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狂的魂力倒还算不错,但若要是同当初林浩在大荒极境所遇见的命魂宗位弟子相比,却还是差了一丝。[[

    不论境界修为高低,毕竟大联盟国宗门势力的修炼功法,要远比小联盟国高出一个层次,两者之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外界,秦狂嘴角高高扬起,在他看来,林浩根本无法抵挡自己强大的魂力,一旦坠落其,便只能由自己掌控。

    仙剑宗数位高层则是有些担忧,噬魂宗的魂术十分玄妙,就算是他们这些高层长老,若坠其,想要从走出也难如登天,而杨风和林浩面对这种魂术,应当没有丝毫经验,所以才会轻易被坠入魂术之内。

    一旦陷入魂术内,想要从脱困而出,难如登天。

    ………

    黑暗,林浩打量着魂术世界,这种层次的精神力量,对付一些神庭灵主倒是问题不大,但想要困住自己,则有些不切实际。

    “破。”

    林浩口轻吐一字,旋即,意境层次的力量弥漫开来,无尽的黑暗若镜般碎裂。

    片刻,林浩的双眼忽然睁开,望向那满脸笑意的秦狂。

    “怎么回事?”

    见林浩苏醒,秦狂脸上的笑意僵住,眉头深深一蹙,神色有些不解。

    林浩明明已陷入自己的魂术之,短时间内应该没有苏醒的可能才对……

    “跪下。”

    林浩淡淡出声。

    “你说什么?!”秦狂面色阴沉,虽不知林浩是如何从魂术内脱困而出,但在自己面前这般狂妄,让秦狂杀心大动。

    “连仙剑宗大师兄都败在秦狂兄长手,他却口无遮拦,当真狂妄。”洛颜儿盯着林浩,冷冷说道。

    不知为何,洛颜儿看他却是有些面熟,仿佛在哪儿见过,可却是想不起。

    林浩如今的变化十分巨大,不似当年,洛颜儿认不出,也在情理之内。

    ………

    “跪下。”

    林浩看向秦狂,嘴角微微上扬。

    而然,还不等秦狂开口说些什么,若惊涛骇浪般的意境之力已彻底将秦狂淹没。

    刹那间,秦狂只觉得身躯遭受重击,有九重天山压在身上,身体好似不受控制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狂儿!”

    “怎么……?!”

    此时此刻,无论是仙剑宗高层还是噬魂宗高层,纷纷愣在原地,有些不可置信,那秦狂还真是听了林浩的话,让他跪便跪。

    “孽障,你用了什么歪门手段,让狂儿听命与你?!”当下,噬魂宗主怒不可遏。

    闻声,林浩冷笑,缓缓说道:“所谓的魂力,不是你们才精通,林某也略知一二。”

    此话一出,噬魂宗高层纷纷对视,不可置信。

    仙剑宗主修武力剑道,对于魂力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况且,退一万步而言,即便林浩懂得魂术皮毛,也绝不可能会控制秦狂!

    “秦狂,你自己布下的魂术幻阵,便由你自己去尝试一番。”林浩也不搭理那噬魂宗主,运用意境之力,直接将秦狂的神魂硬生生拖拽至方才的魂术之内。

    几乎在须臾之间,秦狂四周场景瞬变,哪里还有各大宗门的影子,比黑夜还黑,是无尽的黑暗。

    “不……不可能……这是我的魂术内,不可能会生这样的事情!”秦狂目露骇然之色,那林浩究竟用了怎样的手段,竟能让自己坠入自己的魂术之!

    不过,也仅是眨眼功夫,秦狂便已彻底冷静下来,不管如何,这是他自己的魂术,想要脱困,十分简单。

    “哼,小子,你的确精通魂力,手段也还算不错,但想用我的魂力来将我困住……你还是太年轻了!”秦狂满脸笑,强大的精神力量瞬间释放而出。

    “怎么会!”

    几息之后,秦狂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事情并未像预料的那般,他竟无法将自己的魂术破去!

    其实,早在之前林浩离开魂术时,便已用意境层次的力量特殊加持过,仅是凭着秦狂的精神力,想要突破他的意境之力,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

    外界,众目睽睽之下,秦狂整个人瘫倒在地,全身的衣物被冷汗所去浸湿,面色更显无比苍白。

    “秦狂那是……陷入了魂术?!”

    “不可能吧!秦狂为噬魂宗大弟子,十分精通魂术,又如何会陷入旁人的魂术之内,况且,就算那小子真的懂魂术,也不可能和秦狂相比才是。”

    “不对,看秦狂此刻的状态,必然是陷入了魂术之!”

    此时,几处宗门的大弟子,盯着丧失意识的秦狂,纷纷开口。

    秦狂身前,洛颜儿满脸疑色,十数秒之前,秦狂还是好好的,可这十数秒后,秦狂怎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令人理解不能。

    噬魂宗高层陷入沉默之,他们精通魂术一途,自然知晓此刻秦狂的状态,定是陷入了魂术之内……

    只不过,让噬魂宗高层无法理解的是,仙剑宗的一位核心弟子,竟有这等本事,对魂术的精通掌握,甚至比秦狂这位噬魂宗大弟子还要厉害……

    大约息之后,秦狂‘哇’地一声,口喷出血箭,双眼猛然睁开,骇然的看向四周。

    “狂儿,生了何事!”当下,某位噬魂宗高层连忙走上前去将秦狂扶起身来,看向秦狂急忙问道。

    虽是确定秦狂之前是陷入魂术之,但具体生了何事,他们也猜不透。

    “那……那小子,让我……让我陷入自己的魂术!”秦狂惊魂未定,方才在自己的魂术内,几乎是吃尽了苦头,若非对自己的魂术了若指掌,否则真得要丢掉性命不可。

    “陷入自己魂术!”

    此话一出,噬魂宗众高层神色古怪。

    “小辈,看来你的魂术之力了得,老夫今日便想领教一二,也不会欺你,只是想看看你的魂术,到底比秦狂强在哪。”忽然,某位噬魂宗高层长老站出身来。

    还不等林浩开口,天阳宗主便冷道:“堂堂噬魂宗史辽长老,竟来为难我宗一位弟子小辈,怕是说不过去吧。”

    闻声,在场几大宗门众人,同时看向史辽长老。

    见状,史辽长老脸一红,方才的确是有些怒火顿生,做出了冲动之举,想他一位长老,在自宗大弟子输了之后,居然要对仙剑宗小辈出手,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但既然话已说出口,再也难以收回。

    “史辽长老,他不过只是仙剑宗一位小辈弟子,同我们都是相同辈分,长老又如何去为难一位小辈。”宗心月轻声开口道。

    “哼,我只是想看看此子的魂力手段,也没打算伤他。”史辽长老冷哼道。

    还不等天阳宗主开口说些什么,林浩却抢险道:“好,我看贵宗的魂力也是弱到了极致,便让林某来教教你们,所谓的魂力,到底应该如何使用。”

    林浩一言出,全场鸦雀无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