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野人呆呆前这一幕,血液淋湿了他们的衣服,染红了他们的面庞,但是前面的林浩,像是那些血雨都在惧怕他似的,离身躯近在咫尺的距离便被弹开。失去了脑袋,鹰鹫彻底的倒在地上,如钢针一般的白羽渐渐落下,也不再复那种坚硬程度,而变得柔软。鹰鹫就是这样,生前那一身羽毛用拥有着极强的防御,但是死后的羽毛,却失去了被动防御的力量,虽然依旧坚硬,但是可以被破开了。“大鸟,大鸟,林浩的大鸟要吃大鸟!”这时,停在女野人脑袋上的贱鸟扑腾着翅膀飞了过来,直往着鹰鹫尸体冲去。古代种的肉质,可是有着莫名的力量,难怪这贱鸟感兴趣了。“等等……”林浩伸手挡住了贱鸟,重邪剑往着鹰鹫身上一划,一片白羽给他割了下来,收进了手环之,这可是个好材料,可别浪费了。锋利的里面犹如刮鳞一样,将鹰鹫身躯的白羽全部收割,失去了白羽,这只鹰鹫,露出了黑色的肉身,它的肉身,本就是黑色的。“林浩的大鸟吃大鸟,吃大鸟!”一直在等待的贱鸟一个俯冲,小小的身躯冲进了脖颈的缺口当,直接融入了进去。“轰隆隆!”鹰鹫的尸体之内传出了阵阵轰鸣,一个小小的突起在体表之游走,随后又消失,整个尸体都震颤起来。那是贱鸟在里面蚕食鹰鹫的尸体。毕竟……也是半妖的境界!虽然只是兽,但是对付这只鹰鹫,林浩几乎使出了全身解数,要不是让它灵魂受损,再导致它自己让自己受伤,熔岩也不会这么容易就突破鹰鹫的防御。只见鹰鹫饱满的躯体渐渐萎缩,如同瘪掉的气球一样干瘪下去,随着噗的一声,贱鸟冲破了表皮,小小的鸟喙大张,从脖子的部位,开始吃着鹰鹫的表皮。那张小小的嘴就是一个无底洞,一张一合之下,一大片皮肉就被撕了下来,整个尸体,就这样被贱鸟吞了进去。贱鸟扑腾着翅膀飞回了林浩的肩膀,在肩膀上蹦跶着:“好吃,好吃,林浩的大鸟吃大鸟,大鸟好吃,大鸟吃不了林浩的大鸟了!”野人们呆呆的只贱鸟叽叽喳喳,眼神之充满着极度的惊骇,血雨,还没消失。忽然,那个女野人活活打了个机灵,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深深浩一眼。那可是鹰鹫!对于他们可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对付这种凶兽,就算是一个部落全部上,都不一定能拿得下,而且那只怪怪的鸟是什么情况,那么一只随手可以捏死的鸟,为什么能……将那么大的巨兽给吞吃了!不是只吃一口,而是将整个巨兽都给吃了!那么一只小小的,两个巴掌左右的鸟,就算能吃,它的胃撑得下?“外人真的有这么强吗……”女野人喃喃着,她鼓起勇气,走上前去,紧张的道:“那……那个……”“嗯?”林浩转过头女野人,她的头发盘着一根树枝,也是刚才贱鸟狠啄着的那根树枝,在林浩眼里树枝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能让贱鸟感兴趣,应该不一般。“什么事?”林浩问道。“谢谢你救了我们。”女野人双手交放在下方,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茹毛饮血的野人,居然有如此的礼仪。“我是取火氏族的夜,对于你救了我们,万分感谢,我想邀请你来我的氏族做客。”夜说道。“夜,他是外人!”这时,她身后的一名野人站了出来,拉住了夜,戒备的盯着林浩,道:“对于你救了我们非常感谢,但是做客就免了,我们取火氏族并不接待外人。”“车,你住嘴。”夜甩开了那名野人的手,气愤的叫着:“你现在为什么还不醒悟,我们为什么会冒险来到这里,不就是因为其他氏族请了外人当客卿吗!”“他们都不是好人!”车大声道。“可是琳已经死了!”夜回声大吼。“琳……”这个野人,便是刚才因为一名野人的死,想要不顾一切报仇被拉住的那位。“我……”车神色茫然,一会儿,一会儿又浩,随后,叹了口气,脸色灰败,“随你们吧,我……什么都不知道。”“等等……”就在这时,林浩忽然开口,“我从未说过,要当你们氏族的客卿,你们不要自以为是,况且,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夜狠瞪了一眼车,她之前是没说这话的,只是想将林浩骗到部落里,缓缓而图之,到时候以热情的款待让林浩成为客卿。现在被车这么一弄,什么意图都出来了。