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二星传承明,从起源神树的神力,林浩便得知前世挚爱早已陨落,而在她的帝墓,执念更是化作守护灵,林浩亲眼目睹,绝不会有假。但现如今,南宫仙儿就在他的眼前,同前世记忆的模样,分毫不差,依然是那么美,美到惊心动魄。“不可能的,仙儿已经陨落,怎会出现在大荒极境,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林浩死死盯着南宫仙儿,心翻起滔天骇浪,难以平静。“是吗……顾长风,一直以来,你都希望我死,你想让我死,从此,同你的武道逍遥快活,无牵无挂,顾长风!我恨你!”一袭白衣的绝世美人儿,直立在虚空,朝着林浩怒声喊道。“不!不是这样的,仙儿,我不是顾长风了!”林浩额头渗出冷汗,急忙解释。他意境层次的力量,早已将这峡谷覆盖,但事实证明,这南宫仙儿的出现,绝非幻觉,更不是金大师口所说的考核幻境。林浩的心智和意志力何其强大,并且事先在金大师口便知晓幻境考核一事,早已有了准备,如果当真为考核幻境,眼前所见所闻皆为幻觉,他不可能没有察觉,并且,意境层次的力量,本就是精神层次,哪怕是幻术等级再高,让他深陷其,无法破幻而出,但林浩也定可知晓这是幻觉,并非真实!那虚空上方的南宫仙儿,还是如此美的惊人,美到锋芒毕露。“林浩,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位姐姐是女帝南宫仙儿?她怎唤你为顾长风?!”当即,站在古清幽身前的蓝儿,开口问道。对此,林浩并没有解释,也不需要向他们解释什么。如今,林浩的思绪飞转,他只在考虑一个问题,南宫仙儿的出现,到底是不是强大幻术的原因。而然,至多几个呼吸的功夫,林浩彻底推翻自己之前的想法,这不是幻术,不是幻境,更不是自己的幻觉!抛开所有,仅有一点,冶金氏的野人,绝对不可能知晓南宫仙儿的存在,更不可能知道自己前世为顾长风,既然没有这两点作为基础,就算是冶金氏的族长,又如何对自己布置此等幻境?!“顾长风,你到底还要躲我多久,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你说!”南宫仙儿神色悲怨。“仙儿,我……”林浩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南宫仙儿,但在这一瞬间,身躯忽然一颤。他如今,究竟是谁。是顾长风吗?并不是,顾长风早在冲击十方天境时便已陨落,既然如此,他如何还能说自己是顾长风……可若说他是林浩,自己却拥有顾长风的诸多记忆,他和顾长风又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跟我走,此后,生在一起,死在一起,不要和在离开我,长风……”南宫仙儿泪眼朦胧,缓缓从虚空落下。“这位强大的外人阁下,他是我们的客卿,即便要走,也需考核结束……”就在此时,金大师上前,开口说道。闻声,南宫仙儿那绝美的面容浮现出一丝怒意,须臾间,滔天的气势化作骇浪。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金大师整个人化作齑粉。嘶……!!见状,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面带骇然之色。“仙儿……别!”林浩一把将南宫仙儿拉住,不让她继续出手。的确还是记忆的南宫仙儿,南宫仙儿统治的高等圣地,被称为禁地,而南宫仙儿更是被世人称为暴君女帝,随性而为,杀人若屠戮猪狗。“长风……我好想你……好想你……”南宫仙儿双眸泛红,泪水若珍珠般滴落,玉臂放在林浩的腰间,旋即缓缓抱住。伊人体香,让林浩忍不住回忆起前世自己同南宫仙儿的往事,更是忍不住心痛,若非前世他练武成痴,自己和南宫仙儿,如何会落个这般下场。“走,我带你走!”林浩目光决绝,紧紧拉着南宫仙儿的玉掌。前世,顾长风辜负南宫仙儿一世,选择武道,这一世,他有什么理由继续如此,只要有南宫仙儿在身边,一生足矣!“浩儿………”林浩刚拉着南宫仙儿踏出数步,略带复杂情感的悦耳女声,让林浩顿时一颤,宛若雷击。