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林浩却并不打算将地虎交出去。

    “天阳宗主,实不相瞒,我的这只灵宠,便是圣兽堂主也无法驾驭,若我不在时,恐会生下祸端。”林浩解释道。

    闻声,天阳宗主略有所思,他自然知晓,林浩的很有道理,如果仙剑宗内无人能够控兽这只黑虎,凭它的实力,若是暴走闹事,倒十分麻烦,不能杀伤,畏手畏脚,或许会引起仙剑宗的一些不必要损失。

    “浩儿,你不在是什么意思。”太上长老别有深意的看向林浩。

    对此,林浩也未过多解释,自己即将进入紫薇灵主之境,在联盟国,对他而言,已经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而且,自己在大荒极境斩杀邪家世子,邪家绝不会善罢甘休,凭邪家的手段,想要查出自己身份,应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万一知晓他在仙剑宗内,后果不堪设想……

    早在林浩从大荒极境内出来时,便已有了离开的想法。

    这一年多以来,仙剑宗对他也算不错,即便离开,林浩依然算是仙剑宗的一份子,争取在这一届十宗武道大会上,为仙剑宗冲入前五强,改变宗门的运势。

    联盟国所有气运,大多都在十宗之上,而十宗气运的强弱,便是由十宗武道比试时的弟子排名来决定气运强弱,毋庸置疑,若位列第一,运势将会大幅度增强,第二和第五之间,也会有不同强度的运势增加。

    争取进入前五,这也算林浩为仙剑宗尽的最后一份心力。

    “不管如何,这一届十宗大比,我会用尽全力,争取进入前五名。”林浩答非所问。

    太上长老沉默片刻,心已猜到林浩的些许想法。

    “林浩,到了明日,十宗武道大会便要开启,不如先去嵊州山内看看,我宗有许多弟子都在里历练。”这时,苏月⑨≠⑨≠⑨≠⑨≠,co︽开口道。

    旋即,苏月看向灵儿。

    “嗯,可以。”灵儿颔首。

    林浩倒也没什么意见,这一日时间,便算抓紧修炼,也难有进展,他目前仅需要等待时机,一举突破紫薇灵主境便可。

    “你们几位辈,目前十宗弟子也有不少人在嵊州山内,切记不可招惹是非,尤其和那圣天宗。”天命长老道。

    提及圣天宗,灵儿一声冷哼:“昨日还有圣天宗弟子伤了我宗弟子,若是遇见,他们不惹事倒罢,若要惹事,我们也不会手下留情。”

    “目前十宗齐聚嵊州山,都有收敛,只要我仙剑宗弟子不主动招惹是非便可,若是遇见旁宗为难,自有宗门出面。”清尘长老看向林浩道。

    苏月和灵儿两人,在清尘长老看来,相对稳重一些,而林浩在他们的眼却并非如此,嚣张跋扈,无法无天,整是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模样,就是怕林浩会惹出一些事端。

    “哈哈,林浩子,清尘长老这话可是在故意给你听,不过,天才弟子自然也是得有天才弟子的傲气,像你在控兽比试上的豪言壮语,以一敌五,本座便十分佩服,但目前十宗高层都在嵊州山,做事做人都要收敛,不可主动生事,你可明白。”那位影长老,呵呵笑道。

    闻声,林浩有些无语,他什么都未做,什么也没,更没有打算招惹事端……

    “我不会主动招惹是非。”林浩只能如此道。

    听了林浩的保证,天阳长老几人这才放下心来,像方易那些人,得知圣天宗伤了数位仙剑宗内门弟子之后,一个个要打要杀,结果都被天命长老关在了房间内。

    至于圣天宗弟子伤人一时,等十宗比试结束后,仙剑宗自会像圣天宗讨要一个法,但目前轮不到那些弟子去出头做主。

    听闻林浩保证,天命长老和天阳宗主几人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也正是这一次,仙剑宗才彻底知道,林浩随意的保证,绝对绝对不能相信……

    ………………

    半刻种后,林浩和苏月、灵儿两人离开山峰,来到嵊州山外围。

    灵儿走至林浩身前,轻轻开口:“嵊州山外围,偶尔也有妖兽出没,不过最近十宗弟子有许多都在嵊州山内历练,妖兽出现的也频繁了许多,不过,即便遇见妖兽,有你的那只黑虎,应该也无惧。”

