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即便你现在想要归顺与我,你也再无机会。”邪禅满脸冷傲之色,手羽扇上那颗星辰光辉愈发明亮。

    见状,林浩眉头紧锁,方才邪禅所施展的星罡风,自己拼尽全力才能够破开,而星罡风的威力,比起星罡风不知要强多少倍。

    若要是面对邪禅所施展的四星罡风,或许自己还有机会,可若星罡风一旦彻底释放,这方圆十里之内的范围,只怕也无法逃离。

    此刻,林浩轻轻碰了碰空间手环,在空间手环内,还有一只冢龟,迫不得已时,将冢龟放出,可靠冢龟的速度逃离星罡风。

    自然,这也仅是权宜之计,冢龟的速度虽快,但能否快的过星罡风还是未知之数,即便这次躲过星罡风的威胁,凭如今邪禅的实力而言,自己想要彻底逃脱,只怕并不容易,唯一的办法,只有尽快逃离大荒极境,只要到了外界,短时间内,无论是邪禅还是邪家之人,对自己都绝对没有任何办法。

    而然,还不等林浩有所行动,四面八方肉眼可见的罡风,忽然快速消退,并且伴随着邪禅的一声惊呼。

    林浩望去,只见邪禅的身躯,再不如之前那般,变得干瘪了许多,一眼望去,那神态如同年迈的老人。

    “这是……怎么可能……祸水宝珠的灵力……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邪禅满脸惊惧之色,连连朝着后方退去,并大口喘息。

    肉眼可见,自邪禅的体内,不断有灵力涌出,并被祸水宝珠所吸收。

    “原来如此……”

    林浩看着邪禅的变故,深思片刻,恍然大悟。

    所谓五行,金木水火土,这五种力量相生相克,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属于一种制衡的存在,仅是五行的水源力量,若被武者单独吸收,短时间内虽然可让实力修为暴增,但也只不过是表面现象罢了,就如同此刻的邪禅,吸收祸水宝珠的力量,实力突飞猛进,但仅不过半刻种的功夫,便已遭到祸水宝珠的反噬,等同于无限制消耗了自己体内蕴藏的所有潜力……

    当下,林浩再无惧意,遭到祸水宝珠力量反噬的邪禅,战力大打折扣,现在的他,或许还不如半步灵主级,自己想要杀他,轻而易举。

    “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祸水氏水源之力,明明已经被我吸收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不甘心!”邪禅怒吼,再也没有之前的傲然。

    “不是你的力量,终究不是你的。”林浩松开空间手环,缓缓朝着邪禅走去,淡漠开口。

    眼见林浩一步步靠近,邪禅则是步步后退,面容浮现出一丝愤狠:“小子,你想做什么,我乃邪家世子邪禅,你若敢动我分毫,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邪家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你必然要遭遇雷霆之灾!”

    邪禅不傻,心自然明白,在自己全盛时期都并非此人的对手,更可况他方才被祸水宝珠反噬,更加没有同林浩一搏的资本。

    “小子……我劝你安分守己……不要做了不该做的事……不如这般,只要你协助我在大荒极境找到剩下的本源之力,出了大荒极境后随我一同回邪家,我许你一个邪家的正统身份,只要你答应,绝对不会亏待你!”

    邪禅见林浩满脸杀伐之色,心生畏惧,谁人不怕死,尤其是他这种从未吃过苦头的邪家世子,一直以来,只有他要了别人的命,还从没有人敢要他的命……

    “条件不错,只可惜,我没什么兴趣。”林浩看向邪禅,冷冷笑道。

    还不等邪颤继续开口,林浩手重邪剑狠狠斩出,划破虚空,斩出一道寒光。

    噗嗤一声

    是利器刺入骨肉内的声音。

    邪禅眸内充血,双手死死捂住脖颈处,手指尖的空隙被鲜血染成鲜红色。

    此时,邪禅等着双眼怒视林浩,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却发不出丝毫声影,身躯一个踉跄,朝后方退。

    锵!

    重邪剑被收入剑鞘之,邪禅自从被祸水宝珠反噬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他已是个死人。

    如果今日没有将邪禅斩杀在大荒极境内,以后在外界,林浩的日子也绝不好过,势必会遭到邪家追杀。

    对于邪家,林浩未听说过,也并不了解,但根据邪禅所言,邪家属于大联盟国顶尖世家,若要果真如此,被大联盟国顶尖势力追杀,等同于是被大联盟国的宗门势力追杀,其后果可想而知。

    眼见邪禅已死,林浩这才放下心来,大步朝邪禅走去,他的手,还握着那颗祸水珠。

    而然,还不等林浩取走祸水宝珠,这一方天地却是猛然大震,某种骇人至极的无形气势自邪禅身上涌出。

    “什么……!”

