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晨初

    “方公子,此处便是冶金氏。≥  ”一座村落口,董思看向林浩道。

    冶金氏为大荒极境内五大本土氏族之一,掌控着冶金技术,据说可炼制出绝强的神兵和法宝。

    这冶金氏为大荒极境内五大氏族最神秘的氏族,甚至连另外的四氏也不知冶金氏具体坐落何处。

    林浩打量四周,冶金氏同另外四氏大不相同,透着某种久远气息,更带着一丝神秘的气势。

    “方公子,冶金氏守护者冶金宝珠,也是最难得手的氏族。”董思说道。

    “最难得手?”林浩不解:“冶金氏的金之本源,为何最难得手?”

    “方公子有所不知,冶金氏向来喜静平和,但据说氏族之人实力皆无比强大,想要得到冶金宝珠,万分困难,若是明抢,无异于找死。”董思解释。

    “哦……”

    听董思此言,林浩有些惊讶,大荒极境另外四氏,无论是取火氏还是那祸水氏族,武力都算平庸,也就是族长级别尚可,难不成到了冶金氏,便有所不同?

    “既然已到冶金氏,你就先回去吧。”林浩朝着董思道。

    “方公子不用我帮忙,有把握取得金源力?”董思黛眉一蹙。

    “接下来如何做,我心有数,不需要你跟在身边。”林浩道。

    这董思还不知有什么自己的小算盘,让她跟在身边,林浩并不能放心,况且,若冶金氏正如董思所说那般,就算加上董思,想要取得冶金宝珠,也绝不容易。

    “那……倘若方公子未能得到金源之力,我和方公子的约定……”董思目不转睛,盯着林浩。

    “放心好了,无论是否得到冶金宝珠,等这离开大荒极境,定会带你去青龙圣地,你我之间的协议,不会因方某未能取到冶金宝珠而作废。”林浩挥了挥手。

    “好,方野公子一言九鼎,那思儿便先行告退。”董思朝林浩点头,也未继续多言,转身离开。

    等董思彻底走远之后,林浩朝后方望去,那董思绝不是省油的灯,只怕还会在暗捣鬼,不可不防。

    只不过,自己目前好歹还算青龙圣地宗门弟子的身份,相信命魂宗人也不敢冒险造次。

    “当务之急,还是先取到冶金宝珠,否则一切都毫无意义。”林浩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只不过那冶金宝珠想要得到,只怕十分困难,林浩更不知冶金氏内有没有客卿,若是有客卿的存在,只怕更加麻烦。

    …………

    林浩走在冶金氏族内,目光被一切野人门前的金铁所吸引,那些随意丢在门前的金铁都并非凡物,若是锻炼得当,炼化出玄阶顶尖灵器,问题并不算大。

    “你是外人?!”

    忽然,一声粗犷之声瞬间打乱林浩的思绪,只见某位无比壮实的野人,身披残破的铁甲,站在林浩身前。

    “神庭灵主……”

    林浩打量这野人,现他的气势分明已达到神庭灵主级,不由一愣。

    “敢问阁下可是冶金氏族长?”林浩面带笑意,开口询问。

    在林浩的印象,这些本土势力,一旦达到神庭灵主层次,至少为族长级别。

    谁知,那身躯壮硕无比的野人却也有些有些诧异,惊道:“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就是风铁匠的打铁学徒,怎么能是族长……”

    “打铁学徒?!”

    林浩认真打量眼前这位壮汉,他的气息悠长磅礴,必然为神庭级灵主,这绝对错不了,堂堂神庭灵主强者,只是冶金氏打铁的学徒?!

    见林浩沉默不语,壮汉大笑道:“这位兄弟,我叫滔,看你的装扮,应该是外人吧,莫非也是来我们冶金氏取金源之力的?”

    此话一出,林浩大惊不已,这一位打铁学徒,怎会知晓自己此行的目的,而且,他似乎对外人来取金源之力感到很是平常,这又为什么道理?

