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死!”

    老族长,周身一瞬,手长剑朝着巨汉当先劈下。

    “哼!”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响起,老族长身躯微震,顿时往着旁边飞去,只见邪禅折扇全部打开,掠起一道狂风将老族长给吹走,随后往着巨汉身上一挥,狂风卷起,将他身上的火焰悉数吹灭。

    “只是一个野人而已……谁给你的胆子!”

    邪禅横渡虚空,折扇又收束起来,朝着老族长方向劈斩。

    “轰!!!”

    强大的罡风形成了一道半月形的风刃,直把地面给切开,切口平滑,往着老族长那边极快的蔓延。

    老族长支起身躯,咬牙将剑往着前方一递,火红之芒碰到了罡风,瞬间激起了一团熊熊大火,那烈焰将半月形的罡风给燃烧起来。

    “喝!”

    老族长大喝一声,用力的往前一顶,将僵持住的火焰罡风给顶了回去,他的脸色开始灰败,大口喘着气,身躯慢慢的躬下。

    邪禅说的没错,他已经老了,就算是灵主,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邪禅眯了眯眼,看着被顶回去的罡风,忽然冷笑不已。

    “族长小心!”

    观战的夜眼睛逐渐瞪大,对着老族长凄厉大喊。

    “砰!”

    在老族长的身侧,一个巨大阴影遮住了他的身体,猛然的,老族长的身躯犹如承受了万斤巨力一般,旋转着飞开,将后方的树木悉数撞断,最后撞在了一颗大树之下。

    “哇!”

    他再也承受不住,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躯萎靡开来,筋肉虬结的身躯迅速枯萎,成了之前那个干瘦的老头。

    “去死。”

    邪禅一挥折扇,那被抵挡住的罡风夹杂着火焰往着老族长的方向飞射。

    若是被这一击打,以老族长的身躯,必定是飞灰湮灭。

    蓝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狞笑,杀人就杀人吧,反正只要有这些客卿在,取火氏也好,羽猎氏也罢,这四氏之地,到时候可以由他祸水氏来掌握。

    罡风夹杂着火焰,已经来到了老族长的身前,他脚踝的衣物瞬间被这力量给摧毁,脚踝之上,渐渐焦灼,蔓延全身。

    “族长!”夜悲凉的大叫,她想不顾一切的冲出去,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做,会死的。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忽然挡在了巨大的风刃之前。

    “轰!”

    一道黑光闪过,风刃瞬间破碎。

    邪禅眼闪过一丝惊异,先是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才看向了眼前的那个人影。

    那个一直站立不动的男人,居然动了……

    只见一个人站在老族长面前,重邪剑劈在地上,前方是一个平滑切口的裂缝,那柄剑,破开了风刃的威势。

    这人,正是林浩,他已经从神秘火石的精神世界当出来。

    站在裂缝当前,林浩的表情无喜无悲,淡淡看着邪禅,以及咧嘴笑着的邪山。

    “灵主,还有半步灵主?”

    这个年轻人乃是灵主之境,看气息,应该是为神庭级灵主。

    而那个巨汉,虽然不是灵主,但是那几乎爆炸般的身躯,代表着他的不凡。

    邪禅踏前一步,摇着折扇:“我乃邪家邪禅,你是谁?”

    林浩淡淡道:“取火氏客卿,林浩。”

    他的表情,似乎完全没有听过邪家一样。

    邪禅眉头一皱,紧盯着林浩:“你是哪里之人,没有听过我邪家的名号么!”

    “没听过邪家名号,没听过邪家名号。”

    肩膀上的贱鸟,叽叽喳喳着。

    “什么邪家?”林浩淡淡道:“又与我何干。”

    “蝼蚁之辈。”

    邪禅眉宇之间闪过一丝怒气,猛然的,林浩就听到了一声闷响,就见一个巨汉极快的来到他的面前,庞大的阴影遮住了他的身躯,钵大的拳头,一拳挥下。

    “砰!!!”

    拳头被重剑给挡住,林浩的脚步在地上滑行了几米,这才停住。

    “什么?!”

    邪禅有些意外,邪山的力量,那可是巨大无比,看他身躯,是与自己一样,完全没有练习任何炼体功法的痕迹,而这一击居然被挡住了。

    “这力量果然好大……”

    林浩暗暗咋舌,这个巨汉的身躯,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如今试了试手,林浩自然也明白这巨汉的力量,要不是他运用巧劲抵挡化开,这一拳若是硬受,林浩自己也讨不了好。

    “吼!”

    只见一拳没有奏效,巨汉爆吼一声,身躯似乎又暴涨了几寸,手臂凸起,击来的拳头凭空之间似乎又变大了,一拳挥出,带起了破空爆响。

    林浩仿佛被吓傻了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小心!”夜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不由大叫。

    就在拳头要接近林浩时,林浩忽然抬起头冲着巨汉一笑,顿时,巨汉身躯一僵,冲在林浩之前的拳头忽然顿住,僵立不动。

    “呼……”

    就在这时,风声激起,林浩重剑一甩,有锋的那一面直击巨汉脖颈。

    巨汉蹭蹭蹭的倒退数步,活动了一下手脚,疑惑的捏了捏自己的脖颈,那脖颈之,多了一道红痕。

    “啧,身躯也硬,不止是力量强大,比起鹰鹫都不遑多让了。”

    林浩心下一沉,忽然跳起,手重剑转了个方向,趁着巨汉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当先一下劈在了他的脑袋上。

    “砰!”

