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取火氏,那老族长可是求着自己成为氏族客卿,而来到冶金氏,则是需要完成那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才有成为客卿的机会,这让林浩有些无语。◇↓,

    自然,冶金氏的确与众不同,且不论野人滔方才说年约几岁的奶娃都有绝强骇人的力量是真是假,但仅是他一个打铁学徒便拥有神庭灵主之力,足以证明冶金氏的不同。

    而且,冶金氏颇为古怪,连打铁学徒都知金源力的存在,甚至对他们这些外人来取五行之力丝毫不觉得有任何不妥……

    “滔兄弟,不知你可否做的了主,这猎杀成年狮鹫和地虎,对我而言,的确十分困难,难以办到。”林浩唯有实话实话。

    但不管如何,自己仅剩下金源力便可聚齐五行,定然不能放弃。

    “我一个打铁学徒能够做啥主,反正规矩就是规矩,一会儿到了金大师那里,规矩也不会改变。”野人滔说道。

    “金大师?”林浩疑惑。

    “金大师是我们冶金氏最厉害的铸兵大师,也是金子大师负责安排客卿的身份,你们外人来了,第一步是去金大师那里接受考核,只有完成考核后,才能考虑客卿的事儿。”野人滔说道。

    “哦……原来如此。”林浩点了点头,又道:“那就劳烦滔兄带我去拜访金大师,不知可行。”

    “哈哈,见族长那是不行,可见金大师没什么问题,而且金大师原本就是负责你们这些外人的考核。”野人滔豪爽一笑,当即挥了挥手,让林浩随他去。

    林浩跟在野人滔身前,这一路上,林浩看见不少冶金氏的野人,这些野人似乎也对外人的到访习以为常。

    大约半刻种时间,林浩是神色愈发吃惊,冶金氏内的野人,随便出现一位,境界实力至少也为神庭级灵主境,而紫薇灵主更为常见,甚至林浩感受到许多灵王级的气息……!

    “不可思议,当真不可思议,这滔并未骗我,冶金氏果然了不得……”林浩心暗暗思忖,只怕先前野人滔所言,冶金氏的奶娃都能猎杀狮鹫王和地虎祖母,并非虚言。

    许久之后,野人滔停下脚步,道:“这就是金大师的住处,你自己进去吧,我还要去打铁。”

    前方只是一个并不起眼的铁匠铺,而根据野人滔所说,金大师便在这铁匠铺内。

    “好,多谢滔兄帮忙。”林浩朝着野人滔道谢。

    “走了。”言罢,野人滔转身离开,瞬间便消失在原地。

    …………

    “晚辈冒昧,敢为金大师可在?”

    林浩站在铁匠铺外,开口喊道。

    许久之后,一道浑厚之声从铁匠铺内传出:“唠唠叨叨,有事便进来,没事就滚蛋。”

    闻声,林浩无言以对,只能大步走入铁匠铺内。

    这铁匠铺只有一位身着铁皮的老者,老者坐在铁椅之上,屋内炙热,还能见不少狮鹫和地虎的骨骼被随意的丢在地上。

    “敢问前辈可是金大师?”

    林浩打量眼前老者,额头不由渗出一丝冷汗,这老者的实力修为深不可测,虽毫无气势可言,但浑厚的气息令人震惊,境界修为少说也打开了第二道天门层次……!

    “外人,想要来取金源之力?”老者并未回答林浩的问题,直接说出林浩此行目的。

    “正如前辈所说,晚辈的确是我来取金源之力。”林浩直截了当的点头,并未有任何隐瞒,这冶金氏和另外四氏族不同,想要取金源之力,直说便可。

    “外人,我们这冶金氏内也有不少美食,不如你在冶金氏内做客几日,尝尝咱们冶金氏的美食,顺便挑两把神兵如何。”老者面无表情道,看也不看林浩,反而是对眼前那造就神兵的炼器炉十分上心。

    “这……”

    林浩有些难以理解这老者言语的意思,让他在冶金氏多住几日,享用一些美食是什么道理,他来是取金源力的,美食在何处不能享用?“外人,我们冶金氏每次只会有位客卿,如今名额都已满了,你想从冶金氏得到金源力,我估计你是没什么希望。”老者摆弄手的狮鹫坚骨,随后缓缓放入炼器炉。

    “名额已满……这……”

