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妖兽的力量如何,你不给一些评价吗。∈♀,”林浩看向大祭司,微微笑道。

    只要有四尾妖熊在此,林浩便无所畏惧。

    听闻此言,大祭司更是怒不可遏,林浩明显是要想要激怒自己!

    “呵呵,你这冒牌的大祭司,倒是送了林某人一份好礼,只要有四尾妖熊在,你便奈何不得林某人。”林浩见大祭司怒到极致的神色,忍不住笑道。

    “找死!”大祭司怒喝,气势又瞬间暴涨几分。

    而然,还不等大祭司继续出手,虚空却是传来一声叹息:“唉……未想我天都国内,竟也会被天魔殿势力所侵入,不堪………不堪。”

    此话一出,大祭司的面容顿变,神色略有惊诧,这是天都国主的声音,他自然听的出。

    旋即,一位身着雪白长袍的年男子,映入众人眼帘之内。

    这年男子神色淡漠,丝毫未将那冒牌祭祀放在眼,反而是在第一时间内仔细打量起林浩来,尤其是见到林浩身前的四尾妖熊后,忍不住惊讶。

    “天都国主!你怎会如此快便来到此处……!”大祭司眉头一紧,这完全超乎了自己的预料!

    而然,天都国主并未搭话,随手一挥,无形的气流逼近,竟是将那冒牌祭祀震退十数步不止!

    “你……紫薇境!”

    此刻,大祭司神色骇然,这天都国主居然已突破神庭灵主级,达到紫薇灵主之境!

    “怎么,天魔殿高层高层人物,也会有害怕时吗。”天都国主神色淡漠至极,似若寒冰。

    “哼!天都国主,这件事绝不会如此轻易便算了,你给我等着!”冒牌祭祀一声重重冷哼,身形化作一团虚无,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无影。

    天都国主毫不在意,也未追击,只是仔细打量着林浩,不时点点头。

    “你便是林浩小兄弟了。”天都国主看向林浩,冰山般的面容消失不见,微微笑道。

    “见过国主,正是林某。”林浩道。

    “好,林浩小兄弟随我进宫,我有事相商。”天都国主言罢,转身朝交易场外走去。

    林浩未如何犹豫,大步跟在天都国主身后,他心倒是奇怪,堂堂天都国主,能有何事同自己商量?

    …………

    皇宫深处,天都殿内。

    此处只有林浩和天都国主两人,至于宗青和王羽等人,天都国主另有安排,自然不会亏待了他们。

    “国主,不知有何事同林某商量。”林浩心好奇不已。

    “林浩小兄弟,你被称作仙剑宗双怪之一,同那方易其名,不过在我看来,其实不然。”天都国主微微一笑,并未回答林浩的疑惑。

    “哦……此话怎讲?”林浩有些不解。

    “能从那冒牌的大祭司手生生将抢来两只灵兽,乃至用计谋骗大祭司放出妖兽,从而成功抢夺,可见林浩小兄弟无论是智谋还是实力手段,都非比寻常,定要在方易之上,我认为,林浩小兄弟当是仙剑宗后辈弟子第一人。”国主想了想,旋即道。

    对于这些,林浩并不在意,他只是奇怪,这国主好端端的说这些作何。

    “国主大人,莫非……你早就将一切看在眼,否则又岂能知晓如此清楚。”林浩将自己的猜测说出。

    对此,天都国主并不否认:“的确,我只是在暗观察你的实力。”

    “观察我的实力?”林浩微微一愣,愈发疑惑,这天都国主究竟有什么目的。

    “林浩小兄弟,不知……你可曾听说过,大荒极境……”忽然,天都国主语出惊人。

    “大荒极境?!”

    闻声,林浩有些茫然,前世的记忆,好似知晓,好似又不知晓。

    “不错,传说,那是一位远古大能死后所产生的一方小世界,其机缘无数,珍宝数不胜数,每段时间大荒极境便会开启一次,各大国、宗都会进行抢夺。”天都国主点了点头。

    “那看来,仙剑宗似乎并未抢夺到这一名额,否则的话,宗内不会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林浩笑道。

    “自然,大荒极境的名额无形无质,是一种能量体的存在表现,甚至于大联盟国,海域势力,乃至海外圣地等,都有可能得到这个名额,并非是靠抢,而是靠缘分。”天都国主解释道。

