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这些弟子,大多为蜘盘湖水月宗弟子,大约已到了水月国之境。此刻,四周弟子依是议论纷纷,林浩也从这些弟子的话听闻到这两日的一些消息。目前,控兽之斗已开始差不多日,十宗的圣兽之斗还在继续,并且还未最终排名。甚至于,宗门之间的高层有着各自的赌局,这赌局自然也是关于各宗排名。作为东道主的水月宗,门下控兽天才弟子不在少数,圣天宗和另外几处大宗,也有天才控兽弟子坐镇,至今还未输半局,至于仙剑宗圣兽堂的后辈主力,则是新晋控兽天才谢飞,控兽实力也是异常强劲。…………得知这些消息后,林浩心便没了什么担忧,反正比试还没有结束,而且,听说圣兽堂主新收弟子谢飞的控兽天赋势力也算极强,如果有谢飞的存在,林浩也懒得参加这场控兽比试,对林浩而言,意义实在不大,之所以来到蜘盘湖,只要还是早先答应过欧阳朽副堂主,否则的话,像这种比试,怕是林浩连的兴趣也提不起来。忽然,附近弟子全部朝蜘盘湖赶去,林浩也跟在后方,随着众人一同前往。大约半刻种后,林浩跟在这些水月宗弟子的身后终是来到比试场地。在一条深湖旁,人满为患,到处都是十大宗势力弟子,正前方摆设着数之不尽的巨大战台,四周竟还有妖兽镇守,气势滔天。此刻,控兽比试已经开始,各宗的控兽弟子在擂台之上召唤出凶兽激战,凶兽之间的战斗倒也还算有来有往,颇为热闹。“半妖!”忽然,在一座擂台之上,某位少年弟子神色一惊,台上被召唤出的半妖,额头渗出丝丝冷汗。“仙剑宗的圣兽堂,现在就已经调派出能够驯化半妖的控兽师了吗……”那少年平息情绪,终是冷静了下来。“哼,认输吧,你可不是我的对手。”女子嘴角上扬,面容挂着一丝冰冷的笑意,仿佛这场比试,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下去的意义。此刻,林浩站在人群之,目光刚巧落在女子身上,不由一笑,这女子正为圣兽堂的沐婉,目前号称除谢飞之外的第二号天才,后辈弟子,也只有谢飞能够战胜过她。如今,沐婉能够驯服半妖,驱动半妖为自己奋战,而那水月宗弟子,却只能用凶兽来搏斗,一是半妖,一是凶兽,孰强孰弱,自然不必多言。…………“就算你能够驱动半妖,也未必就一定能够击败我的。”水月宗少年满脸不服输的模样,旋即心微动,战台上的凶兽一声怒喝,朝着沐婉攻去。“就凭你,在修炼几百年吧!”沐婉满脸不屑,还不等少年的凶兽近身,身前半妖速若惊雷,带起龙虎之势,瞬间便将那凶兽击翻在地。这场控兽之战,并未能够持续太久,很快便彻底解释,最终以少年的凶兽被击败而收场。林浩的场所谓的控兽比试,深感无趣,在他眼,这和玩闹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少年战败之后,一旁由十宗联合推选出的裁判当即宣布了这场比试的胜败。“哼,水月宗的,不过如此。”沐婉冷冷一笑,转身离开。一场比试解释,更多的比试却又开始,林浩心知晓,这还仅是面前的戏份,十宗内真正的高手,还未出现。林浩大步走向仙剑宗的主场。观战区,圣兽堂主和欧阳朽副堂主一位未缺,在圣兽堂主身前,还坐着一位神色冷峻,眼带有傲然之色的男子。更上方便是清尘长老等几位仙剑宗高层。“弟子林浩,见过两位欧阳副堂主,堂主大人。”林浩走至观战区,来到圣兽堂主身前,轻声笑道。当即,那神色冷峻的男子,打量一眼林浩,旋即便收回了目光,冷声道:“你就是副堂主推荐的比试人选……不过这比试都已经开始了两日,我没什么必要来了。”对此,林浩也未搭理这男子,毕竟自己理亏,当初明确答应了欧阳朽副堂主,不料却是因为大荒极境之事给耽搁数日,还好这控兽比试还在进行,若是已经结束,林浩当真百口莫辩。“林浩!你还知道来,日时间,你到底跑哪里去了!”欧阳朽副堂主见林浩忽然出现,忍不住怒声训斥。当日将冢龟借给林浩,明明说好一日的时间便返回仙剑宗,可她左等右等却是久久等不到林浩。