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我听说过,为仙剑宗核心级弟子,据说实力能够排入仙剑宗前几位,同那方易其名。↖,”宗心月微微一笑。

    闻声,宗心月身前的女子微微一愣,旋即回过神来:“师姐的意思,他就是那个号称仙剑宗双怪之一的家伙?”

    “嗯,应该无错,一头银雪发丝便是特征。”宗心月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不过那又如何,他所修武道,应该对控兽没什么修炼和造诣,否则也不会被当做炮灰给丢上去了。”女子一笑。

    对此,宗心月并没有反驳,的确也是这样的道理,毕竟控兽一途和武道一途完全不同,即便当代的绝世强者,也未必懂得控兽。

    ………………

    “仙剑宗林浩,请指教。”

    林浩缓缓走上战台,看向不远处那身形无比魁梧的徐峰,抱拳笑道。

    这徐峰从未听说过林浩,冷道:“哼,本想和谢飞过过手,没想到仙剑宗居然如此狡猾,为保谢飞,临时找来一位弟子……不过也罢,等我灭掉你之后,还是有机会挑战谢飞。”

    徐峰非常自信,他不认为自己会败给一位临时被推送上战台的炮灰,虽说自己和炮灰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但炮灰和炮灰之间,也有强弱之分,而他,就是属于那种较强的炮灰……

    “吼!”

    徐峰的身前,乃是一只体型更加巨大的火狼,火狼盯着林浩,开口咆哮,像是挑衅。

    “小子,我这火狼属于凶兽的极品,你的灵兽在何处!”徐峰左右打量,除了林浩肩上一只昏昏欲睡的鸟儿之外,并没有灵兽的踪迹。

    见林浩未言,徐峰冷哼道:“小子,你该不会是打算拿你肩上的那小鸟儿同我的火狼一战吧?”

    正说着,徐峰不由大笑起来,仿佛胜利在握。

    林浩看向贱鸟,道:“贱货,去帮我把他那只火狼给灭了!”

    随着林浩的话音落下,无数目光落在林浩那贱鸟的身上,而然,贱鸟却对林浩的话充耳不闻,似乎没有动身的意思。

    本以为那灵兽会有些不凡之处,可见那副慵懒至极的模样,让不少弟子忍不住笑出声来,便是连仙剑宗众人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那个废物!连自己的灵宠都指挥不动!让他出赛,面对徐峰的火狼,只怕连一回合都难以支撑!根本就是给我圣兽堂丢人现眼!”见此情形,沐婉冷笑不已,连那年女子移花也是连连摇头。

    “怎么会……林浩那小子,对控兽也算有些造诣,今日如何连自己的灵兽都指挥不动?”欧阳朽副堂主满脸疑惑,当初的林浩,可是击败了曾经圣兽堂第一天才程昱,绝得不该是如此模样!

    “这圣兽堂也是,林浩主修武道,又并非他们圣兽堂弟子,这滥竽充数也找个本堂弟子,将林浩拉出去做炮灰,等会儿就算丢脸,也是自找的。”周长老看着台下,忍不住叹息。

    “不止是圣兽堂丢脸,更是给仙剑宗丢脸,不过,这次绝不能怪到林浩头上,是圣兽堂的问题。”清尘长老也开口说道。

    ………………………

    宗心月和一些听闻过林浩之名的后辈天才弟子,见林浩连自己的灵宠都无奈控制,也都沉默未语,武道弟子就应该去十宗武道比试,来控兽之战凑什么热闹。

    战台上,徐峰冷笑道:“小子,你到底行不行,你要是不行,我可出手了。”

    听闻徐峰就要出手,林浩忙道:“稍等片刻,我这灵兽有些不听话。”

    此话一出,场下弟子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比赛这几日,这是他们见过最为滑稽和有趣的比试,仙剑宗推送出来的比试弟子,竟无法控兽自己的灵兽。

    “贱鸟,帮帮忙,去将那火狼给我揍了。”林浩朝贱鸟笑道。

    终于,贱鸟懒懒的拍打双翅,只不过,当看见徐峰身前的火狼之后,眼泛出不屑之色,看向林浩:“林浩贱人,林浩贱货!蝼蚁!白痴!”

    “找死,闭嘴!”林浩眉头一挑。

    只不过贱鸟完全将林浩当成空气,压根不在乎。

    这贱鸟生性高傲,怕是不愿对付一只凶兽,林浩让贱鸟出手,反而被贱鸟给骂了一顿。

    ………

    “哈哈哈,我没听错吧,这灵宠居然将自己的主人给骂了一顿,这是什么控兽师,笑死我了!”

    “有点意思,原本觉得控兽比试都是炮灰在比斗,感觉有些乏味,不过这仙剑宗的控兽弟子,十分有趣啊,不错,不错!”

