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步灵主,分别猎杀十只成年狮鹫和十只成年地虎,这根本就为天方夜谭,莫要说半步灵主级,即便是老牌神庭灵主强者也绝对不可能单独完成。△¢,

    需知,普通狮鹫和地虎便拥有半步灵主级实力,由于是古代异种,真正实力接近神庭灵主,而成年狮鹫与地虎,本身就拥有了神庭灵主级战力,而能够发挥出的真正实力,只怕无比接近紫薇灵主。

    就算是他们玄海宗位神庭灵主,也需要联布置威力绝强的机关陷阱,加上诸多智谋,才险险完成完成。

    而眼前那满头银白发丝的男子,真切看来,只有半步灵主的实力,可他现在却是冶金氏客卿,且不论第四个客卿的位置他是如何得到手,但想要成为冶金氏客卿,必然是要完成前提任务……

    “冶金氏的规矩,的确要猎杀十只成年地虎和狮鹫,但是冶金氏仅设下个客卿的位置,这小子能够成为第四人客卿,已经算是违背了冶金氏的规矩,会不会他根本没有猎杀地虎狮鹫?”刘宇沉思片刻,看向蓝儿和古清幽说道。

    闻声,蓝儿凑近刘宇,神秘兮兮道:“刘宇师兄,如果他真没有猎杀狮鹫地虎便成为了冶金氏客卿,更加证明此人身份不凡,冶金氏内连许多小娃都用哟与灵王的实力,绝对不会惧怕外人,而冶金氏对待外人的态度,向来一视同仁,如果冶金氏真为这小子开了方便之门……那……还不足以证明问题吗?”

    听了蓝儿的解释,刘宇神色微变,蓝儿的话是有道理,冶金氏何其强大,如果连冶金氏都给他开了方便之门,增加客卿位置,并且免了他成为客卿的前提条件,那未免有些可怕。

    “难道,他真为圣地宗门势力弟子……”刘宇心思忖,一时间也没了方向,如果是圣地之人,绝对不能与之为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天魔宗千百年前倒是厉害,曾支配黄荒大陆一段岁月,手段通天,无人能敌,可在圣地宗门面前,天魔殿连个屁都不是!

    …………

    “呵呵,敢问兄弟尊姓大名,之前或许你我都有些误会……”

    片刻,刘宇看向林浩,再没了之前的剑拔弩张,反而笑脸相迎。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知道老子的名号?!”林浩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模样,满脸不屑一顾的模样,压根未将刘宇放在眼。

    刘宇心虽然有怒,恨不得将此人千刀万剐,但目前还无法确定此人是否为圣地宗门弟子,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

    “方野,方野!叫方野大爷!”忽然,林浩肩上的贱鸟咋呼个不停。

    “方野,原来是方野兄弟……失敬了。”刘宇抱了抱拳。

    “哼,下次再敢将我的名号抱出去,拔了你的鸟毛。”林浩瞥了一眼贱鸟,怒气虽然严厉,但却给了贱鸟一个暗赞的眼神。

    此刻,古清幽神色有些奇怪,见林浩这谎话连篇,演技绝佳,不由想起当年在流云城外某处山脉内,被这小子看光了身子,莫非当初的淳朴,也是他装出来的……?

    “怪了……说来真是怪,我见方野兄弟,怎越看越有些面熟,难道方野兄弟以往也来过大陆域吗……”刘宇仔细打量林浩,口说道。

    此话一出,蓝儿和古清幽都是一愣,这刘宇曾在贺皇那见过林浩的画像,虽说如今的林浩,发丝变成银白,并且面容也有些变化,但若仔细看,看是有许多相似,如果让刘宇看出这个所谓来自圣地宗门的方野便为林浩,后果不堪设想!

    “放屁!”林浩一声冷哼:“少来跟我套近乎,就你这样的,还跟我称兄道弟,你也配,滚边去。”

    “蝼蚁滚边去,蝼蚁滚边去,吃大鸟去,畜生!”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贱鸟也迅速附和道。

    “你……你们!”

    看这一人一鸟如此侮辱自己,刘宇怒气上涌,身躯微颤。

    “哼,要不是老金头那老不死的东西让我收敛一些,老子今日就让你陨落当场!”林浩满脸冷笑,言语狂傲。

    此话一出,张宇顿时愣在原地,随后蹙眉问道:“老金头……莫不成是……”

    “就是你们口的金大师。”林浩冷道。

    “金大师!”刘宇神色震撼,险些倒吸一口凉气。

    那金大师是什么人?!实力凌驾在灵王之上!而然在此人口,却成了老不死的金老头!