    这一下,巨汉从脚踝部位开始陷进了地底之内,脑袋摇晃着,明显是被震得有些头晕。

    就趁着此时,林浩不断调转方向,重邪剑几乎化为了残影,一剑一剑的劈在巨汉的脑袋。

    “砰!”

    “砰!”

    “砰!”

    满场之,只有这撞击声响起。

    有锋为斩,无锋为击,这斩击二字,被林浩使用的淋漓尽致,斩击传来的声音让还活着的人都是眼睛直跳。

    然而这巨汉仿佛浑身都由金铁做成一样,林浩的重剑劈在脑袋上就像是打桩一样,除了他的身躯不断的陷进地里,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吼!”

    巨汉这时候反应了过来,反手一伸,随着一阵金铁交鸣的声音,巨汉的手和重剑的锋摩擦出一团火花,大手直接抓在了剑锋上,不让这重剑再次打击。

    他脸色狰狞,用力一甩,林浩就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远远的被甩了出去,猛然的,林浩身躯一转,借由重邪剑的重力猛力朝下一击,剑锋直插地面,止住了不断往后的身躯。

    “呼……”

    突然,林浩感觉到头顶有劲风响起。

    巨汉已经挣脱了地面,瞬间来到了林浩的面前,拳势几乎毁天灭地的一拳轰击而出。

    “将你镇杀。”

    林浩淡淡的开口。

    “轰!!!”

    巨汉的身躯忽然倒下,仿佛有极重的重物压在了他的身躯之上,任由巨汉怎么挣扎,愣是起不来,他咬着牙,犹如野兽一般朝着林浩不断嘶吼,手臂勉强的伸起,忽而又重重倒下,激起了一团烟尘。

    林浩冷笑一声,看着巨汉道:“一般你这种的,神魂力量连兽都不如,在我的镇杀之下,又如何能抵抗。”

    “哼!”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响起,林浩眉头一皱,下意识回身反手一击,手肘之间,多了一道熔岩之力,通红流着熔岩的手肘往着后方击去。

    “砰!”

    宛如击在了刀刃一样,林浩手臂上的衣物被撕开,一股股狂乱的气流吹开了林浩的发丝,那是一股狂风,转目看去,只见远处的邪禅阴着脸色走了过来,“我来会会你。”

    “会会你,会会你,你要吃林浩的大鸟么!”贱鸟在林浩肩膀上蹦跳着。

    “聒噪。”

    邪禅眉头一皱,闪过一丝不耐,折扇再起,这次形成了一道龙卷,尖端朝着贱鸟打去。

    “啪!”

    一只熔岩之手,接住了那一道龙卷,在僵持一段时间之后,狠狠的将其捏碎。

    贱鸟扑闪着翅膀飞开,落在了一旁夜的脑袋上,照样叽叽喳喳着:“要吃林浩的大鸟么,要吃林浩的大鸟么!”

    邪禅阴沉着朝着贱鸟方向看了一眼,随后还是将目光放在了林浩逐渐消逝掉的熔岩手臂,笑了起来:“灵身不错,区区半步灵主而已,能打败邪山,也算不错了,有没有兴趣为我邪家做事,你想要什么,我邪家都能满足你。”

    “什么邪家,没听过。”林浩淡淡道:“我也没什么兴趣。”

    邪禅明显有些怒气,但看着林浩,还是缓缓道:“大联盟国的顶级世家邪家,你这都没听过吗,不过无所谓,你那灵身是火属性的吧,投靠与我邪家,我给你一颗千年火灵珠,让你的灵身更上一层,甚至于一跃进入灵主境也不是没可能。”

    在邪禅心,没听过他邪家名号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凡人,另一种……则是师出无名的散修。

    “你要考虑清楚,我堂堂邪家的世子,能耐着性子说出这话,想来已经够给你面子了。”邪禅一字一顿道:“我不想听到拒绝的答案。”

    大联盟国……

    林浩微微眯眼,没想到这大荒极境里,会出现大联盟国的人,难怪……

    不过……

    “那又与我何干。”

    林浩不屑笑道:“我现在是取火氏的客卿,你是祸水氏的客卿,这就够了。”

    千年火灵珠很稀奇吗?

    林浩什么没见过?反倒是老族长拿出来的那颗火石,有种种玄妙,那个世界……那个仰天大吼的巨人……

    都给林浩一种磅礴无比的压力!

    那一定是大神通者!

    而通过那火石,林浩的灵身,加强的可比什么千年火灵珠要好得多。

    受人恩泽,自当报之,林浩还没那么没心没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