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幻灭兽合一,让这只胖猫拥有了彩蝶的速度,乃至是黑蚁的怪力,能够与封印状态下的地虎不分高下!

    “吼!”

    地虎愤怒咆哮,速度达到极致,身躯狠狠撞在那巨猫圆鼓鼓的肚皮上。+,

    砰地声巨响,胖猫被地虎撞翻在地,径直滚了一圈。

    地虎一击得逞,不依不饶,迅速又朝着战台上打滚的胖猫狠扑,锋利的獠牙泛着寒光,好似能够撕裂一切。

    “喵呜……”

    一双蝶翅被它压在身下,胖猫四脚朝天,正当地虎靠近时,胖猫挣扎起身的一脚,正好乱登在地虎的脸上。

    原本是令人热血沸腾的控兽比试,却因那胖猫的原因,看起来十分滑稽,令不少弟子咧嘴大笑。

    “喵呜!”

    胖猫迅速起身,盯着愤怒的地虎,一声诡异怪笑。

    只见胖猫眼浮现出诸多玄奥至极的符号,那些符号在它眼分离、重组。

    原本怒到极致的地虎,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同巨猫四目相对,眼神有些呆滞。

    “林公子……看来是心月赢了这场比试。”宗心月嘴角微扬,看向林浩道。

    随着宗心月的话音落下,胖猫迅速跑至满脸呆愣的地虎身边。

    “喵呜!”

    巨猫直立起身,抬高双拳,像是一位人类修炼拳技的人类武者。

    啪!

    一拳砸在地虎的腹部。

    轰!

    又一拳打在地虎的脸上。

    …………

    轰!

    数十拳后,巨猫一脚将地虎踢走。

    地虎的身躯若断线风筝,横飞至战台边缘,险些坠落下去。

    场下,众人见林浩那气势汹涌的黑虎,从原本的猛兽变成了一只只会挨打的羔羊,不由心疑惑。

    “打啊!发生了什么,为何林浩那黑虎不还击!”

    “林浩该不会是故意让宗心月的吧,这也太水了!”

    “就是,哪有光挨打不还手的道理,之前还不分伯仲,打的难解难分,现在是怎么了?”

    当即,一些有见识的弟子开口:“宗心月的生幻灭兽,分别拥有种力量,彩蝶拥有最快的速度,黑蚁拥有最强的力道,而那只胖猫,生下来便带有幻术神通,以双眼为媒介,与之对视,可令人或兽坠落幻境之,据说,生合一后,就算神庭巅峰强者,也难以抵抗这种幻术。”

    “幻术?!”

    “那巨猫看起来,是生幻灭兽最没有本事的一个,居然还有这等神通……加上黑蚁的巨力和彩蝶的速度,根本就是无敌了啊!”

    “唉,在我看来,这场比试实在有些不公平,不管如何,也是生合一,等同一只妖兽拥有种妖兽的全部力量,这和一打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笨蛋,谁让生幻灭兽懂得融合,因为没有明规定,所以只能算一只妖兽……”

    场下,众人见林浩的地虎被打至毫无还手力,一些心向林浩的弟子,为林浩打抱不平。

    而战台上,地虎依然是被巨猫狠揍而不得还手。

    “林公子,比试有继续的必要吗。”半刻种后,宗心月微微笑道。

    “若是能将我这灵宠打伤,便算你赢了。”林浩平淡道。

    “打伤……?”

    听闻此言,宗心月眉头一蹙,巨猫拥有黑蚁那可怕的力量加持,林浩那妖兽虽然体魄气势惊人,但坠落幻术,只能任由巨猫一顿海揍,此刻定然受伤不轻,而林浩所言之意,似乎是他的妖兽毫发无损……

    “喵呜!”

    巨猫眼那玄奥的符号重新排列,将幻力撤去。

    “吼!!”

    忽然间,地虎回过神来,神态有些疯狂,四肢一登,竟是化作一道若惊雷般速度的黑影。

    轰隆!

    巨猫猝不及防之下,被地虎的虎掌狠狠拍倒在地。

    “这……!”

    此刻,宗心月一双灵动的眸内,泛出惊诧异至极的神色,坠落幻术半刻种,也被拥有蚁力的巨猫狠狠锤打了半刻种,这若换做别的妖兽,早都已经被打死,可林浩的那只黑虎,莫要说被打死,就连轻伤的模样也没有。

    “喵呜!”

    巨猫迅速爬起身,眼符号再一次排列组合,让地虎重坠幻境内。

    啪砰!

