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龟乃是灵兽,对于圣兽堂而言,十分重要,若有个闪失,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闻声,林浩微微一笑,立刻将冢龟从空间手环走放了出来。见状,欧阳朽副堂主和圣兽堂主都是一愣。“林浩,你那空间之物,竟能够装下灵兽?”欧阳朽副堂主满脸奇怪。“副堂主,按理来说,类似这样的空间储存,一般是无法装下活物,其并没有空气的流动,但冢龟就相对特殊一些,它的呼吸十分缓慢,近乎不用呼吸,所以可以装入其。”林浩解释道。“哦?”此刻,灵兽堂主来了兴趣,右臂一扬,忽然出现的冢龟又再度消失不见,被圣兽堂主装入空间戒指内。许久后,圣兽堂主略微赞赏的浩一眼,道:“不错,你对冢龟十分了解,阳朽副堂主说的不错……能够掌驯服冢龟,应当也是因为你对冢龟的了解吧。”“堂主说笑了,弟子略懂一二,也是碰巧而已。”林浩道。“林浩小子,上来说话!”还不等圣兽堂主继续开口,上方清尘长老的声音却传了出来。林浩方的清尘长老,朝圣兽堂主示意,旋即走上前去。“你这小子,胆量未免也太大了一些,擅自做主去当了天都国大祭司,可知如此会惹下难祸来!”清尘长老盯着林浩,完全是一副长辈训斥晚辈的口吻。林浩身为仙剑宗核心级弟子,名声在外,离宗时很大程度上代表仙剑宗,如今他成了天都国的大祭司,这日后若发生国战,身为大祭司,自然是要尽到自己的责任,如果仙剑宗不闻不问,林浩若是在国战出了什么事,也是一大损失,可如果仙剑宗插手,意义则完全变了,很有可能会演变为宗门之间的战争。“林浩啊,你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那天都国主安的什么心思你也,还是太年轻了。”一旁的周长老则摇了摇头。“两位长老教训的是,但不知清尘长老所说的灾祸是什么意思。”林浩尘长老,神色有些不解。“哼,这天都国和圣天国的关系如今是越发紧张,如果有一日天都国和圣天国进行国战,你身为大祭司,应该如何做。”清尘长老冷哼道。闻声,林浩几乎未如何犹豫:“那自然是站在天都国这边,同圣天国一战。”此话一出,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面面相觑,要说这小子傻吧,倒也并非是如此,脑子还很清楚,知道自己作为大祭司应该去尽的责任…………“好你个林浩小子,我再来问你,你可清楚圣天宗以往乃是圣天国的国宗。”清尘长老又道。“哦,这个我也清楚。”林浩点了点头。“那你可知,咱们仙剑宗和圣天宗的关系?”这次,周长老开口。“什么关系?”林浩问道。“仙剑宗和圣天宗,虽不能说是水火不容,但关系也十分紧张。”清尘长老解释道。其实,对于仙剑宗和圣天宗的关系,林浩倒也有些耳闻,说白了,还是因为弟子之间的事,从而产生的矛盾。曾有数位内门弟子甚至是核心级弟子,同圣天宗弟子在外历练时产生过矛盾,两宗弟子交战可谓死伤惨重。也是自那之后,仙剑宗弟子同圣天宗弟子之间便有了极大的怨念,但凡是两宗弟子相遇,十有八是要动起手来。那之后,圣天宗和仙剑宗的关系便愈发暧昧,明面里好,但背地却并非如此,尤其在两宗之间的利益链面前,勾心斗角已是常态。“小子,最近一段时间,圣天国主动对天都国发难,很有可能是圣天宗在其捣鬼,或许是针对仙剑宗而来,你在这个节骨眼上做了那天都国的大祭司,你本事的确有,但胆量也不小。”清幽长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哦……原来如此,这些其实我也明白。”林浩并没有什么触动,更不提后怕之色。“你明白?”周长老有些惊讶,要是明白,他还敢当这天都国的祭祀?“既然一言不合,那就分出个雌雄来,圣天宗既然想玩,那便陪他们玩。”林浩耸了耸肩。随着林浩此话落下,清尘长老和周长老愣在原地,这小子也不怕风大闪了他的舌头!