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台上,那慵懒巨猫背部生长出彩蝶双翅,同之前的模样倒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虽没有丝毫凶戾之气,但给人感觉却是有些缥缈。

    “喵呜……”

    懒猫坐在一旁,打了个哈欠,双眼盯着不远处的地虎,似乎并未在意。

    像地虎和狮鹫这样的古代种,本就无比暴戾,尤其是成年之后,性格更加暴躁,岂能容忍这些低贱的妖兽如此挑衅,若非未接到林浩的命令,地虎早已冲上前去,将那可恶的懒猫撕成碎片。

    “林公子,你的灵宠虽然厉害,但面对声幻灭兽,想要胜出,只怕希望不大。”宗心月嘴角微微上扬。

    闻声,林浩道:“心月姑娘谦虚了,姑娘应该是想说,我这只妖兽,面对生幻灭兽,应该没有胜出的希望吧。”

    对此,宗心月也不反驳,除了拥有紫薇境的高阶妖兽之外,生幻灭兽堪称无敌,是妖兽的皇者。

    单独分开的幻灭兽,倒是没什么厉害,面对林浩那只黑虎,必败无疑,可生合一,不可同日而言。

    “去会会林公子的妖兽。”很快,宗心月朝着那用慵懒的巨猫开口。

    “喵呜!”

    当即,巨猫开口呼啸,终是有些不情愿的站起了身,慢腾腾的朝着地虎跑去。

    “这个度……”

    见状,林浩觉得有些好笑,那巨猫实在太慢,每一步都好似用尽了全身力气,这样下去,只怕它还未碰到地虎就已经累趴在地。

    不过,既然是生幻灭兽,宗心月又能够将它视作王牌,便绝不可能如此。

    还不等林浩多想,巨猫那生长出的蝶翅轻轻挥动……

    随着双翅的拍打,刹那间,巨猫的度提升了千百倍不止,那圆滚滚的身躯,竟是化作一道残影,仅一眨眼功夫便已来到地虎身前。

    “吼!!”

    地虎咆哮,凶煞之气弥漫虚空,令场下弟子的身躯为止一颤。

    而然,让林浩惊讶的是,还不等地虎有所行动,那懒猫身形直立,似人般踢出一脚,狠狠的撞在地虎腹部。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若伏天闷雷炸开,地虎如同断线风筝般横飞出百米之外。

    轰隆隆隆隆隆隆!!!

    直径过千米的战台随着地虎摔落在地,剧烈抖动。

    普通地虎的重量,便宛若一座大山,而成年地虎则更加不用多言,这战台虽然巨大,被地虎狠狠撞击,也难免会有所动摇。

    此刻,见宗心月的生幻灭兽仅用一脚便将林浩的妖兽踢飞,场下不少弟子欢呼雀跃,摩拳擦掌,神色兴奋。

    而一些支持林浩的宗门弟子,则是眉头紧皱,掌心内全是汗水。

    在上一届之前,控兽之斗几乎全为圣天宗称王,之后圣天宗那位级控兽天才退出控兽比试的舞台,又出了一位妖孽般的宗心月。

    像是仙剑宗,控兽比试以往也是面勉强进入十强之,可今日却又机会争夺第一,如果林浩击败宗心月这样的神话,将会让许多宗门的控兽弟子看见希望……

    “宗心月的生幻灭兽,实在太强,林浩那只黑虎虽然厉害,但想胜过生幻灭兽,几乎不可能。”

    仙剑宗席内,圣兽堂主开口说道。

    “嗯……堂主,不过这样也已经够了,林浩这一战即便败北,也是十强第二人,并且用那黑虎击败了宗心月的独角兽,为仙剑宗和圣兽堂争取到了足够的利益。”

    “不错,真是眼拙,未想到那林浩竟隐藏的如此之深,怕的副堂主你也未看清吧。”圣兽堂主看向欧阳朽。

    闻声,欧阳朽摇了摇头,面色有些尴尬,也不能说林浩刻意隐藏,但在一年之前和程昱交手时,林浩哪里有这般大的本事,所以欧阳朽副堂主心还一直认为林浩的控兽手段,应该同一年前相差无几,说不定还要退步些许。

    “有林浩在……我圣兽堂,势必要崛起!”圣兽堂主神色振奋。

    谢飞在一旁黑着脸,心满是不服,原本自己是若蝼蚁的林浩,居然有如此可怕的控兽手段!

    “谢飞,你也不要心埋怨,方才林浩未挑战你,定念你是同门,否则的话……”欧阳朽副堂主似看出了谢飞的不满,出口提点。

    “副堂主多虑了,我和林浩同出自仙剑宗,他有如此本事,我自然也十分高兴。”谢飞面无表情道。

    “嗯,那是最好了。”欧阳朽点头,旋即目光又落在战台之上。

    …………

    林浩眉头紧蹙,方才那慵懒的巨猫,度提升惊人,尤其是力道,更让林浩难以接受。

    即便地虎封印了自身完整体态,但体重却没有任何变化,而那慵懒的巨猫,竟是一脚将地虎踢飞,这是什么概念?!等于同时踢起了几座大山!

