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小子,他是大陆域的,你是圣地势力,更要以礼相待,对不对。△,”金大师无奈道。

    “圣地……”

    闻声,刘宇额头渗出一丝冷汗,此人果然为圣地宗门弟子,之前还未全信,可这句话现在却从金大师口说出,怎能不信!

    “对了,你来找我有何事。”金大师看向刘宇问道。

    “哦……是这样的,因晚辈知道,冶金氏向来只有位客卿,但见方野兄成为了第四位客卿,心奇怪,所以才来向金大师求教。”刘宇回过神来,开口回答。

    “嗯……这个客卿的位置啊,对圣地域的不设限,如果还有圣地来人,我们冶金氏客卿的位置,可以增加到五个,乃至更多。”金大师信口开河。

    “原来如此……”刘宇点了点头,看向林浩,抱拳道:“方野兄,之前是刘某人不对,在此同方野兄道歉,希望方野兄不要记在心才是。”

    “嗯,我今日也给老金头一个面子,否则你早已是个死人,明白了吗。”林浩淡淡开口。

    “明白……兄弟明白……”刘宇强忍着心怒意,此人即便来自青龙圣地,出自青芒宗,那又如何,不还是一个半步灵主,而他刘宇,却是货真价实的神庭灵主!

    不过,转念一想,此人在灵王之上的金大师面前都敢出言不逊,更何况是自己……

    “明日一早,族长会带着金源力出现,你们都先回去好好休息吧,老夫我还要炼器呢。”金大师挥了挥手,显然是下了逐客令。

    “是,叨扰了,晚辈告辞。”刘宇抱拳,后退离开。

    “金老头,我也走了,下次来,带一把更好的神兵给你。”林浩附耳金大师,莫名一笑。

    “小王八蛋。”

    等林浩和刘宇全部离开后,金大师忍不住骂道。

    只是,片刻之后,林浩又再度返回,特意前来为金大师解决一些炼器上的细节问题。

    原本那金大师还想好好教训林浩一顿,不过看在他为自己费心费力的份上,也就罢了。

    离开后,林浩忍不住感叹,这冶金氏的确十分不凡,氏族之内虽都为野人,但从言行举止上来看,同另外四族完全不同,除了穿着佩戴之外,哪里都不像是野人的风范。

    对冶金氏的形成,林浩心也有了一些猜测,当初有上古大能在此陨落,后形成大荒极境,执念怕是形成了大荒极境内的山河,树木,石等,而记忆应该化成了另外四氏,至于冶金氏,应该为上古大能死后残余的力量所化,如果真是如此,就能够说明冶金氏的不同,连个奶娃都有可能拥有灵王的力量,而且五行之力被带去外界后,另外四族消失,冶金氏则完全不会,因为他们为上古大能陨落后参剩的力量凝聚,与另外四族不可同日而语……

    片刻后,林浩忽然停下身形,目光有意无意看向冶金氏外。

    一股若有若无的神念似乎早已将自己锁定,方才在金大师住处,林浩还并未察觉,但此刻却有些明显。

    林浩不动声色的朝冶金氏村落之外走去,隐约将自己锁定的神念,实力不凡,只怕也是老牌神庭灵主。

    留在冶金氏内,对林浩有弊无利,这道神念完全陌生,不会是命魂宗和周旋等人,更不是刘宇……

    “难道……”林浩面色凝重,早在之前,周旋便有所提醒,从外界又进入几位老牌神庭级强者,就怕这些老牌神庭灵主,会和邪家有些关系,倘若是邪家之人,大事不妙……

    冶金氏不会对外人出手,也绝不会插手外人之间的矛盾,如果真是邪家来人,留在冶金氏,或许会打草惊蛇,让刘宇也认出自己真正的身份来,到时候腹背受敌,至于古清幽和蓝儿,更加不能连累他们。

    离开冶金氏,林浩纵身一跃,溜进冶金氏数十里外的山脉。

    进入山脉后,那道神念距离林浩也是越来越远,但不过多久,却又缓缓接近,似乎是跟了上来。

    “纠缠不休。”林浩一声冷哼,这山脉内极其凶险,对外人而言属于绝对的禁地,没想到自己依然被跟着。

    无奈之下,林浩只能屏蔽了自己所有的气息,隐匿在山脉内。

    数十里外,一位年男子眉头深蹙。

    “胡勇叔,怎么了?”

