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天魔长老

 热门推荐:
    “呵呵,难道没人告诉你,我的医道造诣,早已过自身修为了吗。”林浩嘴角微微扬起,将手银针收回。

    早在之前,林浩便察觉有人潜入,有了防备之心,在屋内散迷香的同时,他就已用银针封住自己的迎香穴,这迷药,对他毫无作用。

    “原来如此,你不止控兽手段可怕,居然还懂得医道,果然不凡。”天都前任大祭司冷冷一笑。

    在他眼,林浩不过只是一位半步灵主,就算此刻神智清楚,那又如何,直接武力震慑便可。

    “小子,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让我来带你走。”前任大祭司冷笑道。

    “哦,你想怎么带我走,别忘了,这里是十大宗门的地盘,就算你驯到新的妖兽,又敢放出来吗。”林浩直视前任大祭司,毫无畏惧。

    这前任大祭司,虽是正统控兽师,但他的妖兽已被林浩抢走,即便驯化到新的妖兽,林浩不会怕了他,而且,蜘盘湖是水月宗地盘,因控兽比试的原因,满是十大宗门势力,就他一位神庭灵主,能够掀起什么风浪(九霄神王45章)。

    …………

    “呵呵,小子,说起来,我倒还要谢谢你,若不是你将我的妖兽抢去,老夫也不会驯化更加强大的顶尖妖兽。”其前任大祭司冷笑不已。

    “哦,是吗,既然如此厉害,不如将你那顶尖妖兽放出来,我帮你看看是否合格。”林浩浑不在意。

    且不说此处有十大宗门势力,就算没有,这天都国前任大祭司,也未必敢将新的妖宠展现在林浩面前,他可没忘记,自己上一只妖兽,就是林浩当着他的面抢了去,如果他将新妖宠放出,天知道这小子会不会故技重施,再一次抢夺他的妖兽……

    “哼,区区半步灵主,对付你,何必动用我的顶尖妖兽!”前任大祭司冷哼一声。

    闻声,林浩嘴角扬起一些不屑至极的笑意:“你难道不清楚,十大宗门的顶尖弟子,有不少能够越境杀敌,我已是半步灵主大圆满境,你确定凭你的实力修为,能够奈何的了我。”

    “找死!”

    眼见林浩如此蔑视自己,前任大祭司勃然大怒,灵力迅攀升,右臂竟化作无坚不摧的利刃,朝着林浩斩去。

    刹那间,灵身之力充斥在小小的房间内。

    轰!

    而然,一声巨响打破黑夜的寂静。

    只见林浩的手掌,轻易便截住了前任大祭司的右臂化作的利刃。

    “什么!”

    前任大祭司被林浩的手掌瞬间束缚,无论他如何挣扎,却也都是难以逃脱,林浩的虎口,像是一座山脉,将他镇压。

    “如此强大的肉身力量,怎么会……”前任大祭司满脸不可置信,看这林浩,也不像专精于修炼体魄的武者,但力量却如此惊人。

    “滚。”

    林浩冷哼,当即一指点出。

    嗖!

    须臾间,这一指划破虚空,强烈罡风呼啸而至,如此可怕的力道,让前任大祭司心一颤,他虽是想要躲避,但依然是被林浩的虎口死死镇压着,难以行动。

    砰地一声,前任大祭司被林浩一指击,整个人若断线风筝,瞬间横飞了出去,将房内的墙壁撞成齑粉,整个人狠狠摔落楼下。

    “哼,我不去找你,你反而自投罗网,既然来了,就给我永远留下!”林浩眼泛着骇人的寒光,他本就对天魔殿恨之入骨,而这些天魔殿贼人,却还紧紧咬着自己不放。

    当下,林浩身形一闪,瞬间从房内离开。

    客栈,不少住客被惊醒,仅是打开房门探出脑袋看了一眼之后,旋即又迅将房门紧闭。

    至于这客栈的掌柜,更加不敢多言,蜘盘湖十大宗门齐聚,掌柜自然是知晓,此刻,在他们看来,必然是宗门之间的争斗,哪里敢多管闲事。

    “掌柜莫要惊慌,这里的损失,全部算在我的头上。”林浩飞身下楼,正见那满脸惊慌失措的掌柜。

    “是是是,前辈随意,前辈随意……”

    这间客栈的掌柜是一位年男子,见林浩现身之后,连连点头,不敢多言。

    “方才从我房内摔下来的那老头,跑哪去了。”林浩问道。

    “这……”

    年男子也不知当不当说,这如果是宗门之间的斗争,他若是说错了话,定然脑袋不保,可见眼前那满头银白长的男子如此强势,也不敢得罪,双眼偷偷看向客栈之外。

    “多谢。”林浩朝着掌柜告谢一声,连忙追了出去。

    城,前任大祭司疯狂逃窜,心无比骇然,他如何能够想到,区区一位半步灵主,武道实力竟是如此的可怕,仅是一指之力,便让他受伤不轻,难以招架!

