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占盯着战台另一边的林浩,不由嘴角抽动。+◆,

    这仙剑宗顶尖核心级弟子,未免也太无耻了一些,此处明明是控兽比试的赛场,而他却完全没有可控的灵宠用来比试,还理所当然的从别的比试弟子手抢夺,这……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

    此刻,韩雾目光冰冷的打量林浩,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冷笑,抢夺半妖这种手段,他们也能够轻易做到,只是不屑如此罢了,而半妖和妖兽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之。

    半妖,说白了,还是属于凶兽的范围之内,灵智如何能够同妖兽相比,林浩想要从他们手抢夺妖兽,痴人说梦话。

    “呵呵……林浩,你的口气倒是不小,我们就给你这次机会,若你能从奇占手将妖兽抢去,便算你同时击败我们两人,如果不行,那你就退出十强,将位置让给冰炼宗,如何。”韩雾负手而立,开口道。

    “我拒绝。”林浩耸了耸肩:“反正我已在十强之列,输赢同样还是十强,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给你们这个机会。”

    闻声,奇占的神色有些阴沉:“林浩师兄,妖兽和半妖和不相同,你武道实力虽然厉害,但若这不是战台之上,真正的生死之战,你早已成为的妖兽的肚餐了,也罢,就让我这只白猿送你下台吧。”

    随着奇占言罢,巨大的白猿一步踏出,惊人的戾气弥漫在虚空内,朝着林浩走去。

    仙剑宗席内,欧阳朽副堂主神色有些担忧,万一那白猿真是伤到了林浩………

    圣兽堂主倒是神色正常,借奇占熊心豹子胆,他也绝不敢杀伤仙剑宗核心弟子,看那白猿的气势,也应该只是想将林浩逼下战台罢了。

    “就算他如控兽实力大增,但现在所面对的可是拥有神庭灵主之境的妖兽!那小子,真是找死!”沐婉看向战台,面无表情道。

    半妖再如何厉害,那还是凶兽的范畴之内,而妖兽则完全不同,除了各宗最为强大的顶级弟子之外,谁人能够同妖兽对抗?!

    战台上,贱鸟缓缓张开双眼,懒散的拍打着双翅,立在林浩肩上,看向那穷凶极恶的白猿。

    而然,就随着贱鸟的一眼扫过,白猿惊人的气势猛然间破去,面对若那蝼蚁般的贱鸟,白猿却是如临大敌,身子不由朝后方退步半步,再也不看林浩一眼,专注的盯着贱鸟。

    这一变故,奇占和韩雾还有在场的众弟子虽未能察觉,但却被宗新月,各宗兽堂堂主,还有裁判长等人的目光捕捉到。

    “林浩的那只鸟儿……”宗新月黛眉一紧,仔细打量,却又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像是最为普通的灵宠,可却连奇占的妖兽都十分忌惮。

    “就是现在!”

    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瞬间涌出。

    意境剥夺!

    那若潮水般的无形意境之力,顿时将白猿笼罩,近乎紫薇级神魂力量还有九宫阵法的加持,令白猿无比痛苦,硕大的兽拳狠狠锤在战台上,疯狂挣扎。

    “什么!”

    忽然间,奇占感受到自己同灵宠白猿的联系越来越薄弱,就好似有一柄无形的神兵利刃,正在切割两者的关联。

    “你妄想!”

    奇占一声怒喝,欲全力将那被切断的关联拉回来。

    “这……这是什么力量,不可能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奇占满脸恐惧,看向林浩,眼泛出敬畏的光泽。

    他与白猿之间有着十分强烈的联系,故此白猿被强行夺走之时,奇占也能够感受到那股惊人的无形力量,已然不属于纯粹控兽一途,在那股力量面前,奇占只觉得自己如同蝼蚁一般,他在仰望着一座踊跃无法逾越的巨山。

    “奇占,发生了什么我事?!”见奇占神色不对,远处的韩雾连忙问道。

    “林浩师兄……请你住手!我认输,我认输了!裁判团,裁判长大人!我认输!!”奇占竭尽全力的朝着主场上喊去。

    奇占的修为,刚刚达到半步灵主,甚至还未凝聚出神魂之力,此刻忽然感受到林浩那无比接近紫薇境的神魂力量,心神顿时崩溃,除了对林浩深深的敬畏和赶快结束这场比试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想法。

    “认输?!奇占你!”韩雾愣在当场,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想认输?就等我先将那小子给轰下战台!”当即,韩雾身前的黑鬣虎化作一道残影,速度快到极致,瞬间便出现在林浩身前,一爪朝林浩拍去。

    黑鬣虎这一击并未用全力,只是想要将林浩拍出战台便可,否则若杀伤了林浩,韩雾也吃不了兜着走。

    “韩雾你混蛋!”