    林浩一时语塞,冶金氏这都谁定的破规矩,简直乱八糟,客卿的名额居然还是有限存在。

    “所以啊,让你去常常冶金氏的美食,顺便挑选一两把神兵,这也显得咱们冶金氏热情好客不是。”老者说道。

    说实话,林浩对冶金氏的美食没有丝毫兴趣,但对于这位金大师口所说的神兵,倒是有些好奇,可他更想得到金源之力。

    “大师,实不相瞒,取火氏、猎羽氏、地农氏,祸水氏,这四氏的本源之力都在晚辈手,如今晚辈只还缺少金源之力,希望金大师可以帮助晚辈成为客卿,争夺金源力。”林浩右臂一扬,四颗透发着细微光泽的宝珠浮现在半空。

    林浩的言下之意已是非常显然,就算别的客卿得到金源之力,也是枉然,另外四种源力全部在林浩手,只有他得到金源力,才能让五行聚齐。

    而然,老者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旋即语气平静道:“这不是很正常吗,另外四种源力都十分容易得到,都在我你手,没什么奇怪的。”

    话刚说完,老者忽然一愣,忽然明白了林浩将四颗本源宝珠拿出来的意思,补充道:“你这外人,当真有些意思,你想得到金源之力,也很是简单,等我们冶金氏哪位客卿若能成功获得金源之力,你大可以去将那客卿杀了,把金源力抢到手不就行了,不过反过来也是一样,别人抢你的四颗宝珠也很简单。”

    听了老者的说辞,林浩彻底无语,这算啥心底淳朴的野人,居然还这般挑唆自己去杀人越货……

    “前辈,当真不能通融一二?”林浩眉头紧蹙,这若是别的氏族都好说,将金源力抢来便是,但这里是什么地方,冶金氏!就算随便来一个小奶娃都能轻易将他捏死,想要在冶金氏撒泼,等同于自寻死路。

    “赶快去尝尝冶金氏的美食吧,老夫还要炼制神兵,没功夫搭理你。”老者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意思让林浩马上滚蛋。

    “既然如此,冒昧打扰。”林浩摇了摇头,既然行不通,只能另外想办法。

    还未走远两步,林浩却又退了回来,好奇的看向老者,道:“不知前辈在炼制何种神兵利器,晚辈可否能观望一二?”

    “怎么,你也懂炼器?”听林浩要参观自己的作品,老者顿时来了兴趣。

    他们冶金氏,会炼器的大师其实并不算多,很大一部分的炼器师,只能炼制一些最普通的兵器,能够炼制出神兵利器的,也只有他们这些大师级人物才能做到。

    “晚辈略懂一二,自然是无法同前辈相提并论。”林浩笑道。

    其实,对于炼器,林浩也只能说一知半解,和自身的医道同练丹之道,自然无法相提并论。

    前世时,顾长风虽也有心接触炼器,但奈何完全不是这块料,炼制出最强的兵器只达到玄阶之上的魂阶,此后便没有更深层次的钻研和接触。

    而然,林浩对于炼器依然有些兴趣,尤其是这神秘冶金氏族的炼器大师,若是能够参观一二,当然最好不过。

    “前辈,这些地虎和狮鹫的坚骨,都是用来炼器的材料吧。”林浩看向地面散落的骨头,好奇问道。

    “狮鹫,地虎?”老者微微一愣,旋即大笑道:“外人小子,那是你眼拙,这些都为成年的狮鹫王和地虎祖母之骨,岂能是狮鹫和地虎可与之相提并论。”

    “狮鹫王,地虎祖母?!”林浩略微吃惊,他倒真未看出来,若能达到狮鹫王和地虎祖母的层次,只怕最少能够炼制出魂阶神兵!

    “不过很可惜,这些材料都已没什么用了,等会儿就要丢掉。”老者瞅了瞅满地的坚骨。

    “无用?”林浩有些诧异,虽说他对炼器一知半解,但也能够一眼看出,这些材料都是最好的一部分,也是让炼制神兵品阶提升的好宝贝,怎在这老者口便成了无用之物?

    “难不成,这老者是在炼制地阶……或是……天阶凶器?!”林浩面色微变,心思忖。

    魂阶在大陆域,便可称为神兵,而在魂阶之上,还有地阶,乃至传说的天阶凶器!

    曾有传说,天阶凶器若出世,只要有武者能够驾驭,轻轻挥动,可瞬间泯灭一个大陆域,乃至是圣地!

    林浩心打定主意,若这老者在炼器地阶乃至是天阶的凶器,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搞到一把,不管是偷是抢……

    许久之后,一柄火红的长剑出炉,随后被极为特殊的器水冷却。

    林浩急不可耐的走上前去,而然见到老者满是得意的笑容和他所炼制出的兵器后,彻底傻了眼。

    这狗屁的地阶天阶,连魂阶神兵都丝毫不沾边,老者用地虎祖母和狮鹫王的骸骨炼器,到最后所炼制而成的兵器,最多只能达到普通玄阶灵兵的程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