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亲眼所见,那如斯可怖的婴怪,被忽然自虚空而落的冶金氏野人,一斧劈成两截。≯>≧≦

    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婴怪体内并未流出丝毫鲜血,眨眼间被烈焰焚烧,化作灰烬。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敢问前辈是……”

    林浩忍住心震撼的清晰,双眼看向那冶金氏野人,开口问道。

    看其穿着,的确是冶金氏野人不假,但眼前这野人的体格却又有些不同,身上多了一丝莫名的灵威,而且,林浩打量这野人,居然还有些眼熟,如同在何处见过一般,但一时半会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那野人却并未搭理林浩,近乎兽瞳的眼内,充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凶狠之色。

    很快,野人手持黑色巨斧,大步朝林浩走来。

    “不妙!”

    当下,林浩额头渗出冷汗,这我野人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神智,眼之色,完全被仇恨所替代,身上用着浓烈的杀伐之气。

    “快……快跑!”林浩转身朝贱鸟说道。

    还不等贱鸟有所行动,一阵滔天的气势自野人身上散而来。

    顷刻间,林浩汗如雨下,被这股气势逼至动也不敢动上分毫,好似自己只要迈出半步,立马便会被那野人的巨斧劈成两截。

    “死!”

    野人口出一声怒吼之声,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瞬间便来至林浩眼前。

    在林浩的瞩目之下,野人举起方才击杀婴怪时的巨斧,狠狠朝他直劈而下。

    “该死!”

    林浩大惊失色,本以为是遇到了救星,不曾想却是一头没有心智的吃人野兽,而这野兽,比起之前的婴怪还要更加可怕。

    此刻,林浩能够真切感受到黑斧挥斩出的可怖风力,仅仅是这股带起来的风力,仿佛就已经要把他斩成碎片,死亡,近在咫尺。

    而然,就在此刻,林浩腰间的玉佩,忽然爆出一股绝强的威压。

    在这一刹那,天与地仿佛倒转,万物都被笼罩在这威严之内。

    野人挥斩而下的巨斧被定格在半空,再也无法寸进分毫。

    “这是……老祖宗的气息!”

    感受到这股莫名的威压,林浩心一颤,这股气息林浩并不陌生,乃是当初在流云城时,白侯王的气息。

    林浩仔细打量愈暗淡的玉佩,思维飞快转动,似乎明白了些许。

    这玉佩乃是当初白侯王赠与自己的饰品,林浩便是留作纪念,一直带在身上,没想到,这玉佩居然还保存着白侯王的一些威压之力。

    也辛是这玉佩,林浩才能从野人巨斧下存活片刻。

    只不过,这玉佩的力量也即将用完,一旦如此,还有谁能够制得住这野人,到头来,自己还是难逃一死………

    “嗯……”

    忽然,手持巨斧的野人轻咦一声,眼血丝逐渐消退,恢复了些许理智。

    与此同时,林浩腰间玉佩内的光泽彻底消失不见,所有威压也随着玉佩的光泽化作虚无。

    “你………是………谁………”

    野人看向林浩,目光流露出一丝惑色。

    闻声,林浩比起这野人更加疑惑,这到底是生了什么,这野人居然一脸迷茫?!

    “哦……不对,是你的力量……”野人盯着林浩,喃喃自语,不时甩着脑袋,好像要努力记起什么。

    “这里………还有鬼族的气………它们来了吗……”野人看向林浩问道。

    “鬼族?”

    林浩眉头一蹙,他从未听说过有什么鬼族,即便是前世顾长风,也未有鬼族的任何印象。

    “前辈,你是说,那身形巨大,类人非人,相貌若婴的怪物?”林浩小心道。

    “是……那是鬼族。”野人点了点头。

    “哦,的确是有,不过方才已经被前辈所杀。”林浩回答。

    “被杀了……好,太好了!该杀绝,该杀尽!”

    听闻林浩之言,野人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兴奋,而这兴奋转眼便消失不见,被无尽的哀愁所替代。

    “对……我想起来了,我已经不是我……我们都已死去,这里,是我们的坟墓。”野人打量四周,情绪复杂。

    “我们氏族早已灭绝……这里,是我们氏族的坟墓,我们………恨啊!”野人愤怒到了极限,手巨斧头一斩而下,深林之,爆出无尽的轰鸣声,这大地,被野人一斧斩出近千丈鸿沟裂缝,这股力量,令人生畏。

    林浩此刻只想快些离开此处鬼地方,这野人好像是个疯子,拥有无比可怕实力的疯子!