    见韩雾让黑鬣虎出动,奇占顿时怒骂,认输也就罢了,那林浩绝对不是他们能够匹敌的存在,如果惹怒了林浩,或许会让白猿的心神受到严重打击!

    “吼!”

    黑鬣虎张口咆哮,气势无双。

    而然,黑鬣虎在即将把林浩拍下战台时,一旁的白猿却是一头撞上了黑鬣虎!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白猿和黑鬣虎同时在战台上翻滚,不同程度的受了些轻伤。

    “奇占,你干什么!”韩雾看向奇占,怒道。

    “白痴,不是我!”奇占满脸怒意。

    虽然白猿和他之间的联系还在,但目前奇占已经完全指挥不动白猿,已经丧失了对白猿的控制权!

    在过不久,他与白猿之间的关联将会被那股无形的力量彻底斩断,之后,白猿将易主……!

    “可恶,那林浩竟然有这等本事!”韩雾又惊又怒,本想他能够夺走对手的凶兽,但想要从他们手夺走妖兽,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但此刻,白猿却显然被林浩所控制!

    此刻,战台下方的宗门弟子,神色各异,看向林浩,有惊骇,有敬畏,还有难以置信,甚至是崇拜。

    “林师兄加油!”

    “厉害……厉害啊!控制住了,奇占的妖兽被林浩师兄给控制住了!”

    “这这这……作弊吧这是!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到底是控兽师,还是控兽师的克星啊!连妖兽都能直接抢走!怪物!!”

    仙剑宗席间,圣兽堂主顿时从座上站起身来,震惊的盯着林浩,谢飞则一脸怒气,他才是仙剑宗第一控兽天才!

    “骗……骗……骗人的……骗人的吧!”沐婉思绪有些混乱,那个控兽水准,明明不如自己的林浩,现在控住了奇占的妖兽!堪比人族神庭灵主级的妖兽!

    沐婉等人,脑一片混乱。

    主场上,裁判长神色激动,死死盯着林浩,朝身旁一位戴着面纱的女子道:“此人居然拥有如此控兽造诣,或许同那宗心月有的一拼!”

    “可以考虑让他入会。”女子淡淡的声音传出。

    “吼!”

    忽然,战台上方,黑鬣虎的巨尾狠狠扫在白猿的腹部,将白猿甩飞百米之外。

    “该死,你给我下手轻点!”奇占心疼无比,那可是他的灵宠!

    旋即,黑鬣虎气势不停,一鼓作气朝林浩扑去,暴戾的气息蔓延全场,令一些观战弟子感到有些压抑。

    “吼……吼!!!”

    黑鬣虎站在林浩身前,俯视着林浩,口咆哮,似在示威。

    贱鸟瞥了黑鬣虎一眼,旋即失去了兴趣,在林浩肩上呼呼大睡。

    “来的好。”林浩嘴角微微上扬,意境层次的力量连同黑鬣虎一起笼罩。

    轰地一声,在黑鬣虎还在示威时,身躯却如同被九幽落下的巨山砸,重重摔倒在地,神智有些不清。

    “什么!”

    韩雾大惊,他和黑鬣虎之间的联系,被一股无形力量侵入,并且这股联系被尝试着斩断!

    “可恶!你想都别想!”韩雾咬牙切齿,那林浩夺走了奇占的白猿,现在居然还有力气来抢自己的黑鬣虎!

    当下,韩雾不再有任何保留,全身心控制着黑鬣虎,命令黑鬣虎去反击。

    在这命令被无数倍强化之后,黑鬣虎摇了摇头,挣扎着站起身来,身形一步一个踉跄,不稳的朝林浩走去。

    只不过,步之后,黑鬣虎却又重重摔倒在地。

    “这韩雾却是不错,居然磨损了我如此多的意境之力……”林浩若有所思,接下来对战宗心月,只怕就没有现在这样轻松了。

    “起!”

    林浩喝道。

    随着林浩言出,原本那如同丧失了全部力量的黑鬣虎,再一次精神抖擞,迅速站起身来。

    “卧!”

    林浩笑道。

    众目睽睽之下,黑鬣虎如同一只土狗般,卧倒在地。

    “乖,过来,还有你。”林浩看向黑鬣虎,随后又瞥了一眼白猿。

    这两只凶猛的妖兽,头也不回,走至林浩身前,等待命令。

    “你们,还有可以替换的妖兽吗。”林浩朝着呆滞的韩雾和满脸敬畏的奇占问道。

    “没有没有!是林浩师兄赢了!”奇占讨好般的笑道。

    “韩雾,那你呢。”林浩又问道。

    许久后,沉默的韩雾,终是摇了摇头。

    此时此刻,全场爆发出阵阵惊呼之声,而那些之前将林浩当着白痴的弟子,现在一个个愣在原地,还无法从这难以接受的事实回过神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