    半步灵主,敢如此对灵王之上的存在出言不逊,这……哪里来的勇气?!

    “难道,此人真为圣地弟子,并且和金大师有不浅的交情,所以才无所畏惧?!”刘宇心泛起了嘀咕。

    “不打扰方兄了。”刘宇抱拳告辞,随后看向古清幽和蓝儿:“我们走。”

    “方……方野大哥告辞。”古清幽看向林浩,和蓝儿两人无奈离去。

    “清幽妹妹慢走,有空来找哥哥玩儿。”林浩哈哈笑道。

    闻声,古清幽嘴角微抽,头也不回。

    ………………

    等刘宇等人离开之后,林浩迅速赶往金大师的武器铺,那刘宇绝非善类,到时怕会直接找金大师来求证,若金大师说漏个嘴,前功尽弃不说,后果也不堪设想。

    “小子,你看的正好,我刚想去找你,你这留下的手艺,我有些还不能理解的太明白,快来给我解释解释!”

    见林浩重回武器铺,金大师立即迎了上去,丝毫没有一位灵王之上的强者风范,这一眼打量,那就是普普通通的老头儿,哪里像什么强者……

    “金大师,这个不急,我来是有事同你商量。”林浩直入正题。

    “有事商量?你找我又有啥事,之前你我可是有言在先,让我帮你杀人或直接送你金源力,那是不可能的。”金大师斩钉截铁道。

    “不,金大师你误会了,晚辈并非此意。”林浩摇头。

    “想要这把神兵也不行!”金大师将手那极品玄阶灵器收起。

    “金大师放心,晚辈既不要你杀人赠金源,也不会要你的这把神兵。”林浩有些哭笑不得,看来古清幽说的不假,连极品玄阶我神兵都视若珍宝,如果真炼制出了魂阶神兵,想从金大师这里得到,做梦。

    “哦……那你说说,找我何事。”金大师放下心来,不知为何,他感觉眼前这小子就是个瘟神。

    林浩也未有所隐瞒,一五一十将来龙去脉全部道出,他没什么要求,只是希望金大师能够配合一些,若那刘宇来问,金大师能够镇的住场,别将自己身份泄露出去。

    “原来如此,你这外人,怎哪都是仇敌,看来你人品不好。”金大师终于明白林浩来找他的目的,面无表情道。

    “金大师,此件事就拜托给你了。”林浩微笑。

    “哼,小子,你这般要求,岂不是让我去撒谎。”金大师冷笑,并未答应。

    “若前辈不忙晚辈的忙,岂不是间接害我性命。”林浩反驳。

    “你这外人,强词夺理。”金大师颇有不悦。

    “前辈,你若是肯帮晚辈的忙,若下次晚辈有机会再来大荒极境,必奉上炼制更强的神兵手段。”林浩眼珠一转,语气顿变。

    “更强的……”闻声,金大师目露期待之色,炼器对于他而言,就是信仰……

    “不错,而且前辈不是还有些许细节没有弄清,晚辈一并帮了你,那么前辈也应该稍微帮帮我这个做晚辈的不是。”林浩上前一步,满脸笑意。

    “哼……你们这些外人,果然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过你也忘记,若下次有机会,定要教我更强的手段。”金大师无奈之下,只有妥协。

    先前林浩教给他的炼器手段,金大师还有一些地方未能弄个清楚明白,如果他不帮忙,别说以后更强的炼器手段,就是这些细节他都未必能够弄清楚。

    “好,既然如此,多谢前辈!”林浩终是松了口气,如果金大师不帮自己的忙,的确会引来不小的麻烦。

    …………

    “客卿刘宇,见过金大师!”忽然,刘宇的声音从外传来,打断了林浩欲说的话。

    “进来。”金大师道。

    不过两个呼吸的功夫,刘宇走进屋内。

    “你……方野兄弟也在?”

    刘宇见林浩随金大师坐在一处,神色有些古怪。

    “管你屁事。”林浩冷哼。

    “小子,收敛点,都是冶金氏客卿。”金大师瞥了林浩一眼。

    “呵呵,金大师所言极是,方野兄弟的脾气,有些太大。”刘宇点了点头。

    “对嘛,看看人家,再看看你。”金大师笑道。

    “看什么看,难道随便什么猫猫狗狗,都让我给他好脸不成,金老头,你不知道,这小子之前还敢对我拔剑,你说他是不是找死。”林浩看向金大师,平淡道。

    被林浩随意的称为金老头,金大师眼角一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只不过,既然答应了的事,他也只能完成。

    事情的来龙去脉,金大师方才也听林浩说过,自然知晓发生了什么,自己若不帮他一把,怕那小子也会死的很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