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得到自己的炼器技术,最起码需要付出一样,要么给自己金源力,要么就是保护自己的安全,若果真邪家来人,老者需要负责将邪家之人斩杀。△¢,

    而然,看老者的模样,似乎一样都不打算付出,只是丢下一句,如果林浩今日不将炼器技术交出来,保管他走不出去。

    林浩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这老者先前也说,他们冶金氏不会对外人动手,林浩就不相信,这老者真会对自己如何。

    眼看眼前这外人小子也是铁了心,老者只能退一步,道:“外人小子,我实话告诉你,让我去帮你杀外人,那绝对不可能,直接送你金源力也是不行,这样,你我各退一步,我补添一个祸水氏客卿名额,你将炼器技术给我,然后你若能通过考核,便让你当祸水氏客卿,去争夺金源之力,如何。”

    闻声,林浩直接摇头:“前辈,你们冶金氏的考核,我可完成不了,你看我的实力修为,觉得我能猎取十只成年地虎和十只成年狮鹫吗?”

    老者认真打量林浩几眼,也很是干脆的叹了口气:“我看你没这个本事。”

    “既然前辈都看出我没这个本事,何必又让我去完成冶金氏的考核。”林浩道。

    “小子,你到底想如何,这已经是最低的限度了。”老者有些着急,天知道他心多迫切想提升自己的炼器造诣,锻炼出更高品阶的神兵利器。

    “罢了,我也不为难前辈,这考核我就不做了,前辈直接让我成为冶金氏客卿,并且要协助我得到金源之力,如果前辈答应,我可以先协助前辈锻炼出更好的神兵,并将更好的炼器技术交给前辈,这也是我的最底线了。”林浩无奈道。

    闻声,老者沉默许久,最终点了点头,答应林浩的要求,随后道:“好,考核就不用了,让你直接成为冶金氏客卿,但我不能协助你得到金源之力,但可以告诉你一些捷径,这个捷径,只有你一人知晓,别的客卿绝对不知道,怎么用。”

    “前辈果然爽快,成交!”林浩毫不犹豫,当即答应了下来。

    仅仅只让自己成为冶金氏的客卿,林浩便已经没有拒绝的理由,更何况这老者还要告诉自己独一份的秘密……

    “嗯……那事不宜迟,你这外人小子,先完成你的承诺,剩下的事,之后再。”老者急不可耐。

    对此,林浩也没有拒绝,看这老者便应该为野人滔口的金大师,在冶金氏还算有些地位身份,更何况,他堂堂一位灵王级强者,总不至于拿他开刷,欺骗自己。

    “前辈先去取些材料来。”林浩想了想,道。

    “外人小子,你最好不要糊弄我老人家,否则今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老者看了林浩一眼,旋即又取来些许材料来。

    “小子,这是风雷树妖的晶核,这个是通天蚁的牙齿,还有这个,是火王蝠的翅骨,你看怎么用合适。”老者将材料随意丢在地面,朝着林浩介绍。

    见到材料,林浩面色震惊,这些全是古代异兽种,并且都属极品,这些异兽,生前至少也达到第二道天门势力,若放在外界,可轻易毁灭一处宗门势力,乃至数个国度!

    “好家伙……”林浩忍不住多打量老者几眼,这些外界的绝世炼器宝物,竟是被老者随意丢在一旁。

    “怎么,这些材料够不够好,不行的话,我再去猎一些更好的来,但需要时间,恐怕等你离开大荒极境时,材料也未必能备齐。”老者见林浩面色古怪,蹙眉道。

    “够了,已经足够!”林浩回过神来,将材料捡起,多打量几遍。

    面对这些珍稀至极的材料,林浩恨不得直接装入空间手环一走了之,只不过,显然不行。

    “前辈,这些东西还算不错,不知道前辈可有富余的,若是可以,晚辈留一些……”林浩面带笑意,心打起自己的算盘。

    闻声,老者却摇了摇头:“之前是有不少,但这些日子炼器都用的差不多了,仅剩下这些,想要得到这些材料虽是不难,但需要时间,起码得四日左右。”

    闻声,林浩只能暗叹可惜,老者用这些珍贵的材料来炼器,简直是暴殄天物,别人能够炼制出魂阶神兵,而这老者,至多炼出个最普通的玄阶灵器……

    林浩虽有心想带走一些这等绝世宝物,但时间却有些,若外出猎取,按照老者所言,起码需要四日,而两日之后,林浩便会被送离大荒极境,时间上根本不允许。

    无奈之下,林浩也只能作罢。

    不过,就算是按照炼制魂阶神兵的标准而言,这些材料也用不完,剩下的,他可以悄悄顺走……

    …………

    林浩当着老者的面在他这铺将近一半的材料丢入炼器炉内,各种细节自是看在老者眼。

    “小子,你这的确会炼器啊,不错不错,但我看你这手法,怎地有些生疏?”老者在一旁开口。

    “前辈有所不知,晚辈大多是理论上的炼器技术,很少用来实践,但不会出什么问题。”许久后,林浩解释。

    “理论上的炼器技术……”老者喃喃自语,对林浩的解释有些疑惑,未能明白他话含义。

    半日后,林浩将成型的兵器取出,用器水冷却。

    “这……”