“噗通!”夜一下子跪倒在地,注视着林浩。“你这是做什么?”林浩皱眉道。这时,贱鸟在一旁叽叽喳喳的叫着:“吃大鸟,吃大鸟,你要吃林浩的大鸟吗。”这话,怎么听着有些歧义……夜身后的野人们脸色全是一变,倒不是因为贱鸟的话,只是突然跪了下来而已。“请救救我们氏族!”夜拜出了一个大礼,脑袋深深碰在了地面,“拜托了,一定要救救我们氏族,我们已经被逼的没办法了!”“夜……”那些野人,震惊的,旋即,一名野人咬了咬牙,走到夜的身旁跪了下来,摆出与夜同样的动作,“请救救我们!”随着他的动作,那些野人又有一个站了出来,跪倒伏地,“请救救我们!”第个,第四个……最后,那名叫车的野人有的同伴都跪了下去,神色剧烈变化,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跪倒在地,拜伏下去,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却很明确。“起来吧……”林浩淡淡道。五人没有动静。“起来吧……再这样下去就变成了威胁了,我并不喜欢别人威胁我……”林浩眉头一皱,有些不耐。夜这才和这些同行起身,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外人?你们这里有外人吗?”林浩问道,他万分确定,得到天都国名额的就只有他一个,可是听他们说的话,这里分明是有外人的。不过仔细想来,除了天都国有一个名额之外,小联盟国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名额,天都国主之言说的已是很清楚,别的宗国势力,应该不属于小联盟国内。“难道……不是小联盟国的势力?”林浩眉头微蹙,心暗忖。“有的,和你一样的外人。”夜顿了顿,道:“我们取火氏,有个敌对的氏族叫祸水氏,这个仇也不知道流传了多少代,最近它们氏族来了两个客卿,现在平衡被打破了,前些日子,祸水氏猎取了一只地虎,向我们展现威慑力……”想到这里,夜的脸色显得更为凄苦,“氏族只能排遣年轻一代来这里猎取妖兽,与地虎相比的,只有天敌鹰鹫,只是……要不是你,恐怕我们就全军覆没了。”地虎……林浩微微愣神,那也是古代种之一,这个大荒极境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古代种,还有野人。林浩问道:“你知道那客卿是什么人么?”夜摇摇头,“不知道,但是都很厉害,一个堪比我们族长,另一个人则更厉害,她单人杀了地虎,而且……还是徒手扛过来的。”徒手扛过来!林浩眼露出一丝惊讶,地虎身为古代种之一,比起天敌鹰鹫,它更加显得沉重,杀死易,但是扛起来……还是单人,那就显得不容易了。“这里有多少外人,他们最早出现是什么时候?”林浩问道。夜还是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外人,从我记事起就有了,以前氏族是抵制外人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外人成了氏族的客卿,他们带来了大量的白色石头,现在我知道它叫灵石,用来换取氏族不需要的东西。”“不需要的东西……”林浩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头上的树枝,问道:“你头上的,是木灵枝吧?”“木灵枝?”夜疑惑着,反手摸了摸头上的装饰,道:“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我们取火族只用石头和木头作为装饰。”木灵枝,若论效果方面,比不上什么天材地宝,但是它有一个重要的功效,在神魂进入地门或天门时,这个木灵枝就是媒介,能找到最好的木属灵身。对于武者而言,这比什么天材地宝都要宝贵!他要是还不明白,那就是蠢蛋了,以大量的灵石,换取这里对于氏族而言无用,但是对于武者而言却是极品宝贝的东西,怎么说都划得来。当下,林浩有些后悔,早知道将自己身上那一百块上品灵石全部换成下品灵石,用来同这些氏族交换天材地宝,那岂不是……若真如此,换完之后,林浩完全可以马上拍拍屁股走人,这一趟,简直赚翻了。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