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闭目感受,这颗石头,引动了他的熔岩身,体内的力量,就像是饥饿很久的人看到了异常肥美的食物,恨不得一口吞下。一看书·1kanshu

    “这是……至尊法宝的气息。”

    林浩终于动容了,这里难道是某个天门的世界,不然的话,怎么会出现至尊法宝的气息!

    这力量……林浩可以万分肯定,绝对能让他的熔岩身,变得更强,甚至于将目前的瓶颈突破也未尝不可。

    老族长见林浩动容,嘴角不由闪过一丝笑意,道:“此乃我辈先祖很久以前发现的东西,也是我们取火族掌管火源的宝贝,若是阁下愿意充当取火氏客卿,此宝贝,我愿意双手奉上!”

    能够进阶……这个诱惑,林浩还没办法拒绝。

    事实上,他压根儿就没说话,而是捏着石头,闭目不动了。

    看到这一幕,老族长笑了起来,这事情,成了。

    “不好了!”

    就在这时,一名野人从不远处冲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对着众人道:“祸……祸水氏来人了,他……他们……他们……”

    祸水氏!

    听到这个名字,所有野人的表情都是一变。

    尤其是夜他们,更是脸色大变,甚至于还有些憎恨。

    不是祸水氏,他们怎么会心气不平,异想天开的想要去猎取地虎的天敌鹰鹫,不是他们的话,琳就不会死!

    “砰!”

    “砰!”

    “砰!”

    大地在震动,不远处的一个方向,几个人影缓缓的显现,其一个高大的人影每走一步,地面都要震动一下,在地上踩出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车和林几乎是同时的朝那个方向看过去,手不知何时都多出了一块石头。

    “琳……”

    林呢喃着妹妹的名字,眼闪过一丝决绝,在众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朝着人影的方向走去。一看书  ·1ka要n书shu

    “林,不要!”

    夜感受到了林从身边跑过的劲风,反应过来,伸手就想抓住,却是已经迟了,只见车握住了手的石头,直冲过去,用力的往着地上一敲。

    “祸水氏,都去死吧!”林的神色,充满着狰狞。

    “熊!!!”

    石头落在地上,顿时一团火焰从地上冒出,形成了道巨大的火焰射线,极快往着前方涌去。

    “还我妹妹命来!”

    林大声吼着,手臂一挥,两道粗大的火焰射线往着旁边折开,进入了森林之,大火,包围了森林。

    “林,回来!”夜大声喊着。

    “我要为妹妹报仇!”林大吼着:“烧吧,烧吧,烧死他们,让你们去陪我妹妹!”

    “嗤!!!”

    就在这时,巨大的火焰之上,冒起了一团巨大的白气,随着这白气,火焰渐渐被熄灭,白气掩盖了前方的一切。

    “砰!”

    一个身影倒飞了出来,正是林,落在了白气旁边,生死不知。

    白气当,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脑袋上,渐渐的,显露出他们的身形。

    踩在林脑袋上的,是一个穿着水蓝色兽皮的年轻人,双耳下带着类似海螺的饰品,手捏着一个贝壳,看着林的身躯一脸不屑,他扫视了前方的取火氏一眼,眼睛在老族长的身上停下,不屑的笑了起来:“哎呀,这是干什么,因为害怕所以突然袭击么,取火氏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啊。”

    在他身后的身形,也渐渐显现了出来,除了两个同样穿着水蓝色兽皮的野人之外,还有二人,一个面容俊秀,器宇轩昂,手摇着折扇,一副翩翩君子之相,不过他那高抬的头颅和高傲的神色,也表明了这人傲气十足。

    在他身边,则是一个二米多高的光头巨汉,上半身几乎是不着片缕,下身只用一块虎皮给围着,比野人还更像野人,浑身充满了一种爆炸性的力量,而那虎皮的色泽,和他肩膀上扛着的巨兽一模一样。一看书·1kanshu

    那是一头土黄色的老虎,那身躯和巨汉比起来,就犹如大人与小孩,可令人惊异的是现在小孩居然扛起了大人!

    地虎!

    这巨汉,双脚深陷在地底,那是因为那地虎的重量所致,地虎有多重?无人可知,因为从来没有人可以将其托起过,能打死,却不能托起。

    传说,地虎的重量,甚至能与大山比肩。

    托起地虎,岂不是等于托起了一座山峰!

    “林!”

    车看着林被踩在脚下,眼珠子都快裂开了,大吼一声后,也要将手石头放下。

    “滚开!”

    那年轻人不屑的一笑,单手一挥,手的贝壳忽然张开,射出了一道极快的水箭。

    “小心!”

    夜惊叫一声,下意识用肩膀撞开了车。

    “嗤!”

    饶是如此,那道水箭还是擦着车的腰肋而过,刺破了兽皮,在皮肤上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要不是夜撞的及时,恐怕那水箭就要刺破车的心脏了。

    “你想杀人吗!”