    林浩盯着自己的作品,心犯着嘀咕。

    他按照魂阶层次所配置的材料全部用上,但魂阶神兵却未炼出,只是一把极品玄阶灵器,接近于伪魂阶,按照他所用的珍贵材料而言,这次炼器,简直是失败到极限,材料全部被糟蹋了。

    对材料的浪费,林浩虽然心在滴血,但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还算满意神色,不然若是被这老东西知晓,他怕是要掉层皮。

    “前辈,如何,这件神兵,还算不错吧。”林浩强忍住尴尬,面带正色道。

    老者接过长剑,打量许久,惊喜的神色逐渐浮现面容,竟是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这件神兵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神兵!就算以往那些客卿,也未见过谁的神兵比这件还要完美!”

    林浩所炼制的失败作品,在老者口却成了完美之物,这让林浩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尤其可见,冶金氏的野人,当真不适合炼器……

    “咳咳……前辈喜欢那最好不过。”林浩干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哈哈,好好好,这把神兵,完全可以成为我们冶金氏的镇氏之宝,好啊!”老者反复把玩林浩的失败作品,无比满意。

    随后,林浩将所有炼器细节告知老者,并画成一套炼器图送给他。

    很显然,老者对林浩的表现很是满意,对那玄阶极品灵器很是重视,小心翼翼将兵器和图纸收藏好后,开口道:“小子,从现在开始,你就为冶金氏的客卿,明日可以参加金源争夺。”

    “多谢前辈,敢问金源争夺是如何进行?”林浩挑重点询问。

    “这一次,金源争夺是族长亲自设定,和幻境有关,所有关于幻境的题目都是未知,大约有道题,谁人先行完成,便算获胜。”老者道。

    “没了?”

    林浩原本等着老者下,但老者并未继续开口。

    “没了。”老者点头。

    刹那间,林浩感觉自己被这老者给耍了,这算什么独一份的秘密?知晓同幻境有关,知晓几道题,又有什么用,完全对他没什么帮助啊。

    “小子,你可别小瞧这消息,幻境的考核,同自身精神层次,神魂层次都有所关系,别的客卿不知晓,幻境一现定会心神崩裂,起码需要一些时间才能适应,而你现在就可以强化你的精神层次,到了明日,等同于抢夺先机,有道理吧。”老者笑道。

    “没道理。”林浩丝毫不给老者留面,这算什么道理,别的客卿又不是傻子,进入幻境后,难道还会后知后觉不成?

    不过,若非是事先知晓,忽然坠落强大幻境内,的确容易令人心神崩裂,需要时间缓和,但对林浩而言,用处并不大。

    但事已至此,林浩也只能认了,面对这样一位实力恐怖的老者,林浩又能如何……

    片刻后,林浩左胸口被老者画上一道特殊符号,据说为冶金氏客卿的标志。

    离开武器铺后,林浩偷偷瞄了一眼空间手环内剩下的材料,不由嘴角上扬,将这些带出去,自己算是要发大财。

    空间手环内的材料,至少还能够炼制出一把魂阶神兵,自然,这得是正宗炼器师来炼制,若再经自己的手,十有八会被炼废。

    …………

    如今,自己已成为冶金氏客卿,但对明日争夺金源力考核一事,林浩并没有十足把握,如果无法聚齐五行之力,自己便不能参悟大荒极境内的特殊境界法则,如果周旋口的神秘势力真为邪家之人,后果不堪设想。

    到了现如今,林浩也不知道自己进入大荒极境是对是错,虽得到一些好处,例如空间手环的极品材料,乃至是取火氏的一块神秘火石,让自己的灵身产生质变,但他同时要面对天龙帝国顶尖世家的追杀,可以说有得有失。

    林浩此刻迫切需要实力的提升,无论是面对邪家也好,还是那藏在暗处,仿佛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秘存在也罢,现在的他,还是太过弱小,想要离开大陆域,去寻找新的机遇,根本行不通。

    而且,父亲白衍的失踪,也让林浩心神不宁。

    “林浩?”

    正当林浩沉思时,身后却传来一道悦耳之声,这声音似曾相识。

    林浩下意识转过身去,只见一位白衣女子瞪着一对灵眸盯着自己,女子相貌清秀脱俗,只是站在原地,便有出尘之姿。

    “古清幽?”林浩惊讶道。

    这女子正是玄海宗的清幽仙子,上次见面是在因星辰家之事,古清幽跟随师尊来到仙剑宗,没想到再次相见竟会是在大荒极境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