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历忍不住朝虚空上方打量而去,当现那传说的存在之后,双瞳猛然一缩。≥

    鹰兽狮身,体型无比巨大,就算比起成年地虎来也不遑多让,那翎羽仿佛神兵利器,散着惊人的寒芒。

    “这是……这是狮鹫!上古异兽,成年狮鹫啊!!”任历眼泛出骇然的光泽,看着成年狮鹫,如同置身梦幻。

    他堂堂正统控兽师,当年有幸进入过一次大荒极境,见到普通狮鹫,那也得是绕路而行,这种成年狮鹫……

    “啾!”

    当下,狮鹫一声怒啸,无比锋利的爪子在任历面前一闪而过。

    眨眼功夫,任历的身躯便被狮鹫的利爪撕成了碎片,任历连反抗也未来及便陨落当场。

    “哈哈哈……来啊,天魔殿的慕法长老,不是要抓我吗,我就在这里等你!”见远处慕法长老眼震惊的神色,林浩忍不住大笑。

    “吼!!”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那天门被地虎彻底撞碎,脱困而出。

    天上狮鹫,地上地虎!

    上只上古异兽硕大的双眸内散着惊人的寒芒,滔天戾气席卷八方,这威势让慕法长老眉头深皱。

    若他的实力境还在灵王境,亦或者只跌落至紫薇境,就算同时面对成年地虎和成年狮鹫也不会有所畏惧,但他目前仅有神庭巅峰的势力,充其量只能挥普通紫薇灵主的实力,对付一只地虎还可,但加上一只成年狮鹫……

    地虎和狮鹫本为天敌,可如果两者联手,这就不是普通的数量问题,将会爆出更加可怕的力量。

    慕法长老怎么也想不到,林浩除了有成年地虎给他撑腰之外,竟然还有一只成年狮鹫!!

    一位半步灵主,竟能够同时拥有成年狮鹫和成年地虎,这说出去,怕都无人相信!

    更加可怕的是,这地虎和狮鹫血统无比纯正,仿佛就生活在上古时代一般,绝非那些劣质血统的地虎和狮鹫能够相提并论。

    “啾!!”

    成年狮鹫的呼啸时,打破了短暂的寂静,林浩身上的咒印,被狮鹫暴力冲散。

    林浩站起身来,如之前地虎那般,目光挑衅的看向慕法长老:“咱们之间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

    “小子,我承认你有些手段,今日到此为止,以后,有的是机会。”慕法长老冷冷开口。

    他再权衡,还是决定先离开此处,两只上古异兽的出现,必然会惊动十宗势力,并且,凭他现在神庭巅峰灵主境,想要同时对抗成年地虎和成年狮鹫,难如登天,留在此处,对他是十分不利。

    “想逃!”林浩冷喝:“把他给我留下来!”

    闻声,地虎和狮鹫立即朝着慕法长老扑去。

    只不过,还不等狮鹫同地虎近身,慕法长老便已经失去的踪迹,林浩便是用神念笼罩半个城镇,也未能感知到慕法长老的存在。

    “天魔殿,很好……你们已经彻彻底底的惹怒我了。”林浩额头青筋浮现,眼寒芒一闪而过。

    很快,林浩感知到几处宗门势力的接近,立刻将地虎和狮鹫收回,一个转身便离开了此处。

    若是林浩继续停留在此,必会被十宗势力盘问许久,而那慕法长老早已离开,所有的盘问不过是浪费时间,并且毫无意义。

    …………

    回到客栈,林浩丢给掌柜一块灵石后便回到房间之内。

    天魔殿长老的出现,让林浩戒备之心大增,将房内呼呼大睡的贱鸟给拍醒,让贱鸟给自己守着。

    那慕法长老神出鬼没,不得不防,林浩入睡时,也需要释出一丝神魂之力,打量客栈附近,如果天魔殿的慕法长老卷土重来,林浩也会在第一时间得知。

    不过,林浩却是有些多虑,或迫于成年狮鹫和地虎的威势,慕法长老的确已经离开蜘盘湖,并未再次出现。

    一夜无事

    第二日晨初时分,林浩便被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问话,这其内容,自然也是关于昨夜的异动。

    在城镇某废墟处,明显有打斗的痕迹,并且双方实力均十分强大,也正是因为如此,引起了十宗的重视。

    不过,林浩却未提及昨夜之事,若是说出,怕是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事实的真相并不会让十宗对天魔殿造成什么损失,更不可能抓住那慕法长老,既然如此,林浩又何必浪费这个时间。

