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是那天都国祭祀也是冷笑不已,他们大祭司,控兽手段惊人,早在年轻时,控兽联盟会便为其颁发过控兽师勋章。

    仙剑宗核心级弟子固然厉害,但口所言,未免太过可笑。

    “林浩师兄,你小心一些,这大祭司还是一位真正的控兽师……”王羽上前,提醒林浩。

    拥有联盟会勋章的控兽师,同宗门内的控兽师大不相同,只有到了副堂主,乃至是正堂主级,才有资格去挑战联盟控兽师的资格。

    对这位神秘莫测的天都国大祭司,林浩也听说过一些,座下战斗形的灵兽和半妖不在少数!

    “大祭司大人,你还未弄清状况,便敢对我仙剑宗核心级弟子出手,你这是摆明挑战我仙剑宗的威严了!”宗青面色阴沉,他身为仙剑宗核心级弟子,更是上元长老的亲传弟子,这天都国大祭司虽然厉害,但如此对自己出手,完全不将仙剑宗放在眼!

    “哼……宗青,你是上元长老的弟子,这件事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若是识相便是不要插手,否则大祭司要是将你等误伤,这也莫要怪任何人!”这时,天都祭祀冷哼道。

    “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今日我同林浩师兄便在此处,你们若够胆量,便来试上一试,不过你们皇权最好想清楚,如此蔑视仙剑宗威严,后果将会如何!”宗青一声冷笑,丝毫无惧。

    蔑视仙剑宗的后果……

    此刻,那些铁甲将军面色顿变,就算是那林浩不对,但怎么说也是仙剑宗二怪之一,仙剑宗定然无比重视,加上另外一位核心级弟子宗青,还有两位仙剑宗的内门精英级弟子……若真在天都皇城出了什么事,仙剑宗岂能善罢甘休。

    对仙剑宗而言,创造一个时代,或许很难,但想要换一个皇朝……轻而易举!

    “大祭司,李将军,罢手吧……”

    就在此刻,女子月儿忽然站起身,大步朝着此处走来。??.??`?

    “月儿殿下!”

    “月儿殿下,您居然在此……”

    当即,那锦袍男子和天都祭祀都是一愣,这女子正是国主的女儿。

    “殿下……”林浩打量眼前的月儿,微微一愣,实在没想到,她竟是天都皇国的国主之女。

    “林公子,这件事,的确是皇权不对,还请林公子不要怪罪。”女子月儿看向林浩,轻声叹道,若不是她让林浩出手救出狐女,想来也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月儿殿下,您怎么会……”锦袍男子见月儿竟同林浩道歉,眉头一紧。

    “李将军,是我让林公子出手相救狐女,未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林公子的确对李风多次手下留情,此事不怪林公子。”月儿沉吟片刻,最终开口说道。

    “这……可……!”锦袍男子双拳紧握,自己亲子的品行如何,他当父亲的自然清楚,但不管如何,李风是他的儿子,而凶手就在眼前,若不能手刃凶手,他如何对得起‘父亲’之名!

    …………

    “奇怪,国主还有一位女儿吗……”

    “这位月儿殿下,自小便喜武道,奈何天赋不佳,数年前,国主曾带着她多次亲临仙剑宗,想让仙剑宗破格将月儿殿下收为弟子,奈何仙剑宗高层却不同意,无奈之下,天都国主只能带着月儿前往更远的水月宗,让月儿殿下拜在水月宗门下修炼,到如今,已有数年时间,而且月儿殿下很少回皇城,这件事,也只有皇权清楚。”

    “原来如此,既然连月儿殿下都出来为那小子作证,如果继续动手,只怕……天都皇权将会承受仙剑宗的怒火啊!”

    “仙剑宗,一共就只有十八位核心级弟子,那林浩可是双怪之一,可是和方易齐名,如果真在皇权手上折了腰,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此时,不少皇权都打起了退堂鼓,谁也不想去承受仙剑宗的怒火,在天都国这一方天地,仙剑宗可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被世人称为仙宗,山上之人,更被称为真人……世俗势力与之相比,哪怕是皇权,也是根本不够看。??.??`

    …………

    “大祭司大人……您看……”天都祭祀看向一旁的大祭司,月儿殿下这一言,对他们十分不利,若继续下去,可能会发生意料之外的后果,那仙剑宗的双怪之一和宗青并不可怕,但两人背后的仙剑宗……那般庞然大物,若真是迁怒皇权……

    “月儿殿下刚回到王城,想来是十分劳累。”大祭司的目光落在月儿身上,旋即又道:“来人,将月儿殿下送回宫好生休息。”

    “是!”

