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还在诧异之,方才林浩说沐婉必败,他们两人还不相信,但事实证明,林浩所说,没有丝毫虚假。¤,

    “林浩小子,下方那女娃好像在叫你。”周长老道。

    闻声,林浩瞥了一眼沐婉,并没有搭理的意思,他对这个沐婉,并没有什么好感可言。

    “林浩,快些下来!”

    见林浩未应,沐婉又喊一声。

    而然,林浩却充耳不闻,根本不搭理沐婉。

    这沐婉用半妖输给宗心月的普通凶兽,本就心情不好,见林浩竟如此无视自己,刚要爆发,欧阳朽长老却主动站起身来,朝林浩开口,这才叫林浩喊了下来。

    “林浩,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方才喊你,你聋了不成?”沐婉冷冷的盯着林浩,语气咄咄逼人。

    对此,林浩瞥了沐婉一眼:“你最好还是注意自己的身份。”

    听林浩此话,沐婉顿时冷笑不已,不屑的盯着林浩:“你又是什么身份?莫以为你还有些用处,就能如此目无人了?!”

    在沐婉眼,林浩不过只是仙剑宗内门的一位普通弟子。

    沐婉早先跟随圣兽堂主外出历练,压根不知在自己离开仙剑宗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何事,而且,沐婉也绝对想不到,当初的那位外门弟子,仅仅在一年之内,便已成为仙剑宗排行前几位的核心级弟子。

    自沐婉随圣兽堂主回宗之后,便一直留在圣兽堂内,同谢飞钻研控兽之道,甚至连星辰羽被林浩数步击杀之事也毫不知情。

    ……………

    “怎么,自己技不如人,被宗心月用普通凶兽击败,心不悦,便想把火气撒到林某人身上。”林浩看向沐婉,目光略微一丝嘲讽意。

    正当沐婉要彻底爆发时,欧阳朽副堂主却道:“林浩,沐婉已败,我们只剩下谢飞,他是仙剑宗底牌,不能让别宗弟子进行消耗,所以打算让你上场抵挡片刻。”

    “不去。”林浩很是干脆的摇了摇头。

    “不去?”欧阳朽副堂主有些吃惊。

    “这方才沐婉和谢飞也曾说过,不需要我上场,现在又让我去,似乎没什么道理,况且,正如两人所说,我又不是圣兽堂弟子,控兽之斗,可不是我的责任。”林浩耸了耸肩。

    听了林浩的解释,欧阳朽副堂主气不打一处来:“你这小子,当初可是答应过我,要参加比试的,现在该不会食言反悔吧!”

    “刚才副堂主可未这样说啊。”林浩笑道。

    “你你你……你这小子,难道冢龟是白借给你的!”欧阳朽副堂主气道。

    提及冢龟,林浩有些语塞,自己的确是受了圣兽堂的一些好处,现在圣兽堂有需要,自己若是不帮,似乎也不是道理。

    “怎么样,就算败了也无妨,只要坚持个一两场就可,另外几宗的普通弟子也没几位了。”欧阳朽副堂主道。

    最终,林浩只能点头答应下来,这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林浩是一点也不想上场搅这浑水,况且,他手上也没什么可以战斗的灵兽,至于成年狮鹫和地虎,林浩并不想就这般放出,而且,类似如此的比试之,使用地虎和狮鹫,根本就是杀鸡用牛刀,没有任何必要。

    “剩下几大宗普通控兽弟子已经不多,你只要坚持几场,为谢飞师兄争取一些时间就行,拿出你当年击败程昱的劲来。”沐婉看向林浩,神色颇为不耐烦道。

    “哦……我尽量不会像你那般,不过,就算走了你的老路,使用半妖被人用普通凶兽击败,那也无妨,反正我又不是圣兽宗弟子。”林浩随意笑道。

    而然,此话一出,沐婉的面色顿变,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

    之前她使用半妖暴熊,众目睽睽之下被宗心月用普通凶兽击败,心已是恼怒万分,林浩此刻又在自己面前如此揭自己的伤疤……

    只不过,眼下副堂主和圣兽堂主都坐在一旁,沐婉也不知为何,这林浩明明并非圣兽堂弟子,但副堂主却时时偏袒。

    沐婉忍住心怒意,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林浩:“林浩,你未免也太给自己脸了,我的老路你想走,下辈子吧,我可控半妖,你?呵呵,最多控一只普通凶兽。”

    对此,林浩撇了撇嘴,不再继续搭理沐婉,转身坐在一旁,接下来只要等自己上场便可。

    见林浩不再开口,沐婉还以为自己戳了林浩的痛处,让他无话可说,嘴角扬起,脸上挂着一丝不屑的笑意。

    ………………

    下方的比试还在继续,数大战台之上,皆是各宗的普通弟子进行控兽之战,所使用的大多为凶兽,也偶尔会有使用半妖的控兽师出场。

    十宗的控兽之斗,其实说白了,大多都为控兽天才弟子之间的对决,十大宗门事先规定好比试的人数,除天才控兽弟子之外,其余的控兽人选不过是在战台上互相消耗,若哪宗的普通控兽弟子实力稍强一些,或许运气好时能够消耗真正控兽天才的战力。

    而此刻,林浩显然是成为了炮灰版的角色,用来阻止其他宗门普通控兽弟子消耗谢飞的手段而已。

    “玄阳宗徐峰,仙剑宗谢飞!”

