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然,还不等李勇靠近林浩,林浩却是发现,自己竟然升到了半空。林浩下意识鸟,此时的贱鸟正叼着林浩的衣肩,拼命拍打双翅。“什么?!”李勇一时间傻了眼,一只巴掌大的鸟儿,将那小子叼上半空去了?“你逃不掉的!”李勇一声震怒之声,双足猛踏地面,整个人一跃数十人,双掌朝林浩抓去。“高点,在高点!”林浩连忙朝着贱鸟喊道。只不过,贱鸟虽是能飞,但却无法真正升入高空,而李勇一跃几十米,轻易便能抓住林浩。“不好!”眼见李勇近在咫尺,林浩暗道不妙。忽地,贱鸟高高昂起脑袋,将林浩甩至高空,而它的双爪却是狠狠登在了李勇的脸上。砰啪!李勇猝不及防之下被贱鸟一击得逞,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仅仅一只巴掌大的鸟儿,那小小的身体,竟蕴含着如此可怕的爆发力。被贱鸟双爪拍在脸上的瞬间,李勇感觉自己仿佛被九幽之上的天山砸,甚至连反抗也来不及,整个人瞬间坠落在地,将地面砸出一道深坑。“白痴,白痴,贱货!贱货!林浩贱货!”贱鸟一击得逞,不屑的目光落在地面深坑的李勇,口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还不等林浩落地,贱鸟一个俯冲,又将他叼起,朝前方飞去。正后方,一片阴霾笼罩,那类人婴怪每踏出一步,仿佛都是一次天灾降临。“不!”忽然,李勇一声怒吼,被那怪物一脚压成肉泥,陨落当场。…………“追上他!”林浩方狂奔的邪传,大声喊道。贱鸟的速度也异常快速,加上下方逃出数量不少的古代异种,邪传速度受到不小影响,仅在几个呼吸之间便被贱鸟追上。“你?!”邪传抬头空上方的林浩,不由一惊,李勇方才不是已经前去牵制住他,怎李勇不见了踪影,这小子却追了上来……不止是林浩,疯狂追击的婴怪也近在咫尺,一只巨掌已朝着林浩伸去。嗖!须臾之间,贱鸟带着林浩一个冲刺,这爆发的一瞬间,速度提升数倍不止,险险躲过婴怪的死亡之掌。“什么!”邪传只见眼前光影一闪,那鸟儿已落在自己前方。与此同时,巨大的阴影在天地笼罩,滔天戾气席卷而至,还不等邪传回过神来,整个人已被婴怪的巨掌拍成肉泥。仅是一掌,秒杀神庭级灵主,这一幕,林浩,额头冷汗直冒。邪传的死,让林浩心没有丝毫喜悦之感,自他被婴怪锁定的一瞬间,似乎便已注定,自己也要陨落在这里。贱鸟虽然能飞,但想要逃脱婴怪的追击范围,根本不可能,而且贱鸟的速度也远远无法与之相比。“将我放下来,你自己跑吧。”林浩叹了口气,面容上有一丝疲倦之色。不由自主,脑海浮现出紫韵的面容,当初在流云城时,紫韵便不该出现,这样一来,紫韵不会死,而自己,无论是死在流云城还是死在大荒极境内,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放我下来,自谋生路去吧……我逃不掉了。”林浩再一次说道。而然,贱鸟仿佛未听到林浩的话,竟是带着林浩朝更深处飞去。“我已经逃不掉了……”林浩嘴角微微上扬,这贱鸟,也有些情义。还不等林浩继续开口,后方那婴怪巨大的身形居然微微一顿,认真打量前方,眼的玩味之色消失不见,面容浮出一丝凝重之色。只不过,婴怪的犹豫也仅在瞬间罢了,下一秒,不绝于耳的轰鸣之声响起,婴怪的追击,从缓步前行变极速奔跑。“好快……!”怪的速度,林浩心不由诧异,林浩之前以为,这婴怪或因身形巨大,所以只能缓步行走,但此刻完全并非他所想那般,如果婴怪早在之前便拿出这般速度,林浩早已成为肉泥。“这是!”林浩双眼朝八方扫过,发现自己和贱鸟居然进入诡异的坟地之。这里有数不清的坟墓,是衣冠冢,而然这片坟地,却散发着某种怪异的气息,像是某种巨大的能量场。而眼前这个地方,林浩怎么得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我们这里……”“不欢迎你!”“既然来了……!”“就留下来!”一道又一道的诡异之声自虚空响起,在这坟地的周围,花草树木纷纷开口。“难道,又是意念的力量?!”当下,林浩心顿喜,仿佛希望。林浩忽然之间想起,自己当初进入大荒极境时,便落在我此处,随后被这里的意念力量传送了出去,难怪觉得有些眼熟,只不过,林浩刚落在这里时,似乎并没有发现此处的墓地。“桀!!!”婴怪自口发出一阵阴沉的巨啸,音波形成滔天气浪,欲将那些参天巨树震成碎片。轰隆隆!!突然间,一道身形自虚空一闪而过,坠落在地。“冶金氏的野人?”林浩朝那落地之人打量而去,从装束上来确是冶金氏的不假,但身形却要更加巨大一些,手还握着一把颜色暗沉的巨斧。旋即,那野人手巨斧一挥,直接将音波震散。“桀!!”婴怪开口咆哮,盯着下方若蝼蚁般的巨人,面色凝重。“啊啊啊!!”那野人怪,面色狰狞到了极致。还不等林浩回过神来,那野人一跃而起,手巨斧爆发出骇人光泽。撕!野人一跃百丈,巨斧自婴怪脑袋一斩而下。在林浩震惊的目光下,婴怪被巨斧直接斩成两截,连反抗的余地都不存在。PS:这两天身体有恙,明日更新爆发。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