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宗门的控兽比试,如今已是第四日,而目前还有四大宗门可战,未出局的则有五位弟子。∑,

    分别是仙剑宗的林浩和谢飞,水月宗天才弟子宗星月,星羽宗弟子奇占和玄阳宗弟子韩雾。

    场上还剩下五人,这也就是说,排行最末位的冰炼宗,甚至连十强也未能进入。

    对此,冰炼宗一位高层长老立即表达自己的不满,站起身看向裁判:“裁判,仙剑宗还剩下两人,除了那谢飞之外,还有一位弟子,这般一来,我冰炼宗岂不是连十强都未迈入?!”

    闻声,众人皆是一愣,甚至连仙剑宗众人也未考虑到这个问题,如果真是如此,等同于这一届的控兽比试,仙剑宗将会有两位弟子排至十强内!

    虽说林浩算不上滥竽充数,但也是为谢飞保驾护航的炮灰,冰炼宗绝不会同意他们仙剑宗有两位弟子迈入十强。

    对此,裁判眉头一蹙,关于仙剑宗另一位弟子林浩的问题,他当真是未考虑在内,弟子交战的顺序也有些错误。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十宗控兽比试,瞩目的也仅有那些控兽天才弟子,将一位炮灰弟子疏漏,无可厚非。

    “冰炼宗长老莫急,弟子的比试顺序的确有些疏忽,等会儿十强决出之后,便让仙剑宗弟子林浩同你冰炼宗弟子战上一场,若你宗弟子胜出。”

    裁判看一眼主场之上的老者,旋即朝冰炼宗长老说道。

    此话一出,冰炼宗长老的面色这才微微好转,毕竟开启十宗比试以来,冰炼宗还从未有过未能挤进控兽之斗十强的先例。

    只不过,仙剑宗众人却有些难以接受,林浩也是靠着真材实料杀至十强之内,这要怪就只能怪裁判团未能对弟子进行妥当分配,这关仙剑宗何事?!

    “裁判,这样的决定,怕是有些不妥吧。”这时,欧阳朽副堂主站起身来,看向下方的某位裁判,开口说道。

    “这是裁判长大人的意思!”裁判冷声道。

    “裁判长……”

    听闻是裁判长的意思,连圣兽堂主也是眉头一紧。

    裁判长乃是控兽联盟会成员,莫要说小联盟国的控兽比试,便算为大联盟国的控兽赛事,也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既然这是裁判长的意思……”

    “那也不行,这一次并非为仙剑宗过失。”圣兽堂主忽然说道。

    听圣兽堂主开口,欧阳朽副堂主不再多言。

    能否有两位弟子迈入十强,这关乎到仙剑宗的巨大利益,圣兽堂主并不想退步,欲继续争取一番。

    此刻,主场之上的老者,目光缓缓落在林浩身上,旋即又看向圣兽堂主:“哦,那你有什么好的意见。”

    圣兽堂主沉思良久:“不如问一问林浩本人的意思,一旦林浩本人有所决定,裁判团和冰炼宗,乃至是我们仙剑宗,都不可干预,如何。”

    随着圣兽堂主话音落下,十宗自高层到弟子,都是一愣。

    这仙剑宗的圣兽堂主倒是会算,哪有弟子会甘愿退出十强?!

    “哼,仙剑宗的,你们未免也太厚颜无耻了一些!方才裁判团已经说的很清楚,等比试结束后,让你宗弟子同我宗弟子比试一场,若你宗弟子能够胜出,冰炼宗自然是心服口服!”

    “罢了。”当下,主场上的老者开口,仔细打量林浩一副,旋即道:“这次的确是裁判团的疏忽,仙剑宗言之不无道理。”

    听闻裁判长竟是同意了,冰炼宗高层虽怒,但嘴巴上却也不敢多言,这毕竟是控兽联盟的人。

    “仙剑宗弟子,你如何决定。”裁判长道。

    “十宗比试,拼的就是真正实力,因为裁判团的一些疏忽,若就让我这般无缘无故躺着进入十强之列,林某人也是汗颜,裁判长的决定,十分公平,林某人没什么意见,就按照裁判长的意思,待决出十强之后,林某同冰炼宗弟子去比试一场。”林浩淡淡道。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那仙剑宗的林浩,难道是傻子不成!连裁判长大人都让他自己决定,他居然……”

    “这样好的机会都不知珍惜,哈哈,看来仙剑宗圣兽堂的堂主是要被气死,十宗控兽比试欢呼一宗的利益,这个时候逞什么英雄啊。”

    不过,一些深知林浩身份的弟子则不这样看。

    “林浩身为仙剑宗顶尖的核心级弟子,又是仙剑宗双怪之一,自然是不在乎这样的控兽比试,就算因为裁判团失误进入十强,日后怕也是被人拿这件事来嘲笑,没什么必要。”

