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得十强之兽,完全在林浩意料之,宗心月那只生幻灭兽虽然厉害,但却无法突破地虎的防御,只要时间充足,到头来融合时间到,宗心月同样要惨败,仅仅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

    也好在裁判长眼光惊人,早已看出了宗心月的败势,从而终止比试,省的浪费时间。

    “能与林公子交手,是心月的荣幸,控兽一战虽败,但在武道比试上,心月一定不会重蹈覆辙。”

    林浩嗅到一股体香味,抬起头,只见宗心月已走至自己眼前。

    “心月姑娘言重了,林某侥幸胜出而已。”林浩笑道。

    “告辞。”宗心月转身跳下战台,随着水月宗众人离去。

    而林浩夺得第一,自然也有丰厚的奖励,一颗灵兽丹,控兽师食用,可增强对兽的感悟力,异常珍贵。

    黄昏时分,裁判团也随着裁判长离去。

    不过在离开之前,裁判长赠给林浩一块雕刻着异兽图案的玉牌,让林浩到了大联盟国时,定要去控兽联盟会相聚。

    对此,林浩也未拒绝,直接将玉牌丢入空间手环。

    小联盟国,已经没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地方,而封魔谷的开启,也在大联盟国土附近,说不定,将会是一个契机。

    这一世,还有太多事等着自己去完成,而他的成长,则略为慢了一些。

    不过,仅一年时间,从未第二道地门境界,成长到随时可以突破至紫薇灵主的层次,已经可以用变态来形容,林浩却并不自满。

    …………

    “林浩,这次有你,我仙剑宗才能夺得第一,你那控兽造诣,要在我之上……”圣兽堂主看向林浩,忍不住开口。

    “他的本事,十宗兽堂堂主恐怕无人能够超越。”欧阳朽副堂主道。

    一旁,沐婉脸色羞红,甚至不敢直视林浩,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林浩的控兽造诣,完全在她意料之外,便是连那宗心月的生幻灭兽,都被林浩的黑虎所击败……

    谢飞心不甘,但却又无可奈何,林浩在战台上的表现,他也看在眼,自己与之相比,天差地别,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满面红光,若是宗主和太上长老得知此事,必会诧异,他们仙剑宗,在这一届的控兽比试,竟拿下了十强之首。

    不久后,林浩随着两位长老先行离开,前往武道大会,而各宗兽堂还有些许弟子则是要迟些启程。

    半个时辰后,远方有一道古怪的声音响起,由远至近,轻轻听闻,令人毛骨悚人。

    “谁人在胡乱喊叫,这般难听!”

    水月宗兽堂堂主,闻声顿怒。

    “咿呀呀……不懂欣赏,该杀……咿呀!”

    一位身着白色宽松大袍男子忽然现身,面容上画着令人看不懂的符号,手持一把长枪,旁人看起来,十分诡异。

    “你是何人!”

    当即,水月宗兽堂堂主眉头紧蹙,这哪里来的疯子,找死来了不成?!

    “咿呀,出言不逊,斩了你的首!”

    当下,那男子一声怪啸,手足长枪舞出一道虚影,还不等众人回过神来,水月宗兽堂堂主的脑袋,已被长枪刺穿。

    此情此景,让一些宗门剩下的长老弟子,纷纷变色。

    “晚辈封天,据说各宗的天才强者都在此处,前来讨教一番,希望诸位前辈不要吝啬。”须臾间,又一道残影闪过,男子封天落在战台之上。

    “你们就是何人!敢来十宗闹事!”玄阳宗的九阳长老,怒声喝道。

    “请前辈赐教!”封天身后背着一具漆黑剑匣,自那剑匣内,现出一把普通铁剑来。

    若林浩在此,必然认得此人,这封天便是前些日子将天魔殿南龙一剑斩杀的怪物,实力深不可测,为人也十分怪异。

    “咿呀嘿!小小小儿!岂容你与我争夺猎物!”忽然,那脸上画满符号的男子,冲上前来,手长枪已朝着九阳长老的脑袋刺去。

    砰!

    铁剑闪过,将男子的长枪挑至一旁。

    封天看向男子:“鬼面前辈,我封天要战,无人可拦,更不可有人插手。”

    “我看你们是找死!”

    闻声,九阳长老顿时暴怒,这些不知从何处跑出来的疯子,居然如此嚣张跋扈,先手斩了水月宗兽堂堂主,此刻还想对他出手。

    “猎魔掌!”

    九阳长老一声怒喝,神庭灵主的气势瞬间爆发,引起阵阵罡风。

    这一掌拍出,看似缓慢,实则奇快无比,掌势如波,层层递进,便是一座山峰,在九阳长老这一掌下,也要被打成齑粉。

    见长老出手,玄阳宗弟子心神振奋。

    忽然间,封天手铁剑斩破虚空。

    唰!

