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好啊,小林浩变成大林浩了,这灵宠倒也懂得主子的心意,忠心极了呢。”蓝儿盯着林浩,别有深意的笑道。

    还不等林浩出声解释,蓝儿却大步走至,玉臂拦住林浩,满脸妩媚之色:“说吧,林浩小哥哥,你想让我怎样去吃……你的大鸟呢。”

    “蓝儿姑娘,你切莫误会,我这灵宠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林浩眉头一皱,解释道。

    “我想的那个意思……林浩小哥哥,你来说说,我想的是哪个意思。”蓝儿笑意更浓。

    “蓝儿,别闹了,会吓着他的。”此时,古清幽终于开口。

    “哼,清幽师姐就属你偏心,明明是他要吓我,偏偏还说我吓到他。”蓝儿转身朝古清幽撇了撇嘴,模样倒是俊俏可爱。

    古清幽也不答话,满脸无奈。

    “你这小子,若再调戏本姑娘,看不把你的嘴巴给撕了。”蓝儿言罢,狠狠朝着林浩胳膊上拧了一下。

    “嘻嘻,不过啊,林浩小哥哥现在模样如此俊俏,我还真有点动心呢,可就算要调戏,也应该是调戏你才是呢,可不准你来调戏我。”蓝儿眨巴灵眸,略带笑意。

    对此,林浩心委屈,且不说贱鸟只有话学话,就算贱鸟的话真有歧意,那也是贱鸟调戏了蓝儿,与自己何干。

    不过转念一想,谁人会去同一只鸟儿计较,要算账也是找那鸟儿的主人……

    贱鸟眼泛出一丝不屑之意,抖了抖羽翅,不再叫唤。

    “蓝儿,刘宇呢。”古清幽问道。

    “不知刘宇师兄在何处,管他作甚,明日争夺金源力,全凭本事。”蓝儿随口道。

    这话刚出口,蓝儿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瞪着大眼紧紧盯住林浩。

    “对了,刘宇师兄可是贺皇师兄的心腹,他若是知晓林浩在冶金氏,还不斩了林浩的脑袋,等回到宗内可去找贺皇师兄请功……”

    “我现在也是冶金氏的客卿,在冶金氏的底盘,只怕无人敢任性而为。”林浩倒没什么惧意。

    “你是冶金氏客卿?怎么会,冶金氏的客卿只有个位置才对。”蓝儿有些诧异,旋即看见林浩的胸口处,果真是有冶金氏客卿的符号。

    古清幽将来龙去脉对蓝儿解释了一遍。

    ………………

    “原来如此,但就算你成为冶金氏的客卿,若被刘宇师兄知晓,后果也不堪设想。”蓝儿认真道。

    “林浩,你可知道,冶金氏不会对客卿做出任何限制,无论是击杀本氏族客卿,或同其它氏族客卿为敌,冶金氏都不会过问。”古清幽解释道。

    “清幽,蓝儿,此人是谁。”

    正在林浩沉思时,一位青年男子缓步走来,上下打量林浩。

    “冶金氏客卿?”青年男子见林浩胸口上的特殊符,不由一愣。

    “刘宇师兄……他是……”蓝儿看向青年男子,神色略显慌张。

    “你管我是谁,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林浩瞬间恢复那桀骜不驯的模样,一张狂妄的面容,满是不知名的优越感。

    话音落下,古清幽也罢,蓝儿也好,甚至连那青年刘宇也愣在原地,一时半会未回过神来。

    “蝼蚁!蝼蚁!吃大鸟的蝼蚁!”贱鸟来了精神,对那青年叫个不停。

    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刘宇一声怒喝,玄阶巅峰灵剑当即出鞘在手。

    “小子,你是什么人,敢跑刘某面前撒野!”刘宇满脸怒容,观眼前这白发男子,似乎仅有半步灵主之境,区区半步灵主,如此辱骂他!

    “老子来自青芒宗!老子来自青芒宗,蝼蚁,蝼蚁!”

    林浩未答话,全让贱鸟给说了。

    这一刻,林浩心诧异非常,这贱鸟果然灵智惊人,它虽有话学话,但却也分人来说,从贱鸟口说出的意思,比让林浩亲口道出要震撼的多。

    “青芒宗?!”刘宇思绪飞转,脑海,大联盟国度似乎并没有什么宗门叫做青芒才对。

    “什么狗屁青芒宗……”

    刘宇话未说完,贱鸟再次撒泼:“老子来自青龙圣地,老子来自青龙圣地,蝼蚁!蝼蚁!”

    “青龙……圣地!”

    闻声,那刘宇面色顿变,倒吸一口凉气。

    青芒宗他不知道,但圣地那如雷贯耳的名号,他又怎能不知!

    如果说,青芒宗乃是青龙圣地的宗门势力,他未听说过,也就能够解释的通顺。

    这一次,林浩并未去骗刘宇,贱鸟说的绝对是事实,自己的确不属于青龙圣地,但贱人却货真价实,当初他可是从青龙圣地的专属地门遇至贱鸟……

    说贱鸟来自青龙圣地,完全没错。

    “你……你是圣地之人?!”刘宇的锐气不由消散,若他真是青龙圣地的宗门势力,万万不可得罪。

    “哼,老子从哪里来,还要像你汇报不成,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林浩一声冷笑,将演技发挥到淋漓尽致。

    “你……!”刘宇再被这半步灵主辱骂,心怒到极致,但此刻却也不敢贸然出手。

    …………

    “两位师妹,他说自己来自青龙圣地的宗门势力,你们相信?这大荒极境,可是几十年都没有外域势力出现过。”刘宇未和林浩废话,直接走至蓝儿和古清幽身前,小声说道。

    蓝儿的反应却是极快,当即道:“刘宇师兄,我看很有可能。”

    “哦?此话怎讲!”刘宇忙问。

    “刘宇师兄,冶金氏的规矩你也清楚,从来就只有个客卿之位,而这个位置,都让我们给占了,可那人现在也成了客卿……”蓝儿神秘兮兮道。

    不给刘宇思考的机会,蓝儿又说:“而且,想要成为冶金氏客卿,前提条件岂能是一位半步灵主能完成,仅猎杀十只成年的狮鹫和地虎,就并非普通灵主能够做到,可他的确是半步灵主……但却完成了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

    一时间,刘宇无言以对。

    成年狮鹫和地虎,实力强大无比,他们位神庭灵主,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并且布置诸多杀伤力无比巨大的机关陷阱,这才险险完成,可一位半步灵主……这绝不可能!

    如果圣地的宗门弟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