    感受到这股无形的武道气势,令林浩面色大变,脱离了灵主的桎梏,属于灵王级强者的特有气势!

    那邪禅明明已被他一剑封喉,为何会忽然爆发出灵王级的惊人气势?!

    还不等林浩深思,虚空散发出的灵王气势,凝聚出一对血红的双眸,盯着邪禅,双眸泛出一丝哀色。

    几乎在瞬间,那血色双眸却又忽然落在林浩身上,哀色消失不见,被惊人的杀意取而代之。

    在那血色双眸打量林浩的同时,林浩也同样观望虚空上方的血眼。

    之前邪禅说过,大荒极境内派出外来力量,只要是外人,无论在外界境界实力达到何种层次,一旦进入大荒极境内,境界修为皆会被限制在神庭灵主境。

    而然,这一双血瞳却清晰散发着灵王级强者的气势,由此说来,那便只有一个可能,这并非实体,而是邪禅的体内事先被打入某种特殊咒法,邪禅重伤或者死亡后,这种咒法当即开启,将这对血眼放出。

    林浩心猜测,虚空那血眼的主人,应该便是邪家势力……

    大约几息之后,血眼变得越来越淡,很快便完全化成虚无,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

    见状,林浩摇了摇头,一声叹息。

    他千算万算,未曾算到这邪禅在邪家居然如此被重视,早在进入大荒极境之前,体内便被邪家之人打入某种咒法,一旦邪禅在大荒极境内陨落,或是出现任何意外,邪家人凭着方才那对血眼,便能一清二楚……

    也就是说,邪禅的死,邪家众人已经知晓,并且知道是杀死邪禅的凶手是何人。

    “笨蛋……笨蛋……笨蛋!”

    贱鸟拍打双翅,在林浩肩上叽叽喳喳叫个没完。

    “闭嘴!”林浩狠狠瞪了贱鸟一眼。

    “邪家……果然有一手,不过就算你们知道邪禅和邪山是死在我的手,那也无可奈何。”林浩神色平静,大步走上前去,将邪禅手的祸水宝珠取走,并连带着邪禅的那把羽扇。

    邪禅所使用的羽扇,品阶也是不凡,算得上一件宝物,这些都属于林浩的战利品,他自然不会错过。

    至于那邪家,虽然看见杀死邪禅的凶手是自己,但现阶段却也无妨,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号,也不清楚他林浩属于哪方势力,想要找到自己,一时半会也不太现实。

    但不管怎么样,那双血瞳毕竟是真切看清了自己的面容,邪家的手段如何,林浩心也没底,在这大荒极境内,必须要有所收获。

    目前他仅有半步灵主级实力,随便一位老牌神庭灵主,便能给自己致命打击,唯有在最短时间内将境界修为提升至神庭灵主,林浩才有自保之力,否则一不小心,随时都有可能陨落。

    ………

    “那是……邪禅?!”

    忽然,自祸水氏族内,一位年男子出现此,目光正落在邪禅的尸身上,随后诧异打量着林浩。

    “半步灵主……不可能,邪禅真是死在一位半步灵主的手?!”

    那年男子神色惊诧不已,虽然不信,但邪禅的尸身上,的确有着那位半步灵主少年的气息。

    “在下猎羽氏客卿,不知道阁下何人,这邪禅是否阁下所杀?”年男子面带谨慎之色。

    虽然并不太相信是眼前的白发男子将邪禅斩杀,但事实不容狡辩,或许在那白发少年的身上,有着至尊法宝也是未必。

    最让年男子忌惮的并非林浩实力,而是敢于斩杀邪家世子的勇气。

    没人会是傻子,邪家在大联盟国,连宗门势力也丝毫无惧,而邪禅是邪家世子,并且是天龙帝国的准驸马爷,敢动邪禅,等同于和邪家作对,同天龙帝国作对!

    而然,在年男子看来,眼前的少年,似乎并不畏惧邪家,乃至是天龙帝国,否则的话,他又如何敢斩杀邪家的世子?!

    “又是一位神庭级灵主……并且认识邪禅,应该也熟悉大联盟国的邪家。”林浩打量那年男子,心暗自思忖。

    不过,看那年男子的模样,林浩心也能够猜出几分,他应该对自己敢于斩杀邪家的世子感到颇为忌惮,应该在怀疑自己的身份。

    就算是大联盟国宗门弟子,或许敢同邪禅一战,但绝对不敢斩了邪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