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有木作为头饰,那有没有别的头饰,例如铁?”林浩想了想,当即问道。☆→,

    这木饰都为极品天材地宝,若是铁,说不准能够炼制魂阶神兵,甚至更高层次的神兵也未必……

    “铁?”

    夜和其他同伴互相看了一眼,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不,并不知道,可能是远处的氏族吧,可我们没有见过用铁来作为头饰的,这里只有取火氏和祸水氏,再远的我就知道地农氏,还有羽猎氏。”

    “地农氏用种子做装饰,他们会种出美味的食物,羽猎氏会猎取鲜美的肉和皮毛,用羽毛做装饰,我们取火氏则是掌管火种让食物和肉变熟,然后在寒冷的天气里变暖,而祸水氏则掌管着人们喝的和灌溉的水。”

    夜说道:“我们都是用各自掌管的东西来换取各自需要的,但是祸水氏贼心不死,老是想要图谋我们的职能,我们才不会让他们如愿!”

    “各个氏族,掌管并且专精每一种生活职能吗……果然是野人。”林浩暗暗想到。

    “也罢……”

    林浩开口:“我便去看看,你们所谓的氏族到底是什么样子。”

    “你答应了!”

    夜大喜道:“太好了,我们氏族有救了!”

    林浩答应他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那些什么外人。

    他进入大荒极境之后才发现,想要回到外界似乎没那么容易,而且他也找不到出去的路,那些外人,或许有办法出去,起码要得知出去的方法才可。

    到了此刻,林浩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是被那天都国主给坑了……

    …………

    很快,几人一同往着取火氏的部族走去,他们的部族存在于一处小森林之,这里的环境似乎都是这样,森林、高山以及肥沃的土地,由着这些野人带路,一路上夜没什么危险。

    直到进入了一处小森林之内,林浩才见到了他们的部族,那是由石屋和木屋组成的一个小群居地,一群穿着兽皮的野人们来来回回。

    “夜,你终于回来了!”

    刚走入部族领地,一个年轻野人便迎了上来,满脸喜色的说着,忽然,他脸色顿了顿,看到了林浩,又在周围看了一眼,道:“他是谁,琳呢?”

    琳……

    闻言,除了林浩,所有人都是面色惶然,一个个低下头,不说话。

    “琳呢……”

    那年轻野人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忽的惨白,颤抖的道。

    没人说话。

    “我问你们琳呢,我妹妹呢!”

    年轻野人崩溃的大喊,声音让周围的野人听见,渐渐围了上来。

    “车,琳在那里,你不是发誓要保护我妹妹吗!”年轻野人见无人回答,一把抓住人群之的车,手指用力握的发白,几乎嵌进了车的兽皮衣领。

    车的脸色也发白了,他甚至不敢看着年轻野人的眼神,无力的道:“林,对不……”

    “砰!”

    一个拳头打在了他的脸上,直把车给打倒在地,名唤林的年轻野人双目含泪,大吼道:“你为什么没死!”

    被一拳打在地上的车似乎失去了全身力气,眼神仿佛死了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是啊……我为什么还活着,我发誓保护好琳的,那个时候,我应该代替琳去死……死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林你冷静!”

    夜这时候才大声喊:“这件事情谁也不想发生,琳是被……是被因鹰鹫给……当时实在是来不及,最后是这位外界人保护了我们,琳的死……我们也很抱歉,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发生了!”

    林直视着夜,大声叫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没死,只要我的妹妹死了,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的妹妹!”

    林凄苦的表情,让夜低下了头,的确,不管怎么解释,他们这行人,的确只有琳一个死了。

    “还有,你为什么不救我妹妹!”

    林忽然看向了林浩,大吼着:“为什么只有我妹妹一个人死了!”

    林浩看着他一会儿,才淡淡道:“我来的时候,她已逝去,还有……你还是冷静一点好,再乱发脾气的话,我不担保,你不会出事。”

    “不会出事,不会出事,你吃林浩的大鸟,就不会出事,不会出事!”贱鸟忽然开口。

    “你一个外界人,有什么资格谈论我,滚出去,取火氏不欢迎你!”

    林握紧拳头猛然砸了过来。

    “砰!”

    林浩猛然一脚踹了出去,直接将林给踹飞,身躯撞在了后面的大树上,陷出了一个人形痕迹。

    “我记得方才说过……”

    林浩收回脚,淡淡道:“我不保证你会不会出事。”

    “出事,出事!”

    贱鸟叫喊着:“林浩的大鸟出事,林浩的大鸟才没有出事!”

    “闭嘴。”林浩皱眉道。

    “闭嘴,闭嘴,林浩闭嘴!”贱鸟依旧叽叽喳喳。

    “林!”