    巨猫双拳若雨点般狠狠砸落在地虎身上,仿佛要学宣泄一般。

    “打吧,等什么时候把它打伤,你们就赢了。”林浩站在一旁,满脸无所谓的神色。

    地虎虽然封印了完整形态,但体质强度却没有丝毫改变,就凭生幻灭兽的攻击力度,想要伤到地虎,实在有些太过困难。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地虎近乎一直处于挨打的状态,裁判团数次询问林浩是否投降,但都被林浩否决。

    让众人诧异的是,每次幻术解除,林浩那只灵宠都是生龙活虎,好似之前被巨猫殴打的,并非是它一般。

    终于,在最后一次殴打无效后,裁判长起身,强行结束了这次的比试。

    “仙剑宗林浩,为这次十强之首。”

    裁判长语出惊人,宣判林浩的胜出。

    随着裁判长的宣布,宗心月沉默未语,可拥护宗心月的各宗弟子则显得有些愤怒,认为这次裁判团十分不公,便连水月宗的两位长老也面带愤怒之色。

    “裁判长,谁都能看出来,林浩那只黑虎虽然强悍,但却被月儿的生幻灭兽玩弄于鼓掌之间,被打了半个时辰都不能还手,胜出者应该是本宗弟子宗心月!”

    水月宗一位长老,站起身来,看向裁判长抗议。

    “呵呵,笑话,你是在质疑我的判断?”裁判长盯着水月宗长老,冷冷笑道。

    “不敢,但只是觉得这次有些不公,裁判长太过偏向仙剑宗了。”水月宗长老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莫说是水月宗,即便仙剑宗众人,也是一头雾水,正如水月宗长老所言,这次胜出的,应该是水月宗弟子宗新月。

    “你觉得不公,那是因为你眼拙。”

    水月宗长老颜面尽失,但却又不敢开口反驳,裁判长这句话,不止是让水月宗长老丢了面子,更是让在场近乎所有宗门都有些脸红,因为他们也觉得,胜出者应该是宗心月。

    “裁判长,的确是在下眼拙,还请裁判长明示!”水月宗长老抱拳。

    “哼,水月宗的,胜便胜,输便输,既已败,却还要质疑裁判长的决定,你是何意!”当下,仙剑宗席间,圣兽堂主站起身来,冷喝道。

    旋即,圣兽堂主看向战台上的林浩:“林浩,你说,这一战你可是凭自己的实力胜出?!”

    林浩却满脸无所谓的模样:“我不知道,全听裁判长的决判。”

    圣兽堂主有些尴尬,他问林浩,那就是自讨没趣。

    “宗心月,你可知为何会败掉这一场比试。”几息之后,裁判长问向宗心月。

    “心月知晓。”宗心月的回答,却是让人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心月宗两位长老看向宗心月,满脸不解,怎连宗心月本人都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在他们看来,分明是生幻灭兽将林浩的黑虎玩弄在鼓掌之间才对,要输,也定是林浩输!

    “林公子的黑虎妖兽,先是击败我的独角兽,让我替换生幻灭兽,等同是已先手赢了一局。”宗心月轻轻说道。

    “不对啊!要是这样说来,心月你的独角兽,不也是赢了林浩的那只鸟宠吗!”心月宗长老立即反驳。

    闻声,场下不少弟子纷纷点头,的确是如此,第一局是宗心月的独角兽对战林浩那神秘鸟宠,如果宗心月说法成立,那么她也应该赢了一局。

    只不过,宗心月却是摇了摇头:“林公子的那只灵宠,何曾同独角兽战过……”

    此话一出,全场皆愣。

    仔细想来,宗心月一语道破其玄机,林浩那只鸟宠,的确从未和独角兽动手,硬是要说来,应该动了动嘴,只是用语言来骂了独角兽而已。

    “林浩那鸟宠,不是骂了独角兽吗……”

    场下某位女弟子,开口说道。

    话音刚落,当即引来一阵哄笑,动动口也算比试?

    水月宗两位长老无言以对,似乎的确是这样的情况,林浩那只鸟宠,从始至终也未出战,最多动动嘴罢了,这如何能够算妖兽之间的交战。

    “而且,林公子的黑虎,体魄力量太过强大,虽是被生幻灭兽引入幻术之,无法还击,但却也伤不了它丝毫,等到幻力枯竭,最终会是生幻灭兽败北。”宗心月叹了口气。

    当知晓黑虎强大惊人的体魄力量时,宗心月便已知自己会输,经生幻灭兽半刻种的殴打,那黑虎居然毫发无损,时间一长,幻力枯竭,声幻灭兽虽能与那黑虎一战,但时间越长,对它则越不利,一战持久而论,生幻灭兽必败无疑。

    融合也有时间限制,前一个时辰是最强状态,往后则越来越弱,个时辰后,融合将会失效。

    这一点,裁判长比她还要清楚,所以才强制结束了比赛。

    听完宗心月的解释,全场众人惊诧的盯着林浩,还有他身前那只黑虎。

    连生幻灭兽都无法战胜的可怕妖兽!

    这控兽第一,非林浩莫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