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呃……”李大公子眼透出惊恐和骇然之色,双手死死握住脖颈,鲜血从他指间益处,口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一言难吐。∑,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李公子身形踉跄,连连朝后方退去,很快便重重摔倒在地,地面扬起一阵灰尘,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风儿……”年男子身子微微颤抖,难以置信。

    谁人也未看清那白发男子究竟是如何出手,但事实却是如此,李家大公子惨死当场。

    年男子走至李家大公子身前,发现李大公子已死绝身亡,脖颈还有触目惊心的伤口,正在朝外冒着鲜红的血液。

    这李风,乃是年男子大哥的亲儿,如今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也难逃责一劫!

    “杀,给我杀了他!”一旁的夜伯咆哮道。

    “不能杀!将他抓住,交给大哥!”年男子悲怒无比,现在只有将那白发男子交给大哥,否则他的下场不堪设想。

    此时,天都祭祀的面色也难看至极,那贼子竟是在自己面前,将李家大公子所杀,这让他如何同大祭司大人交代!

    “穹隆!”

    祭祀一声怒喝,莫名的力量融入虚空,竟是将林浩四周的本源风力所禁锢,仿佛丢入另一个不相干的空间之内。

    砰!

    砰砰砰!

    随着风力本源被完全禁锢,被卷入半空的百位铁甲军,这才重重摔落在地,虽未死去,但已彻底丧失战斗力。

    很快,在交易场外镇守的铁甲军也纷纷进入交易场内,两千位铁甲军将林浩团团围起,气势慑人。

    ………………

    “那小子完了,天都国祭祀出动,好像还惊动了大祭司,加上这两千多铁甲军全出,就算他插翅也难以逃脱。”

    “不得不说,那白发小子,的确实力强劲,或许能比上宗门精英级弟子,但可惜,他行事作风实在太嚣张狂妄,谁还能救的了他。”

    “先莫说天都皇权,之前他杀了圣天宗几位弟子,就算天都皇权能饶了他一条性命,圣天宗也绝对不会放过他,到了那时,他的下场怕会更加凄惨。”

    四周不少宗门弟子,看向浩浩荡荡的皇权势力,开口议论。

    就在此刻,整座天都皇城都被惊动,李家大公子在交易场被一位白发男子所杀,甚至连天都皇城的祭祀大人都被惊动,数千位铁甲将交易场团团围住,并且还有皇城军队不断朝着交易场涌去,包括国主一脉,乃至是李家的镇国将军。

    “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有人敢在天都皇城斩杀皇权弟子……实在凶狠。”

    一位模样俏丽的女子,看着浩浩荡荡的军队朝交易场赶去,冷冷一笑。

    “玉容师妹,天都皇城鱼龙混杂,发生什么事都不稀奇。”另一位男子笑道。

    被称为玉容的女子摇了摇头:“散修势力敢得罪皇权,那就是找死,就算宗门弟子,斩杀皇权弟子,在这天都国境内,也没什么好结果,王羽师兄,不如咱们去交易场看看热闹。”

    王羽沉吟片刻,随之看向前方的青年男子。

    他同玉容皆为仙剑宗精英弟子,跟着宗青师兄出宗历练,自然一切都要听师兄的,可不敢擅自行动。

    “也好,去交易场看看,究竟是哪方势力,敢在天都皇城这般撒野。”为首青年点了点头,旋即转身朝交易场方向走去。

    …………

    “风儿!”

    交易场内,一位身着锦袍的男子看向李家大公子早已冰凉的身躯,神色悲愤至极。

    “大哥……”李大公子的二叔上前,面色苍白。

    啪!

    锦袍男子反手一耳刮狠狠抽在李公子他二叔脸上,将其扇飞出十数米。

    “大………大哥……那小杂种手段古怪,兄弟我也没办法啊,连祭祀大人都未看清,兄弟我无能为力……”年男子哭丧着脸。

    闻声,天都祭祀眉头一蹙,甚是不悦,那李家老二竟将李家公子之死的责任推给自己,实在混账。

    “小子,你敢杀我风儿,我必灭你一族老小!”金袍男子的目光落在林浩身上,怒声喝道。

    “哦……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很多遍,不如换句说辞如何。”林浩站在原地,满不在乎。

    这一刻,交易场那些宗门弟子,瞬间傻了眼,此人的心到底有多大,这交易场内外,围了快有万人军队,加上天都祭祀,还有李家的镇国将军,他不止毫无畏惧,竟还能说风凉话……

    “好好好………小畜生,你会知道后果。”金袍男子双眼充斥着血丝,灵主级的气势,瞬间爆发开来。

    “灵主……”

    “镇国将军也达到灵主之境了……这般一来,天都皇权又出现一位新的灵主!”