    林浩承认,他的确是小瞧了宗心月,好在之前第一名不能挑战,否则韩雾、宗心月、奇占人联手,怕是非要逼出地虎的完整形态来。

    目前,林浩并不想让地虎或狮鹫出现在旁人眼,两只上古异兽,都是林浩的最强底牌,面对强敌时,将两只成年上古异兽出其不意的使出,对林浩而言,几乎已是胜券在握,过早暴露,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喵呜!喵呜!”

    慵懒的巨猫看向宗心月,神色委屈到了极致,抱着自己之前踢地虎的右腿,蹭来蹭去。

    见状,林浩险些没气的喷出一口老血来,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妖兽,明明是它得了便宜,将地虎踢飞,却还在那装模作样。

    不过仔细想来,地虎的体重难以估量,巨猫将地虎踢飞,自己又能快活到哪里去。

    “贱货,贱货,笨猫,白痴!”忽然,贱鸟站在林浩肩上,朝着大猫骂道。

    “喵呜,喵呜!”巨猫不甘示弱,指着贱鸟嘀嘀咕咕。

    “林浩,战台不允许你同时用两只灵宠作战!”

    贱鸟的叽叽喳喳,引起了裁判团的不满。

    “难道……说话也算攻击?”林浩看向裁判团,不解道。

    “你!”

    闻声,裁判团哑然,说话自然不算攻击,可骂人的话,不对,最多是骂妖兽,那灵宠骂妖兽,算是攻击吗……

    裁判团讨论了半响,也没个结果,甚至连他们自己也羞红了脸,居然在讨论这种无聊的问题。

    “不管如何,让你未参赛的灵宠,不要影响生幻灭兽!”裁判团道。

    “白痴,蠢货!”贱鸟朝着裁判团骂了几声,终于在林浩几拳乱轰之下,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林公子的鸟儿灵宠当真可爱,不过见林公子对它并非太喜,不如林公子将它换给我,可好。”忽然,宗心月笑道。

    “换给你?”林浩不解。

    “嗯……心月愿意用十只妖兽同你交换,不过需要一些时间,一年之内,可以将十只妖兽送至林公子手。”宗心月道。

    “十只妖兽?!”

    听宗心月的豪言,不少弟子神色惊诧,不过,凭宗心月的本事,想要为林浩驯服十只妖兽,问题也不会太大,就如宗心月所言,时间问题罢了。

    “成交,成交,成交!”

    还不等林浩开口,贱鸟拍打着双翅,竟直接飞落至宗心月的肩上,并且蹭了蹭宗心月那精致的脸庞。

    这一举动,又引来场下一片哗然。

    宗心月笑了笑:“看来,林公子的这只鸟儿,也很喜欢我呢。”

    若是旁人,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亏本的交易,这怎样看来,都仅是一只赖皮鸟,没什么本事,除了骂人一无是处。

    但宗心月却不这般认为,之前她的独角兽,生生被这只鸟儿若有若无的气势震慑,不敢造次,宗心月所想,林浩这只灵宠,绝对有不凡之处。

    “混账!”林浩指着贱鸟:“你敢叛变,把我的灵气和从我这里得到的所有资源都给我吐出来,否则我打断你的鸟嘴!”

    当初在圣地地门内,吞了自己一大半灵气,又吃了自己数不清的天材地宝,现在敢拍拍屁股跑路,想都别想。

    “吼!”

    还不等林浩继续开口,远处的地虎爬起身来,那滔天气势镇压全场,死死锁住巨猫。

    随之,贱鸟拍打着双翅,重新落至林浩左肩。

    “可惜呢,看来林公子的鸟儿,方才也是逗心月开心罢了。”看贱鸟离开,宗心月叹了口气。

    “呵呵……心月姑娘,这个交易,林某不做,而且,这贱东西,除了骂人,一无是处,跟在姑娘身边也是个麻烦。”林浩道。

    “好,既然林公子这般说,那就等比试结束之后再论。”

    宗心月言罢,巨猫再一次化作残影,粗短的双拳扬起,朝着地虎脸上打去。

    “吼!”

    地虎愤怒咆哮,充满爆炸力道的虎爪同时朝巨猫划过。

    轰!!

    刹那间,地虎锋利如神兵的利爪,同巨猫一拳狠狠撞击,战台上响起惊天轰鸣声,一阵阵无形气浪翻涌,地虎和巨猫同时朝后方退了数步。

    “什么……”

    林浩更加诧异,即便是封印了完整形态的巨虎,实力也能挥出成左右,巨虎成的力道,已经足够惊人,而那巨猫的力量,居然同地虎持平!

    “是那只黑蚁……”

    林浩若有所思,蚁兽的力量最为惊人,生幻灭兽合一,让那巨猫拥有了彩蝶的度,黑蚁的怪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