    一些听闻过林浩大名的弟子,此刻也都有些尴尬,堂堂仙剑宗顶级的核心弟子,同方易并驾齐驱的仙剑宗双怪,无法控制自己的灵宠不说,到头来还被灵宠辱骂了一番,这感觉……

    “小子,我看你也没办法控兽自己的灵兽,不如将它送给我,我来调教调教,必然是比跟着你有前途啊,哈哈哈!”徐峰大笑不已。

    贱鸟骂完之后,又一次呼呼大睡,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一般。

    此时,距离比赛已过去了半刻种。

    台下裁判眉头一蹙,看向战台上的林浩,开口道:“仙剑宗弟子林浩,你到底还有没有灵宠可战,若是没有,便要算你输掉本场比试!”

    此刻,林浩也有些无奈,这贱鸟是从不听自己的话,也拿它毫无办法,至于两只上古异兽,林浩可不打算放出,这般一来,等于自己没有灵宠可战,像这种控兽比试,如果出场弟子没有可控的灵宠,等同于认输。

    “不急,再给我一些时间。”林浩看向裁判,面带笑意。

    对此,裁判也有些无奈,像是这样的情况,他还从来不曾遇到过,哪会有出场弟子无灵宠可用?

    ………

    “徐峰兄弟,你的那火狼是否听话乖巧?”忽然,林浩的目光落在火狼身上。

    徐峰顿时一愣,他未想到林浩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呵呵,小子,废话别多说,我看你还是将那灵宠交给我,让我来当他的主人,否则,只怕你还未来得及认输,你那灵兽便已被我的火狼给吃了。”徐峰冷笑不已,完全不将林浩当回事,而且对林浩那只能够口吐人言的鸟儿有些兴趣。

    “既然你的火狼这般厉害,不如就送给我吧。”林浩笑道。

    闻声,徐峰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忍不住狂笑,旋即道:“好啊,你若有本事,便来试试。”

    随着徐峰的话音落下,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顿时运转开来。

    意境

    ……

    剥夺!

    刹那间,徐峰身前的火狼,猛然发出一声哀嚎。

    这火狼仅是凶兽层次,如何能够抵挡住林浩的意境力量,仅在眨眼间,便已彻底被林浩用意境之力驯化。

    “和你以前的主人说再见,到我这里来。”林浩看向火狼,轻声说道。

    还不等众人回神,火狼几乎未有任何犹豫,看也不看徐峰一眼,径直走到林浩身前。

    此刻,人群之爆发出一阵惊呼,像之夺人灵宠之事,不算稀奇,而且在比试也绝对允许,但那连自己灵宠都无法稳定控制的半吊子,竟然能够从徐峰手抢走火狼………!

    “你……你!”

    徐峰愣在原地,自然能够感受到自己同火狼的联系已被无形的力量所切断。

    “徐峰兄弟,对不住了,你还有灵宠可战吗。”林浩笑着问道。

    “混账!老子今日就带了一只灵宠来!”徐峰怒不可遏,区区一只凶兽被抢,徐峰倒是不心疼,可抢他灵宠的,却是一个连自己灵宠都无法控制的门外汉,尤其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徐峰,你的灵宠已易主,可有灵宠继续比试!”裁判看向徐峰,开口问道。

    “没……没有了……我就带了一只来啊!”徐峰又气又恼,若早知眼前这小子如此奸诈,他就应该多带几只灵宠,有本事让他全抢了去!

    “本场比试,仙剑宗林浩获胜!”

    得知徐峰已没有灵宠可用时,裁判当即宣布了比试结果。

    “哼,小子,你偷奸耍滑,之前装作一副门外汉的模样,一定是想让我故意放松警惕,从而抢夺我的火狼!”徐峰满脸不甘之色,早知如此,他应该先下手为强,去抢夺林浩肩上那只会说人话的鸟儿。

    但事已至此,徐峰输掉比赛,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带着满心的不甘,一声冷哼,转身离开战台。

    而林浩则是带着从徐峰那夺来的火狼,离开战台。

    “嘿,别说,那仙剑宗推送出来的炮灰,的确有些脑子,先装出一副完全不懂控兽的模样,瞅准时机,趁着徐峰以为稳操胜券,掉以轻心时,迅速出手抢走了他的火狼。”

    “哈哈,控兽之战本就是这般,除了控兽造诣和灵宠强大的较量之外,智慧也十分重要。”

    “唉,徐峰输的可真是冤,他不是输在控兽水平上,而是被仙剑宗的那小子给智商碾压了………”

    其实,林浩自始至终都未算计过什么,原本他的确是打算用贱鸟来应战,奈何贱鸟不听自己的话,无奈之下,也只能抢了徐峰的火狼。

    这些弟子,想的实在有些多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