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意思十分明显,他怀疑天都国所谓的大祭司大人为天魔势力。,

    早在大祭司对他表现出反常之后,林浩便已有所怀疑,若真正换做皇权势力,不太可能会敢于斩杀仙剑宗顶尖的核心级弟子,大祭司的不管不顾,没有丝毫忌惮之心,自然会引起林浩的猜测。

    除天魔殿之外,林浩心却还有一个猜想,早先那位让南龙来追杀自己的神秘人,也在林浩怀疑之,不过,那神秘人实在有些令他难以估摸,况且,便算是南龙,也为天魔殿势力之人。

    林浩说的话,让宗青等人陷入沉默,旁人自然也是不信,堂堂天都国的大祭司,如何能够是天魔殿势力,这似乎有些不太可能。

    尤其在场皇权,一个个嗤之以鼻,他们绝不相信大祭司和天魔殿有任何关联,只认为一切都是林浩为了逃脱而编造的谎言罢了。

    此刻,大祭司站在原地,没有被林浩话所影响,反而将注意力放在林浩肩上的贱鸟身上,沉吟半响之后,忽然开口说道:“小子……你那鸟儿并不寻常,只怕你能够从我这里抢走灵兽和妖兽,也是因为它的关系吧。”

    大祭司不傻,之前的两只灵兽和妖兽,对于林浩肩膀上的那只鸟儿,明显存在一丝畏惧,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贱鸟感兴趣。

    如果林浩如他自己所言,真的控兽大师,手底下怎会没有几只顶尖妖兽,有哪个控兽大师会处心积虑从控兽师手上抢普通妖兽?

    所以大祭司断定,林浩之所以能够屡屡得逞,绝对是因为那只通体火红的鸟儿所为。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林浩看向大祭司,冷声一笑。

    “林浩,你将那只鸟儿给我,今日之事既往不咎,如何。”大祭司道。

    “不如何,这个买卖,林某人不做。”林浩直言拒绝,此刻他手底下有一只妖兽,还怕了大祭司不成。

    “小子,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只要你将这只鸟儿交于我,今日可以饶你一条贱命,否则……你活不了。”大祭司道。

    “好啊,林某人自来喜欢吃罚酒,那就劳烦大祭司大人给林某罚酒尝尝。”林浩丝毫无惧。

    现如今,林浩的体内的真力部分转化为灵力,达到半步灵主级层次,就算敌不过神庭级灵主,但想要逃命完全没问题,况且,加上两只灵兽,还有一只真正的妖兽,就算神庭级灵主,林浩也敢让其陨落当场!

    说白了,若是天都国其他灵主级皇权不对自己动手,林浩根本无所畏惧。

    还不等大祭司开口,某位年男子快速走进交易场内,道:“大祭司大人,国主有命,不得对仙剑宗核心级弟子林浩和宗青出手!”

    闻声,在场的一些皇权都是微愣,这年男子乃是国主心腹,国主定是得到消息,派他前来交易场。

    “你说,国主之命?!哼,那几位贼子斩杀皇权子弟,藐视皇权的威严,岂能不予追究!”大祭司冷声道。

    “大祭司大人,这是国主的亲自下达的旨意,若大祭司大人有任何异议,只能前往皇宫内找国主大人议说了。”年男子面无表情。

    旋即,年男子看向林浩和宗青几人:“敢问几位可是仙剑宗弟子,谁人是林浩兄弟?”

    “我是林浩。”林浩道。

    “林浩兄弟,是我皇权弟子有所冒失,这件事国主已经知晓,特让我来接几位入宫。”年男子朝林浩点了点头,当发现大祭司的四尾妖熊已成了林浩的妖宠时,面色微微一变。

    看来国主得到的消息果然不假,这位仙剑宗双怪之一,手段通天,连大祭司这位正统控兽师的妖兽都能直接抢走,如此妖孽之辈,定被仙剑宗无比看重,若折在天都皇权手,只怕天都皇权会迎来仙剑宗的怒火。

    “林浩师兄,如何做?”宗青开口,征求林浩的意见。

    “好,林某便去皇宫见见咱们天都国的国主。”最终,林浩答应了下来。

    想那天都国主也不会对自己如何,否则也绝不会请自己前往皇宫之内,退一万步而言,即便真有危险,林浩也自信能够逃离皇宫,何惧之有。

    “你说,国主要见这贼子?”

