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你……”古清幽微微一怔,她也未能想到,竟能在冶金氏发现林浩。

    “清幽姐,你怎么会在冶金氏?”林浩大步走上前,盯着古清幽的俏容问道。

    “应该是我来问你,你为何会出现在大荒极境内。”古清幽同样盯着林浩,两人四目相对。

    对古清幽,林浩也没什么好隐瞒,直接将实情道出。

    “大荒极境的名额,居然会落在小联盟国境内……算是稀奇。”古清幽并未怀疑,大荒极境的名额本就虚无缥缈,除了大陆域之外,圣地和海域都曾落下过大荒极境的名额。

    “清幽姐,没想到能在大荒极境内相遇。”林浩面带笑意。

    “的确,不过,你能成为冶金氏的客卿,倒令人惊讶。”古清幽看向林浩胸前那特殊符,开口说道。

    想要成为冶金氏客卿,需要完成数个前提条件,其一条便是猎来十只成年地虎和十只成年狮鹫,古清幽上次同林浩在仙剑宗见面时,他的境界修为还不曾达到半步灵主,莫要说成年的狮鹫地虎,即为幼年时期,也绝非林浩能够对抗……

    如今,林浩进入大荒极境并成为冶金氏客卿,足以说明他完成了冶金氏较为苛刻的前提条件,尤其是猎杀十只成年的狮鹫和地虎。

    见古清幽神色有异,林浩忽然笑道:“清幽姐,实不相瞒,我可没那本事斩杀成年地虎和狮鹫,能够成为冶金氏客卿,不过是因为我教了那金大师一些炼器手段,他自然要给我开个方便之门。”

    “炼器手段,你会炼器吗。”古清幽有些好奇,金大师的确是负责冶金氏客卿的审核,并且对炼器一道十分痴迷,只不过,那金大师的炼器造诣却令人哭笑不得,冶金氏的先天条件极为惊人,连狮鹫王和地虎祖母的坚骨都可获取,但这些放在外界无比珍贵的材料,在金大师手,却最多只能炼制成普通的玄阶灵器,暴殄天物。

    他们这些外人客卿,虽是看在眼,但谁人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那位金大师乃是灵王之上的超级强者,一念之间便能将他们轰杀至渣,难不成有哪位客卿会告诉金大师,他所炼制的神兵,相比珍稀无比的材料而言,都是废品?

    而且,这些客卿,武道上或有不小成就,但让他们去炼制神兵,那可是炼器师的活,还不如金大师的水准造诣。

    听完林浩的解释后,古清幽也是哭笑不得,本以为这林浩的炼器水准应该不低,但听说他使用了狮鹫王和地虎祖母这般惊人的材料,竟是只炼成了一把极品玄阶巅峰灵器,这炼器的造诣手段,只怕比起那金大师来,也高不出太多。

    “可惜了,若有炼器大师在此,使用那些材料应该可炼制出魂阶神兵,如果带出外界……”林浩口喃喃。

    “想法虽好,若真炼制出魂阶神兵,你以为冶金氏的那些野人,会让你从他们的部族将魂阶神兵拿走吗,在他们眼,超越了玄阶的魂阶神兵,比金源之力的要看重千万倍。”古清幽含笑道。

    闻声,林浩也未反驳,古清幽说的不假,自己使用极品材料炼出的极品玄阶灵器,那金大师已视若珍宝,爱不释手,如果真炼制出魂阶,能带他从大荒极境内带走,才叫见了鬼。

    “清幽姐,冶金氏的客卿,都是玄海宗弟子吗。”林浩问道。

    “嗯……”古清幽颔首,补充道:“还有一位女子,你也曾认识。”

    “清幽姐说的,可是蓝儿姑娘。”林浩已猜到,他认识的玄海宗弟子,除了古清幽之外,就仅剩还有一位唤作蓝儿的女子。

    当初在天魔殿老殿主设下的一方天地内,古清幽同蓝儿一起出现,林浩也因此结识。

    “还有一人,是贺皇师兄的心腹……”古清幽黛眉一蹙,缓缓吐出。

    “贺皇?”

    听古清幽提及贺皇,林浩有些莫名明确,自己似乎并不认识那个叫贺皇的。

    见林浩面色疑惑,古清幽叹了口气:“林浩,你倒是健忘,当初在那遗迹之,你可是杀了贺家之人。”

    “贺家……”

    林浩深思许久,旋即脸色一变,恍然大悟。

    的确,当初在天魔老殿主所开创的遗迹之,自己或明杀或暗计,斩了几人,而那几人,正是贺家弟子……

    而贺皇,正是贺家大公子!

    贺家为小联盟国顶尖势力,家大公子贺皇天赋惊人,据说十岁便已成绩神庭灵主身,十六岁时,迈入紫薇灵主境,之后被玄海宗一位高层长老看,带入大联盟吗国的玄海宗,收为亲传弟子,如今已成就灵王之境,乃是玄海宗核心级巨头之一!

    “那贺皇应该不认识我,他的心腹,更应该不认识我。”沉思结束,林浩说道。

    “林浩……只怕并未如此。”古清幽道:“当初左卫被那妖女击杀在遗迹,但左卫残留的神魂却逃回玄海宗……”

    “左卫!”

