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也未能想到,那满头银白丝的男子,竟为仙剑宗二怪之一,这般名号,当真如雷贯耳。Ⅴ  ⅣⅨⅪⅣⅦⅦⅥⅦ

    哪个不知,能同方易其名的弟子,定是仙剑宗核心级巅峰战力!

    据说,仙剑宗二怪之一的林浩,四步逼死新星星辰羽,其实力如何,想来也不用过多解释。

    此时此刻,天都祭祀和那锦袍男子的眉头皆是一蹙,他们也万未料到。

    许久之后,锦袍男子一声怒喝:“仙剑宗核心级弟子又如何,斩杀皇权弟子,罪也该死,我儿岂能白白枉送性命!”

    “不错,即便是仙剑宗核心级弟子,平白无故杀死皇权,也应该抵命,就算他的师尊亲临,也没什么好说的。”天都祭祀冷道。

    “笑话,平白无故这一词,硬按在林某人身上,未免有些不太合适。”林浩面无表情道。

    “哼,还敢狡辩!”锦袍男子看向老者夜伯,道:“你将起因说出!”

    “是!”老者夜伯点头,上前几步,开口:“这位仙剑宗核心级弟子,抢走了公子出售的狐女,一块灵石未给,反而恼羞成怒,杀死了公子。”

    “胡说八道!我林浩师兄,会出不起那几块灵石头,并且用抢的吗!你诬蔑我仙剑宗弟子,该当何罪!”王羽怒喝。

    堂堂仙剑宗二怪之一,会抢夺他皇权出售的异族,绝不可能。

    “我句句属实,如若不信,这里有许多宗门弟子,都可以作证。”老者夜伯道。

    此话一出,四周宗门弟子面面相觑,作证……谁敢作证?!那白男子是什么人,同方易齐名,乃是仙剑宗二怪之一,之前几位圣天宗弟子还不能够说明问题吗,去作证,简直是找死……

    “好,我宗青倒要看看,谁敢上来作证。”此时,宗青转过身,一眼扫过在场的宗门弟子。

    久久,无人言语,他们只是普通内门弟子而已,谁敢去得罪仙剑宗核心级弟子,一个宗青便足够吓人,更何况还有那仙剑宗二怪之一的林浩!

    “不必这般麻烦,的确是我抢的,林某承认便是,那又如何。”林浩冷冷笑道。

    此话一出,宗青等人的面色都的微变,林浩自己承认了……

    “好好好,林浩,算你是个男人,你承认就最好不过!”天都祭祀看向林浩。

    “话莫说的太早。”林浩嘴角上扬:“那异族狐女乃是林某人的好友,皇权弟子凌辱我林某人好友,林某人自己的好友救出,有何不可。”

    “你说什么!”

    “狐女是你好友!”

    闻声,四周皇权弟子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之前林浩抢夺狐女时,他们都看在眼,那狐女与他根本不相识。

    “林某人救出好友,合情合理,而且,念在李家公子为皇权子弟,多次饶恕他,可他却不知好歹,番四次要取林某人性命,试问,既然这般,林某人杀他,有何不可,反而是你们皇权,毫无礼数,这般冲撞我,莫非是不将仙剑宗放在眼。”林浩说至最后,一声冷喝。

    “林浩,你少在此胡说八道,无的放矢!分明就是你抢夺狐女,被我家公子质问,恼羞成怒,所以出手杀人,你罪当万死,一族都该死绝!”老者夜伯恶狠狠道。

    “找死!”林浩盯着老者夜伯,重邪剑寒芒一闪。

    唰!

    只听一道破空声传出,剑影闪过,那老者夜伯被无形的剑气瞬间刺透了胸膛。

    扑通一声,老者夜伯重重摔倒在地,惨死当场。

    此时,全场一阵寂静。

    林浩当着众多皇权,乃是天都祭祀的面,再一次斩杀皇权势力之人……

    “放肆!给我拿下!”天都祭祀怒不可遏,就算是仙剑的核心弟子,也容不得他如此!

    “我看谁敢!一介凡人,想对仙宗出手,不想活了!”玉容上前,看向眼前数之不尽的铁甲军。

    此话一出,那些铁甲军皆是浑身一震,仙剑宗,站在天都国武力巅峰,就算是皇权,与仙剑宗相比,也如不够看,而那位白男子,可是仙剑宗十八位核心级弟子之一,至少还有一位高层长老级师尊撑腰……

    众多铁甲军你看看我,我瞅瞅你,一时间,无人敢上前半步。

    “混账!将此人拿下,交由国主大人落!”天都大祭司见这些铁甲军竟被仙剑的名头吓至动也不敢动,当即气不打一处来。

    “此人,老夫亲自处置。”忽然,一道浑厚有力的声影传遍交易场每一寸角落。

    一位黑袍老者,坐着一尊灵兽,缓缓来到此处。

    见到老者,天都祭祀立即上前,恭声行礼:“参拜大祭司大人!”

    “见过大祭司大人!”身为灵主的锦袍男子,也立即上前行礼。

    天都皇权巅峰,权势只在国主一人之下,天都国的大祭司亲临。

    黑袍老者面色威严,一股虚无的气势笼罩全身,有种看不透摸不着的怪异感。

    “大祭司大人,你要和仙剑宗作对!”这时,宗青上前,面色严肃。

    “黄口小儿,实在放肆。”黑袍大祭司看向宗青,右臂一挥,无形的气势汹涌而至。

    宗门还来不及反应,身形一个踉跄,被扇倒在地。

    “你!你敢对我出手!”宗青站起身来,满脸怒色。

    “念你是仙剑宗核心弟子,不与你计较,切莫插手此事,否则后果自负。”黑袍大祭司淡淡道。

    “吼!”

    大祭司座下一尊灵豹开口怒喝。

    “傻狍,傻狍!贱货,找死!”贱鸟站在林浩肩上,盯着那豹形灵兽,开口叫骂。

    看到贱鸟,灵豹神色微愣,不知为何,竟是闭上了嘴。

    “哦……”

    见状,大祭司不由一诧,仔细打量林浩肩上的贱鸟,很快,浓浓兴趣。

    “小子,将你的小宠交于我,或可免你的皮肉之苦。”黑袍大祭司道。

    “大祭司大人,你的灵豹也很是不错,林某人一见欢喜,还请大祭司大人忍痛割爱,将灵豹送给林某。”林浩笑道。

    “小子……你敢戏弄本座……”闻声,大祭司面色阴沉。

    “戏弄?”林浩摇了摇头:“那也未必是戏弄,林某倒是觉得,大祭司座下的灵豹与林某投缘,我想它会识得明主。”

    随着林浩的话音落下,大祭司座下灵豹开口又是一声怒啸,看向林浩,一双兽眸内尽是不屑之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