    夜一下子惊叫着,看向了林浩,“你做什么!”

    “林……林……”

    车看着林从树干上滑下,眼睛大睁,身躯缓缓站起,犹如入魔了一般:“林……我保护不了琳。”

    他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林浩,眼,缓缓激起了杀意。

    扑腾一声

    贱鸟飞起,在林浩的头顶上飞起,小小的脑袋却一直对着车。

    “他要吃大鸟,他要吃林浩的大鸟!”

    林浩身躯顿了顿,缓缓的回过头,看向了车,眼神冷冽,缓缓说着:“你们……真的想死吗。”

    杀意!

    比起车狂暴数千倍的杀意从林浩身躯迸发,压向了周围的野人,不管是围观的,还是夜他们,全都是躯体一僵,脸上本能的就往外冒冷汗。

    “心脏……要停住了。”

    夜下意识的捂住胸口,惊骇的望着林浩,脸色逐渐苍白,躯体渐渐无力。

    “我好心受你们相邀,但是你们太过分的话……”

    林浩说道:“我也只能用我的办法了。”

    “阁下请停手!”

    就在这时,里面忽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一股雄浑的气势破开了林浩的杀意,那气势当,还带着点炎热之气。

    “族长。”

    “是族长。”

    人群纷纷惊呼,自发的分开了一条通道,一名拄着藤条拐杖的老者缓缓走了过来,这老者,耳朵上挂着一个木珠,看到这颗木珠,林浩心惊诧。

    “太阳木?这里居然连这种极品材料都有……”

    与寻常木头不同,太阳木不会被火烧毁,反而它还是吸火的,不管什么火焰,都会被太阳木给吸收。

    这可是炼制法器的好材料,不说别的,就是炼药的小鼎,加持这种材料会更好。

    这大荒极境,还真的是遍地宝物!

    “阁下,这都是误会,何必伤了和气。”

    老者朝着林浩拱了拱手:“取火氏族现今族长山,向阁下见礼了。”

    “不敢,向老者见礼。”

    林浩连忙客气的一拱手,毕竟有宝物,不能怠慢。

    “族里的年轻人都是血气方刚,不懂为人之道,还请阁下不要见谅。”老者点点头,又说道:“这些年轻人偷偷的跑去想要猎取鹰鹫,等我们发现已经晚了,虽然有所损伤,但是也算是完好的回来,刚才听阁下说,是受我们相邀,想必是逼退了那鹰鹫,在此,我还要谢过阁下!”

    这一次,族长深深一礼,迈出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族长!”

    “族长!”

    周围的人纷纷大惊,但是无人敢上前扶起族长,反而随着族长一起,随着族长深深一礼。

    “老族长客气了。”

    林浩双手向前,托向了老族长的身躯。

    一托,没动。

    林浩眉头一皱,只听老族长继续道:“阁下,如今我取火氏遭遇大难,还请阁下留在这里,成为客卿。”

    再托,还没动。

    林浩看着那些全体鞠躬的人,神色了然,淡淡道:“这算是威逼吗。”

    “还请阁下,救救我等。”族长依旧道。

    林浩眼睛一眯,忽然深吸口气,他口轻轻发出一道浊音,用力的往上一提。

    老族长的身躯,硬是被他给提了起来,他眼神闪现出一道震惊之色,本来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林浩就范,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没想到还是被人给提起来了。

    但是越是这样,就越是表林浩的实力越强大。

    “整个氏族,都用这样的方式来逼人就范?”林浩不耐道。

    “危在旦夕,不得不用些手段,我看阁下乃在正人君子,这也是欺之以方,见谅。”老族长说着。

    “我不是正人君子。”

    林浩淡淡道:“我也不会被人欺之以方,来,是因为兴趣,走,也是因为兴趣。”

    “我们可以用东西与你做报酬。”

    老族长说道:“我知道你们外界人,很需要这里的东西。”

    “你有什么?”林浩微微感兴趣道。

    太阳木,灵木枝,单是他们的装饰,都是极品好宝贝了,这还是他们所视为不要的,他们重视的东西,又能是什么?

    老族长挥了挥手,对着一个野人说道:“去把那件东西拿来。”

    “那件?”野人愣了愣。

    “摆在祠堂里的那个。”

    野人听命离开,过了一会儿,他托着一个摆着兽皮的盘子走了过来,站在了老族长的旁边。

    老族长单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扯开兽皮,盘子之,露出了一个通红的石头,那石头犹如熔岩,红色光华一闪一闪的,犹如流体,在石头表面流动。

    灼热的气息,扑鼻而来。

    “这是……”

    林浩两步走了过去,手臂一闪,那名野人眼睛一花,就看到了一道残影在木盘上掠过,红色的石头,被他拿了过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