    林浩眉头一挑,那左卫也是玄海宗弟子,当初出现在遗迹,本想帮贺家老者围杀自己,但叶馨那妖女却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将贺家老者同左卫击杀当场……

    “如今,贺皇在到处寻你和那妖女的下落。”古清幽一双灵动的美眸内,闪过些许担忧之色。

    “叶馨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她不去杀别人就烧高香了,贺皇派人找她,找不到还好,找到了……只怕死的是旁人。”林浩直言道。

    叶馨的境界修为,虽是压制在了灵主级,但她真正的实力达到何种层次,连林浩都未能看的清楚,除非贺皇亲自出手,否则派一些心腹手下去找叶馨,那不是找人,是找死。

    “妖女的生死,和我们没有关系,她便是死,也算咎由自取,我担心的是你。”古清幽说道。

    “清幽姐,你的意思是,除了蓝儿之外的客卿,认识我?”林浩面色凝重。

    “嗯……他们有你的画像,应当认识。”古清幽点了点头。

    “如果知道我的身份,为何不来仙剑宗找我?”林浩有些奇怪,那贺皇为灵王级强者,完全可以杀到仙剑宗。

    “傻子。”古清幽摇头:“你们仙剑宗的太上长老,难不成会允许贺皇将你带走吗。”

    闻声,林浩顿时反应了过来,玄海宗的一位弟子,去仙剑宗拿人,这根本说不过去,贺皇定是考虑到仙剑宗太上长老的缘故,这才未敢行动。

    “贺皇是怕太上长老吧。”林浩道。

    “一半是因为仙剑宗太上长老,一半是因为我的师尊,师尊故意分配了一些星级较高的任务给贺皇,所以他也没时间管你。”古清幽道。

    “清幽姐,多谢了。”林浩抱拳。

    林浩言罢,古清幽不由多打量林浩数眼,道:“我怎么觉得……你和我第一次见你时,变的有些不同了……”

    听闻此言,林浩眼透着稚嫩的神色:“哪有,我依然单纯善良。”

    “哼,满口胡言,不过一年的时间,果然变化很大。”古清幽拍了拍林浩的额头,表示不满。

    “吃鸟吗!吃林浩的鸟吗!林浩不是个好东西!”

    忽然,贱鸟不合时宜的从沉睡醒来,盯着古清幽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你给我闭嘴!”

    林浩满脸尴尬,瞬间攥住贱鸟的贱嘴,不让它胡言乱语。

    而然,贱鸟的力道却是大的惊人,任是林浩使出了全力也控它不住。

    “林浩,这灵宠跟着你都学坏了,还说你没什么变化,我认识的林浩,可不是这样的。”古清幽面容带着一丝怒意。

    “我……带坏它?”林浩愣了愣神,下意识看向自己肩上的贱鸟。

    林浩心有苦说不出,自己还真没这个本事能带坏贱鸟,不被它带偏都算万幸。

    “清幽师姐。”

    还不等林浩继续开口,一身红袍的蓝儿姑娘便现身在此。

    “蓝儿姑娘,许久不见,近来可好。”林浩看向蓝儿,开口笑道。

    “咦……你是?”蓝儿仔细打量林浩,此人很是面熟,但一时半会却又想不来,在蓝儿的记忆,自己似乎并不认识一位满头银白如雪的男子。

    “蓝儿,他是林浩,你怎忘了。”古清幽站在一旁,开口说道。

    “他是……林浩?!”

    闻声,蓝儿满脸诧异,但经古清幽这般一点,再次看去,的确有八分似那时的少年,但眼前这如今的白发男子,同当初的少年林浩,的确有了很大变化。

    当初的林浩,发若墨染,如今的林浩,白发如雪,五官面容也更加立体,稚气褪去太多,配上一头银白长发,更显邪魅,散发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魅惑吸引,近似妖。

    “嘻嘻,小林浩,模样变了。”许久后,蓝儿回过神来,甜甜笑道。

    “变成什么样了。”林浩打趣。

    “嗯,变漂亮了。”蓝儿眨了眨眼。

    “漂……亮……”

    林浩愣在原地,这蓝儿的嘴巴,恐怕和贱鸟有的比,但贱鸟是明刀明枪的伤人,而这蓝儿却暗语伤人……

    “林浩小弟弟,你这个头发怎会变成如此模样?”蓝儿打量林浩,好奇开口。

    提及自己的烦恼丝的异变,林浩陷入沉默,不由想起当初在流云城内,紫韵为自己而死。

    紫韵死后,他的头发便成了这般模样。

    “是……因为你师尊紫韵吗……”忽然,古清幽神色有些古怪。

    对此,林浩并未正面回答,也不知如何回答,紫韵陨落时的模样,一直在林浩脑海挥之不去,临终前的告白和微笑时留下的泪水,更让林浩心痛和震撼,这种感触,实无法形容。

    是对自己的一种无力憎恨,也是对紫韵深深的愧疚。

    “吃鸟,吃林浩的鸟吗,吃大鸟吗,林浩不吃林浩的大鸟,女子吃林浩的大鸟吗!”

    正当林浩欲开口时,却被贱鸟抢险,盯着蓝儿便疯叫给个不停。

    一时间,四周鸦雀无声,显得有些尴尬极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