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和空悲双掌相击,如同两颗陨星瞬间撞在一处。<?

    轰隆!

    剧烈的爆响声,若伏天的闷雷忽然在众人耳边炸开。

    两人脚下地面因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道而瞬间崩碎,裂缝朝八方蔓延,仿佛整座山峰都有可能随时崩塌。

    空悲宛若一道羽箭,整个人瞬间朝后方飞去。

    砰地声,空悲将远处一块巨石撞碎之后,这才摔落在地面。

    当下,众人神色惊诧的看向远处,那空悲躺倒在地,一动不动,也不知此时是生是死。

    “什么?!”

    眼见空悲被林浩一拳打至生死不知,风雷宗弟子目瞪口呆,那执事则神色大惊。

    空悲乃是长老弟子,就这样出了事,他也难辞其咎。

    “挡我者……死!”

    林浩目光阴寒,这风雷宗,他完全不放在眼内,今日谁人敢拦他,林浩也不介意多出一具尸!

    惊人的杀意在虚空弥漫开来,仿佛融合在空气,强大的气势,让那些核心弟子连连朝后方退去,压根不敢再一次接近林浩。

    ………

    “怎么可能,区区半步灵主,空悲居然接不住他一拳?!”年执事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虽是对林浩所表现出的战力有所顾忌,但身为风雷宗执事,若真让林浩冲了进去,后果不堪设想,宗主岂能饶恕了他。

    “仙剑宗的小子,你实在是找死!”年执事一声怒喝,旋即灵身之力运转开来,一道青光在他身上缠绕。

    林浩变掌为拳,也不废话,瞬间朝年执事砸去。

    数十目光只能见林浩拳影闪烁,强劲拳风侵袭,令人见之色变。

    这一拳,快到极致,年执事甚至未看清林浩何曾击出一拳,当下腹部阵阵钻心痛楚。

    蹭!

    年执事后退数步,旋即双足力,将脚下地面震出一道深坑,这才稳住身形。

    见状,林浩有些惊讶,这执事的修为境界,比起方才那神庭灵主境的空悲来,也高不出多少,却能够生生挡住自己一拳。

    目光打量,只见年执事化作龟状,身后居然还有玄龟青壳的虚影闪烁不停。

    “小子,你虽然厉害,但想破去我的防御,难如登天!”年执事看向林浩,厉声喝道。

    “原来是只王八,难怪这般坚硬。”林浩冷笑。

    “你找死!”听闻林浩骂自己是王八,年执事勃然大怒,他这具玄龟灵身,坚不可摧,便算是炼体入道的神庭灵主,也难以攻破玄龟灵身的防御!

    眼见年执事动用灵身之力,在场这些风雷宗弟子这才算松了口气,连风雷宗主都对执事的灵身有很高评价,而方才林浩那势如破竹的一拳,也仅是让执事后退数步,并未有任何损伤。

    “小子,你重伤长老弟子空悲,此刻便算你想要投诚,也没了机会,现在老夫就要将你碎尸万段!”

    一时间,年执事气势惊人,他有玄龟灵身,根本不惧林浩。

    闻声,林浩眼闪过一丝不屑,意境之力开启。

    意境镇杀!

    须臾间,意境层次的力量若决堤的洪流般倾泻而出,将那得意的年执事淹没。

    年执事神色骇然,只觉得有一座天山自九幽直砸而下,落在自己身上。

    轰隆一声,年执事猛然跪倒在地,好似有千万斤的重量,压至他无法动弹。

    林浩的神魂之力,早已达到紫薇灵主境,有神魂境界加持,意境层次比起往昔强了何止百倍,普通灵主境武者,除非领悟了武道意志,否则,绝对无法抵抗他的意境力量!

    “这是……意志的力量?!”年执事神色骇然,盯着林浩目光惊惧。

    所谓意志的力量,便如同方易所领悟的刀意本源,心拥有着近乎无敌的信念,一刀斩出,天崩地裂,同武道意志相同,加上林浩同方易其名,号称仙剑宗双怪,故此,年执事才将意境之力当成意志的力量。

    林浩并未回答,只是冷笑道:“你的王八灵身固然坚硬,防御难破,可你的意志力,太过薄弱,杀你,如同碾死一只蝼蚁。”

    听闻此言,年执事骇然,眼前之人,只是仙剑宗一位核心弟子,不过半步灵主之境,竟有如此可怕的战力和手段!而同他其名的方易,难道刀意层次的力量,也能够达到这种地步?!

    “杀了这小子!仙剑宗即将灭亡,岂能容得下他这即将无家可归的畜生,在我风雷宗之前放肆!”

    数位核心弟子神色狰狞,自从圣天宗和风雷宗决定联手吞并仙剑宗后,仙剑宗弟子在他们眼,身份便低了好几等!

    “你们找死!”

    眼见数位核心弟子纷纷开启灵身之力朝自己围杀而至,林浩顿怒,意境之力瞬间将这几位核心弟子吞噬。

    扑通

    ……

    扑通!

    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那数位风雷宗核心弟子,身躯若烂泥般瘫倒在地,失去声息。

    “畜生……你敢杀我风雷宗核心弟子!”见状,年执事目眦欲裂。

    这些核心弟子,大多为宗门长老的徒儿,如今就这样死去,那些高层也绝不会就这样放过自己。

    “你之将死,还有功夫担心旁人。”林浩的目光落在执事身上,声音冰冷彻骨。

    “你……你说什么……”

    年执事面色忽变,他虽在风雷宗驻扎处,但目前宗门高层都不在身边,他的性命,可是掌握在仙剑宗弟子手内。

    林浩连风雷宗核心弟子都敢随意杀死,那他的性命,林浩又岂会在乎。

    “我本无意出手,可风雷宗却欺人太甚,联合圣天宗欲吞并仙剑宗……还放任门下弟子胡作非为,杀我好友……这样的宗门,岂能产常存于世。”林浩淡淡说道。

    “小……小子,你说什么胡话……你以为……就凭你……就凭你,能够改变仙剑宗的命运吗……将我放了……你逃下山去……今日可免一死!”年执事连忙开口,此刻他早已不想取林浩的性命,而是为自己担忧。

    “死吧。”

    林浩若死神,宣判年执事的死刑。

    几息之后,此处只留下年执事和数位仙剑宗核心弟子的尸体,而林浩则消失不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