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大祭司终于明白,方才林浩所表现出的弱势,说白了不过是在为自己做伪装,之前林浩所说,看不上巅峰半妖,这并非是一个谎言……

    大祭司怒不可遏,心却也十分震惊,看林浩年龄不大,怎却有如此之深的城府和心机!

    自己从始至终便掉入林浩所设下的陷阱,林浩在等,他在等自己将妖兽放出,他的目标不是灵兽,更加并非巅峰半妖,而是真正的妖兽!

    此时,大祭司的冷汗不停从额头滴落,他同四尾妖熊之间的联系感应逐渐被某种未知的力量所切断,一旦这种联系彻底被断绝,大祭司可以肯定,他唯一的妖兽将会成为林浩的新妖宠!

    “李将军,此刻不动手,更待何时!”

    忽然,大祭司看向李将军急忙喝道。>

    “这……好,多谢大祭司给李某这个机会!”锦袍男子虽不明白大祭司为何会有这般转变,但亲手斩杀林浩,他求之不得。

    “贼子,纳命来!”锦袍男子眼泛着凶光,整个人若雁般横渡虚空,神庭灵主级强者的一掌瞬间轰出。

    刹那间,方圆数百米内,无边的掌势滔天,令不少宗门弟子呼吸急促,下意识朝后方退去。

    这锦袍男子的威势虽不如四尾妖熊,但好歹也是神庭级灵主,实力强大。

    面对这毙命一掌,林浩却是站在原地动不动分毫。

    见状,不少皇权势力和宗门弟子都有些不解,心以为,或是林浩放弃了对神庭灵主级强者抵抗,毕竟两者之间的实力悬殊实在太大。

    而然,正在电光石火间,那大祭司从乾坤袋放出的四尾妖熊却是动了,众目睽睽之下,四尾妖熊大步挡在林浩身前,巨大无比的兽拳若小山般轰出。

    轰隆隆!

    一声若伏天闷雷般的炸响传遍全场,锦袍男子同四尾妖熊拳掌相击,四尾妖熊朝后方退了半步,而锦袍男子却如同断线风筝,被四尾妖熊无可抗拒的伟力震飞百米开外。

    “什……什……什么!”

    锦袍男子狠狠摔在地面,起身后脸色煞白,面对四尾妖熊的一击可谓猝不及防,根本不知道生了何事。

    四尾妖熊乃是大祭司的妖宠,所以锦袍男子没有任何防备,故此被一击得逞,让锦袍男子不可置信的是,大祭司为何会让妖兽对自己动攻击?!

    “大祭司……你这是为何!”锦袍男子站起身来,完全未将四尾妖熊和林浩关联在我一起,只认为大祭司所为。

    此时,大祭司额头青筋浮现,眼寒光不时闪烁,他为了驯服这只妖兽,当初用了太多太多心血,尤其是培养和野性的驯化上,更是如此,最重要的,他仅有一只妖兽!

    小联盟国历练之地虽多,其也妖兽的确不少,但一般都是山脉深地,人迹罕至,仅他一位正统控兽师若是去那种地方寻找妖兽,能否驯服是一说,能否有命回来又是一说,如此可见妖兽的宝贵之处,可现在,他唯一的妖兽被林浩贼子生生切断了所有关联感应,从他身边夺了去!

    此时此刻,在场的皇权势力也好,宗门弟子也罢,几乎愣在了原地,尤其是林浩身前的宗青和玉容等人,更是不知道那四尾妖熊怎会倒戈相向。

    “大祭司……你的这只妖兽的确不错,林某人很是喜欢。”林浩站在四尾妖熊身后,嘴角高高扬起,计划已得逞,大祭司那只妖兽,目前已经姓林。

    不过,林浩为了驯服这只妖兽,也废了颇大的代价,意境层次的力量用至枯竭,丝毫不剩,而且同大祭司的博弈也是十分凶险,险些未能将这妖兽抢来。

    “林浩师兄……你是说,这只妖兽,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了?!”王羽看向林浩,目瞪口呆。

    “不是我们的,是我的。”林浩再一次纠正道。

    听林浩这般说,那些皇权势力也好,宗门弟子也罢,仿佛平地起炸雷,一个个呆愣在了原地,难以置信。

    大祭司乃是正统控兽师,他竟然能从大祭司的手将那拥有神庭灵主级的妖兽抢来,这……还是人吗!

    “仙剑宗……什么时候出了如此可怕的怪物!那小子……不,林浩大哥,真从天都国大祭司手,将妖兽给抢了来!”

    “不……不对,不可能!之前林浩连巅峰级半妖都无可奈何,又怎可能将妖兽抢到手!”

