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峰盯着战台上无比凶猛神勇的火狼,心无比懊恼,那明明就是火狼王,自己当初怎就没有察觉!

    此刻,徐峰心已经打定主意,不管如何,等比赛结束之后,就算是求,也要让林浩将他的火狼王还给自己,否则,他岂能甘心!

    不止是徐峰惊讶,仙剑宗席间的欧阳朽副堂主几人,也都是神色各异。≧

    “林浩那小子,当真是捡到宝了,不曾想竟将火狼王给夺了过来,否则的话,这一战必败无疑。”欧阳朽副堂主看着战台上近乎胜负已分的比试,脸上笑意满满。

    “那小子的运气还真是不错,一旦火狼真正进化成为火狼王,那便是妖兽般的存在,不过,火狼如果真进化成为了火狼王,就不是他能够驾驭的了,哪怕是半妖,也不行。”沐婉说道。

    “呵呵,玄阳宗来人了。”欧阳朽副堂主的目光看向远处,只见玄阳宗的徐峰,跟着两位老者正朝仙剑宗席间走来。

    “副堂主,那两人应该是玄阳宗的长老人物,不过他们找来,又是什么意思。”年女子移花疑惑道。

    “哼,那还用问吗,林浩抢了人家的火狼王,玄阳宗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是普通凶兽也就罢了,而火狼王可是迟早会成为妖兽的存在。”沐婉冷哼道。

    话音刚刚落下,玄阳宗两位老者便已至圣兽堂主身前。

    “九阳长老,黎重长老,许久不见。”圣兽堂主站起身来,看向两位老者笑道。

    那九阳长老却是满脸不悦:“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们仙剑宗弟子未免太没规矩了一些,抢夺我宗的火狼王,怕是不妥吧!”

    “哦……”圣兽堂主微微一笑:“九阳长老此话,我却是有些听不懂了,这控兽比试,哪一条规定不能从对手处抢夺灵宠,一切都是凭实力来说话,难道不是这样吗。”

    “你……!”九阳长老顿时语塞,圣兽堂主之言,并没有什么毛病,控兽比试,抢夺对手的灵宠,十分正常,凭的就是各自实力。

    如果这不是比试,而是控兽师之间的生死之战,实力不济被对手抢走了灵宠,难道还要找对手去说个道理出来?

    “呵呵,堂主大人,九阳长老的性格便是这般,火爆脾气,这你也是清楚的。”这时,一旁的黎重长老给九阳长老打了个眼色,让他不要继续多嘴,这找人要回被抢的灵宠,自然是要低调一些,哪里能够如此强硬。

    “黎重长老多虑,我这也仅是何九阳长老的玩笑话。”圣兽堂主轻轻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放心了,只是,贵宗弟子多抢的灵宠,迟早会成为妖兽,对我们玄阳宗,意义也十分重大,相信圣兽堂主应该会归还,不会让我和九阳长老难做吧。”黎重长老很是礼貌的笑着。

    对此,圣兽堂主点了点头:“黎重长老的话在理,只不过……那林浩可不是我们圣兽堂弟子,他是靠着实力从贵宗弟子手抢走灵宠,也没有坏了比试的规矩,即便是我这个圣兽堂主,也没道理让他将灵宠归还于你们,这让我有些难做啊。”

    听闻此言,黎重长老的面色也是一变,听这圣兽堂主的意思,似乎并不打算将火狼王归还给他们。

    “其实,九阳长老和黎重长老想要回灵宠,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那林浩答应,我们圣兽堂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很快,圣兽堂主又补充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便等等那位小辈,等他比赛结束,让他将火狼还回来便可。”黎重长老忍住自己的情绪,尽量平和的说道。

    ………

    “仙剑宗弟子林浩胜出!”

    忽然,裁判宣布了林浩和星羽宗弟子赵华的比试结果。

    林浩所操控的火狼,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天敌通臂猿,让赵华一阵失神。

    “林浩师兄……是我的败了。”赵华叹了口气,只能接受事实。

    “承让。”林浩微微一笑,转身离开战台。

    “仙剑宗顶尖核心弟子,同方易其名的林浩师兄,居然如此平易近人……”赵华目送林浩离开战台,眼泛出一丝敬重之色。

    本场比试结束后,林浩带着火狼重新返回仙剑宗席间。

    “呵呵,小友且慢。”

