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

    林浩暗暗咋舌,身躯一反,风声激荡之下,林浩的身躯犹如翩雁惊鸿一下子掠开,在空犹如燕子,又犹如大雁胡乱游荡,冲到了鹰鹫的另一边,重邪剑调转方向,用无缝的那一面撞击在了鹰鹫的侧脑。△,

    “砰……”

    犹如黄钟大吕一般的闷响,重邪剑被反震力荡开,间荡起了一道冲击波,鹰鹫的身躯往着斜下方栽去,撞在了地面上,激起了一团烟尘。

    林浩身躯轻轻的落在地面,扶摇直上,落地无声。

    那些野人都惊呆了,落跑的身躯不自觉停下,呆呆看着这一幕,那可是鹰鹫,喜食肉,更喜欢吃他们的脑浆的鹰鹫!

    居然……会被一个人给打落在地上!

    “外人!他是外人!”

    其一名野人细看了一下林浩的装束,吃惊的大叫。

    “嗷!!!”

    只是随着他的叫声,从前面激起的烟雾之也传出了一声尖锐的厉啸,鹰鹫庞大的身躯从烟雾当飞出,一双肉翅展开,粗壮的前爪闪烁着异样的寒芒,直奔着林浩而来。

    林浩眼睛眯起,身躯在原地忽然有些波动,随着双爪袭来的劲风,整个人犹如是水面上荡开的波纹一样,飘荡起舞。

    “嗤!”

    双爪将林浩撕了个通透,残缺的身躯飞落在地上,观战的野人眼睁睁看着林浩死亡,纷纷惊叫出声,脸色灰败。

    “林浩死了,林浩死了,林浩不能吃自己的大鸟了!”

    贱鸟不知何时飞了出去,扑腾着翅膀,忽然落在了一名女野人的脑袋上,啄着她发髻上的木枝头。

    “嗷!!!”

    鹰鹫仿佛知道了自己胜利,仰着脑袋,对着天啸出了声。

    不过就在这时,在‘林浩’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林浩,猛然一击刺向了鹰鹫,重邪剑的剑尖,直顶鹰鹫的胸口,透入了白羽当。

    “砰!”

    鹰鹫巨大的身躯退开,四肢在地上磨出了四道巨大的爪痕,它恶狠狠盯着林浩,这次它的眼神之,充满了愤怒。

    “林浩没死,林浩没死,但是林浩依然不能吃自己的大鸟!”贱鸟在一旁叽叽喳喳。

    再次冲了出去,鹰鹫张口一声厉啸,发出了一道音波,同时双爪往前一扑,一同攻击向林浩。

    林浩嘴角勾起一丝邪笑,身躯又变得如同水面上的波纹,那鹰鹫攻击到林浩,像是打在了水花一样,林浩的身躯泯灭,但是又一个身躯,出现在它的另一侧。

    而后,一个接一个的,五六个‘林浩’形成了一个圆圈,将鹰鹫给围住。

    重影步……

    “林浩变得好多,林浩变得好多,这么多林浩要吃自己的大鸟!”贱鸟蹦跶叫着。

    一个以有锋的一面攻击,一个是无锋的一面劈开,五六道身影齐齐攻击,鹰鹫只是来得及扑灭一个,剩下的,攻击齐至。

    “砰砰砰!”

    那些重剑击打在了鹰鹫的身躯上,巨大的反震力也将那些‘林浩’给震散,可是周围,并没有林浩的真身。

    “呼……”

    风声响起,林浩的身躯突兀的出现在鹰鹫的上空,整个人犹如流星坠落,重邪剑垂下,直直往着鹰鹫的天灵盖上插去。

    “砰!!!”

    一声巨响,重邪剑的剑尖深深刺进被白羽覆盖的脑袋上,差不多分之一的剑身没入了天灵盖里,鹰鹫发出一声极大的痛吼,那声音,连在一旁的野人都觉得心惊胆战。

    就在这时,林浩忽然面色古怪起来,他身躯忽然向上一弹,整个人又飞上了天空,鹰鹫的脑袋渐渐恢复了原状,仰头朝着上空便是一道音波。

    “不仅硬,还很有弹性……”

    林浩心暗道,眼见着音波袭来,他双臂一展,借着风施展开扶摇直上,身躯低掠开,躲过了那道音波,落在地上。

    只是他看向鹰鹫时,忽然就愣住了,只见鹰鹫这时四肢大张,庞大的身躯如筛子一般的抖动,它没有冲过来,抖动的身躯忽然一停,整个往前一倾。

    “噗噗噗噗!”

    它身上的白羽,化为了钢针,密密麻麻如雨幕一般射向林浩。

    “不仅身躯素质极强,而且灵智不低,它是想要破掉重影步吗,真不愧为古代种……”

    林浩由衷的夸赞,他看着‘雨幕’降临,单手握着剑,另一只手伸了出来,张开五指,用力的往下一按。

    顿时,一股庞大的意境气势从林浩身上发出,借由手掌,发挥了出来。

    意境

    ……

    镇杀!

    “轰!”

    如雨幕般的白羽钢针,就像是被施加了一道重力一般,重重落在了地上,集体的落下,传出了一声闷响,那些钢针,在地面上都压出了一个印子。

    “砰!”

    而前方的鹰鹫,也被这股气势给压迫,四肢一张,身躯险些没趴下来。

    “的确很强……古代种半妖连我这意境之力都能抵抗吗?”

