他!”圣天宗青年弟子盯着林浩,神色惊诧到了极限。

    在圣天宗,若他开启蚁魔灵身,别说精英级弟子短时间内无法从力道上同自己抗衡,就算是核心级弟子也要暂避锋芒!眼前的小子同他完全的力道上的比拼,怎到头来却是他输了?!

    ………

    “这怎么可能……周渠的蚁魔灵身,据说接近宝品灵身,在力道上竟然败了!”

    “蚁魔灵身,开启时可将自身力道提升至少十倍……而周渠又为炼体武者,力道上的比拼,竟然会败?!”

    “那白发小子究竟什么来头,莫非也是炼体一脉的强者,不过就算如此,那力道也太恐怖了一些吧!”

    眼见青年周渠在力道上败给林浩,四周一些对周渠还算熟悉的宗门弟子,大吃一惊。

    “贱货贱货,一群贱货,扒皮抽骨,是不是想死,贱货贱货……”此时,贱鸟站在林浩肩上,盯着周渠和张源几人,开口叫道。

    “开!”

    张源灵身之力越发磅礴,碎石被灵身之力凝聚,化作一尊巨大的石人。

    “无聊的灵身。”眼见石人朝自己冲击而至,林浩略感无趣,抬手间便将那石人碾压成齑粉。

    “什么……!”

    张源目瞪口呆,自身灵身所凝幻的石人,那可是拥有伪灵境重之力!可竟被那人轻易覆灭!

    “我看你们是找死。”林浩眼闪过一丝寒光,自己从始至终不曾和这位圣天宗弟子有任何交集,更不提得罪他们,而这几人出手狠毒,却是想取自己的性命,既然如此,林浩也不会惯着他们。

    “你……你想做什么!小子,我圣天宗核心级师兄,李玉清和周锋师兄目前正在天都皇城内,你若敢对我们不利,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眼看那白发男子朝自己等人走来,张源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方才交手,张源心已经明白,他们绝对不会是那白发男子的对手,虽然之前只是同周渠攻击,另外一位师弟还未出手,但这已足够,实力差距过大,哪怕是人联手,火力全开,也绝对胜不过他!

    需知,周渠的蚁魔灵身运转时,力道何其惊人,可偏偏在周渠那引以为傲的力道上,却是败的如此轻易,就算那白发男子只是炼体武者,也绝不是他们能够对付。

    …………

    “那小子,该不会真的打算对张源和周渠他们下手吧,这胆量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说不准,他连天都皇权都敢那般对待,圣天宗普通内门弟子,或许他还真有胆量敢斩了……”

    “他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杀害圣天宗弟子也必然是死路一条,且不说圣天宗高层会不会善罢甘休,现在那李玉清和周锋两人就在城,一旦这小子敢下杀手,李玉清和周锋如何会坐视不管,定会取了他的脑袋。”

    “哼,事已至此,就怕他不动手,李玉清和周锋知晓此事之后也会出手,否则他们圣天宗的脸面往哪搁……”

    看林浩气势汹汹,大有一下杀手之势,四周宗门弟子纷纷开口。

    只不过,大多数宗门弟子心任是认为林浩绝对不敢真下是杀手,他若有如此胆量,之前又怎会轻易将李家公子给放了,说个究竟,还是怕天都皇权找上门来,而圣天宗的存在,绝对不是一国皇权能够相提并论,皇权弟子他都不敢动,难不成敢杀圣天宗弟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