    这时候,老族长终于忍受不住了,用力的将拐杖往地上一顿,大声吼着:“就算是你父亲,也不会如此的不守规矩!”

    “老家伙,是谁先不守规矩的?”

    年轻人无所谓的收起了贝壳,对着老族长狞笑道:“可是你们先的啊,我只是在还回去而已,你们这群人,输了比赛,就想杀人,就允许你们动手,不准我反击了?”

    老族长一顿,看了眼被踩在脚底的林,又看了看捂着腰肋不吭声的车,最后看了看那些人身后还在鹏发的蒸气,无奈的叹了口气,沙哑道:“是我们有错在先,这个教训……应该接受,不过这样侮辱人那就不对了,就算你是祸水氏的现今族长,也没资格侮辱我的氏族!”

    年轻人,不,祸水氏族族长蓝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放下脚,忽然,他低头一笑,一脚用力的踢在了林的腰腹。

    随着一声沉闷之响,林在半空飞了出去,打着旋儿落在了老族长的脚前。

    脚前……

    林虽然昏迷过去了,但是此时还是浮现了一丝痛苦之色。

    “你……”

    老族长眼浮现一丝怒气,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脸色阴了下来。

    “怎么了?你要动手吗?”

    蓝嘴角勾起一丝调笑,脚步轻佻的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可是把人还给你了,怎么还的不重要,反正没死是不是,咱们按照规矩办事,每年四大氏族都要比上一比,来界定未来的资源划分。”

    “上次你们取火族就已经输了比赛,无偿提供火源,这一次你们连猎物都没得到,干脆交出火种吧,由我们祸水氏代为掌管。”

    老族长没发话,只是脸色更阴,取火氏的野人更是难堪,一个个握着拳头,愤怒的看着蓝。

    “你休想!”

    倒是夜已经忍受不住,大声叫着。

    蓝斜睨了一眼夜,不屑的撇着嘴角,继续朝着老族长道:“也可以不交,不过后面会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大家都是按规矩办事的,介绍一下,我们祸水氏的两名客卿。”

    闻言,那气宇轩扬摇着折扇的青年头都没低,用着高高在上的语气淡淡道:“我叫邪禅,他叫邪山,我需要你们的火种源,若是不给……”

    “轰!!!”

    不用说完,身后的光头巨汉走出两步,在一声巨大轰响之,这光头巨汉将肩膀上扛着的地虎放了下来,地面直接陷出了一个巨大坑洞,一股气浪直接从坑洞当冲出,有些野人连抵抗都没抵抗住,一屁股坐了下来,神色惊骇。

    那光头对着众人一笑,咧开了一口白牙。

    邪禅淡淡道:“我们可不是你们氏族之人,不用按规矩办事……”

    蓝其实也被这巨大响动给镇住了,愣了半晌,他才如小鸡般的点头:“对对,我请的客卿可不是氏族人,要是不交,就要你们好看!”

    周围之人,全都被震住了,一个个都不敢言语。

    老族长看着面前如小丘般巨大的地虎,握着拐杖的手青筋暴露,然而却还是不发一语。

    “我们有猎物!”

    这时候,夜站了出来,大声叫着:“我们有,我们猎取了鹰鹫!”

    “鹰鹫?”

    蓝愣住了,而后像是听到了巨好笑的笑话,哈哈狂笑起来,他指着夜,眼泪都快出来了,“你们……你们能猎取鹰鹫?没有客卿,只靠着你们,能猎取鹰鹫?!”

    “我们有!”

    夜看向了站在那里捏着火石的林浩,仿佛是多了些勇气,说道:“这就是我们的客卿,是他猎取了鹰鹫!”

    这时候,几人才发现林浩。

    他此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是死去了一般,眼神毫无神彩。

    摇着折扇的邪禅看了一眼,不屑的摇摇头:“一介蝼蚁……”

    “他?”

    蓝挑着眉上下打量着林浩,疑问道:“不会是吓傻了吧,喂,外人,你叫什么名字?”

    林浩毫无反应,实际上,他的神魂,已经融入到了这颗火石里面,感受着其的力量,在神魂之,眼前是一片熔岩火海,巨大的岩浆冒起了冲天的火柱,在岩浆的心处,一个巨大的熔岩巨人站在当,滚烫的岩浆只是淹没在他的脚踝,这巨人抬起头,猛然向上一吼。

    “炎神不死!”

    “轰隆隆!!!”

    天地变色。

    外界,蓝见林浩毫无反应,不由有些发怒,他看向夜,“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

    夜一下子愣住,这人叫什么名字……她还真不知道。

    见夜也愣住了,蓝终于哈哈大笑:“你连名字都不知道,也敢说是客卿!”

    野人们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这种嘲笑,无异于将脸伸过去给人狠狠的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