    “可恶的小杂种!”

    前任大祭司感受到林浩的气息,便知他已经追了上来,口怒骂不已。

    “哼!”

    前任大祭司一声冷哼,双手解印,阵阵玄奥至极的光形符号在虚空凶形成,化作一道网状物体,随后又消散不见。

    大约几息功夫后,林浩刚追到此处,忽是天旋地转,眨眼功夫,再看四周,哪里还是什么城池,他竟身处一望无际的冰原地带,八方冰山围绕,前方是无尽海域,各种骇人的海妖蛰伏,一口之下,可将冰山吞噬!

    “幻术吗……不自量力。”林浩眼见一尊千丈海妖袭来,意境层次的力量瞬间爆。

    “给我破!”

    林浩一声怒喝,眼前的世界如镜片一般碎裂,而自己再度出现在蜘盘湖的城镇之内。

    …………

    前方数千米外,前任大祭司眼透着骇然之色,自己的幻术,便是一些神庭境灵主都要深陷其,想要从幻术走出,运气好也需数日时间,可那小子,仅仅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将自己的幻术破去!

    “那小子可真是恐怖,不愧是老殿主大人看上的猎物,不行,得快一些了!”前任大祭司稳住心神,度更快几分。

    大约数十秒后,蜘盘湖一处僻静的废墟之,前任大祭司来到此处,单膝跪地:“慕法长老大人!”

    “嗯,任历执事,殿主要的人,带来了吗。”一道缥缈之声,从废墟之道出。

    闻声,前任大祭司任历连连摇头:“慕法长老大人,那小子实力绝强,我不是他的对手!”

    此话刚出,一道漆黑的身影忽然从废墟之走出。

    这黑影高达数米,被宽大的长袍所深藏其,一张脸上近乎全部腐烂,露出森森白骨,无尽的威势,让任历身躯不由颤抖。

    “慕法长老大人,殿主大人应该恢复了巅峰时期的战力,到了现在还要那小子的肉身为何?”任历大着胆量问道。

    “哼,殿主虽已恢复第二重天,但血煞宗那些在大小联盟国度陨落的君主,都即将复生,若无法得到那小子的肉身,如何突破更强之境,同那些君主分庭抗礼!”慕法长老一声怒喝。

    听闻此言,任历连连点头,提及不曾见过几面的殿主大人,他倒是更加惧怕天魔殿的数位长老。

    据说,这慕法长老是个不知活了多久的老怪物,原本早就应该寿终,却是用某种秘法将神魂强行封印在体内,不过,代价也非常巨大,慕法长老巅峰时期乃是神王强者,到了现如今,实力却已跌落至神庭巅峰,可便是这般,也十分可怕。

    “身为天魔殿执事,在天都国被人识破,此刻连一位半步灵主都无法制服,你说……我有你这样的部下,另外那些长老,会不会嘲笑我。”忽然,慕法长老开口,语气阴森。

    此话一出,任历心猛然一颤,急忙说道:“慕法长老息怒!属下已将那小子引了过来,而且并未惊动十宗势力!”

    听任历这般说,那慕法长老的面色这才微微好转。

    “好,那本座就在此处等待那只羔羊的到来。”说至半途,慕法长老又道:“之前城镇并未有大的动静,你驯服的顶尖妖兽为何没有拿出来战斗。”

    “慕法长老大人,蜘盘湖是水月宗地盘,这几日因为控兽比试,十宗势力都在附近,属下是怕惊动了十宗,所以才未敢放出妖兽。”,任历解释道。

    自然,这也仅为原因之一,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他还未说,就是怕林浩再一次将他的妖兽夺了去……

    “蝼蚁之众,也敢创派立宗!也罢,不用多久,如数剿灭。”慕法长老嘴角勾勒出一丝残酷而冰冷的笑意。

    “是!要不了多久,血魔殿将再一次统治黄荒大6!”任历敬畏道。

    忽然,一道破空之声响起,旋即,林浩的身形停在废墟前。

    林浩朝任历看去,竟是见任历给一位身高数米的黑袍男子跪地说话,心顿感不妙。

    随后,林浩打量那黑袍男子,滔天的戾气让他忍不住眉头轻挑。

    “哈哈哈,小畜生,你倒还真敢追来!”看林浩终于露面,任历忍不住大笑。

    林浩直接无视这位天都国前任大祭司,面色颜色的盯着那藏身在黑袍之的男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