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之前在战台上的表现,几乎是必输无疑,对自己灵宠无法驾驭,又无别的灵宠可以用来战斗,甚至连裁判的心都已认定这位仙剑宗顶级的核心弟子必败无疑,而然,最终林浩的胜利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他没有灵宠可用,竟是趁徐峰不备时直接抢夺走了他的火狼凶兽,从而导致徐峰无灵宠可用,异常不甘的输掉了这场控兽比试。

    此刻,仙剑宗席内,我我欧阳朽副堂主终是松了口气,林浩夺走旁人凶兽的手段,在欧阳朽副堂主看来十分正常,并不会觉得吃惊。

    早在当初,林浩同圣兽堂曾经的天才弟子程昱一战时,也是直接夺走了程昱所操控的凶兽,最终胜出。

    “哼,同徐峰那样的流控兽师一战还如此惊险,差一些便输掉这场比试,真不知道当年他是如何胜过程昱的。”沐婉目光落在缓缓走来的林浩身上,口冷哼一声。

    “林大公子,你没有灵宠可用,莫不是想靠着从徐峰手抢来的低端凶兽,来应对接下来的比试吧。”沐婉依然盯着林浩,开口冷嘲热讽一番。

    “林某又不是你们圣兽堂弟子,赢了如何,输了又如何,于我而言,根本无妨。”林浩瞥了一眼沐婉,冷笑道。

    林浩此话,却是呛的沐婉哑口无言,他的确并非圣兽堂弟子,在场所有人都清楚林浩是圣兽堂最后推送出去的炮灰,控兽手段很是一般,就算输掉接下来的比试,对于林浩而言,也是无伤大雅,因为这控兽之斗,根本就不是林浩的责任。

    “林浩,你虽不是圣兽堂弟子,今日的比试也不是你的责任所在,不过还是请你去全力一战,最好能够再胜一场。”此时,欧阳朽副堂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

    闻声,沐婉的神色越发不悦,欧阳朽副堂主的语气,竟近乎求着林浩一般,真不知道为何。

    “林某尽力而为,能赢就赢,输了也没办法。”林浩耸了耸肩,并不在乎。

    有林浩这句话,欧阳朽副堂主这才松了口气,虽看方才林浩的比试有失当年水准,但最终关头却还是从徐峰手将他的凶手火狼抢来,这已是难得,之后,只要林浩能够继续胜出一场比试,相信便能够将一些大宗的天才控兽弟子给逼出。

    连续日的比试,十大宗门的普通控兽弟子,能够上场一战的已经所剩不多,而如同谢飞或宗心月这样的控兽天才,都还未真正出手。

    ………

    炮灰之间的比试还在继续,林浩在仙剑宗席内,也懒得去观望下方战台上的无聊比试,自空间手环将残缺的九宫阵图取出,认真观摩。

    林浩在天都皇城月儿公主手拿来的九宫图,一共分为上下两册,两册都属于真正九宫的残本,其记载内容仅是冰山一角,但其的玄奥,林浩依然是难以很快参悟。

    九宫据说乃是一位大帝级强者拥有,当年那位大帝便是靠着完整的九宫图造就了两只帝皇兽,帝皇兽一念间可移山填海,威力无边,也正是靠着两只帝皇兽,那位大帝在某一个时代近乎塑造了无敌不败的神话。

    此刻,林浩的神念参悟至两副残缺的九宫图,这上册九宫残本,虽是无比玄奥,但林浩却能够参悟一丝,应当是同意境力量相关,而第二册九宫图也是相同原理,但意境层次的玄奥更加隐晦,远远超过第一册。

    “第一幅九宫残本内的意境力量,是同简单快速的驯化妖兽有关,而第二册原理虽同,可意境层次是高深了许多,应该属于培养和驯化更加高级的兽有关,只凭我现在,只怕境界修为至少达到神庭灵主时,才能够勉强参悟第一册九宫残图。”林浩的神念自九宫图收回。

    现阶段而言,让林浩参悟参悟第一册九宫残图,还是有些勉强,至少达到神庭灵主境时,林浩才可参悟大部分。

    自从林浩得到九宫残图参悟第一册至今,所参悟的部分不足十分二,但仅是如此,也已让林浩意境层次的驯化力量更加精湛。

    以往,意境层次的剥夺力量,乃是完全将所针对的凶兽或妖兽的神智完全夺走,从而达到被自己利用的目的,而第一册九宫残本的部分参悟,却是大幅度避免了诸如此类的问题,从神智的剥夺演化为某种幻阵,只是将凶兽或妖兽的神智困在幻阵,已非是完全剥夺抽离。

    “这九宫图果然无比玄妙,仅是一册的残缺,便能让我意境之力有着较大程度转变和改善,很难想象九宫的完整的神威……”林浩将九宫残图重新收入空间手环,忍不住惊叹,也不知是哪位妖孽奇才之辈,创造出了神图九宫,当真是手段通天的大能。

    “若今世能够看一眼完整版的九宫图,那真是……”林浩的目光有些炙热,但他自己心却也清楚,能够得到两册九宫残图,已是天大机缘,完整版的九宫图,天方夜谭,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星羽宗赵华,仙剑宗林浩,上台比试!”