“林浩小子,你是不是傻?倘若圣天宗的实力不如仙剑宗,圣天宗还敢借机滋生事端?”周长老气道。“且不说别的,其实,只要仙剑宗不管天都国的国战,那圣天宗也找不到什么借口,可是,你成了天都国的大祭司,事情将完全不同,如果仙剑宗出手,那么就不仅仅是国战这般简单,可如果仙剑宗不出手,你就必死无疑!”清尘长老将后果道出。林浩面带笑意:“那么,清尘长老和周长老认为,如果正如你们所说,两国交战,弟子性命受到威胁,仙剑宗会不会出手。”闻声,周长老和清尘长老对视一眼,清尘长老如实道:“不会。”这个回答,其实也在林浩的意料之,没有哪一处宗门会为了门下的一位弟子,冒着巨大的风险去引起宗门之间的争斗,若是赢了,自然皆大欢喜,可如果宗门一战若是输掉,后果不堪设想,对于战败一方而言,后果是毁天灭地程度。“呵呵,正如清尘长老所言,既然宗门不会管我,那又何必担忧。”林浩笑道。“你这小子……”被林浩这般一反驳,两人顿时语塞,当真是无话可说。不过,林浩敢肯定,如果真有这样一天,仙剑宗绝对不会坐视不管,因为,有自己的存在,宗门之战……未必会输。很快,两位长老便不提此事,清尘长老道:“林浩小子,听说你进入了大荒极境,可从其得到什么机缘?”“机缘是有一些,但都不值提起。”林浩道。“多少年前,我也曾有幸得到大荒极境的一个名额,在大荒极境,若是能够得到五行本源之力,据说便可参悟境界上的奥秘,从而让境界提升。”周长老说道。只不过,周长老也并未问林浩五行宝珠的事,周长老心清楚,那大荒极境之,进入的大多是大联盟国的顶尖宗门或世家势力,就算是他们这些长老级人物进入大荒极境内也十分普通,想要得到五行宝珠几乎不可能,更不必说区区一位弟子。…………忽然,台下一片喧哗之声,林浩和两位长老同时朝下方打量。只见一位模样十八岁左右的女子坐在一只妖兽的背部,走在人群之。女子一身白衣,眸子内透着某种淡漠之色,有种生人勿进的意味。“宗心月……水月宗控兽第一天才!”“宗心月师姐!”“没想到,水月宗的宗心月,现在就出来了,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要和宗心月一战。”“这就是水月宗的宗心月吗……十大宗门后辈弟子一流强者,控兽一途的修炼,仅是附带……”“水月宗太上长老唯一的亲传弟子……坐骑居然是一只妖兽!厉害!”随着女子的出现,台下众多弟子瞬间炸开了锅。“心月妹子,你终于出现了,这场比试,实在无聊的紧。”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一位男子现身在宗心月身旁,无视宗心月妖兽坐骑的威势,兽背上的女子,微微一笑道。“韩雾……”宗心月子,略带惊讶,不过惊讶之色转瞬即逝。而随着韩雾的出现,台下弟子又一次炸开了锅。“玄阳宗核心弟子韩雾!”“天呐,没想到水月宗的宗心月和玄阳宗的韩雾都来了,这场比试,有的”“这两人,据说在上一届十宗大比时都有着惊人的成绩和名次排行!”“宗心月和韩雾对控兽一途的造诣都十分强悍,不过那两人……主要还是修炼武道!!”很快,仙剑宗席位上的谢飞,缓缓坐起身来,心月和韩雾,面色浮现出一丝凝重之色。…………“水月宗弟子宗心月,仙剑宗弟子沐婉,上场!”此时,一位裁判大声喝道。随着话音落下,沐婉的面色顿时一变,且不说别的,仅心月身下的妖兽,便知她控兽之道的造诣惊人,就凭自己,如何能够同这样的对手一战……“我……我不可能是宗心月的对手……”沐婉的之前的气势瞬间化作虚无:“我想弃权……”“沐婉师妹,你自然不会是宗心月的对手,不过还是要应战,起码能够帮我探一探宗心月的实力。”此刻,谢飞说道。对此,圣兽堂主也比较赞同,对谢飞的话并没有意见。只是,沐婉和宗心月完全不是一个层次,就算想要试探出宗心月的实力,都难如登天。“那……好吧,我就帮谢飞师兄试探一番。”最终,沐婉点了点头,大步朝战台之上走去。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