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极境。>  ”

    林浩喃喃着,环视四周,大地是灰色的,仿佛是披上了一层灰气,山石、森林,历历在目,但是林浩就是感觉不到有丝毫的生气。

    这地方……给人的感觉异常荒凉,莫名的,甚至还有一点悲凉之感。

    “远古大能陨落而形成的小世界,因为死,所以才会有一种莫名的悲凉吗?”

    林浩抬起头,看着漫天雷蛇轰隆隆的天空,注视良久,嘴角勾起了一丝嘲意:“世事无常,生死无端,死了便死了,连死都不接受,还要留下点痕迹在世界上,愚昧!”

    “愚昧!愚昧!死了便死了,愚昧!”

    贱鸟在肩头上跳来跳去,舌尖直颤,“林浩愚昧,林浩死了便死了!”

    这贱鸟同林浩一起被名额能量体所笼罩,所以也被带入这大荒极境,而且贱鸟似乎也不惧怕远古大能留下的威势,依旧如此跳脱。

    林浩狠瞪了它一眼,难得的与它开了个玩笑:“我若要死,死之前便吃了你。”

    “吃鸟,吃鸟。”

    贱鸟喳喳叫着:“林浩要吃自己的大鸟!”

    林浩摇摇头,不再理它,往着前面走去。

    这大荒极境,他只是知道是远古大能陨落之地,这一个名额虽然被他给得了,但是其有什么,他还是不清楚。

    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肩膀上的贱鸟忽然张开翅膀,扑腾地落在了一块大石上,在上面蹦蹦跳跳,叽叽喳喳:“石头,石头你要吃鸟么,吃林浩的大鸟!”

    这贱东西……又在什么疯?

    林浩眼有些惊疑,虽然贱鸟平日里很贱,但是它的灵智堪比人类,不会无的放矢,只是这石头,能有什么玄奥的?

    贱鸟在石头上胡乱蹦跳,翅膀扑打着石面,“石头,石头,石头吃鸟,石头没有嘴,石头吃不了鸟。”

    林浩皱了皱眉,伸手就要去抓贱鸟,就在这时,贱鸟底下的石头一震,林浩亲眼看到那石头动了动,紧接着,一个浑厚但是缓慢的声音出。

    “别……弄……了……石……头……好……痒……”

    与此同时,锵地声响。

    林浩下意识从手环拿出了重邪剑,警戒看着那石头。

    石头……居然能开口说话!

    “隆隆……”

    石头所扎根的地面耸动起来,石头的表面上,隐隐的出现了一个轮廓,石眼,石鼻,石嘴,如同一张人脸。

    贱鸟翅膀大张,嘴巴也大张,似乎也吓了一跳,不过下一刻它就飞回了林浩的肩膀,蹦跳着大叫:“石头有嘴,石头有嘴,石头要吃林浩的大鸟!”

    “你是什么东西?”林浩单手举着重邪剑,直指石头,问道。

    这石头,并没有什么真力流动,只是一个普通的石头,可是普通石头为什么会说话?

    “外……人……”

    石头缓缓开口:“又……是……外……人……”

    林浩心一动,“外人?这里还有本土人不成?”

    “外……人,石……头……不……和……外……人……说……话……”

    林浩嘴角扯了扯,这石头说话,的确是太缓慢了。

    “石头不和外人说话,石头和林浩说话了,石头你要吃鸟吗,吃林浩的大鸟!”

    贱鸟在肩膀上扑腾。

    那石头人脸,属于眼睛的轮廓缓慢斜开,看了一眼那贱鸟,沉默一阵,而后突然又缓慢道:“外……人……很……多,石头……不……想……说……话……”

    说罢,那石头又扎根进地面当,属于人脸的轮廓消失不见,又重新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石头。

    林浩微微眯眼,看了一眼周围,感叹道:“远古大能之地,果然厉害,居然连石头都能说话了。”

    若是说石头成了精怪,那是不可能的,林浩明白,这里正是因为是那大能陨落之地,死后的能量氤氲着这方世界,那石头才会说话。

    “除了石头,那树木,也能说话么?”

    林浩看向了前方的一处小树林,走了进去。

    贱鸟开始叽叽喳喳:“大鸟,大鸟,有谁要吃林浩的大鸟。”

    它飞了起来,在周围树木上胡乱动作,一会儿用翅膀拍打着一棵树木,一会儿又用鸟喙啄着一棵树木。

    “哗哗……”

    树叶微动,但是整个树林动了起来,声音就沙沙作响。

    “好怪的鸟。”

    “好怪的鸟……”

    “好怪……”

    尖细的声音,一个个传出,像是复制一般,从一开始第一个声音传开,之后就不停的重复着这一句,仿佛有几百个人说话一样,最后合成了一道雷音,贯彻入耳。

    那些树木的躯干上,也出现了一张张人脸,从里到外,从近到远,全都对着林浩,一双双眼睛都盯着林浩在看。

    饶是林浩,被这么多双眼睛齐齐一看,心也有些不适,若是常人,怕是早就被吓到了。

    “一草一木,皆有灵性……”

    林浩喃喃着,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有点意思。”

    “大树说话啦,大树要吃林浩的大鸟啦,大树要吃鸟啦。”