    感受到镇国将军灵主之势,不少宗门弟子骇然失色。

    “刚入灵主境吗。”林浩打量锦衣男子,略有所思。

    “将军大人,你最好不要出手,否则此人若是成了一具尸,大祭司那里也不好交代。”忽然,天都祭祀开口说道。

    “哼,在未得知他身后势力的前提下,我暂时不会杀他!”锦衣男子怒道。

    “将军大人,还是让他们先将此人拿下,等大祭司逼问出一些消息之后,再交给将军大人如何。”天都祭祀道。

    “祭祀大人,你拿大祭司大人压我?!”锦衣男子眉头一蹙。

    “呵呵,将军大人不必动怒,这贼子很是刻意,所以大祭司大人也只是想要毁了他的神魂,看看是否能够找到一些有用消息,将军是明白事理之人,到时,这贼子定会交给将军大人,还请将军大人放心。”天都祭祀笑道。

    锦衣男子沉吟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下来,那大祭司在皇权一脉势力很强,加上自身拥有巫力,没必要同他作对,而且这小子最终还会交给自己。

    “诸位在此当着林某的面,这般讨论林某的生死,是否有些不太合适。”林浩看向几人,淡淡开口。

    闻声,天都祭祀冷笑道:“小子,冲撞皇权,斩杀皇权弟子,早就注定你已是个死人。”

    “哦……”林浩若有所思,道:“那不知,皇权冲撞了林某,又该当何罪。”

    此话一出,天都祭祀勃然大怒,右臂一挥:“拿下!”

    “谁敢上前一步,当死不赦!”林浩怒目一睁。

    “给我杀!”几位铁甲将军懒得同林浩废话,领着千人便冲上了上去。

    他那古怪的风力固然难缠,但却已被祭祀大人所封印,再也无所畏惧。

    “找死!”

    林浩一声怒喝,意境层次的力量当即若浪潮般涌出。

    意境碾压!

    仅在眨眼之间,上百倍铁甲军在林浩磅礴的意境之力下,身躯若烂泥一般瘫倒在地,死伤无数。

    “什么!”

    见状,锦衣男子和天都祭祀都是微愣,那白发小子,似乎并未出手!

    这些铁甲军,虽有不少武者,但大多也只打开第二道地门,如何能够承受住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

    “封!”

    天都祭祀一声怒喝,某种类似空间般的古怪力量瞬间融在虚空内,将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封住。

    “哦……”

    林浩略有诧异,这天都国的祭祀,的确有些怪异,不止能够封印住自己灵世界的力量,甚至能够封印住意境层次的力量。

    “有祭祀大人出手,不必怕,继续杀!”某位铁架将军怒喝道。

    随之,又是数不清的铁甲军朝林浩冲去。

    锵!

    一声清脆之音响遍全场。

    当下,重邪剑出鞘。

    拔剑之威!

    剑风侵袭,百人不得近身,纵横的剑影在人群肆虐,须臾间便带走数十条性命。

    “好厉害的剑法造诣……”

    “那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散修势力怎会有如此惊人的剑道造诣!”

    “天呐,仅仅是拔剑,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剑势………这家伙!”

    一剑拔出,百人不得近身,数十人被斩杀当场,令不少普通宗门弟子瞪大双眼。

    …………

    此刻,交易场内,越来越多的宗门弟子和各方势力涌进。

    某位白发男子斩杀皇权子弟的事,早已传的沸沸扬扬,目前皇权有如此大的动作,这种热闹岂有不看之理。

    “咦……就是那白发小子,斩杀了皇权子弟吗?”玉容看向林浩,彻底被他独特的气势所吸引住目光,尤其是那一头银白色随风飘动的长发,加之冷酷至极的面容,偶尔嘴角扬起,勾勒出一丝惊人的邪魅味道……

    “奇怪,那人我看着,怎么有些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男子王羽有些疑惑。

    “他……”为首男子宗青站在最前方,打量林浩,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神色剧变。

    “宗青师兄,怎么,你认识他?”玉容有些期待。

    “他……他是……林浩!”宗青惊道。

    “林浩?”玉容有些疑惑,还是第一次见宗青师兄露出如此震惊的神色。

    “什么……林……林浩师兄!”

    随着宗青话音落下,王羽似乎想起了什么,面色也是跟着一变。

    “林浩师兄?”玉容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思来想去,就是未能想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