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您这炼制出的武器……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林浩带着疑惑的面容,开口说道。

    “哪里搞错了?外人小子,你话有话,给我说明白了,到底什么意思。”老者面色一变,似有不悦。

    “前辈,这般,不如您先看看我的兵器。”林浩直接将重邪剑抽出,放在老者眼前。

    “哦……”

    老者的目光,瞬间被重邪剑所吸引,当即赞不绝口:“好东西啊,凶戾之气十分浓烈,品质也属于极品,好家伙,你这神兵和我们冶金氏客卿的神兵品阶都相差不多!”

    对老者的这句话,林浩还真不去反驳,外界那些大宗门弟子,至少也佩戴玄阶神兵,品质绝不会低,比这老者所炼制的兵器,好上几百倍,不是什么问题。

    “你们外界的神兵,品质都要高上许多,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不过在我们冶金氏,能够炼制出我这种层次的神兵,也没几个人而已。”老者又道。

    林浩点了点头,看来冶金氏的大师,喜欢炼器但却并不擅长炼器,炼器造诣弱的可怜。

    “前辈,既然这些狮鹫王和地虎祖母的材料都用不到了,不如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一看书  ·1ka要n书shu”林浩道。

    “拿走拿走,这玩意我多的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者挥了挥手,丝毫不在意这些珍贵至极的材料。

    林浩暗喜,将满地的材料装入空间手环,旋即灵机一动,对老者说道:“前辈,不如这般,你再去取些材料来,晚辈协助你炼制更高层次的神兵,如何?”

    此话一出,老者神色大变,一把抓住林浩的肩膀,惊道:“小子,话可不要乱说,我们冶金氏的那些客卿,虽说实力天赋都不咋地,但个顶个比你强太多,他们都不会炼器,你会炼器?还能帮我炼制出更高层次的神兵?!你千万不要跟我在这里胡说八道!”

    老者说这些话,林浩丝毫也不觉得意外,宗门弟子,几乎无人会练丹炼器,就算懂些皮毛,谁敢说能够炼制出玄阶神兵?

    不过,前世的顾长风却对炼器这方面懂一些粗浅的道理,加上地虎祖母和狮鹫王这般珍贵的材料,甚至能够将炼器的时间减少到最小,哪怕不能炼制成功,至少也能够锻炼出玄阶顶尖极品灵器!

    “前辈多虑,既然敢夸下这番海口,这说明晚辈还是有些小手段,不管如何,炼制出的神兵,定是要比我这把剑好,乃至比冶金氏所有客卿的神兵都要好上数倍十数倍!”林浩保证道。一看书·1kanshu

    “好小子,此话当真?!”老者听了林浩之言,神色大为触动。

    这冶金氏野人,对炼器无比狂热,就算造诣不行,也难挡得住他们那颗无比炙热的心。

    炼器,对于冶金氏野人来说,是一种传统,甚至是信仰,否则之前林浩所遇到的野人滔,也不会去做一个打铁学徒。

    “前辈放心,我所说话,句句当真,不容半点虚假……只不过……”林浩保证之后,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老者连忙追问。

    “前辈……是这样,晚辈在大荒极境内似乎被外来人追杀,所以这才迫不及待想要得到金源力来提升境界修为,晚辈协助前辈炼制更强大的神兵,那前辈是否也应该帮助一下晚辈,若是有贼人追来此处,前辈将他们击杀可好?”林浩心打着自己的小盘算,他帮人炼器,这可不是白白帮忙,还得老者有些付出才行。

    谁知,老者却神色严肃,丝毫不考虑,当场拒绝:“外人小子,我实话告诉你,如果是大荒极境内的本土势力要杀你,老夫帮你自然可行,若是你们外界势力,这个我们冶金氏绝对不会过问,你们外人要打要杀,生生死死,这都和我们冶金氏没有丝毫关系,就算是你要去杀我们冶金氏的客卿,冶金氏也绝对不会拦着。”

    “前辈……这是什么道理?”林浩满是不解,凭他们冶金氏的手段,随便叫出个几岁的奶娃也能将那些外人给打发了,轻而易举的事罢……

    “道理?没什么道理可说,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我们绝对不可能去破坏这规矩,你的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你。”老者摇了摇头。

    见老者如此坚定,林浩只能放弃心念头,当下改口:“前辈说的极是,老祖宗传下的规矩自然不能坏,那这样如何,我将锻器的技术写下来,并赠给前辈,这日后就算我离开大荒极境,前辈也能独自完成更高层次的炼器,前辈只需要将金源之力交给我便可……”

    如果这个买卖做下来,林浩倒也划算,反正他此行的目的,正是为了金源之力,只要得到金源力,就算邪家那些神庭级灵主来了,林浩也无所畏惧。

    “不行,绝对不行。”听了林浩的要求,老者再一次果断拒绝。

    “这也不行?!”林浩有些诧异,难不成他想要空手套白狼?合着自己又出技术又出力的,这老家伙什么都不管?

    “小子,金源之力可是保存在族长之手,我可没这个本事送给你,况且对冶金氏的客卿并不公平,你要真想要金源力,到时候自己抢过来不就行了。”老者道。

    “我要有本事抢到手,还在着跟你废话?”林浩心暗骂,明面上只能干声一笑。

    “前辈除了两点不行之外,别的都堪称完美。”林浩笑道。

    “哦?哪两点不行?”老者来了兴趣。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林浩摇了摇头,转身便走:“如果是这样,前辈想得到更好的炼器技术,那晚辈也不行,就此告辞。”

    言罢,林浩转身离开。

    这老家伙,让他和自己交易金源力他不同意,反而几次番教唆自己是杀人越货,而这杀人越货的对象,还是他们冶金氏客卿,也不知道谁倒了八辈子霉,做了他们冶金氏的客卿,讲道理,哪有一个氏族让外人去杀抢自己氏族客卿的?

    “小子,你给我回来!”

    还不等林浩踏出铁匠铺,一股五行的风力运转开来,而林浩则是被这股强风之力,生生拉了回去,站在老者面前。

    “哼,小子,今日,你必须将炼器的技术给留下来!”老者冷冷道。

    “可以,前辈只要将金源力送给我就行。”林浩耸了耸肩,什么都不付出,就想得到自己的炼器技术,没门!窗户也没有!

    “你你你……”老者怒不可遏:“外人小子,你这不是为难我吗!金源力又不是归我保管,我怎能送给你!”

    “好,金源力不给晚辈的话,那就请前辈帮我斩杀强敌。”林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那更不行,我们冶金氏绝对不能去杀外人,这是原则,更是规矩!”老者冷哼。

    “哦……既然前辈不行,那晚辈也不行。”林浩摇了摇头,想要得到自己的炼器给水,起码得付出一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