    林浩眼泛起一丝杀意,他五指转为握拳,对准鹰鹫狠狠一捏,“我倒要看看你能承受到何时!”

    意境碾压!

    ‘轰隆隆!!!’

    在鹰鹫的身躯里,忽然有雷鸣一般的声响大作,鹰鹫浑身的白羽都竖了起来,身躯无意识的扭动,眼浮现痛苦之色,那是镇杀的效果在它体内的缘故。

    “嗷!!!”

    鹰鹫似乎忍受不住了,仰头对天怒吼,狂放的音波呈现波浪势往着周围迸,随着一声巨响,地面直接掀起了一层。

    “快跑!”

    野人们脸色一变,也不知谁大吼一声,所有人都望着森林方向跑去。

    “砰!”

    狂放的音波震开了林浩的身形,蹭蹭蹭的倒退数步,意境之力被震退掉。

    “这也没能杀死它……”林浩喃喃着。

    “嗷!”

    鹰鹫解除了浑身的震动,再次一吼,白羽之下,浑身肌肉虬结,林浩的震杀,对它的灵魂,完全没什么用!

    这一次,鹰鹫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冲出,几乎化为了一道白影,直奔林浩,而林浩的意境之力两次被破,还没来得及反应,这鹰鹫便来到了身前。

    它双爪一左一右,大口张开,音波含在了长喙之,居然就这么撞了过来!

    林浩甚至能感受到,那长喙之所蕴含的巨大力量,要是被击……

    会粉身碎骨!

    “剥夺。”

    然而饶是这种千钧一发之际,林浩也没有紧张过,他只是淡淡看着鹰鹫袭来,轻轻吐露了两个字。

    鹰鹫一左一右袭来的双爪,忽然就这么一僵,完全不能动弹了,那往下的脑袋,也同时调转了方向,击在了自己的右臂上。

    轰!!!

    气浪翻滚,烟尘弥漫,一道冲击波从鹰鹫方向荡开,借着这股力,林浩扶摇直上,身躯在空几个偏转,落在了远方,看着前面。

    鹰鹫,古代种,肉身极其的强大,但是在灵魂方面就有些弱势了,饶是如此,还是连续受了林浩两道冲击而无事,但是前面的叠加,也并非是没有伤害的,这‘剥夺’,才是林浩计划好的。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不知道你觉得滋味如何?”林浩嘴角勾起一丝邪笑,伸手一挥,天空莫名就吹来了一股风,将烟尘散去,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坑。

    周围有些碎肉,依旧能看清是一只爪子的模样,鹰鹫侧躺在大坑之,右臂的前端整根不见,被炸的血肉模糊,白羽上尽是血迹,长喙也残缺开,下部分的嘴缺了一大块,周身的白羽暗淡,甚至还有些发皱。

    “林浩好坏,林浩好坏,林浩坏的冒烟了,冒烟了!”贱鸟在野人的头顶上蹦跳着。

    “看来滋味不错。”

    林浩笑了笑,慢步走了过来。

    “我再给你多加点料好了……”

    屡屡蒸汽,从手臂上发出,灼热之气,将空气都激的一阵阵扭曲波动。

    手臂之上,一道道火红色的纹路缓缓浮现,他的手臂变成了灰色,灼热之力,更加的强烈,灵身部分力量运转开来。

    熔岩!

    “嗷……”

    鹰鹫费力的张开残缺的嘴,空气在口汇聚成了一团音波,呈现束形对准林浩发射。

    “最后的挣扎……”

    林浩轻哼一声,身躯翩转,犹如一只大雁闪开那道音波,直冲着鹰鹫而去。

    而鹰鹫口的音波犹如箭矢一般,一击不,又发一道,成为了连珠箭。

    林浩身躯在原地闪出了一个假身,几步之间的距离就出现了一个林浩,被音波击,化为了泡沫,他呈现闪电形移步,须臾之间,呈现在在鹰鹫的面前,空闲的手带出了一道熔岩巨手的虚影,而林浩的手也彻底成了熔岩,泛着灼热的蒸汽冲着鹰鹫的喉咙抓去。

    “嗤!”

    手掌按在了鹰鹫的颈扣,如钢铁般硬的白羽被他的手生生探了进去,将周围融化,冒出了黑烟。

    “嘎……”

    鹰鹫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那只熔岩之手从喉咙里往上一勾,从鹰鹫的嘴勾了上来。

    嗤!

    林浩一发狠,直把手给扯了出来,鹰鹫的喉咙被硬生生扯出了一个大口。

    “如今,你还能发出烦人的音波吗。”林浩淡淡开口。

    极大的痛楚,让鹰鹫下意识的就举起左爪,扑击向了林浩。

    砰!

    林浩单手举着重邪剑往前一顶,重邪剑的剑尖抵在了鹰鹫的前爪肉掌之,任凭鹰鹫如何用力,就是不能存进分毫。

    林浩手一用力,忽然那重邪剑瞬间就变换了方向,下一刻,鹰鹫的前臂多了一个顺滑的切口,前爪突兀的掉了下来。

    没有利剑入肉的声音,也没有挥动武器的轨迹,就是这么的突兀,在瞬间的功夫,这重邪剑就切下了鹰鹫的前爪。

    “忘了告诉你,这一剑叫‘绝尘无影’。”

    直到那前爪落在地上,林浩淡漠开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