    “真想不通,十宗高层,怎会允许自宗弟子在嵊州山内历练,此处可是十分凶险。”苏月看向四周,开口道。

    对此,林浩微微一笑,如果十宗弟子都是温室内的花朵,不去面对险境,那各宗的弟子如何成长,这不仅让林浩想起前世顾长风作为大域圣地宗门弟子时,宗门甚至时常让弟子陷入必死之境,从而逼迫出他们惊人的潜力。

    只不过,林浩也懒得去为苏月解惑,多了毫无意义。

    “问题不大,十宗弟子在嵊州山内历练,大多是成群结队,很少有单独行动,即便遇到妖兽,即便无法战之,互相掩护撤退也能够办到。”灵儿开口。

    闻声,苏月了头,这才明白。

    “林浩,你的黑虎十分厉害,可惜不能在十宗武道大会使用。”灵儿叹了口气,似还有话要。

    “大师姐的意思是,我个人境界修为不足,想要为仙剑宗取的好的排位成绩,难如登天,如果有机会,倒不如用我的黑虎,在嵊州山内猎取妖兽,也算是为宗门做了贡献。”林浩微微一笑。

    听林浩此言,灵儿顿时一愣,她话只了一半,未想林浩居然猜出了大概。

    “嗯……林浩,你目前只有半步灵主之境,而有各宗的最强天才,少也有神庭灵主的实力,以往,我们仙剑宗在十宗内只能排入**之流,但现如今,我已成为神庭灵主境,杨风师兄更是已达到神庭灵主期修为,但就如此,想要迈入宗门前五,也十分困难。”灵儿叹了口气。

    灵儿自在仙剑宗长大,爷爷更是仙剑宗的太上长老,不过在灵儿记事以来,仙剑宗似乎也仅有一届进入前五强之,而在二十多年前,她父亲还是仙剑宗弟子,曾为仙剑宗争取过十宗第一。

    “这一届,想要进入前五,也是十分困难,既然你的黑虎如此强大,倒不如在嵊州山给宗门猎杀一些妖兽,如何。”灵儿难得露出一丝笑颜。

    林浩怂了怂肩,并未多言,他可没那份闲心冲入嵊州山深处去猎杀妖兽。

    “灵儿大师姐也不要如此悲观,方易师兄早就已经凝聚出刀意雏形,并且将刀意雏形实化,这一届,有方易师兄他们,进入前五,绝对没有问题!”苏月肯定道。

    闻声,灵儿的面色缓和些许,方易的确是妖孽级天才,意外性太过强大,而且杨风的实力也达到神庭灵主期,这一届,或许能争夺一番。

    砰!

    还不等灵儿开口,远处的虚空上方,忽然炸开数道剑形信号。

    “这是……咱们仙剑宗的,求救信号!”苏月抬头打量,顿时惊道。

    这求救信号,几乎每位宗门弟子外出历练时都会随身携带,一旦遇到不可逆转的危险时,信号便会释放,如果周围有同门在,大多去赶去援助。

    “不好,是我仙剑宗弟子……快去看看。”灵儿言罢,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林浩和苏月跟在灵儿身后,眨眼便没了踪影。

    …………

    数十里外。

    十数位仙剑宗内门精英弟子被妖兽所围,为首是一位长发青年,额头上的冷汗,若雨般落下。

    若林浩在此,必能认识此人,他便是上元长老的亲传弟子,宗青。

    前些日子,林浩在天都王城同皇权作对时,宗青、玉容,还有王羽人,也在王城之内,正巧是站出去同林浩一起面对那前任大祭司。

    这之后,仙剑宗路过王城时,宗青人便跟着自家师尊来到嵊州山。

    此刻,宗青身前还有一位彪形大汉,此人也是仙剑宗新晋核心弟子,与宗青一般,神色无比焦急。

    “风雷宗和灵兽宗的畜生们,有本事出来明刀明枪干上一场,让灵兽宗弟子引来山脉的妖兽围攻我们,算什么本事!”

    彪形大汉额头情景凸显,大声喝道。

    眼见四周妖兽缓缓靠近,十数位仙剑宗精英弟子慌了神,看着八方,却又无路可退,他们的速度快,妖兽速度则更快。

    “可恶,这里离仙剑宗的山峰太远,长老高层们根本看不见求救信号!”王羽面色惨白。

    这里若要是有一只妖兽,那还还,可灵兽宗引来的妖兽,足足有六只!

    六只妖兽,等同于六位神庭灵主级强者!

    “灵兽宗和风雷宗的……是想杀了我们!”宗青咬牙道。

    “他们敢在这个时候行凶?!”某位精英级女子有些骇然。

    “不可能,如果是只是想要给我们一些教训,他们又岂敢起来山脉内的妖兽!”彪形大汉怒声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