    年男子身前,一位少年冷声问道。

    “少爷,那小子的气息消失了。”许久后,年男子说道。

    “消息了?无法锁定?”少年看向年男子胡勇。

    “嗯……不对,并非完全消失,应该在冶金氏前方数十里外的一处禁地山脉。”胡勇神色一震,发现目标的气息虽然隐藏的深痕,但却留下一些痕迹,还是能够找到那人。

    “好,胡勇叔,既然还能够锁定,咱们就是找他。”少年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少爷,那小子之前在冶金氏内,只怕会是冶金氏的客卿,如果真是如此……冶金氏那里,会不会有些难办?”胡勇有些犹豫。

    “哼,胡勇叔,冶金氏最为特殊,虽是绝强无敌,但他们不会管外人之间的争执,就算当着冶金氏族长的面杀掉那小子,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少年自信道。

    “嗯,少爷曾在大荒极境内凑齐五行之力,对冶金氏自然比我熟悉的多,那就听少爷的。”胡勇点头。

    “只不过……你说的那处山脉禁地……”少年眉头一紧,目光落在远处。

    “禁地内的气势,有些古怪,只怕内有很强的古代异种。”胡勇说。

    “不管如何,人一定要找到,进入禁地之后小心一些,若有不对,立马撤离,自身性命为重。”最终,少年发号施令,同那位老牌灵主强者瞬间消失在原地。

    ………………

    此时此刻,禁地山脉,林浩在黑夜之潜行,若一道清风。

    吼!

    猛然间,正前方传来一阵阵嘶吼之声,震慑心魄。

    “闭嘴,闭上你们的鸟嘴!”

    这一阵嘶吼声,惊醒了趴伏在林浩肩上的贱鸟,贱鸟眼泛着一丝怒意,开口便喝,显然是被打扰了美梦,心不悦。

    “混蛋,你给我闭上你的鸟嘴!”

    贱鸟这一咋呼,顿时让林浩的心凉了半截,他他这山脉,本就如履薄冰,若要是惊动那些古代异种,死十回都不够!

    “林浩混蛋,闭上你的鸟嘴!”贱鸟不甘示弱,盯着林浩叫道。

    “少废话!”林浩一把攥紧贱鸟的鸟嘴,小心翼翼朝前方走去。

    半刻种后,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至,仿佛融入到了空气。

    林浩打量四周,成群的地虎和狮鹫死此处,伤口还在冒着炙热的鲜血。

    确定这些古代异种完全死亡后,林浩这才敢现出身来。

    还不等林浩接近,贱鸟却是先林浩一步,拍打着双翅瞬间飞出,落在一只地虎身上,在林浩诧异的注视下,整整一只地虎,被贱人用十数个呼吸的功夫给生生吞到肚……

    “一只地虎的重量,如同一座山……你那胃,到底是什么做的?”林浩忍不住开口。

    而然,贱鸟却压根不搭理林浩,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所有地虎和狮鹫的尸体,被贱鸟吃的干干净净,连骨头都没剩下一根。

    对贱鸟的种种,其实林浩也已算习以为常。

    当初在青龙圣地的特有地门内,这贱鸟还曾同他抢夺撑天神柱上凝聚的灵气,好似就没有它不吃的东西。

    “味道棒极了!棒极了!棒极了!”

    贱鸟展翅高飞,口叽叽喳喳叫个不停,随后便重新落在林浩的肩上,并抖了抖羽翅。

    “味道棒极了?”林浩盯着贱鸟,神色有些古怪,这句话,是它说的吧,在林浩的记忆,自己从来就没说过这句话,定不是贱鸟从自己这里学去的。

    “棒极了,林浩的味道棒极了!”贱鸟竟是朝着林浩连连点头。

    “怎么,你还想吃我?!信不信我把你那一身鸟毛给你拔了!”林浩面色狰狞。

    闻声,贱鸟的羽毛炸立,身子朝后方挪了挪,仿佛惧怕的模样。

    见状,林浩很是满意的笑了笑,这才是一个灵宠该有的模样,哪有灵宠不怕主子的。

    而然,下一秒,贱鸟眼泛出一丝不屑至极的神色,口叫道:“傻子!傻子!”

    “你……!”林浩瞪了一眼贱鸟,旋即一声叹息,懒得同它计较,怎样说来,自己也不能同一只鸟儿较真。

    …………

    轰隆隆隆隆隆隆!!!

    忽然,大地震动,林浩猝不及防之下,一个不稳,踉跄而退,险些摔倒在地。

    “吼!!”

    随之,一声惊人的怒喝若倾斜的洪流般涌出,让林浩气血翻涌,面色潮红。

    站稳身形后,林浩朝前方望去。

    只见一只黑色巨虎拦在正前方,一对凶狠的兽眸内满是凶光,看起来有些骇人。

    “吼!!”

    又是一声怒吼自上方传来,伴随着强烈的罡风,这风力极强,竟让林浩有些难以招架。

    两股滔天的气势在这方圆数里蔓延开来,令人心神震撼,便是林浩,也忍不住朝后方退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