    九阳长老身子顿时一滞,整个人踉跄朝后方退了数步,双手握住脖颈,目光骇然的看向封天。

    鲜血顺着九阳长老的指间溢出,两息之后,噗通一声,九阳长老若烂泥般瘫倒在地,惨死当场,被封天一剑封了喉。

    “咿呀……咿呀嘿!这画像上的人,可有人见过,咿呀!”那被称为鬼面的男子,从怀取出一副画像,并朝众人问道。

    “那是……”

    “好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那不是林浩吗?!”

    谢飞看着画像,惊道。

    随着谢飞话音落下,鬼面身形一纵,来到仙剑宗席间。

    此刻,仙剑宗席间只剩下圣兽堂主,欧阳系副堂主和谢飞人,沐婉和移花则先返回宗门。

    “咿呀嘿……小子,你认识此人?!”鬼面盯着谢飞。

    “你们究竟是何方神圣,意欲何为!”圣兽堂主怒视鬼面。

    “咿呀呀,多嘴,实在多嘴!”

    话音落下,也无人见鬼面如何出手,他那长枪却已刺进了圣兽堂主胸膛,碎裂了他的心脏。

    “你……!”圣兽堂主满脸骇然之色,眼前之人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极致!至少有神庭巅峰的修为!

    “堂主!”欧阳朽副堂主一声怒喝,右掌狠狠那鬼面轰去。

    “咿呀,死!”

    噗地一声,长枪被鬼面从圣兽堂主体内抽出,旋即挑出一个弧度,在欧阳朽的右掌还未落下之前,长枪便已刺穿了她的脖颈,随后威势不减,再一次将后方的圣兽堂主刺透。

    “啊!”

    见状,谢飞神色惶恐,圣兽堂主几人,在他的面前,竟毫无还手之力……!

    “跑……跑……快逃啊!”

    当即,剩下的上百位弟子迅速朝八方逃去,一个个神色惊恐,仿佛坠入炼狱般。

    “桀桀……”

    忽然,一道阴沉的笑意响起,上百位四处逃窜的宗门弟子,顷刻间化作血水。

    鲜血凝聚在虚空之,幻为一颗颗血球。

    远处,一位全身裹着黑色绷带的干尸走近,血口一张,将那些血球全部吞噬。

    “好劣质的杂种们……嗯……浪费力气。”阴沉而沙哑的声音响起。

    “咿呀嘿,君主大人,咱们好像来迟了一步……”鬼面怪声道。

    “不着急……等那几个老家伙全部露面时,小联盟国的时代,也就结束了,桀桀……”黑色干尸阴笑不已。

    “对了,关于那边要找的人,我倒是见过。”封天看向鬼面手的画卷,开口说道。

    “咿呀!这小子,似乎知道画人的底细。”鬼面一把将谢飞抓来,近乎疯癫:“咿呀嘿……来来来,咱们切论一番,此人究竟,究竟,究竟是谁,咿呀嘿!”

    “他……他是仙剑宗弟子,名,名叫林浩,你们来晚了,他随长老去参加武道比试,黄昏时就已经离开……”此刻,谢飞全身颤抖,将所有知道的事情全部道出。

    “桀桀,本以为还要帮他们调查些时日,看来真是巧了……也罢,顺道就擒住那林浩。”君主一声阴笑,右臂攀附一道黑色光泽,这光泽渗透谢飞身躯的每一寸,将他化作血水,融入干尸体内。

    “又是劣质的杂碎……十宗武道的比试吗……有多少鲜美可口的优良菜肴呢……”这君主漆黑的舌头伸出,血腥味蔓延在虚空。

    “咿呀嘿!君主大人,我听说,那林浩可是天魔殿老殿主看上的躯体,会不会有些麻烦。”鬼面道。

    “桀桀……天魔殿在我们眼,如同蝼蚁,那殿主想要得到上好的躯体,不也正是打算同我们分庭抗礼吗。”君主冷笑不已。

    “天魔殿吗,前几日我还斩了天魔殿的南龙,据说他以前可为小联盟国最顶尖的后辈王者,却死在我的剑下,不过如此。”封天道。

    半刻种后,蜘盘湖只剩下浓烈的血腥味,数位长老堂主,上百人宗门弟子,化作血水,死在蜘盘湖。

    …………

    翌日晨初。

    林浩跟着清尘长老和周长老已来到嵊州山外围,而这一届的十宗武道比试,正是嵊州山内举行。

    嵊州山是一处天然险脉,其也有数不尽的机缘,将武道比试场地选择此处,据说是因为十宗合力在嵊州山内创下一处大机缘地,而武道比试前五强弟子,则可进入那机缘地参悟。

    嵊州山内的机缘地,十宗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自一年前便开始准备,各宗对此无比重视,一旦宗门没有弟子进入五强,他们将血本无归。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