尤其是沐婉,口口声声说那林浩贪图灵兽冢龟,带冢龟私逃……十宗大比在即,由太上长老带队,路过天都国时,听闻了林浩的一些事迹,更是前往了天都皇宫,太上长老和天阳宗主几人,似是从天都国主的口听说了什么,怒而离去,但到底发生了什么,欧阳朽副堂主也并不十分清楚。“林浩,听说你为了进入大荒极境,承诺做那天都国的大祭司?”这时,圣兽堂主忽然开口。闻声,林浩微微一愣,旋即承认,并未否则,这已是事实,况且林浩觉得,没什么大不了。见林浩承认,圣兽堂主却摇了摇头:“你身为仙剑宗弟子,外出离宗,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仙剑宗,日后行事,盼你谨慎一些,这件事,等你到了十宗武道比试时,再去和太上长老解释。”“多谢堂主提醒,弟子明白了。”林浩抱拳告谢。“林浩小子,你进入了大荒极境?”听闻圣兽堂主的话,欧阳朽副堂主有些诧异,那大荒极境的名额,都是凭缘而定,并且大多都在大联盟国甚至是外域才有,林浩居然得到一个名额,进入大荒极境………“不错,若非是因为大荒极境,也不会迟到了几日。”林浩解释道。“那,你在大荒极境之,可曾得到什么机缘?”欧阳朽副堂主满脸好奇。“倒也没什么机缘。”林浩并不想在大荒极境之事上浪费口舌,以后,大荒极境将不复存在,从此只属于他这位新晋的大荒之主。听闻林浩此言,欧阳朽副堂主倒也没有怀疑,毕竟凭林浩的境界实力,能够在大荒极境保全了性命便已算不错,还能够从得到什么机缘。很快,沐婉和年女子移花并肩而至,两人浩竟在此时,皆有些惊讶。那沐婉本以为,林浩将冢龟从圣兽堂手骗走,之后便是彻底消失,不曾想,他居然找到了蜘盘湖来。不过,沐婉自然不傻,林浩如今敢出现在蜘盘湖,那便说明,他并非是想将冢龟据为己有,否则今日如何会出现。“我道是谁,原来是林大公子,当真稀客,这几日都不见,现在又来蜘盘湖作何。”沐婉浩,一声冷哼。对此,林浩也不以为意,随意道:“自然是遵守我与副堂主的约定,参加比试。”闻声,冷峻男子抬起头浩一眼,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笑意:“我想不必了,你也并非圣兽堂弟子,而且这般消失了数日,这场控兽比试并不在意,若让你上场,未免怕是会脱了圣兽堂的后腿。”“谢飞师兄说的不错,有我们几人出赛便可,即便我应对那些大宗的控兽天才战之不过,可我们还有谢飞师兄,林大公子,就不劳烦你这位大忙人了。”沐婉也符合道。对于谢飞和沐婉之言,那倒是正了林浩的下怀,他原本就不想参加这个什么控兽比试,当初答应欧阳朽副堂主,那也是无奈之举,既然谢飞和沐婉对自己似有不满,也不情愿让自己上场,林浩求之不得,反而是有了借口,不去参加这场比试。此时,圣兽堂主和欧阳朽副堂主也未多言,在他们两沐婉说的的确有些道理,就目前而言,他们圣兽堂最大的王牌便是谢飞,有了谢飞的存在,无论是沐婉或林浩,上场与不上场比试,都已经无关紧要。“那既然两位如此说,林某人也没什么意见,的确是如此,林某专心武道,对控兽一途的了解和造诣,自然是无法同两位相比。”林浩婉和谢飞,轻声一笑。闻声,沐婉心古怪,这林浩怎忽然转了性般,以往在仙剑宗内,只怕他绝不会如此说辞。“林浩,你便先跟我们在一起,太上长老同天阳宗主和各大宗的高层,都已在为十宗的比试而准备,先一步离开蜘盘湖,等比试结束之后,你便同我们上路。”圣兽堂主开口说道。即便林浩不上场,但十宗的武道比试他还是需要出赛,林浩的出赛名额,据说是仙剑宗太上长老亲自给予。对太上长老的这个决定,圣兽堂主和欧阳朽副堂主也都理解,不管如何,林浩乃是仙剑宗核心弟子,而现如今,已经有不少宗门弟子知晓了林浩的存在,并且拿他同方易相比,号称什么仙剑宗双怪,这样的顶尖核心弟子参加十宗武道比试,在欧阳朽副堂主和圣兽堂主眼,十分正常不过。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