    “嘿嘿,兄弟,看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冶金氏,所以不知道规矩。”壮汉满脸得意之色。

    “规矩?滔兄弟请说,有什么规矩?实不相瞒,我的确是想要来冶金氏谈谈金源之力的事。”林浩见壮汉如此豪爽,也未有隐瞒,实话实说。

    “来咱们冶金氏,自然是来取金源力,不然还能来做什么。”壮汉并不意外,反而理所当然。

    “那……敢问滔兄弟,规矩是什么?”林浩急忙问道。

    到了冶金氏,遇到此处的野人,林浩这才现,同自己心所想完全不同,冶金氏族的野人,似乎对外人来取金源之力并不排斥,好似若无人来拿金源之力,他们才会感到奇怪。

    但听眼前这野人滔的话语之意,想要取冶金宝物,似乎还要他们的一些规矩。

    “嗯……既然你虚心求教,那我就告诉你这个外人吧。”滔拍了拍林浩的肩膀,道:“外人兄弟,是这样的,你想要取金源之力,必须要完成五种试炼考核,如果完成五种试炼考核,你便可以成为我们冶金氏的客卿,成为客卿之后,才有争夺金源力的资格。”

    “哦……”

    林浩若有所思,这冶金氏同另外四氏完全不同,的确有些意思。

    “规矩很简单,这第一,先要猎十只成年狮鹫,还要猎十只成年地虎……”滔缓缓开口。

    此话一出,林浩当即有些懵,猎杀十只狮鹫和地虎,还得是成年的,这不是开玩笑吗。

    狮鹫和地虎,都属于古代种,实力强大无比,尤其是成年狮鹫,境界至少达到神庭灵主级!

    试想,早在之前,林浩斩杀那只半步灵主级的狮鹫,便已使出了浑身解数才勉强得手,十只成年狮鹫同十只成年地虎,林浩可以大大方方承认,他没这个本事。

    “这……狮鹫和地虎,都是有灵之物,我同它们无冤无仇,为何要猎杀它们,绝不能因我一己私欲而斩杀无辜生灵……”林浩沉默许久,说出了这番话。

    随着林浩的落下,野滔目瞪口呆,这理由未免也太……

    进入大荒极境的外人,有哪个是简单之辈,说什么不能乱杀无辜,这不是扯淡是什么。

    “哦……那再见。”滔转身便走。

    “滔兄弟,等等,我话还没说完。”见滔要离去,林浩一把将滔抓住。

    这冶金氏的野人,和另外四氏族完全不同,根本不好忽悠。

    “滔兄弟,你看,除了需要猎取十只成年的狮鹫和地虎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林浩急忙追问。

    冶金氏的第一个条件,林浩根本无法完成,只能试试别的办法。

    “你问我有啥用,规矩又不是我定的,我要是族长,就是将金源力送给你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冶金氏又不会像别的氏族那般,就算有外人将五行之力全部带走,我们冶金氏也不会消失,而且带走的金源力,很快又会重新生长出。”野人滔耸了耸肩,露出一副我也很无奈的表情。

    “原来如此……”

    听了滔的解释,林浩心明了,这冶金氏果然与众不同,和取火氏族还有祸水氏族等差别很大。

    其它氏族,若外人聚齐五行之力,将五行之力带离大荒极境,氏族便会消失,等下一次大荒极境开启,会有全新的氏族替代,而冶金氏则不会消失,甚至连一位打铁学徒,都要比另外氏族的族长还要清楚五行之力……

    “滔兄,不知能否带我去见冶金氏的族长?”林浩笑问。

    只要见到族长,应该自己还有机会能够取走金源力。

    谁知,滔却连连摇头:“我说你这外人,可真会给我脸上贴金,之前都跟你说了,我就是一位打铁的学徒,我哪里有资格去见族长。”

    “滔兄实力强大,仅是一位打铁学徒?”林浩面带疑惑,万难理解。

    “哈哈哈,你这外人,真有意思,我算什么实力强大,村头周婆家的小奶娃,一根手指就能把我打倒在地。”笑着笑着,滔却叹了口气,想起自己被那牙牙学语的奶娃打翻,心里便不是个滋味。

    “滔兄被奶娃打翻?”林浩一脸不信,神庭灵主被奶娃一根手指打翻?!

    “别说你不信,但这是事实,我的实力很一般,有些奶娃,四五岁就能猎杀地虎祖母,有的能飞天斩杀狮鹫王,像我这样的,充其量猎个成年狮鹫地虎啥的。”滔叹了口气。

    “狮鹫王……地虎祖母?!”

    闻声,林浩倒吸一口凉气,前世时,顾长风对古代种也有些见识,所谓的地虎祖母和狮鹫王,高出地虎和狮鹫整整一个层次,可同灵王一战,甚至击杀灵王强者。

    四五岁的奶娃,能够猎杀狮鹫王和地虎祖母?!

    若真要如此,他们还学什么武道,全部回炉重塑最好。

    “嘿嘿,外人兄弟,我还真不是骗你,我们冶金氏还有一些规模大大小小的武夫通馆,那里面的老师傅才厉害。”滔又道。

    “不必……”

    林浩摆了摆手,眼前这野人没必要来骗自己,也不像是骗他,只怕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根据,并未撒谎。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