    此刻,大祭司面色阴沉不已,他心自然有数,若林浩真去了皇宫,他再想动手便是迟了,无论是天都国主也好,亦或者其它灵主级皇权势力,绝不会允许他对仙剑宗核心级弟出手。

    “大祭司大人,国主有令,召见仙剑宗核心级弟子。”年男子如实说道。

    闻声,大祭司点了点头,未继续多言。

    锦袍男子心虽对林浩恨之入骨,但也绝不敢违了国主的意。

    “林浩兄弟……你们跟我……噗!”

    年男子话至半途,胸口处竟是被一道血光所贯穿,张口便喷出一道血箭。

    此时此刻,无论是皇权势力也好,亦或者宗门弟子也罢,纷纷愣在原地,眼透着难以置信的光泽。

    大祭司左掌血光缠绕,嘴角扬起一丝冰冷彻骨的笑意。

    “大……祭祀……你……!”年男子缓缓转过身,正见大祭司那阴沉的面容。

    “桀桀……大祭司……你们天都国的大祭司,早已死在老夫手,只可惜,你们天都皇权实在太不识相,非是要阻碍老夫的行事。”大祭司阴声一笑,当即一掌打爆了年男子的脑袋。

    “你,你究竟是谁!”锦袍男子瞪大双眼,实难相信,这大祭司竟会做出如此之事。

    “死!”大祭司也不废话,整个人如同鬼魅,瞬间移至锦袍男子身前,趁这位李将军还未回过神时,一把黑剑从其脖颈处贯穿。

    锦袍男子本便被四尾妖熊所伤,加上大祭司的突下下手,令他防不胜防,被一剑取走了性命。

    “桀桀,天都皇朝,灵主级强者少一个是一个……”大祭司一击得逞,冷笑不已。

    此刻,在场所有的皇权下意识朝四周退去,曾经那无比熟悉的大祭司,此刻看来却又是这般陌生,仿佛从不曾见过一般。

    那些宗门弟子废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不由想起林浩之前的猜测,难不成这所谓的天都国大祭司,当真是天魔殿势利之人?!

    “看来,我的猜测似乎是正确都的,大祭司,你当来自天魔殿。”林浩看向大祭司,面无比起道。

    “小子,不愧是老殿主大人看重的人,的确非同寻常……为了将你带回去给老殿主,我的身份暴露倒也无妨。”大祭司盯着林浩,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林浩恍然大悟,难怪这所谓的大祭司会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原来是关乎于老殿主。的

    早在最初,天魔殿那位老殿主便想夺舍自己的身躯,险些让他得逞,不过机会也有那么一次,错过了,便是永远。

    “也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想要带我回去,那你便试上一试。”林浩站在原地动也未动分毫。

    这所谓大祭司的境界修为,应该达到神庭灵主级的期修为,四尾妖熊定是敌不过他,只不过,如今这四尾妖熊任由林浩摆布控制,可以发挥出成倍的实力来,加上林浩已突破至半步灵主级修为,倒也不惧他。

    说话间,大祭司全身血光缠绕,宛若一尊地底深处爬出的修罗,骇人的武道气势弥漫全场,碎石随着气势的上升,缓缓漂浮在半空,仅仅是这股气势,难以阻挡。

    “的确厉害,但仅凭这样就想带走我,只怕没那么容易。”林浩感受到大祭司的武道气势之后,轻声开口。

    宗青和玉容几人在这股气势的笼罩之下,呼吸都变得有些几次,这大祭司的实力修为,比起那锦袍男子李将军不知要高上多少。

    当下,数不尽的黑甲军将迅速朝着交易场外退去,几位将领把大祭司为天魔殿势力的消息迅速告知给了国主和数位灵主级皇权强者。

    大祭司心也清楚,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一旦国主和另外的灵主级皇权强者赶至,他只能逃离天都皇城,到了那时,想要带走老殿主所看重的林浩,根本不切实际。

    唰!

    刹那间,大祭司消失在原地,等现身时,人已至林浩和宗青等人身前。

    “退!”

    见状,宗青面色大变,带着王羽和玉容两人迅速朝后方退去。

    神庭灵主级强者,那可不是在开玩笑,足有瞬间秒杀他们人的实力,尤其这位大祭司,真正的实力还要在李将军之上!

    “哼。”

    林浩一声冷哼,站在原地动也未动分毫,四尾妖熊的身躯却是须臾间挡在林浩身前。

    轰隆隆!

    四尾妖熊那若小山般的熊掌同大祭司的黑剑狠狠撞在一处,剧烈的爆响声不绝于耳,自四尾妖熊和大祭司交手的地带起,荡起一阵惊人的气浪,十数位宗门弟子被这股气浪所掀飞,顿时昏厥。

    大祭司神色暴戾,这本是属于他的妖兽,可却被这小子给生生夺了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