    “对啊,林浩真正注重的,应该只有十宗武道大比,像这样无缘无故躺着进入了十强,只怕十大宗的任何一位顶尖弟子都会不屑,林浩这样做,没什么错!如果是我,我……我肯定不会拒绝这样的机会,哈哈,我又不是顶尖的核心弟子。”

    当下,全场弟子议论纷纷,对林浩的决定,都有着各自的看法。

    “呵呵,那家伙,有些意思,这样的机会都被他浪费了,莫不怕仙剑宗的惩罚吗。”玄阳宗天才控兽弟子,韩雾笑道。

    “不要小看此人,他的武道实力极强,同仙剑宗方易其名。”站在不远处的宗心月开口,一双美眸不停打量林浩。

    见宗心月如此,韩雾一声冷哼,看向林浩的目光泛出一丝不屑,这是控兽的较量,可不是武道场,就算他和方易其名又如何,真正的生死之战,能够挡住自己的妖兽吗!

    所谓的武道天才,在韩雾眼,不堪一击。

    ……………

    仙剑宗席间,圣兽堂主的面色有些阴沉,他好不容易,甚至是冒着得罪裁判长的风险,为林浩争取来了机会,没想到却这般被他给亲手葬送了!

    就如同之前,林浩将火狼王重新还给玄阳宗那般,令人如何不恼怒!

    “林浩!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堂主大人方才的处境如此尴尬,冒着风险帮你争取来的机会,你居然给丢了!”欧阳朽副堂主首先开口发难。

    “呵呵……副堂主大人,这小子该不会是其他宗门派来的细作吧,先是归还火狼王,现在又如此,带他来此处,真是给仙剑宗,给咱们圣兽堂丢人现眼。”沐婉冷笑不已。

    “闭嘴!”欧阳朽副堂主狠狠瞪了一眼沐婉,即便林浩的所作所为有所不妥,她又岂敢说仙剑宗的顶尖弟子是别宗派来的细作,不知天高地厚。

    “我……”沐婉显得有些委屈,自己说的明明不错,怎却惹恼了欧阳朽副堂主。

    年女子移花附耳沐婉,轻声说道:“想来现在副堂主正在气头上,沐婉便不要火上添油了,林浩回宗之上,必会遭大惩。”

    听移花如此说,沐婉心这才有所明悟,细细想来,也是如此,此刻的副堂主和堂主大人,必然是怒不可遏,自己又这般火上添油,难免要遭训斥,等于是自己为林浩承受了副堂主的怒火。

    想到这里,沐婉狠狠瞪了一眼林浩,真不知道副堂主为何执意要将这样的一个白痴炮灰带来参赛,现在倒好,仙剑宗所有的优势都被此人葬送!

    “林浩,这件事,你必须给圣兽堂一个解释!”欧阳朽副堂主怒道。

    上方,清尘长老和周长老见林浩惹怒了圣兽堂,都是有些无奈,被也想训斥两句,但又想起林浩昨日冲刺神庭灵主失败,又如何能够忍心。

    “圣兽堂主方才不是说了,决定权交给林某,而这就是林某的决定,有何不可,有言在先,谁也不能干预。”林浩理所当然道。

    “你你……你!”欧阳朽副堂主被林浩一句话呛的哑口无言,之前堂主的说辞,只是故意讲给裁判团和冰炼宗所听,难不成这林浩脑袋真的有些不灵光?!可脑袋要是不灵光,他是如何在一年的时间内,从普通外门弟子冲到了如今仙剑宗顶尖之流的核心位置?!

    现在看来,林浩这么做的原因,只能够有两个,其一,他是外宗派来和仙剑宗作对的,其二,林浩压根就不将十宗这次的控兽比试放在眼,不愿直接迈入十强,必是考虑到了以后的名声,只怕没有任何一位小联盟国顶尖后辈弟子希望日后被人指指点点。

    第一点,旁宗派来和仙剑宗作对的猜测,显然无法成立,这绝不可能,那么就只有第二点了。

    “林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打着什么算盘,你为了日后个人的荣誉,选择放弃仙剑宗的利益,你真是岂有此理了!”欧阳朽副堂主冷哼道。

    对欧阳朽副堂主的怒意,林浩却丝毫不在乎,平淡道:“我本来就不想参加这控兽比试,当初可是副堂主硬找我代表圣兽堂出赛的,反正事已至此,说不定十强比试结束之后,我还有希望击败冰炼宗控兽弟子,当然,如果副堂主和堂主不想我继续,那我现在就去十宗武道场地,省的在这里浪费时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