    半刻种后,某位裁判大声喝道。

    随着裁判的话音落下,一位身形健硕的青年男子大步从玄阳宗席间走上战台。

    “这玄阳宗的徐峰,据说控兽实力还算可以,不过,要是比起仙剑宗谢飞,那自然是没什么用处。”

    “其实,这一战徐峰的作用,主要还是探一探仙剑宗控兽天才谢飞的底,若能够消磨他一番,那对玄阳宗而言,才是最好不过。”

    “很难,想要消耗谢飞那样的天才弟子,一场比试肯定不够,起码需要数场。”

    “的确如此,只不过,自从那女子沐婉败下阵后,仙剑宗的大将也仅剩下谢飞一人,如果之后的比试一只是由普通弟子缠着谢飞,足以消耗他。”

    台下弟子见徐峰不慌不忙的走上战台,纷纷开口议论道。

    “裁判,仙剑宗还有一位弟子未出场,我们用他替换谢飞!”这时,欧阳朽副堂主站起身来,朝着裁判解释道。

    “嗯……仙剑宗的名额,的确还有一个,只是一直未出现,如果人已经来了,可以允许换人。”裁判思考片刻,随后点了点头。

    “多谢裁判!”欧阳朽副堂主走出仙剑宗席间,至裁判身前,告知了林浩的一些信息情况。

    “仙剑宗核心级……实力排行前几位……?!”

    得知这些消息之后,那裁判显然一愣,这倒成了新鲜事,仙剑宗圣兽堂,竟让一位实力修为足以挤进前几的核心弟子来充当炮灰的角色………

    只不过,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毕竟这些核心弟子,只修武道,即便武道实力再强又如何,这是控兽之比,并非比试武道的实力,所以,那裁判只是惊讶片刻,旋即便恢复了正常神色。

    “仙剑宗林浩,对战玄阳宗徐峰!”

    很快,裁判再度宣道。

    而然,林浩的名讳一出,在场弟子的神色各不相同,有些弟子并未觉得有什么异样,而某些听闻过林浩之名的弟子,面色却是顿变。

    “林浩……仙剑宗的林浩?!不会吧!到底是哪个林浩?”

    “这该不会是那个仙剑宗双怪之一的林浩吧!”

    “双怪之一?什么意思,眼下上场的仙剑宗弟子,很有名吗?”

    “我听说过,仙剑宗双怪之一,和仙剑宗方易并驾齐驱,都属于仙剑宗一流的顶尖核心弟子!”

    “我也听说过一些,但这个林浩应该不是双怪之一,那双怪之一的林浩,堂堂核心排行前几的巅峰级弟子,怎么可能来这里为圣兽堂弟子保驾护航,开什么玩笑。”

    “哼,那也不一定,这毕竟是控兽之斗的比试,又并非武道实力较量,就算是仙剑宗双怪又如何,不懂控兽,充当一下炮灰,保一保谢飞,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这些弟子,绝大部分认为眼下上场的林浩,绝对不是那仙剑宗双怪之一的林浩,或许是重名,而另外一部分弟子则选择了沉默,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还是等人先出来再论。

    ……………

    裁判宣之不久后,林浩这才懒洋洋的站起身来,晃了晃脑袋,随后大步离开仙剑宗席间,朝控兽战台走去。

    此时,一头银白长发的林浩终于进入众人的视线之内。

    “仙剑宗双怪之一吗,有些意思。”水月宗席间,宗无月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林浩,尤其是那一头瀑布般的银白发丝,十分显目。

    “嘻嘻,这个小弟弟,模样倒是迷人,真是俊俏,只不过嘛,看来也是一个空架子,被仙剑宗圣兽堂当做了炮灰,要为那谢飞保驾。”宗心月身前的一位女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浩,痴痴的笑着。

    “棠师妹,别小瞧了他。”宗心月道。

    “师姐,如何说。”女子有些好奇,能被宗心月这样道来,应该是有些本事。

    ………

    ps:谢谢小虫的打赏,新的一月,大家如果手有月票麻烦投一票,接下来的更新都会比较给力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