    还好,昨夜那任历的尸身被地虎所食,否则,若清尘长老和周长老见到天都国前任大祭司,必会联想起林浩来,到了那时,林浩有十张嘴也未必能够解释的清楚。

    听闻林浩并不知情,两位长老也未多言,反正也只是象征性的调查一番,各大宗门没有任何损失,或是一些散修强者昨夜在城比斗也未必。

    …………

    午时分,林浩随着仙剑宗众人来到蜘盘湖,今日是十强之战,也是最后的比试。

    目前为止,仙剑宗还剩下两人,分别是林浩和谢飞,而各宗门能够上场的控兽弟子,也仅剩下那些真正的天才,因为人数上的原因,仙剑宗暂排在第一位。

    自然,无人会对此刻的排名有任何兴趣,唯有十位天才控兽弟子真正比过之后的排名,才是最终名次。

    “唉,十宗控兽天才未免太少了一些,每宗居然只出了一位,若是出现两位,岂不是胜券在握。”水月宗某位弟子站在人群,等待比试开始时,忍不住说道。

    “你想的未免也简单了一些,十大宗门,如何能够每一宗都有控兽天才,近乎有一半都是滥竽充数,不过是为了在控兽比斗争取到一个名次罢了,这也和宗门之间的利益有很大关系。”

    “不错,就算是同一宗出现两位控兽天才,水准相差也不会太大,如果控兽手段和造诣真的相同,也不会有如此多的炮灰弟子,倘若实力足以压住另外几宗控兽天才,拿下第一,无可厚非,实在正常。”

    随着众弟子的话音落下,裁判却忽然宣布比试开始。

    “水月宗弟子宗心月,冰炼宗弟子仇陨,上场比试!”

    ……………

    随着宗心月的出场,台下一片寂静。

    这仇陨的控兽实力算比较平庸,虽比起炮灰级控兽弟子是好上许多,但却也远远未能达到控兽天才的境界。

    “哈哈,宗心月师姐,手下留情,可莫要让小弟输的太过难看。”那仇陨一步跨上战台,身后跟着一只玄冰化作的半妖。

    这种异相半妖,灵性极强,远比普通半妖强大,但局限性也十分大,对幻境要求很高,若是在寒冰地带,能够对抗半妖,可放至蜘盘湖,实力大打折扣,只能同普通半妖一战。

    宗心月并未废话,也是放出一只狼形半妖。

    “那是……火狼王的后代!”

    “真正的火狼王后代,虽目前只是半妖形态,但成年之后,必然会进化为半妖!”

    见宗心月放出满身红光的火狼,不少宗门高层略微惊诧。

    “那宗心月的控兽造诣……只怕能够同水月宗的妖兽堂主相提并论,或许达到了正统控兽师水准,这一届的控兽之争,不知谁人能够同宗心月一战。”

    此刻,仙剑宗席内,欧阳朽副堂主看向宗心月,忍不住感叹道。

    “水月宗的确出了一位天才。”

    便是圣兽堂主也开口说道。

    宗心月主修武道,控兽一途也是半路出家,短短数年的功夫,竟已达到如此水准。

    “谢飞师兄,如果让你对上宗心月,可有把握取胜?”这时,沐婉问像一旁的谢飞。

    闻声,谢飞沉默片刻,旋即道:“如果宗心月的底牌是她的那只妖兽坐骑,那么或许五五开,可如果她还有底牌,只怕输的人会是我。”

    “什么……居然连谢飞师兄也……”沐婉神色惊讶,在她眼,谢飞已为控兽一途的奇才,可谢飞却对宗心月有如此高的评价……

    “不仅仅只是宗心月,还有几处宗门的控兽天才,都不好惹,例如玄阳宗的韩雾,星羽宗总的奇占。”很快,谢飞的目光看向远处,眼泛出一丝凝重之色来。

    十大宗门,有近乎一半所谓的控兽天才都是花架子,只是滥竽充数为了一个名次利益,但剩下的宗门,那些天才控兽师并不好惹。

    还不等沐婉继续开口,只听台下一片哗然,谢飞几人朝战台打量而去,那仇芸控兽的半妖,仅在十数个呼吸的功夫便败下阵来,面对宗心月,根本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可恶,明明都是半妖,而我的玄冰半妖还是异相之兽,居然无法匹敌他的幼崽火狼王!”也仇陨满脸不甘,但败了便是败了,让他无话可说。

    “水月宗弟子,宗心月胜出!”裁判宣布道。

    比试依然在继续,几处宗门的花架子控兽天才,纷纷上台。

    这些天才,使用的皆为普通半妖,若是遇上真正的控兽天才,近乎无法撑到十息便要落败。

    大约两个时辰后,只剩下水月宗的宗心月,仙剑宗的谢飞和林浩,星羽宗的奇占和玄阳宗天才韩雾。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