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众人多想,林浩已近张源几人身前,嘴角微微上扬,道:“我来问你们,那洛颜儿如今在你们圣天宗可安好。”

    “你说……洛颜儿,颜儿师姐?!”张源微微一愣,未想到眼前这小子竟然会提及洛颜儿。

    洛颜儿在圣天宗,风头正盛,被宗主收为亲传弟子,其实力境界更加达到核心级弟子排行前,身份何其尊贵,这小子怎会认识洛颜儿。

    “你……你认识颜儿师姐?!颜儿师姐在圣天宗乃是宗主大人的亲传弟子,身份无比尊贵,你这么可能会认识洛颜儿师姐?!”张源开口。

    闻声,一双眸内透着邪劲,笑道:“认识……何止是认识,我与洛颜儿可算为亲梅竹马,他可是我的好妹妹。”

    “什么?!”

    圣天宗几人大惊失色,此人莫非真的痛洛颜儿相熟不成,他竟称洛颜儿是他亲梅竹马的妹妹!

    “你们其一人,回去带话给洛颜儿,她的好哥哥,很快便会与她相见,曾给我的恩惠,必将奉还。”林浩言罢,右掌轻挥,除张源之外的圣天宗弟子,瞬间被掌风切断了喉咙。

    此时此刻,四周众人目光惊骇,望着被林浩轻易斩杀的圣天宗弟子,背脊一阵发寒。

    那白发男子根本是一个疯子,他所杀之人,并非普通势力,乃圣天宗弟子……

    张源面色惨一片,他万未想到,此人真敢对圣天宗弟子痛下杀手,也亏着他的一念之间,自身性命才得以保住。

    “张源,我方才让你给洛颜儿的话,你可曾记住。”林浩看向张源,面带和煦笑意,仿若人畜无害。

    “是……我记……记住了……等回宗之后,定一字不差……全部告知给颜儿师姐……”张源被林浩盯着,深觉时间凝固,连呼吸都有些不自主的急促,恨不得马上逃离这该死的天都皇城。

    “嗯,很好,既然你都记住了,那便滚吧。”林浩挥了挥手。

    听闻此言,张源如蒙大赦,立即将几处摊位收起,不过片刻功夫,彻底消失在交易场内。

    “林公子,你就这样将张源放走,不怕圣天宗得知此事吗。”很快,女子月儿看向林浩,轻声说道。

    对此,林浩摇了摇头,笑道:“在场如此多的宗门弟子,即便圣天宗那几人全灭在这,依然会被圣天宗知晓。”

    听林浩这般说,女子月儿点了点头,他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大庭广众下出手,圣天宗绝不可能收不到消息,张源活着与否,并不影响什么。

    “林公子,你要知道,圣天宗核心级弟子李玉清和周锋两人还在天都城内,若是张源找到两人,后果不堪设想……”片刻后,女子月儿又一次提醒。

    “呵呵,不劳月儿姑娘费心,李玉清和周锋两人,林某也不会怕了他们。”林浩道。

    “不会怕了他们……”女子月儿一阵愕然,虽说眼前男子的实力修为很强,但李玉清和周锋是什么来路?那可是圣天宗核心级弟子,一人排行十二,一人排行第九,若是同他们动手,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

    “多谢月儿姑娘的阵法图,林某日后自当报答,今日这就告辞了。”林浩朝着女子月儿抱拳。

    “林公子保重……”月儿颔首。

    见林浩对那两副残阵图纸如此看重,月儿心不免奇怪万分,但高层曾说过,那阵法图属于残阵,根本无法启用……

    而且,既然两副残阵已送出,月儿也未有过多想法,那白发男子,本身就很古怪。

    …………

    今日,林浩来到天都皇城,可谓大赚特赚,不止得到狐女所赠的风灵丹,更是得到重宝《九宫残阵》,不枉此行!

    林浩已没了心情继续留在交易场,此地不宜久留,那皇权李家的公子,加上圣天宗两位核心级弟子,说起来都算麻烦事,虽然林浩毫无畏惧,但若要真的找来,只怕会耽搁不少时间,没什么必要。

    而然

    还不等林浩离开交易场,浩浩荡荡的铁甲军竟是从交易场外涌出。

    “小杂种,你胆量真是不小,竟真未离开!”

    李家大公子刚入交易场内便看见迎面走来的林浩,神色一阵兴奋,之前还在想,若是那白发男子逃离了天都皇城,想要将他找出,也不是什么容易事。可到头来,那白发男子不仅未离开,反而在交易场内大摇大摆的闲逛,这次,谁人也救不了他!

