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沐婉带着半妖巨兽走至此战台之上,朝着宗心月点头示意:“仙剑宗圣兽堂沐婉,请指教!”而然,宗心月神色淡漠如冰,是颔首,旋即轻声开口:“方才,沐婉姑娘说,我水月宗不过如此。”听闻此言,沐婉并未解释,这句话的确是她说的不假,既然已经说过,那沐婉自然不会狡辩什么。“呵呵,宗心月师姐有妖兽可控,沐婉无话可说。”沐婉冷声一笑。“嗯……与你一战,我不用妖兽,便用凶兽来应对,倘若你的半妖能够将我的凶兽压制,便算你赢,如何。”宗心月淡淡说道。随着宗心月此话一出,全场哗然。那水月宗的宗心月,居然要用凶兽去战沐婉的半妖,这是不是……有些太过狂妄了!众所周知,控兽师的强大与否,比是就是谁的灵兽强大!我的灵宠比你的灵宠强大,那几乎就是我赢,你的灵宠比我的灵兽更强,那几乎就是你赢。而宗心月却要用凶兽去战沐婉的半妖,这岂不是想要输掉比赛?不说旁人,便是沐婉,也面带疑惑之色,一时半会未能彻底理解宗心月话的含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哪里有人会蠢道放着强大的妖兽不用,要控兽凶兽去战半妖,那不是找死吗……许久之后,沐婉这才回过神来,语气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说,你不用妖兽来和我对决,只用凶兽?”“是的。”宗心月毫不犹豫。“你确定是用普通凶兽来对抗我的半妖?”沐婉再一次确定道。“对。”宗心月黛眉一蹙,似已有些不耐其烦。“好!宗心月,这个可是你说的,到时候败下阵来,可不要后悔!”当即,沐婉瞬间强势了起来,之前的惊慌一扫而空。沐婉之前的惧怕,仅是宗心月能够控兽妖兽,可如果她因为自大狂妄而只使用普通的凶兽来战,那还有什么可怕的?!最终获得这场胜利的,一定是自己!“吼!”忽然,沐婉的半妖之兽爆发出一声狂暴的怒吼,这半妖之兽是一只通体火红的暴熊,肉眼打量,仿佛身体的每一寸都蕴含着惊人的爆发力。再月,竟是放出一只大约不到两米的白猴来。这白猴在普通凶兽之,虽然也算厉害,但比起半妖之兽来,则显得有些不够好似暴熊一巴掌便能够将宗心月的白猴给拍死。随着沐婉的一声令下,通体火红的怒熊彻底狂暴起来,在战台上如同一座巨山,瞬间朝那不足两米的白猴轰去。“哼,区区凶兽,我的半妖只需要一击!”沐婉暗冷笑不已,原本她对上宗心月必败无疑,可那宗心月却狂妄自满,居然只使用一只凶兽来同自己一战,如此,宗心月所控兽的普通凶兽,必败无疑!而然,就在下一秒,沐婉的面上的笑意却忽然凝固在了脸上。原本,在暴熊盛怒的一击之下,那白猴即便不死也会重伤至败,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宗心月所控制的白猴,速度异常敏捷,暴熊一拳刚要近身,便已被宗心月的白猴轻易逃过。………………“沐婉已败。”仙剑宗观战台上方,林浩仅是眼,当即做出结论。闻声,清尘长老却有些不解,道:“林浩小子,我们这一方使用的是半妖,而水月宗的宗心月因为自大,仅放出了普通凶兽,这速度虽是灵敏,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根本也撑不了多久,你这定论是不是过早了一些。”“不错,虽然我和清尘长老对控兽一道并不熟悉,但却也能够应当是我们仙剑宗最终获胜,宗心月的控兽之道虽强,但她不该如此嚣张狂妄,太小婉的半妖。”周长老也道。闻声,林浩有些无语,这周长老自己也知道他和清尘长老在控兽一途之上都属于门外汉,而自己好歹同正统控兽师战过,这门外汉居然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只不过,自己和天魔殿那位正统大祭司交战之事,并未传到仙剑宗的耳,天都国主根本不曾提及此事,否则的话,若仙剑宗知晓他成为大祭司和天魔殿势力也有些关系,只怕会和天都国主直接翻脸。天都国主又不是傻子,能隐瞒的,自然不会同仙剑宗明说。“两位长老如果不信,那我们来赌一场如何。”林浩面带笑意。