    刚至圣兽堂主身前,林浩便被一位老者喊住,林浩打量,现玄阳宗弟子也在此处。

    “林浩,这位是玄阳宗黎重长老,这位则是九阳长老。”圣兽堂主介绍道。

    “原来是玄阳宗两位长老,晚辈有礼了。”林浩点了点头。

    “呵呵,小友,你方才从我宗弟子徐峰手所抢走的火狼,对我玄阳宗意义重大……不知可否行个方便,将这火狼还给我们?”九黎长老笑着问道。

    “林浩大哥,求你将我的火狼还给我吧!”徐峰也苦苦哀求。

    “就是这件事吗?”林浩道。

    “是啊,我们是特地为火狼而来。”黎重长老点了点头。

    “好说,这火狼本就是我从徐峰兄弟手足借用的,既然你们想要,那我还给你们便是。”林浩直接将意境剥夺之力散去,把火狼还给了徐峰。

    “这……”

    徐峰满脸诧异,本以为想要回火狼,几乎是难如登天,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林浩竟然如此好说话。

    “哈哈,好,林浩小友,你果然爽快!就当我玄阳宗欠了你一个人情!”九阳长老直爽笑道。

    “只是一只凶兽而已,两位长老也不必太过客气。”林浩满脸客套之色。

    见林浩居然真是将火狼还给了玄阳宗,圣兽堂主和欧阳朽副堂主的神色都是微变。

    方才副堂主之所说让林浩来决定是否将火狼还给玄阳宗,那已经是摆明了不愿归还,谁能想到这林浩竟会如此好说话!

    “咳咳,林浩,在战台上交手,本就各凭实力,抢走旁人的凶兽,也都算你自己本事,虽说凶兽可以归还,但如果不愿”

    归还的话,也无人能够强迫你。”这时,欧阳朽副堂主只能如此说道。

    闻声,九阳长老和黎重长老的面色却是顿变,欧阳朽副堂主对林浩说的话含义,实在太明显了一些,两位长老又并非呆傻,如何听不明白。

    但欧阳朽副堂主之言也有道理,就算仙剑宗弟子林浩不愿将火狼归还给玄阳宗,两位长老也是毫无办法。

    谁知,林浩却摆了摆手:“欧阳朽副堂主,区区一只凶兽罢了,既然玄阳宗两位长老都已现身,若不归还,倒也显得我林某太过目无人。”

    “呵呵,林浩小友果然通晓事理。”黎重长老面容上的笑意再一次浮现。

    “不过,两位长老,我这次前来,仅带了一只灵宠,奈何我却管教无方,这只灵宠不听我的指挥,若将火狼还给你们,那我接下来岂不是无法应对比试了。”林浩蹙眉道。

    闻声,九阳长老和黎重长老同时看向林浩,不知林浩心所想。

    “哦,那你觉得要如何才好。”黎重长老耐住性子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让黎重长老借我一只凶兽用来继续比试,可好。”林浩说。

    “仅此而已?”黎重长老眼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原本以为这小子是不打算归还火狼,这才找的后续说辞,没想到只不过是想问玄阳宗借一只普通凶兽。

    “嗯,就是这样。”林浩点头。

    “哈哈,好,既然林浩小友这般爽快,那便借一只半妖给你如何,但就是不知,你的控兽造诣能否驾驭半妖。”黎重长老到。

    “他驾驭不了半妖,凶兽就还勉强。”这时,沐婉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林浩也不在意,道:“不必,普通凶兽便可。”

    “好。”黎重长老当即答应下来,随后朝着身前的徐峰交代了一声。

    很快,徐峰带着一条长约两丈的黑蟒归来,将那黑蟒交给了林浩。

    “林浩小友,这是土灵蟒,比起火狼还要厉害几分,不知是否合适。”黎重长老说道。

    “合适。”

    林浩言罢,悄然无息的动用意境剥夺将土灵蟒驯化。

    这九阳长老和黎重长老虽是玄阳宗高层长老,但对控兽一道却并不精通,虽是见土灵蟒瞬间被林浩驯化,也未觉得有什么异常。

    反倒是仙剑宗的圣兽堂主,有些疑惑的看了林浩一眼。

    “林浩小友,这土灵蟒便送给你了。”

    黎重长老言罢,随九阳长老和徐峰几人带着火狼,大步从仙剑宗席间离开。

    等玄阳宗几人走后,欧阳朽副堂主有些责怪的看向林浩:“林浩,你之前从玄阳宗弟子手抢来的,可是火狼王!迟早会成为妖兽!你怎就这样还了回去!”

    “哼,身为仙剑宗弟子,见到玄阳宗长老竟如此惧怕,居然将到手的宝贝又还了回去,真是丢尽了仙剑宗的脸!”沐婉冷哼道。

    一旁,圣兽堂主并未开口,而谢飞看向林浩,眼也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

    “我怎么记得,火狼是林某的战利品,如何处置,还轮得到你来做主不成。”林浩瞥了一眼沐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