    “哦……李公子,之前林某人已放了你一条生路,不知这次李公子来此,是否打算还了林某的恩情。”林浩盯着李家大公子,面无表情道。

    这次,李家大公子所带来的铁甲军,数量的确不少,来到交易场的便足有千人,交易场外隐隐约约还有更多铁甲军镇守,似乎是知晓林浩实力惊人,所以动了真格。

    “报恩……呵呵,小杂种,这次我不是来报恩,是来将你报废!”李家大公子阴声笑道。

    还不等林浩继续开口,李家大公子身前一位年男子忽然道:“风儿,就是这小子了?”

    “不错,二叔,就是这个白头小杂种!他险些在交易场将我杀死,今日定要将其碎尸万段,剥皮抽骨!”李家大公子点了点头,恶狠狠道。

    闻声,年男子面色顿时阴沉,仔细打量眼前的林浩半响,旋即说道:“小子,你是什么来路,敢在天都皇城内对皇权行凶,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是什么来路,不劳阁下费心,若阁下识相,马上离开,这件事林某便既往不咎,若不识抬举,也莫要怪林某这次心狠手辣。”林浩面无比起,一眼扫过李家大公子和年男子两人。

    此话一出,在场宗门弟子都是神色一震,这次可不是开玩笑,皇权带来的铁甲军,足有数千人之多,就算那白发男子实力再强,也绝不可能从交易场内逃出去。

    “找死!”年男子一声冷哼,看向身前将军:“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贼子拿下,逼问出族氏,若是天都国人,当灭一族!”

    “是!”

    那将军点头,右臂扬起。

    刹那间,铁甲军似若潮水一般向林浩涌去,场面惊人不已。

    林浩站在原地,一声冷笑:“萤火之光。”

    随着话音落下,灵世界的力量瞬间运转开来,只在须臾,方圆数百米内涌出滔天狂风,距离林浩最近的百余位铁甲军还不知发生何事,人却已被狂风卷入半空,冰刃掉落一地。

    “这是什么?!”

    此情此景,让众铁甲军下意识朝后方退去,狂风实在太过强势,一旦接近,必会落个被卷入风的下场。

    “这小子有古怪,别接近他!”后方的年男子眉头一紧,将这狂风当成了林浩的灵身之力。

    “用兵器投掷,将他就地正法!”随后,年男子下令。

    嗖!

    嗖!

    ……

    嗖!

    刹那间,破空之音不绝于耳,近千把长枪朝着林浩投掷而去,欲取他性命。

    “不自量力。”林浩嗤之以鼻,器灵身之力当即运转,原本摧枯拉朽的近千把长枪,竟是停在了半空。

    “这……什么妖术?!”

    铁甲将军和年男子几人,额头渗出一丝冷汗,那白发男子四周有狂风,无法近身,到了此刻,还有上百位铁甲军被卷在半空无法行动,长枪投掷也毫无效果……

    “李大公子,林某人之前曾告诉过你,心有不轨,若再犯时,便是你的死期,你可还记得。”林浩站在原地,如同一尊神,一只魔,气势惊人。

    还不等李家大公子开口,林浩冷喝道:“还给你们!”

    言罢,停在半空的长枪,瞬间调转方向,疾射而出,原路返回。

    “雕虫小技。”就在此刻,一位年约六旬的老者忽然出现在人群,口吟出艰涩难懂的咒术,刹那间,一道无形的盾墙展现,将所有长枪挡住。

    “祭祀大人!”

    见到老者,李家大公子和年男子等人恭声行礼。

    “哦……天都国的祭祀。”林浩来了些兴趣。

    这天都国有数位祭祀,每一位祭祀都具有神秘的咒法力量,又被称之护国祭祀。

    “是大祭司大人让我前来诛灭这贼子。”老者淡淡道。

    “是,多谢祭祀大人,多谢大祭司大人。”年男子连连点头。

    “小杂种,祭祀大人在此,还不快束手就擒,否则死无葬生之地!”年男子冷喝道。

    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邪意,直接看向李家大公子:“李公子,林某人向来一言九鼎,既说要取你性命,谁人也救你不了。”

    闻声,李家大公子狂笑不已:“就凭你?!在祭祀大人面前,你就是一只蝼蚁,取我性命,给你十辈子你也做不到!”

    “我要你死,你不可活。”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一道肉眼难寻的风刃直接现入人群,速度快到极限,还不等旁人回过神来,只听‘噗’地一声,似是利器刺入肉骨的声响,再看向李公子,他脖颈仿佛被利剑所划过,鲜血喷撒满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