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宗对自己不薄,此刻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自己若是丢下仙剑宗求生,那他便不再是林浩。

    “哈哈,水月宗主,灵兽宗主,你们是热脸贴人冷屁股了,你们这般热情,可人家却是不领情。”噬魂宗主看向两人,冷声笑道。

    水月宗主和灵兽宗主面色不悦,本念林浩是个人才,想要救他一命,谁知他却如此,既然想要找死,他们也不会拦着。

    太上长老袁辰满脸欣慰,林浩并未让自己失望。

    “圣天宗,你们和风雷宗……都应该灭亡。”旋即,林浩看向两宗之主,神色冰冷。

    “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此处大放厥词!”

    忽然,圣天宗几位核心弟子,自灵犀上一跃而下,冷视林浩。

    “真是笑话,即将成为丧家之犬,还在此地大言不惭,不过是一位普通弟子罢了。”其一位核心弟子像打量小丑般盯着林浩。

    而然,此人话音刚落,林浩的身形瞬间从原地消失不见。

    锵!

    只听有拔剑之声。

    “死!”

    至多半个呼吸的功夫,林浩一跃数十米,自虚空现身,手持重邪剑,狠狠朝那弟子挥斩而去。

    “什么!”

    那核心弟子满脸骇然之色,林浩出手的度实在太快,等他看见时,已经能够感受到重邪剑的锋利。

    嗖!

    硕大的头颅一飞冲天,被重邪剑斩掉,无头尸身左右摇摆,踉跄数步后,轰地一声摔倒在地,鲜血将地面染成鲜红色。

    此时此刻,全场众人愣了愣神,圣天宗高层面色阴沉,在众宗的面前,他圣天宗弟子竟被仙剑宗弟子一剑斩掉脑袋……

    “圣天宗,我们之间的仇,今日也该算上一算了。”林浩看向圣天宗众人,冷笑道。

    听闻林浩此言,圣天宗主却是莫名其妙,圣天宗与他有什么仇怨?

    “这位公子,不管我宗同你有何恩怨,你这般残忍杀害我师弟,今日怕是不能善终了。”此刻,一身白衫的洛颜儿看向林浩,淡淡说道。

    “呵呵,颜儿不必动怒,便让我来替你教训此人。”

    这时,噬魂宗大弟子秦狂走上前来,看向洛颜儿,严重透着爱慕之情。

    “也好,秦狂大哥的神术魂法玄奥万分,今日颜儿也想开开眼界。”洛颜儿微微一笑。

    对此,圣天宗也不反对,此时各大宗门都在此处,若他们对一位后辈弟子出手,难免贻笑大方,就让这些小辈出手。

    至于噬魂宗,本就同圣天宗交好,自宗大弟子出手,也算表明立场。

    “就凭你。”林浩瞥了一眼秦狂,满是不屑。

    大联盟国命魂宗弟子都在自己手吃了大亏,如今小联盟国的噬魂宗弟子,也敢在他面前卖弄所谓的魂术?

    “秦狂,你身为噬魂宗大弟子,欺负我这师弟怕是不好,不如我来会会你。”杨风大步上前,将林浩拦在身后。

    那秦狂的手段十分玄奥,杨风也曾见识过,若让林浩与之一战,只怕林浩会莫名其妙便败下阵来。

    “好,那就先收拾了你这仙剑宗大弟子,我再去找这小子算账!”秦狂一声冷喝。

    随着秦狂的话音落下,阵阵无形魂力忽然散开,这四周的虚空满是涟漪,某种无法言说的玄奥之力弥漫。

    杨风眉头深皱,八方景象忽变,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之。

    “诡道术……”

    杨风朝周围看去,无奈摇头,那秦狂的手段的确惊人,自己不知不觉之间便坠入他的手段之内。

    影剑流!

    刹那间,滔天剑势爆,一阵阵剑光虚影欲斩碎天地,山峰之上,仿佛成为了剑的国度!