    几名铁甲将军巴不得远离此处,迅速走上前去,恭请月儿回宫。

    这大祭司,便是身为国主之女的月儿,也不敢违背其意,无奈之下,只能收回摊位,跟着几名铁甲将军离去。

    “林公子……你千万小心……”路至半途,月儿转身看向林浩,开口说道。

    “多谢月儿殿下提醒,倒不必担心林某的安危。”林浩轻笑。

    眼见月儿离开,大祭司冷哼道:“月儿殿下所言是否属实,这还有待调查,在此期间,林浩你必须束手就擒,等查清原委,再做定夺。”

    大祭司这一提议,宗青几人倒还觉得能够接受,想来那月儿殿下都已为林浩澄清,就算他们要调查,也调查不了多久。

    “林浩师兄意下如何。”那谁看向林浩,宗青看向林浩,问道。

    “想让林某人束手就擒,那还得看大祭司有没有这个本事才好。”林浩嘲讽。

    …………

    “这仙剑宗双怪之一,还真的霸气,面对天都国大祭司,完全不给面子……”

    “哼,你也说了,他可是仙剑宗双怪之一,可是同方易齐名,若你有这般实力,也可以蔑视皇权!”

    “不过,那大祭司据说十分可怕,就算他是双怪之一,后辈强者,但独自面对皇权,还不是死路一条,而且看那大祭司的意思,根本未考虑仙剑宗会不会动怒,这才是最麻烦的。”

    四周一些宗门弟子,开口议论。

    皇权虽然无法同宗门相比,但这些个弟子,他们若真想斩杀,基本必死无疑,一旦没有了任何顾虑,双怪之一也要陨落在皇城之!

    此刻,宗青等人对林浩的态度有些吃惊,那大祭司只是要调查一番,可林浩如此不给面子,让那大祭司恼怒,一旦不顾仙剑宗的威慑力,后果不堪设想!

    “小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仔细想清楚。”大祭司盯着林浩,面无表情。

    “不如这般,大祭司送我几只灵兽,然后我考虑考虑如何。”林浩想了想,满脸认真道。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都是微愣,这还真是个不怕死的主……

    “唉……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可惜……可惜了……既然如此,老夫也只能亲自动手,取走你的性命。”那大祭司叹了口气。

    吼!

    大祭司座下灵豹,一声咆哮,速度如风,迅速朝着林浩扑去。

    眼见那灵豹朝自己飞快扑来,林浩嘴角微微上扬。

    意境

    剥夺!

    当下,林浩无形的意境力量,若潮水般涌出。

    这种意境之力,不同以往,并不针对物质性的攻击,专攻灵体,如**神魂、神识。

    当初在二星传承明,林浩便是靠着意境剥夺,成功征服一群妖狼。

    随着意境剥夺的施展,原本奔跑疾速如风的灵豹,身形忽然一滞。

    还不给众人反应回神的时间,灵豹疯狂摆动身躯,大祭司猝不及防之下,竟是被灵豹生生甩飞。

    正当众人一时间摸不清那灵兽到底发了什么疯时,林浩却朝灵豹挥了挥手,笑道:“小豹子,到我这里来。”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灵豹瞬间飞跃至林浩身前,乖乖站在一旁。

    这种灵兽的神魂层面,虽然强大,但林浩的神魂层次,却近乎达到紫薇灵主级,剥夺它的神魂,为自己而用,无比轻松。

    …………

    “骗……骗人……骗人的吧!”

    玉容见那原本属于大祭司的灵兽,此刻竟乖乖站在林浩身前,当即瞪大了双眼,满脸震撼之色。

    莫要说玉容,王羽,乃至是宗青,同样呆愣在了原地,不可置信。

    天都国大祭司可是正统控兽师,仙剑宗灵兽堂的欧阳朽副堂主,与他相比,都不在一个层次,就算是堂主,也未必比得上他!而然林浩只是抬手一挥间,大祭司的灵兽,居然瞬间完成叛变!

    “怎么可能……他是仙剑宗双怪之一,指的不是武道实力吗?!怎么会如此!”

    “他娘的,老子没看错吧?!这林浩将正统控兽师的灵兽给抢了过来!”

    “哈哈哈……明日便是控兽大比,这般一来,还比个屁啊!有他林浩在,还有什么可比的!我宗的那些天才控兽弟子,一个个还不将明日的比试放在眼里,这下好了……”

    “这双怪之一,当真可怕……不过,此处距离明日的比试之地,十分遥远,想来林浩是不会去参加……”

    此时此刻,皇权众人也是当场傻了眼,他们大祭司身为正统控兽师,竟被仙剑宗双怪之一的林浩当面抢走了灵兽,并且是在眨眼之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那林浩仅仅是朝灵兽挥了挥手,就这般简单!!

    当下,大祭司缓缓飘落在地,地面灰尘轻浮半空,旋即脸色顿变,他与灵豹的特殊感应,竟已被切断!换句话说,现在的灵豹,同他早已没有任何关系!

    “你……也是控兽师?”大祭司面色阴沉不已。

    “错。”林浩嘴角大幅度上扬:“我是……控兽大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