“浩儿……你忘了我吗。”虚空,一道人影浮现,那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容,让林浩呆若木鸡。这眼前忽然出现的女子,林浩又怎能忘却,他的师尊,紫韵。“我化作星辰,从未给离你而去,如今,你要走了吗。”紫韵平静至极的双眸,浩,嘴角微微上扬,似苦笑。紫韵站在一旁,宛若出尘仙子,一颦一笑,摄人心魄。“长风,她是何人?”当下,南宫仙儿转身韵,开口问道。“浩儿……在你心,我到底是你什么人。”紫韵有些艰难的开口。“浩儿?谁是浩儿?”南宫仙儿面带疑色,喃喃自语。“紫韵……仙儿……我……”林浩身躯微颤,此刻连林浩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是顾长风,还是林浩,亦或者,全是………………“这小子,好深的心魔,究竟是怎样的幻境,能够让一个人表现的如此?”峡谷之,一位白发老者打量着林浩,不由说道。闻声,金大师摇了摇头:“族长,说来也怪,一般心魔深种之人坚持不到半个时辰便会彻底崩溃,而他却坚持了整整个时辰,放在以往,绝对不可能发生,真叫人匪夷所思。”“只可惜,由大荒极境意志灵愿所施展的幻术,全是根据这些客卿自己心所想而布置的幻境,我们根本无法窥视分毫,我当真是好奇,他年龄不大,为何却有如此可怕的心魔,最让我奇怪的是,在这样的深种的心魔之下,他又能坚持个时辰,并且还没有心神崩溃的迹象……”“或许这个小子意志力和心智都十分强大,能够抵挡片刻深种心魔。”金大师也有些疑惑,随口道。此时,古清幽和蓝儿站在一旁,两人皆盯着浑身颤抖,有些歇斯底里的林浩。“他才多大,怎会有如此可怕的心魔?!”许久后,蓝儿忍不住开口。古清幽摇了摇头,更是古怪,在林浩进入仙剑宗之前,林浩给她的印象,便是是一个极为单纯的少年,一年多的时光,如何能够累计如此可怕的心魔。像他和蓝儿,乃至是刘宇,人不过半个时辰便突破了心魔,而林浩,却是整整个时辰还未能醒来,早已深陷其无法自拔。“他……居然,流泪了?”蓝儿惊讶道。见状,古清幽眉头紧锁,不知为何,竟有些心疼。古清幽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模样的林浩,似是在挣扎,在反抗,却又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捏住,无法挣脱,心有些不是滋味。“噗!”忽然,远处的林浩出一道血箭,脸色无比苍白,整个人瘫坐在地。“不妙,那小子的心神,逐渐开始崩溃!”金大师见状,立即朝眼前的白发老者说明。“嗯……终于是抵挡不住深种心魔了吗。”白发老者喃喃自语。此刻,已过去将近四个时辰,时至午,林浩依然在疯狂挣扎。“好可怕,这些圣地的宗门弟子,都经历过什么,四个时辰无法从自己的心魔逃脱,可偏偏又能坚持如此之久,真是个变态!”刘宇不由咋舌。刘宇也为冶金氏客卿,之前同样莫名就坠落幻境,那幻境据说是由大荒极境内最为纯正的意志愿力产生,并且根据他们这些客卿心的执念所自行布置幻境内容,不过,像他和古清幽蓝儿几人,心魔并不算太大,很快便逃脱了出来。经历过那种无比的真实感,这才让刘宇更加吃惊。“哇!”很快,林浩又是喷出一口血水,整个人已经处于彻底崩溃的边缘。“已经崩溃了,族长,他还有机会击败心魔吗?”金大师问道。“击败心魔?”闻声,白发老者不由摇头一笑:“莫要说击败心魔,就算是逃脱自己的心魔他都办不到,这少年的心魔实在太过可怕,但偏偏他的意志力和心智又如此强大,我们冶金氏族人,难以相比。”“的确,像他这个年龄,不该有如此强大惊人的心智和意志力,更不应存在这般深重的心魔,说来也是矛盾古怪了。”金大师十分赞同。“族长大人,请您解除幻境考核,他有些撑不住了,如果心神完全崩溃,日后对武道基础会有很深的损伤!”忽然,古清幽迅速走至白发老者面前,开口恳求道。闻声,白发老者若有所思,旋即点了点头,道:“也罢,这一关他是闯不过去了,金大师,结束吧。”“可惜……”金大师叹了口气,若被他闯过这一关,或许便破了大荒极境的记录。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