    一道又一道剑气,竟直朝不远处的秦狂斩去。

    “这杨风,比上一届武道盛会时,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眼见剑气袭来,秦狂却并未躲闪,面前浮现出近乎透明的涟漪屏障,将那些接近实质化的剑气吸收。

    噬魂宗某位长老看向远处坠落秦狂魂术内的杨风点了点头,在魂术空间内,竟还能释放剑气,的确不俗。

    “那仙剑宗大弟子果然厉害,一身剑道造诣出神入化,只可惜,狂儿的魂术无可挑选,谁也无法抵挡,一旦坠落魂术内,杨风的战力下降一倍不止,狂儿的魂术涟漪可轻松挡住剑气攻势。”

    噬魂宗主看向秦狂,很是满意。

    “影剑流!”

    忽然,杨风一声怒喝,虽是双眼紧闭,但体表却爆出骇然的剑道大势,整个人一跃而起,又若巨鹰般朝着秦狂俯冲而去。

    “哦?”

    见状,秦狂微微一愣,略有些诧异,那杨风坠入自己的魂术之,未想到居然能够窥破本心,强行使神魂一体,还可拥有身体的控制权……

    莫要说秦狂,噬魂宗高层也是十分惊讶,坠入魂术,等同于进入幻阵,难不成是这杨风在幻阵的战意带动了外界的本体……

    “哼,杨风,你的意志虽然强大,但在我的魂术之,凭你千般本领,也是枉然。”秦狂一声冷哼,右臂上扬,眼前虚空指出一道玄奥的涟漪图案。

    “坠。”

    秦狂轻语,当即只看那势若摧枯拉朽,斩出可怖剑势的杨风,身躯忽然重重坠落在地。

    此时,杨风身若千斤重,额头冷汗溢出。

    大约几个呼吸之后,杨风面色惨白,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杨风,你输了。”

    很快,秦狂将魂力散去,看向杨风,冷声笑道。

    此时,杨风睁开双眼,若有所思,秦狂魂力过于强悍,他的意志力抵挡不住魂术侵袭,若非被魂术所困,剑之下,秦狂必败无疑。

    而然,输了便是输了,杨风没有多言,朝后方退去。

    “秦狂,你太过嚣张了,可有胆量同我一战。”方易一个箭步窜出,眼迸出强烈的战意,好似拥有着无敌的信念。

    看见方易,秦狂不屑道:“方易,你拥有成型刀意,我方才同杨风一战,浪费一些魂力,怎么,你们仙剑宗所谓的顶尖核心弟子,难不成想要车轮战。”

    闻声,方易冷笑不语,那秦狂是什么心思,哪里能逃过他的双眼,不过是怕不敌自己,在洛颜儿跟前丢人现眼。

    “小子,我就为颜儿妹妹好好教训你,你可准备好受死吗!”旋即,秦狂看向林浩,厉声喝道。

    “你不用休息会吗,换我上场,对你而言,也属于车轮战。”林浩淡淡开口。

    “若是方易,我还忌惮几分,可对付你,我就算只剩下半成魂力,也能将你诛杀。”情况不屑道。

    “好,那你出招吧。”林浩负手而立,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哪里像是与人比试的姿态,倒如同那万年雕塑。

    见林浩如此,秦狂一声冷哼:“小子,你真是找死!”

    秦狂话音刚落下,一阵无形魂力散开,将林浩瞬间吞没。

    “和意境之力有些相似,不过也仅是相似,真要比起,差了千万倍。”感受到吞没自己的魂力,林浩心暗忖。

    林浩并未抵挡住这股魂力,反而是任由自己坠落其。

    四周景象消失,迎来无尽的黑暗。

    这黑暗伸出一只巨掌,须臾间将林浩死死握住。

    “这种魂力的程度,根本伤不了我。”林浩丝毫不动,一丝意境之力释放而出,巨掌瞬间破碎。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