闻声,周长老翻了个白眼:“林浩,你这小子怎就喜欢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半妖对凶兽都打不赢,我们仙剑宗岂不是颜面尽失!”林浩也有些无奈,他不过是说出了事实而已,那宗心月的控兽实力极强,既然能够驾驭妖兽,说明离正统控兽师的水平已经很接近,林浩虽不说精通控兽一道,但时间长了,眼力见却还是有的。见自己惹的周长老有些不悦,林浩也懒得多说,就让时间来证明自己的判断。……………战台之上,白猴明面上却是处于劣势之,但面对沐婉的半妖暴熊,到了目前为止,却还没有受到丝毫损伤,每次是险险躲过暴熊的致命一击,可当第二次攻势袭来时,白猴却又能够轻易避开。此刻,沐婉有些浮躁,明明胜利近在咫尺,但每次就差了那么一丝,只要宗心月的白猴被自己的半妖击,她就能够获得这一场的胜利!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比试,已过去了半个时辰,暴熊的状态已逐渐下降,而宗心月的白猴一直在躲避,状态依然在巅峰。“仙剑宗的弟子,你已经输了。”宗心月淡漠的目光落在沐婉身上,缓缓开口,语气平和。闻声,沐婉勃然大怒:“难道之前裁判没有告诉你,我叫沐婉吗!”随着沐婉的话音落下,暴熊又是一次猛烈的冲击,但如之前那般,依然被宗心月的白猴轻松躲过。“抱歉,我记不住你的名号。”宗心月面无表情。还不得沐婉继续开口,宗心月所控制的白猴,忽然化作一道罡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撞在了暴熊的腹部。轰地一声巨响,暴熊猝不及防之下被白侯狠狠撞,若山丘般的身躯横飞在半空,旋即便重重摔在战台之外。随着半妖暴熊的摔出场外,台下传来一阵阵惊呼声,很显然,沐婉的半妖被撞出战台之外,已经输掉了比赛。“水月宗弟子宗心月获胜!”很快,裁判大声宣布这场比试的结果。沐婉仿佛还未从失败之回过神来,整个人呆在战台之上,目光有些呆滞,自己所用的明明是半妖暴熊,而宗心月用的仅是普通凶兽,可到头来,却是自己输了……这样的事实,令沐婉有些难以接受。“厉害!太厉害了!不亏是水月宗的宗心月师姐,仅用一只普通凶兽,便能够战胜仙剑宗弟子的半妖!”“控兽造诣的差距实在太大,哼,那仙剑宗的沐婉,明明没什么本事,还如此目无人,之前击败水月宗的一位弟子,居然说出水月宗不过如此的话来,丢人现眼!”“就是,我早爽,仙剑宗的那个谢飞,虽然狂傲,但人家毕竟有资本,可那个沐婉有什么,跟在谢飞身后装什么大尾巴狼!依我宗心月师姐出手还是轻了,就应该出手更重一些,好好教训那个叫沐婉的女子!”见沐婉被宗心月玩弄似的击败,不少弟子都是冷嘲热讽,让沐婉怒到了极致,但却又无话可说。………很快,沐婉自战台上狼狈离开,回到仙剑宗观战席内。“沐婉,这不怪你,你和宗心月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之上,被她用普通凶兽击败,也在情理之。”狈的沐婉,年女子移花安慰道。“唉……都怪我大意了,不过接下来的比试怎么办,如今就只剩下谢飞师兄还未出手,如果让宗新月和另外几位天才太过了解谢飞师兄,对谢飞师兄接下来的天才交战将会十分不利。”沐婉有些着急。“对了,我们不是还有一个人吗。”忽然,年女子移花好似想起了什么,目光落在上方和清尘长老闲聊的林浩。“你是说……让林浩补上我的位置?”沐婉瞬间便明白了移花的意思。“不错,林浩也还算有些实力,当初能够击败程昱,也说明了这一点,所以,就算让林浩上场,对付一些别宗的普通弟子,应该问题不大,只要他能够撑过几场就行,因为其他宗门的能够上场的普通弟子,也剩下的不多了。”年女子移花解释道。“嗯……移花姑姑说的在理,谢飞师兄,你觉得让林浩来替补我的位置如何?”沐婉旁的谢飞。“随便。”谢飞无所谓道。既然谢飞同意,圣兽堂主和欧阳朽副堂主也没什么意见,并且移花说的十分有道理,如果让别宗普通弟子来消耗谢飞,对之后天才控兽师之间的比试,很是不利。“林浩,还不下来!”见圣兽堂主和欧阳朽副堂主也答应了下来,沐婉直接朝着林浩喊道。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