    “国主大人,还是说正事吧。”林浩也懒得去猜这位国主究竟有什么心思。

    “好,林浩小兄弟,我想送你进入大荒极境。”天都国主语出惊人。

    “什么?!”林浩愣在原地,这天都国主,竟要送他进入大荒极境……

    “你没听错,我打算送你进入大荒极境。”天都国主再一次重复。

    还不等林浩开口,天都国主继续道:“说来也巧,大荒极境的一个名额能量体,正落在天都皇宫内,而我得到消息,几处宗、国,乃至大联盟国的势力都有所得,你若进入,虽是危险,但若有机遇,也不会小。”

    “既然如此,国主大人为何自己不去,反而让我进去?”林浩奇怪道。

    “林浩小兄弟有所不知,大荒极境内存在较强的排斥力量,只能接纳神庭灵主级的存在,而紫薇灵主和更强的境界,无法进入其。”天都国主说道。

    “就算如此,想来还有不少神庭灵主级的皇权强者,国主为何不让他们前往?”

    林浩刚刚问出此话,便觉得自己有些愚蠢,皇权之争,自古以来便是不断,若其他皇权强者进入其得到奇遇,实力有所突破,只怕会威胁到天都国主的统治地位,而自己不同,他是宗门弟子,不属于凡俗势力。

    天都国主沉吟片刻,道:“大荒极境的名额很是珍贵……我天都国虽有神庭灵主级皇权强者,但资质都已达瓶颈,就算进入其,得到奇遇,只怕往后也无法获得什么成就,岂不是可惜。”

    听闻天都国主的解释,林浩心暗笑,这天都国主必然是怕其他皇权会威胁到他国主的地位,自然,林浩也不会去说穿。

    “国主,你送我进去,对你有什么好处,对天都国又有什么好处。”林浩问道。

    “林浩小兄弟,送你进入大荒极境,需要一个前提条件……你需要接受天都国大祭司的职位,如此,我才又理由送你进入大荒极境。”天都国主笑道。

    “大祭司……”

    林浩心有所明悟,如果自己是天都国大祭司,就算自己得到奇遇,实力得到更强的提升,也算天都国的战力之一,而就算自己在大荒极境没有得到什么奇遇,天都国主也不会有什么亏损,依然得到自己这样一个潜力无穷的大祭司……

    这天都国主,实在是精明。

    林浩乃宗门弟子,绝对不会对天都国主的地位有任何动摇,而且,林浩一旦成为天都国大祭司,同仙剑宗的关系便会更近一些……

    算计,全部都是算计!

    只不过,这对林浩也没有任何损失,白白等到这样的一次机会,又有何不可?

    “成为大祭司,我要做什么。”林浩沉思良久,随后问道。

    “只要在天都国有难时相助,便算尽到大祭司的职责。”天都国主道。

    “成交。”林浩几乎想也未想,点头答应。

    无论怎样算,这对自己有利无弊,傻子才会放弃进入大荒极境的机会,而且,自己成为天都国大祭司也没有任何损失,何乐而不为。

    “好,林浩小兄弟果然爽快,那便这样说定了。”天都国主的笑容更和蔼几分。

    …………

    “何时进入大荒极境?”林浩问道

    “跟我来。”

    天都国主带着林浩走出天都殿。

    刚出大殿,一股诡异的能量体便笼罩在林浩周身,忽然,虚空未知的空间同这股能量体产生共鸣,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缝隙。

    “这是……”林浩神色诧异。

    所谓的名额,就是这种无形物质的能量体,等同于打开大荒极境唯一的钥匙。

    但林浩现在还不想进入大荒极境,十宗比试可就在明日,若自己缺席,那欧阳朽副堂主岂能饶了他……

    而然,此刻说什么都已是晚了,被无形的能量体缠绕之后,林浩瞬间消失在天都皇宫内。

    ………………

    “噼里啪啦!”,

    “轰隆隆!

    天空乌云密布,一道道精白的光芒如同雷蛇窜在乌云当,将乌云闪的发亮,一道大雷从天而降,落在了远方的山峰。

    “轰!!!”

    等林浩恢复意识时,早已身处在某处山脉之。

    他眼睁睁看着山尖崩碎开来,直接将一座山峰给磨平,大量的碎石往外四溅,滚滚落下。

    林浩深吸一口气,空气异常的粘稠,强大的压迫感让他近乎有些喘不上气。

    “这……这就是大荒极境了吗,可我明日要如何参加十宗的控兽比试?若要缺席……”林浩一时间有些头大,自己若真缺席,圣兽堂只怕会将自己给生生剥了。

    但如今多想已是毫无用处,只能期待十宗的控兽比试晚些结束,自己还能来得及赶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