    “前辈,如果没什么事,晚辈先离开了。”林浩小心翼翼开口。

    闻声,野人转身看向林浩:“是你……你的力量,将我唤醒,可……你借助了外界的力量,却非是你本体之力………”

    这野人仿佛压根没听见林浩的话,任是自言自语。

    对此,林浩可没有勇气敢训斥这位野人,只能认真听着。

    野人如今,倒算清醒,而他所说,并非依仗自己的力量,林浩也有些头绪。

    方才,老祖宗白侯王留下的玉佩,帮助林浩抵挡了野人的致命一击,如果野人说的是这件事,那林浩并不否认,他所使用的,不是自身力量,严格说来,是老祖宗白侯王的力量………

    “你走吧……会有一个结果的,意志力越强,潜力和能量越大,所产生的一切便越真实,假到极限,便是真。”

    野人叹了口气,大步至一座坟墓前坐了下来,开口让林浩离开。

    “那……晚辈告辞,多谢前辈今日相救。”

    林浩如蒙大赦,告谢一声,迅带着贱鸟离开此处。

    …………

    等回到冶金氏时,天已亮,林浩心依然后怕不已,昨晚出现的野人实在太过可怕,令人难以接受。

    仔细想来,那野人的的确确是有些面熟,仿佛自己在哪里见过,但无论如何如何去想,根本记不起来。

    “林浩小子,你倒是早。”

    正当林浩呆时,后方传来一道调侃般的悦耳之声。

    “蓝儿姐。”林浩面带笑意。

    “别呢,你才是我的林浩小哥哥。”蓝儿走到林浩身前,甜美的面容上露出一丝深笑。

    对此,林浩满脸尴尬,这蓝儿还记着上次贱鸟的口不择言。

    “对了,你昨夜可曾听见禁忌山脉的声响?”蓝儿忽然问道。

    “嗯……的确有。”林浩点头,他便在那山脉,如果能不清楚,恐怕蓝儿所说的声响,正是野人一劈下,将深林的大地斩出千丈鸿沟的动静,那的确是震耳欲聋。

    “嘻嘻,禁忌山脉,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昨晚定是大家伙作祟,不如等会儿我们找上清幽师姐,一起结伴去看看如何,林浩小哥哥。”蓝儿走上前,一把挽住林浩的手臂,甜甜笑道。

    “我不去,要去你去。”林浩当即摇头,那禁忌山脉,林浩听之色变,去过一次,一生都不愿意再次踏足。

    看林浩的表情,蓝儿满脸诧异:“林浩,你该不会是昨晚已经去过禁忌山脉了吧?”

    对此,林浩并未说话,但凭蓝儿的聪慧,已经明白生了什么。

    “林浩小子……你胆可真大,昨夜禁忌山脉究竟生了什么,我想这大荒极境的存在,应该不仅只是五行之力吧?”蓝儿抓住重点,逼问不停。

    “蓝儿姐,这个我不清楚,但禁忌山脉,最好别去。”林浩道。

    “为什么?”蓝儿好奇不已。

    对此,林浩并未回答,也言尽于此,他对蓝儿,并不算了解,关于邪家总部世子邪传之事,还是保密为好。

    见林浩不言语,蓝儿倒也识趣,并未逼问。

    “你们两人,族长已快至客卿场,还在什么呆。”忽然,古清幽正面走来道。

    还不等蓝儿开口,古清幽见蓝儿拦着林浩的手臂,似无比亲密的模样,让古清幽黛眉微紧。

    蓝儿却是不以为意:“嘻嘻,清幽师姐这是何表情,林浩小哥哥昨夜敲开我的房门,可是在我的床上睡了一夜呢。”

    此话一出,林浩哭笑不得:“蓝儿姑娘,这……有些离谱了,我昨夜似乎未这般做过。”

    “林浩小哥哥,你敢不认账,我打断你的双腿,还有……你的鸟儿。”蓝儿目光落在贱鸟身上。

    “贱人!贱人!吃大鸟!贱人吃大鸟!”当即,贱鸟仿佛受到挑衅,鸟羽立起,朝着蓝儿叫喊不停。

    “快些走吧,一会儿若族长先至,我们客卿未到,有失礼数。”古清幽打量几眼林浩。

    看着古清幽那莫名的眼神,倒让林浩有些心毛,莫不是当初自己骗她,被现了……

    只不过,那时在流云城外的山脉,林浩看光了古清幽的身子,若不装傻充愣,自己岂能活到现在,早就被古清幽一剑劈成两截,便是谎言,那也为善意的谎言……

    “林浩小哥哥,如果得到了金源力,你可不要贪心,要将金源力交给我们,知道了吗。”蓝儿甜美一笑。

    林浩有些无奈:“难不成,你们已经有另外四种源力了。”

    闻声,蓝儿和古清幽同时摇头,另外四种源力,他们至今还未有消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