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我去你们风雷宗驻扎处。”林浩缓缓朝那惊慌失色的男走去,口说道。

    林浩并不知道风雷宗在哪一处山峰,自然是要有人带路才可。

    “林浩师兄……你可不要冲动啊!”那风雷宗弟子冷汗直冒,林浩目光如此凶狠,让自己带他去风雷宗驻扎山峰,还能有好。

    “你若不带,便死在这里。”林浩道。

    闻声,男子顿时吓了一跳,他在林浩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林浩想要杀他,根本轻而易举。

    “好!林师兄千万别冲动,我带你去!”男子点了点头,立即站起身来,带着林浩朝前方走去。

    大约半个时辰后,林浩已站在风雷宗山峰脚下。

    “空玄……滚出来!”

    当下,林浩一声怒喝,传遍方圆百里。

    “风雷宗,将空玄送出来!否则我将杀上去,让你风雷宗鸡犬不宁!”林浩又喝一声。

    许久后,某位老者现出身形,看向林浩。

    “执事大人救我!”

    当下,被林浩擒住的风雷宗弟子,连忙呼救。

    “仙剑宗弟子?”

    风雷宗执事眉头一挑,他未想到,仙剑宗弟子竟这般胆大,敢来到风雷宗驻扎山峰放肆,这样的情况,十大宗门还从未发生过。<>壹看?书?·1?K?A?N?S?H?U·CC

    “仙剑宗无知小儿,竟敢来此放肆!活得不耐烦了!”风雷宗执事冷声喝道。

    “风雷宗大弟子空玄,杀我了兄弟,将空玄交出来,否则今日,让你风雷宗……鸡犬不宁!”林浩看向风雷宗执事,眼泛着寒芒。

    闻声,那风雷宗执事忽然大笑,像看傻子般盯着林浩。

    这若要是那仙剑宗高层来此闹事,倒也还说得过去,区区一位宗门弟子,居然在风雷宗驻扎的山峰之下,口出狂言,要让他风雷宗鸡犬不宁,正是天大的笑话。

    “小子,杀了朋友又如何,识相的赶快离去,若继续在此处放肆,老夫便取了你的性命。”年执事冷冷一笑。

    话至此处,林浩彻底失去了耐性,也不管身前风雷宗弟子,轻身武学施展开来,纵身一跃数十米,不过几息功夫,便已登顶。

    风雷宗和仙剑宗,这两宗之间是否要开战,林浩不去过问,但今日无论如何,杀害梁一鸣的空玄,他必须手刃当场!

    刚至山峰,便有不少风雷宗弟子涌了上来,将林浩团团围住。???要??看书?·1?

    “哪里来的杂种,不知天高地厚,竟敢来我风雷宗驻扎地闹事,找死不成!”

    “此人便是仙剑宗弟子,同那方易并称仙剑宗双怪,据说实力还算不错。”

    “哼,就算是方易和那仙剑宗大师兄杨风,来我风雷宗驻扎地闹事,也只有死路一条,这小子,倒是胆大包天,敢来送死!”

    当下,十数位男女弟子看向林浩,不屑开口。

    这些弟子,大多是风雷宗核心后辈,实力强劲,其一人,当是顶尖核心弟子,已达到神庭灵主之境。<>

    “李执事,这仙剑宗的小子,怎会来我风雷宗驻站处闹事?”当下,那位顶尖核心弟子,看向一旁的年男子,开口问道。

    李执事道:“他说空玄杀了他的朋友,要来报仇。”

    闻声,在场众人都是冷笑不已,风雷宗和圣天宗,已经决定趁着这次十宗武道大会,联手将仙剑宗吞并,可以在嵊州山内斩杀仙剑宗弟子,这也是风雷宗高层的意思。

    只是没想到,空玄的杀戮,居然会引来仙剑宗双怪之一的林浩,倒是出人意料。

    “李执事,此人是否就地格杀。”那神庭灵主级弟子问道。

    “空悲,不着急。”李执事摇了摇头,盯着林浩,缓缓开口:“林浩,仙剑宗绝对离不开嵊州山,你作为仙剑宗顶尖弟子,是否有意转投我风雷宗门下,反正不久后,仙剑宗弟子将会被圣天宗和风雷宗吞并,与其死在此处,倒不如先来转投。”

    “李执事,不过是一位半步灵主罢了。”空悲淡淡道,他身为神庭灵主之境,自然不将林浩这种半步灵主放在眼,在他看来,只有仙剑宗的杨风和方易那些人,才值得风雷宗收留。

    “将空玄交出来,否则……死!”

    林浩理也不理几人,锵地一声,重邪剑出鞘在手,剑上寒芒闪烁,令人心发寒。

    见状,李执事面色顿变,本来有意收留林浩,没想到他却是如此不识抬举,口口声声要风雷宗将空玄交出去,而然,凭他那半步灵主境界修为,也妄想替旁人报仇?!

    “不识抬举,杀了吧,碍眼。”李执事挥了挥手。

    看李执事发话,其位核心弟子一拥而上。<>

    这几人,两位达到了半步灵主境,一人则是伪灵境后期修为。

    “找死!”

    当下,林浩一声怒喝,手持重猛然朝着前方挥去。

    有锋为斩,无锋为击,重邪剑一斩一击之下,两位半步灵主被砸飞百米之外,血肉模糊,还未落地便已彻底断绝生机,另一人则是被重邪剑锋利面切为两截。

    几乎在眨眼之间,位风雷宗核心弟子,被击杀当场,血溅八步。

    此情此景,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数位核心弟子下意识朝后方退去,那满头银白的发丝之上,沾了不少血迹,眼寒光闪烁,杀气滔天,宛若一尊自九幽之爬出来的凶魔,震慑人心。

    贱鸟趴在林浩肩上,扫了一眼众人,忽然拍打双翅,盘旋在半空,忽是鸟口一张,竟将那具尸身卷入了口,生生吞了下去。

    此刻,对于贱鸟的行为,林浩并未阻止,也没有心不忍,他只想取了空玄的性命,为儿时要好的玩伴梁一鸣报仇雪恨,可如果有人拦他,要杀他,林浩绝不会心慈手软。

    “好一个仙剑宗双怪,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不过,今日你必死无疑!”空悲面色阴沉,大步朝林浩走去。

    “你想找死,我便成全你。”林浩看向空杯,冷冷开口。

    “林浩,早便听说你无比狂妄,不过,这里可不是仙剑宗,你的狂妄,将会付出代价……就凭你的实力,想要找我师兄空玄报仇,真是妄想。”空悲言罢,右掌一翻,拥搅动山海之势,狠狠朝林浩拍去。

    刹那间,骇人的掌风自八方涌现,空悲右掌之上,隐约有雷光闪烁,威势无双。

    “掌是这样用的!”

    忽然,重邪剑被林浩丢入鞘,变拳为掌,似若风雷,若那空悲一般,也是打出一掌。

    砰啪!

    ……

    轰隆隆!!

    两掌相击,若两颗偏离轨道的陨星狠狠撞在一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