    此话一出,不少宗门弟子陷入沉默之,的确,之前的林浩,面对巅峰半妖,的确束手无策。

    很快,某位宗门弟子惊道:“我明白了!你们想,若林浩毫无隐藏,轻而易举将大祭司的巅峰半妖也抢了来,那之后,大祭司还敢放出妖兽吗?!就不怕妖兽再被林浩给抢了去?!”

    “原来如此,好像是有道理,林浩表现出对巅峰半妖束手无策,大祭司放松戒备,以为林浩对半妖都无能为力,面对妖兽更是如此,所以才大胆将妖兽放出,而这恰恰是着了林浩的道!”

    “好聪明脑袋,好可怕的心思,这林浩的岁数,当真同我们相差无几吗?”

    “哼,这就是差距,他可是仙剑宗双怪之一,仙剑宗核心排行前几位的后辈弟子,咱们只是普通内门弟子,哪里有什么可比性。”

    四周宗门弟子议论不休,一旁的大祭司,面色铁青,心怒到了极致。

    “大祭司大人,妖兽被那小子给……”

    天都国祭祀也并非傻子,早已明白生了什么。

    “完了……想要对付那小子,除非请国主亲自出手,或者叫上另外灵主级皇权联手,只有先将四尾妖熊解决,我们能解决林浩。”锦袍男子心暗道。

    只不过,别的皇权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死了儿子而去对仙剑宗名声极大的双怪之一动手,两位核心级弟子代表了什么?起码有宗门两位长老级高层人物被他们撑腰,甚至可能会引仙剑宗的所有怒火!

    锦袍男子对林浩心充满恨意,但他却未丧失理智,仔细想想,倒是大祭司有些古怪,若是正常思考,大祭司应该出手阻止他对林浩动手,而不会如此。

    “大祭司大人,现在只能请国主,或者另外几位灵主级皇权了……”天都祭祀请示道。

    “哼。”大祭司一声重重冷哼:“你以为国主和另外的那些皇权,会让我们对仙剑宗的顶尖弟子动手吗。”

    此话一出来,天都祭祀哑然,的确,有哪位皇权敢去得罪仙剑宗?不出手阻拦便算不错,让他们出手,根本就做梦。

    …………

    “大祭司,不如再放出一只妖兽,让林某人这只新宠试试战力,如何。”林浩轻声笑道。

    大祭司并未答话,只是站在远处,面若寒冰。

    林浩说出此来,不过是为了让大祭司更加谨慎罢了,如果他当真再放出一只妖兽,林浩意境之力已空,也无法继续抢夺。

    “林浩师兄,我们赶快走!有了这只妖兽,那李将军奈何我们不得,只要离开天都皇城便安全了!”宗青忍住心的惊诧,正色道。

    林浩却是不以为意:“宗青,你怕什么。”

    “林浩师兄,天都皇城可不止一位神庭级灵主,还有别的灵主级皇权,天都国主的力量更加可怕!”宗青解释道。

    “怎么,你以为别的皇权都是傻子,甚至你认为天都国主会对我们出手不成。”林浩一声冷笑。

    闻声,宗青的面色有些疑惑,似觉林浩话有话,但一时间却又听不太懂。

    “李家之人要杀我,我倒能理解,李风死在我的手,但是别的灵主级皇权,没有任何理由对我,或者我们出手。”林浩平静道。

    “林浩师兄说的对,一语点醒梦人,其它灵主级皇权若是得知李家和大祭司对仙剑两位核心级弟子出手,不干涉就算好的,又怎会出手!”王羽点了点头。

    当下,女子玉容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浩,面色微红,仙剑宗顶尖弟子之一,和方易其名的仙剑宗双怪,手段通天,到了此刻,居然还能临危不乱,谨慎的分析,这完全不像一位少年所为。

    “不对啊……林浩师兄,若真要是如此,那大祭司为何如此执着要对我们动手?”王羽又道。

    “不是我们,是我。”林浩又一次重复。

    “林浩师兄,你的意思是……”宗青眉头一紧。

    “正常来说,我同天都国大祭司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绝不该如此,若要是普通散修势力也就罢了,但仅仅是因为根本不成立的皇权尊严就要斩杀仙剑宗核心级弟子,莫非你们不觉得有些古怪?”林浩的目光,不停打量远方的大祭司,略有所思。

    听完林浩的分析,宗青几人也看出一些端倪,按理来说,的确不应如此,大祭司如此针对林浩,令人费解。

    “而且……我只得罪过天魔殿。”

    林浩再道一声,令在场所有人愣在原地。

    林浩的意思,莫非是天都国大祭司同天魔殿,有所联系?!

    私通天魔,世所不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