    贱鸟依旧叽叽喳喳。

    “我们不吃鸟。”

    突然,几百个声音依次响起。

    “鸟不好吃。”

    “我们吃光。”

    “我们吃土。”

    “我们吃水。”

    “我们……就是不吃鸟。”

    树枝摇摆,摇晃着树叶沙沙大响。

    “外人,又看到了外人,外人会杀死我们,会杀死我们。”

    “外人坏,赶走,赶走。”

    “不让外人进来。”

    一股林浩无法拒绝的澎湃力量从这片树林里传出,只见他身躯一顿,眼一花,再次看到时,已经是出了外界了。

    “这……”

    林浩看了眼远处的树林,又看了一眼这方大地,眼浮现着惊讶之色:“传送?不,不对,还没那个本事……因为有灵,几百个灵在一起,形成的巨大的意境?”

    万物皆有灵,只是灵性不显,可是一旦有了相同的思想和愿望,就能爆出巨大的力量,所以林浩才会被传送出去。

    这个‘灵’,凡人也有,只是凡人灵性被污,而灵性觉醒的,就化为了根骨,成为武者。

    树木之灵,单纯,所以玄奥,人类之灵繁琐,成为武者之后,又化为了个人之力,无法拥有这样的群体意境之力。

    “世界啊……”

    林浩抬起头,轻轻笑了起来:“果然玄奥无比!”

    “林浩,林浩,林浩不要自己的大鸟了!”

    这时,贱鸟从树林里扑腾着翅膀飞了出来,落在了他的肩膀。

    它倒是没有被树木的意境之力给转移出来,贱鸟的种种异常他已经习惯,倒也觉得无所谓。、

    林浩下意识打量贱鸟,这贱鸟自当初到现在,的确有着不小的变化。

    最初,贱鸟只能简单而盲目的学习人言,之后,它的变化越加明显,到了现在,虽然人言说的依然不流畅,大部分是跟着自己所学,但已有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在内……

    不得不说,这贱鸟的确有些非凡。

    很快,林浩收回目光,看向前方。

    “呼……”

    一道清风吹过,林浩耳朵动了动,朝了一个方向看了过去,借由风之力,他细细感受,“有人……而且还在缠斗,缠斗的对象,体型应该是兽……身躯密度很强,凶兽么,或者是……妖兽?”

    林浩心一动,凶兽还好,若是妖兽……那可不好对付,从冒牌大祭司那抢来的两只灵兽和四尾妖熊都留在了天都皇宫内,现在要让他单独面对灵主级强者,的确有些不够自信。

    接近了……

    只见前方有人影缠斗一只怪鸟,一边缠斗,一边往着这边逃跑。

    “快点,前面是树灵的地方,到了那里我们就能摆脱它了!”

    那些人穿着兽皮的装束,披头散,有的干脆就是用树枝或者石头做的饰盘住头,一个个神色惊慌,望着林浩这方向跑来。

    “野人?”林浩有些愣神。

    而他们缠斗的目标,则是一只怪鸟。

    其身如鹰,通体白羽,四只犹如狮虎,鸟喙大张之下,露出锯齿般的尖牙。

    “鹰鹫!”

    林浩眼睛睁大,惊声道:“这里怎么可能会有鹰鹫!”

    鹰鹫俯身一口将一名野人咬下,咔嗤一声,野人的上半身直接被咬下,血粼粼的下身还没倒地,就见鹰鹫再次一口,将这个人都给吞下。

    “琳!”

    那些野人目呲欲裂,大吼出声。

    “琳!”

    一名野人双目赤红,就要冲上去与鹰鹫拼命。

    “别过去,你想死么!”

    一个野人拉住了他,大叫着。

    “我要为琳报仇!”他大吼着。

    “先走!”

    那野人拽住双目赤红之人,硬拉着往这边赶来,其一人看到了不远处的林浩,神色一变,大吼道:“那边那个,快点走,这是鹰鹫!”

    林浩当然知道鹰鹫,这是古代种的一系,力量庞大,动作敏捷,白羽如钢,特别的难缠。

    鹰鹫,最低都是半妖境界,也就是与现在的林浩境界相同,甚至还要高出。

    他握住重邪剑,轻轻摇头:“跑不动的,鹰鹫度很快,除非是专精于度的武者,否则没人会在鹰鹫的爪下逃亡。”

    “大鸟,大鸟,真正的大鸟!”

    贱鸟在肩膀上蹦跳,依旧是贱兮兮的,“大鸟要吃大鸟,大鸟要吃林浩的大鸟!”

    “你快点跑啊!”

    就在野人接近大吼之时,林浩动了,他脚步在地上踩出了一个大坑,身躯如大雁一般鹏展而起,一下子飞在了半空,身躯一转,斜滑着冲向鹰鹫。

    扶摇直上千尺!

    手重剑,一剑劈下。

    鹰鹫正在追击着那些野人,猝及不防之下,只见林浩袭来,巨大的重邪剑狠狠劈在了它的脑袋上。

    “哐当!!!”

    剑锋与白羽交接,摩擦出了一道火花,以及几根羽毛碎屑。

    “嗷!”

    巨大的反震力让重邪剑震开,鹰鹫厉啸着抬头,如狮虎一般的利爪破开了劲风,狠狠抓向了林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