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宗弟子,林浩胜!”裁判站立即起身,声音略微有些激动的宣布道。◎,

    从林浩出场以来,所有的灵宠,无一例外,全部是从旁人手夺来,凶兽如此,半妖如此,甚至是韩雾和奇占的妖兽,也是如此。

    “我不服!!”

    在裁判长宣布结果之后,韩雾大声喝道。

    “韩雾,你如何不服?!”裁判团询问。

    “这算什么比试,身为控兽师,没有自己的灵宠,都是从旁人手足抢夺,这是什么道理!”韩雾怒道。

    他是输了,他但心不服,口也不服,韩雾绝对不允许自己败在宗心月之外的控兽师手上,尤其是林浩这种,只能抢夺旁人灵宠的狗屁控兽师。

    能够抢到灵宠,的确为他的本事,可林浩抢夺灵宠时所用的力量,绝对和控兽造诣关系不大。

    “控兽比试,抢夺灵宠并不算犯规。”裁判团道。

    “虽然不犯规,但林浩抢夺灵宠所用的力量,绝对和控兽造诣没有直接的关系,方才我和奇占都有所感受!”韩雾怒道。

    奇占只能实话实说,在裁判长处撒谎,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听闻韩雾之言,各宗弟子瞬间炸开了锅。

    “如果林浩不能拿出作战的灵宠,他又凭什么能称为控兽师?!”

    “不错,这和空手套白狼没有任何区别,他再厉害,不也只能抢别人的灵宠吗,身为控兽师,如果日后生死之战时遇到武道强者,他要怎么办?武道强者可不比控兽师,身边没有灵宠让他抢夺!”

    “的确有些道理,林浩的手段虽然厉害,但总觉得这样就位列控兽比试的第二,有些不太合适。”

    “哼,你们这是羡慕嫉妒,韩雾那厮的脸皮也真是太厚,身为男子汉,敢比试就别怕输,输了便是输了,却要找诸多借口!”

    “能够抢旁人的灵宠,这还不算控兽手段?难道非要去山脉深处自己驯服妖兽才算控兽师?从旁人手抢来的难度更大,反而不被承认?开什么玩笑!”

    此时,全场弟子分为两派,一部分认为林浩应该取消十强资格,除非能够拿出自己的灵宠,而另外一部分弟子则认为林浩的手段并未触犯规则,能从敌对控兽师手将灵宠抢来,那是他的本事,没有可以干涉。

    当下,裁判团也在讨论之,半响也个结果。

    许久后,裁判长开口道:“本场比试依然有效,可如果林浩你要继续挑战宗心月,便不可继续施展夺兽手段!”

    “好吧。”林浩点了点头,正巧自己的意境力量已消耗了太多,而宗心月那生幻灭兽,实力不可小看,意境剥夺,也未必能够抢来。

    “你如今已位列第二,可要挑战第一的宗心月?”裁判长道。

    “那是自然。”林浩立身战台,已在等待宗心月。

    “林浩,你已连续比试数场,可以休息两个时辰。”见林浩打算继续比下去,裁判团提醒。

    “不必浪费时间。”林浩道。

    闻声,裁判团众裁判哑口无言。

    “水月宗弟子宗心月,仙剑宗弟子林浩,胜者第一!”

    随着裁判团的宣布,宗心月自水月宗席间纵身一跃,若灵蝶般缓缓飘落至战台央。

    宗心月一身白衣,长发至腰,灵动的双眸毫不避讳的盯着林浩,胸前两座高峰笔挺,令人想要一探究竟。

    “宗心月姑娘,请指教。”林浩看向宗心月精致的面容,微微一笑道。

    “林公子,有礼了。”宗心月微微颔首。

    旋即,宗心月又道:“林公子应该又是身无灵宠可用,是否需要心月借你一只妖兽,暂用作公平比试。”

    闻声,林浩神色有些尴尬:“我想是不必了。”

    “哦……那林公子,是否是想从心月手抢走灵宠,不过方才裁判长已明令禁止了。”宗心月面带春风般的笑意。

    对此,林浩有些语塞,无法使用意境剥夺之力,那就只能用贱鸟一战。

    而然,贱鸟眼高于顶,自己的本事却是不咋样,让它和生幻灭兽去比试,只怕会被完虐。

    贱鸟很少出手,在林浩看来,贱鸟的实力应当可以比肩普通妖兽,或者更强一些也未必。

    “林公子深藏不露,想来对这场比试也未真正用心,不如就让你肩上的灵宠,来同心月的生幻灭兽比试一番。”宗心月道。

    “它不是生幻灭兽的对手。”林浩也不隐瞒。

    宗心月疑惑,他那唯一的灵宠不愿使用,抢夺的手段也被裁判长禁止,那还比试什么……

    “贱货,贱货!林浩这个贱货!”

    忽然,贱鸟拍打双翅盘旋在半空,口骂道。

    听林浩肩上那只神秘的灵宠忽然开口,全场都是一惊,仔细听来,说的是人言不假,但却是大骂主人!

    天下还有这等灵宠?!林浩和那鸟儿,到底谁是灵宠,谁是主人……

    “闭嘴!”林浩狠狠瞪了一眼贱鸟。

    “废物,白痴,蝼蚁!”贱鸟叽叽喳喳个没完,仿佛是抗议林浩方才说它打不过生幻灭兽。

    眼看林浩和他的那只鸟儿灵宠竟这般有趣,宗心月不禁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姑娘,吃大鸟吗,吃大鸟吗,姑娘吃林浩的大鸟吗!”

    贱鸟顿时飞向宗心月,贱嘴一张,让全场都有些脸红的话语被贱鸟道出。

    “畜生,你竟敢胡言乱语!”

    韩雾拍案而起,恨不得将贱鸟撕成碎片,如果眼神能杀人,林浩和贱鸟不知已经死了几百次。

    “姑娘,吃林浩的大鸟吗!”

    贱鸟完全无视韩雾,朝着面色微红,神色有些呆滞的宗心月继续喊道。

    此时,仙剑宗席间,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还在震撼于林浩那可怕的抢掠手段,可当听至贱鸟对宗心月说的话时,两人的老脸都有些挂不住了,那是什么淫宠,怎能说出这种话来?

    水月宗众弟子,神色愤怒,站在场下大骂林浩无耻淫贼,若非顾虑林浩的实力,只怕许多宗心月的仰慕者,早已冲上战台找林浩决斗去了。

    “心月姑娘,你莫要误会,我这灵宠可学人言,都是无意义的话!”林浩急忙解释道,他已被贱鸟坑了太多次,而且每一次都是在他猝不及防之下……

    “那……林公子是以往对别的女子说过此话,让你的灵宠学了去吗。”宗心月灵动的双眼微眨,本是生人勿进的气质,此刻却显得有些俏皮可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