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猛神色诧异,他虽未见过林浩,但却听说过林浩的事迹,传闻林浩嚣张跋扈,无法无天,一言不合便要打要杀,连仙剑宗的高层长老他都敢顶撞辱骂!可现在林浩却是平易近人,也没有传言的那般锋芒毕露……“周猛,你的胆量不小,让林师弟打你一拳,你认为自己可还有命。”灵儿淡淡开口。而周猛则是老脸一红,方才他用尽全力轰出的一拳,就算神庭灵主实受了,那会伤的不轻,而仅有半步灵主修为的林浩,居然用一根手指给挡了下来!如果说是别的半步灵主,莫要说打他一拳,便是十拳百拳,也未必能够伤的了自己分毫,可如果是林浩这位半步灵主,就算灵儿说能一拳打死他,周猛也深信不疑,毕竟方才林浩的手段,他也亲眼所见!…………“他就是咱们仙剑宗的林浩师兄!我听说林师兄曾经用四步逼死了星辰羽那细作,不知真假,走路也能逼死人?!”“是啊!星辰羽当时,在仙剑宗名声极大,据说更是在思过崖得到了先辈的机缘传承,实力惊人,我也不相信林浩师兄走了四步,就逼死了星辰羽。”“哼,你们没有亲眼所见,不相信也是正常,当初林师兄和星辰羽那贼人生死一战,我就在场,的确是四步逼死星辰羽,而这四步,非比寻常,一步踏出,滔天的气势如同洪水猛兽,再一步踏出,气势成倍增加,在林浩师兄走到第四步时,星辰羽根本无法抵抗,生生被林师兄那惊人气势逼的口吐鲜血!”“都说林浩师兄是武道天才,可那六只狼妖,居然被林浩师兄瞬间驯服,他到底是武道天才还是控兽一脉的天才……”当下,几位位宗门弟子,浩小声说道,而剩下的弟子,全是满脸惊魂未定的模样,方才险些丧生在妖狼口,任心有余悸。“到底发生了何事,你们怎会被六只狼妖围攻?”灵儿黛眉微蹙,出声询问。提及狼妖,宗青和周猛两人满脸恨意。“六只狼妖,全是灵兽宗弟子引来的。”宗青说道。“灵兽宗?”听闻此言,苏月神色惊讶,灵兽宗同仙剑宗还算友好,两宗弟子之间也从未发生过矛盾,怎会引六只狼妖来围杀仙剑宗弟子。见灵儿和苏月不解,周猛大怒道:“都是那狗屁风雷宗的杂种,诬陷我们杀了灵兽宗弟子,想要借刀杀人!”“风雷宗……”灵儿若有所思。风雷宗同圣天宗交好,尤其在弟子之间,之前在嵊州山内,圣天宗和仙剑宗爆发小规模冲突,也杀伤了几位圣天宗弟子,怕是风雷宗也是因此而为。“那些风雷宗的畜生,还将梁一鸣兄弟给害了!”周猛双拳紧握。“梁一鸣?!”忽然,林浩一把抓住周猛右肩:“一鸣他也在嵊州山!”周猛连连点头:“梁一鸣师弟之前随我们一起,和风雷宗弟子起了一些冲突,原本是我们占了便宜,可之后风雷宗叫来了空玄,将一鸣师弟给一拳砸死了……”说至梁一鸣被空玄被砸死时,周猛双眸泛红,两人的关系显然也是不错。“一鸣……”林浩心感伤,梁一鸣原名雨一鸣,是林浩儿时的伙伴,之后在仙剑宗相遇,没想到,会被风雷宗弟子杀害。怒!林浩怒了。惊人的杀意,弥漫在虚空之内,让四周众人都是心骇然。“林师弟,不要冲动,那空玄是风雷宗第一人,境界修为已达神庭灵主!并且有至尊法宝在手!”感受到林浩惊人的杀气,灵儿立即全道。而然,林浩却对灵儿的话充耳不闻。梁一鸣被风雷宗大师兄空玄所杀,瞬间触犯了林浩心的底线。龙有逆鳞……触之必怒!林浩的底线,只有亲人朋友,梁一鸣是他儿时好友,却是死在风雷宗弟子空玄手……“周猛,跟我一起。”林浩猛道。“林师兄……你是要?”周猛有些不解。“找风雷宗算账,谁人动的手,我需要你告诉我,以免……滥杀无辜!”林浩眼泛出一丝寒光。“这……”周猛愣在原地,林浩是要大开杀戒?!月“林浩,万万不可,那空玄乃是风雷宗宗主最喜爱的弟子,并且身上还有一件至尊法宝!”苏月连忙劝道。各大宗门弟子之间,有些冲撞摩擦,甚至小规模冲突,死伤十位数十位弟子,都不算罕见,弟子之间的死伤冲突,基本是由宗门来解决,从来没有弟子出面的道理。灵儿和苏月两人,见林浩这般杀气腾腾,自然是要阻拦,若林浩真做了什么傻事,后果难以预料。“林师兄!我跟你去!那些混账杂种,我恨不得扒了他们的屁,抽掉他们的骨!”周猛满脸凶狠。“林师兄,我也随你一道。”宗青也站出身来。对苏月和灵儿的阻拦劝告,林浩根本视若无睹,梁一鸣的仇,必须报了!眼见林浩意已决,两人根本劝不动,只能迅速返回山峰,要将此事禀告给宗主和太上长老。…………“林师兄,我们也跟你一起去!”“林师兄,我也要为一鸣师兄报仇!”当下,十数位内门弟子,纷纷说道。“不必,你们立即离开嵊州山内!”林浩出声。至于宗青,林浩也未让他跟着,只带了周猛一人。许久后,林浩和周猛来到嵊州山脉外围的一处巨峡之,风雷宗灵兽宗弟子,大多在这峡谷内。须臾间,林浩将神魂外放,如今,林浩的神魂层次,已达到紫薇,覆盖方圆数百里,问题不大。而然,神魂刚刚外放,便听见一声炸响,林浩抬头望去,又是仙剑宗弟子所释放的求救信号。“走!”林浩几乎未如何犹豫,带着周猛转身离开,消失不见。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