    忽然,下方传来裁判的声音。

    闻声,林浩当即起身,漫不经心的朝着战台走去。

    战台之上,一位白衣少年打量林浩片刻,旋即笑道:“林浩师兄有礼了,在下星羽宗赵华,还请林浩师兄指点一二!”

    林浩抬起头看向少年,道:“怎么,你认识我?”

    少年面色顿时有些潮红,眼竟夹着一丝激动之色:“那是自然,仙剑宗核心级弟子,实力能够排入前几的巅峰级弟子,同方易师兄号称仙剑宗双怪!”

    这少年,曾在上一届十宗武道大比见识过方易的神威,印象十分深刻,赵华做梦也不好想到,自己有一日竟能同方易齐名的林浩在战台上交手,难免有些兴奋和忐忑。

    “林浩师兄,你虽是武道天才师兄,但在控兽一途上,林浩师兄却未必能是小弟的对手!”赵华神色有些激动道。

    “呵呵,那你还是很有希望击败我的,我对控兽也是一知半解。”林浩友善一笑。

    “是的!林浩师兄,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之前徐峰粗心大意,这才让你夺走了他的凶兽,但是我绝对不会!”赵华满脸正色。

    “那开始吧。”林浩道。

    赵华所用,乃是一只高阶凶兽,已经有些接近半妖,而林浩所用的,依然是之前从徐峰手抢来的火狼。

    战台下方,徐峰的目光落在战台之上,当即一声冷笑:“那林浩必败无疑,我的火狼绝不是赵华高阶凶兽通臂猿的对手!”

    凶兽之间,也存在克制一说,通臂猿本就是火狼天敌,尤其是赵华的通臂猿,层次还要比火狼高出半分,这一战,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可言,除非是林浩故技重施,当着赵华的面,从其手将通臂猿抢走,不过,那赵华也见过方才林浩的手段,定有了防备,所以众人以为,林浩想要故技重施,十分困难。

    “林浩师兄,你当心了,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随着赵华言罢,战台上的通臂猿忽然暴走,口嘶吼连连,迅猛的朝着火狼扑去。

    见状,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即便通臂猿是火狼的天敌,那又如何,若是徐峰使用火狼,这一战几乎没什么悬念,只不过,使用火狼的并非徐峰,而是他林浩。

    通臂猿的攻势虽然猛烈,可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火狼却逆风直上,气势比起通臂猿更加骇人,它的獠牙,仿佛被进化过一般,每一口咬下,必能撕掉通臂猿的一块血肉。

    仅仅几息功夫,通臂猿强势不在,看向凶猛至极的火狼,眼竟泛出一丝惧色,身形不由自主朝后方退去,无论赵华如何指挥,通臂猿也不敢继续同火狼放肆。

    此情此景,让在场众人惊讶无比,通臂猿明明是火狼的天敌,各方面都应该死死压制火狼,可这头火狼怎如此的凶猛,面对天地通臂猿毫无惧意,这一战可谓猛烈凶狠到了极致,竟是压制住了天敌通臂猿!!

    “这……这怎么可能!我的火狼,怎会变的如此凶猛?”战台下方,原本还暗喜的徐峰,这一刻是彻底傻了眼,他也曾操控火狼战斗数次,但可从没见到火狼这般凶狠毒辣的一面!

    “哈哈哈……徐峰兄弟,你那火狼可是宝啊!被人抢了去,我见你却一点都没有心疼的意思,徐峰兄果然是豁达之人,佩服,佩服啊!”

    “这火狼,野性十足,连天敌通臂猿都被它给吓着了,现在连进攻都不敢,这该不会是火狼王吧!”

    “火狼王?!这可说不准,也许真的是火狼王,或者有朝着火狼王进化的征兆,徐峰兄,你居然有如此潜力巨大的凶兽,这被抢了,竟一点也不心疼,说你豁达,我看都是轻的。”

    当即,徐峰身旁几位宗门弟子,哈哈大笑道。

    “可恶!”闻声,徐峰面色恼怒不已,此时的徐峰,心已经确定,自己那被林浩抢走的火狼,绝对是火狼王!只是早先他并未察觉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